未分類

哼,不搭理他!

表面不搭理紀澌鈞的木小寶,卻微微拱起腰把肚子往紀澌鈞手裡湊,這種口是心非的舉動讓紀澌鈞忍不住笑了。

木小寶肚子不舒服,餐桌上的菜都很油膩,木兮只喂木小寶喝湯兌飯,紀澌鈞也不敢給木小寶夾菜怕他不能吃,眼巴巴看著香噴噴的雞翅吃著湯兌飯的木小寶非但沒有可憐的感覺反而還覺得心裡暖呼呼的,特別是有老紀這個臭老頭在,他吃什麼都香。

默默在心裡嘆了口氣,真是個離不開老紀的小屁孩,真讓人擔心。

越過老紀看了眼低頭吃飯的梁棟,突然覺得梁棟好可憐,沒有爸爸關心他,好吧,那就分梁棟一點點爸爸的愛吧,木小寶用胳膊撞了撞紀澌鈞,遞了眼梁棟。

紀澌鈞看懂木小寶的眼神,往梁棟碗里夾菜,「吃吧。」

梁棟望著碗里的菜感動到眼眶紅紅不敢抬頭一直低頭吃飯,媽媽說,他是男子漢,以後要像爸爸一樣做個有擔當的男子漢,所以他不能哭,要堅強。

梁棟回頭就望見木小寶對著自己比手畫腳,好像在說:這是我爹地,暫時分你一點,不是給你噢。

梁棟很感動沖著木小寶笑眯眯點頭。

吃完飯,駱知秋親自帶人去把紀佳夢一家三口的行李拿回來。

被紀澌鈞將了一軍紀佳夢心有不快,不想看到紀澌鈞,就在駱知秋離開后也帶著魏生津離開借著去買東西發泄情緒,車子剛出紀公館的門口,魏生津就聽到紀佳夢好像給記者打電話。

等紀佳夢電話掛斷後,魏生津語氣著急問了句:「你在搞什麼?」

「紀澌鈞居然敢威脅我,我也不會讓他好過,這事我要不出出氣,我就成了那火頭車貼臉,不悶死也被怒火噴死!」

「……」看到餐桌上紀佳夢當時的表現,魏生津還以為通過這一次紀佳夢會收斂改變一些,沒想到,真是轉性難過狗改吃屎,魏生津不想多說什麼,紀佳夢衝動,心直口快這個毛病總有一天會害死她自己。

吃完飯以後,木兮洗完手從洗手間出來去花園找木小寶,離著花園還有一段距離就聽到木小寶和梁棟的笑聲,木兮加快腳步過去,看到木小寶玩到滿頭大汗跑到老夫人那裡,老夫人掏出手絹給木小寶擦臉,木兮停下腳步就站在這裡望著她們沒有過去打擾這一副看起來很是和諧的畫面。

有時候細節會騙人也會感動人,就像老夫人這個關懷的動作讓木兮開始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看老夫人,例如老夫人老了,身邊圍繞著勾心鬥角為了利益不惜自相殘殺的人,難免缺少一個天真活潑的人,剛好小寶就是這麼個人,所以老夫人才喜歡和小寶玩,也許像紀澌鈞說的那樣,老夫人喜歡小寶對小寶來說那就是多一份安全保障。

「玩累了吧?」

「嗯嗯。」木小寶開心點點頭,

羅拉把切好的水果遞過來,老夫人拿起一塊水果遞到木小寶嘴邊,「這是你最喜歡吃的桃子,來,祖母喂你吃。」

木小寶咬了一口后把剩下的推到老夫人嘴邊,「祖母也吃。」

「哎呦,祖母的小乖乖,真乖。」老夫人笑到眼睛眯成一條線,手摸著木小寶的腦袋。

木兮的觀察,老夫人和木小寶玩的開心這些畫面都落入站在陽台的男人的眼裡。

站在男人身後的費亦行看見總管走到老夫人旁邊不知道說了什麼,然後梁家的胡秋霞就來把梁棟帶走了。

「紀總,梁家的人不是一直都想和紀家保持來往,怎麼會突然把人帶走連坐都不坐?」費亦行語氣疑惑。

回答費亦行的不是紀澌鈞,而是另外一個聲音:「因為新生派的人來了,梁家和紀家有關係會遭人調查所以迫不及待在撇清關係,這就叫大難臨頭各自飛,費助理連這個都不懂?」

費亦行回頭瞟了眼損他的姜軼洋,壓著聲音回擊一句:「你懂!你連大姨媽來幾天都懂!」

「什麼事?」紀澌鈞背靠著護欄目光落在木小寶身上。

「紀總,我已經查清楚了,那日和高博文在景城見面的人是孫奇瑞。」

孫奇瑞?「……」紀澌鈞的目光落在姜軼洋身上。

「最新消息,高博文所在的AS集團剛剛收購了景城一家旅遊公司,將會在旅遊峰會前舉行掛牌,另外我還打聽到AS集團的少東家就在景城。」

按稱呼,少東家這個位置一般都是兒子,但有時候沒有兒子也會由別人代替,「是沈東明的兒子?」

「是。」姜軼洋語氣肯定。「只是有這個消息,進一步的詳細資料拿不到,沈東明是黑幫頭子出身,他的仇家遍布,應該是想為了保住他的兒子所以外界沒有任何關於這個少東家的身份信息,就連這次這個探子也只能大概知道他人在景城,具體在哪兒都不清楚。」

費亦行似乎發現什麼秘密,上前一步用手蓋著嘴,「紀總,沈呈和AS集團的董事長沈東明同姓,又是先有孫奇瑞接觸AS集團的人然後這個沈呈才來到景城,有沒有可能這個沈呈就是沈東明的兒子AS集團的少東家?」

現在雙方正式進入交手時刻,任何插足這場遊戲的人都不能疏忽,「去查!」

「是。」姜軼洋完全沒想到,沈呈都能和沈東明有關係。

「叩叩叩——」書房響起敲門聲,接著門被人推開,站在門口的人朝著裡面喊了句:「二哥,有記者要見你,本著能免費打廣告的意圖,我就讓人進來了,這會記者在樓下客廳。」

紀澌鈞的手搭在姜軼洋肩膀,壓低聲音補充一句:「馬上通知梁平,讓他注意周知的交接別讓人截胡,你親自帶隊密切跟蹤交接無論什麼情況都不能現身。」

「是。」

紀澌鈞從書房出來的時候紀優陽已經下樓去接待記者。

樓下來了一個記者一個攝影,看到紀澌鈞下來立刻從沙發起身。

「紀總,您好,我們是財經周刊的,馬上就要到旅遊峰會了,想要提起跟您做個專訪可以嗎?」

「請吧。」紀澌鈞對著公共書房的方向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記者沒想到紀澌鈞居然會那麼爽快答應,受寵若驚趕緊開始進行採訪。

吳玲去廚房端葯,路過客廳聽到傭人討論說紀澌鈞在公共書房接受採訪趕緊上樓告訴董雅寧,董雅寧聽說紀澌鈞在做採訪喝了葯后便下樓去看。

去給趙純宇送完葯出來的丁如意路過公共書房看到紀澌鈞在接受採訪,丁如意停住腳步盯著公共書房裡面採訪的畫面看,從口袋掏出手機正準備拍照的時候,手裡的手機被人撞掉了。

一個身影繞過丁如意麵前,蹲下撿手機的時候手故意順著丁如意的鞋跟摸到丁如意的腳裸。

丁如意往後退了兩步,望著丁如意白皙的腳裸男人舔了舔唇瓣,起身後把手機遞給丁如意,「丁小姐,你的手機。」

「謝謝勝勉少爺。」

「不知道你……」魏勝勉想要邀請丁如意出去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吳玲的聲音打斷,「夫人,你慢點。」

魏勝勉聽到董雅寧要過來趕緊轉身離開,丁如意望著如逃跑般離去的魏勝勉冷笑一聲后也抬步離去。

董雅寧對吳玲比了一個噓,走到公共書房門口后一臉自豪望著在接受採訪的紀澌鈞。

最先開始問了幾個和商業有關的問題,後面記者的眼神開始有變化,好似這才是他今天來的目的,「紀總,雖然我作為財經周刊的記者,但是身處這個行業,多多少少有聽說一些關於紀總私生活的傳聞,聽聞紀總住在半山別墅的時候,有女性出入過你的住所,還在那裡過夜,不知道這個是否屬實?」

傳聞?

如果真有這種傳聞,紀澌鈞怎麼會不知道,看來這個專訪真是別有心思。 從紀優陽說有記者來通知紀澌鈞,費亦行就認定這些記者肯定是紀優陽叫來的,生怕坐在旁邊的紀優陽會趁機說些對紀總不利的話費亦行立刻揮手打斷記者的話:「請不要涉及無關的話題。」

「這是財經採訪什麼時候也改行和娛樂周刊搶飯碗了?」紀優陽調侃一句開始轉移話題,記者不會突然而來更加不會貿然提到這些事情,看來是有人叫這些記者來,紀優陽不想紀澌鈞和木兮在一起,更不希望木兮以紀澌鈞緋聞女友的身份出現在大眾面前,再次開口替紀澌鈞圓場,「對了,我們電商板塊有個……」

紀優陽的話說到一半就被一道嗓音打斷,「如你們所了解屬實。」

費亦行和紀優陽不約而同回頭看著紀澌鈞,一個差異,一個震驚。

「紀總,請問這個女人是誰?」記者乘勝追擊刨根問底,攝像對著紀澌鈞拍特寫。

紀澌鈞望著攝像頭,嘴角微微揚起,說起這個人的時候眼底帶著一抹難以掩飾的幸福,「感謝大家對我生活上的關注,那個出入我住所的女人,是我的女朋友,她是一個善良可愛的女人,我很愛她。」

這是現場網路直播,這一段直播很快就被各大娛樂傳媒剪裁下來瘋狂刊登,沒幾分鐘全球百分之八十的人都知道,紀澌鈞在接受採訪時正式承認已有女友。

聽到這句話的董雅寧眼瞳微微睜大,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兒子居然會說出如此深情款款的話。

「夫人,紀總有女朋友了,居然沒告訴你。」吳玲在董雅寧耳邊輕聲說道。

與此同時另外一邊,站在樹下望著木小寶和老夫人玩的木兮接到梁淺的電話。

「梁淺,你終於現身了是吧!」木兮冷哼一聲故意裝生氣。

「哎,我跟你說,你可得小心了,全世界的女人都在找你。」

「什麼?」木兮沒聽懂這是什麼意思。

「你趕緊去看熱搜吧,不說了,我先去游泳。」

電話掛斷後,木兮趕緊打開微博。

熱搜第一條,【JS集團執行總裁公開承認和女友秘戀交往】

整個排行榜都被類似話題刷榜了。

木兮隨便點進一條,都是附帶專門剪輯過紀澌鈞視頻採訪承認戀情這一段,下面評論,要挖出紀澌鈞女友的狠話多過祝福。

頓時感覺自己很不安全的木兮吞了一口唾液后迅速清空微博一切可疑的內容,就在木兮忙著刪除說說時,後背傳來男人的聲音:「女人,你是因為感動到在哭嗎?」

木兮回頭就望見結束採訪的男人正抱著胳膊靠在落地窗邊對著她擺出帥氣的姿勢。

「……」為什麼她感覺紀澌鈞示愛是假,另有目的是真!

望見木兮雙手握拳衝過來,紀澌鈞立刻把落地窗拉上。

「咚咚咚——」窗戶快被木兮的手指戳爆,窗外的女人雙眼特別可怕,好像要吃了他一樣。

真是個沒有情趣的女人,要是換作別的女人看到他在鏡頭前示愛早就感動到痛哭流涕以身相許,唯有她恨不得把他撕成十八斷,男人豎起的手指貼在唇瓣示意窗外的女人冷靜下來。

冷靜,OK,冷靜。

木兮努力擠出一抹笑容,用敲門的方式輕輕敲了敲窗戶,伴隨著手上動作的還有女人無聲撒嬌的唇語:開窗嘛,鈞哥哥。

為什麼紀澌鈞感覺木兮的笑容好瘮人,就像給木小寶讀故事書里那種裹著頭巾一臉陰險壞笑的老巫婆?

他的直覺告訴他不能開,否則會有危險,紀澌鈞沖著木兮寵溺一笑微微搖頭:不能開,兮兮。

就在這個時候,不遠處撿皮球的木小寶看到隔著窗戶對持的兩個人,媽咪背在身後的手拳頭緊握看來是要教訓老紀,木小寶抱著球轉身跑去找老夫人。

「祖母的小乖乖,別跑那麼快,摔著了怎麼辦。」老夫人抱住跑過來的木小寶。

木小寶踮起腳靠在老夫人耳邊小聲說了幾句。

老夫人笑著點點頭,揮手把管平叫過來,管平從口袋掏出手機把遠程遙控紀公館屋內設備的軟體亮給木小寶看,木小寶接過手機后跑到能看見紀澌鈞和木兮對持的地方,對著小手指哈氣,點進手機屏幕紀公館地圖,然後在相應的地方,相應的落地窗,手指那麼輕輕一點。

「叮咚——」窗戶成功開啟,木小寶聽到了一聲美妙的聲音,小手指捏著眯著眼睛,一臉享受,

正在窗戶後門搖頭笑的男人隨著窗戶自動打開表情一點點僵硬,抬眸就望見不遠處踮著腳,手指著手機屏幕,搖晃屁股跳舞的木小寶。

這臭小子,居然坑爹!

木兮的手伸進去,一把揪住紀澌鈞的衣服把人往自己身前拉,「躲啊,怎麼不繼續躲了!」

「兮兮,我是無辜的,是小寶把窗戶鎖了我打不開,不信你看。」遞了眼木兮身後讓木兮去看木小寶。

「你少給我狡辯,別什麼事都賴到兒子身上。」

果然,女人生氣好可怕。紀澌鈞握住木兮揪住他衣服的手安慰木兮的情緒,「兮兮,現在滿世界都在尋找紀總的神秘女友,我懷疑附近就有狗仔,你對我如此暴力就不怕被人拍到放在網上到時你名聲可就毀了。」

「我就知道,你示愛是假,遏制我是真,紀澌鈞,你真是長能耐了,沒想到你招數還挺多的,這算盤都打到我身上來了是吧。」木兮一拳揮向紀澌鈞。

紀澌鈞腦袋一偏,雙手摟住木兮的腰用力一提把人抱起壓在牆上,那曖昧不妥的姿勢瞬間令木兮滿面羞紅,用手推了推紀澌鈞胸口,就連說話的語氣都不自覺變得溫聲細語,「起開。」

男人的唇瓣壓下靠在她耳邊輕聲說道:「兮兮,我對談戀愛沒經驗,只能用想到的辦法把你留在我身邊。」

扮豬吃虎,裝沒經驗,比誰都老手。她其實對紀澌鈞公開戀情除了一點點生氣紀澌鈞別有意圖外,其實心裡還是挺美滋滋的,但是又害怕她不光彩的過去會影響紀澌鈞所以才會刪除所有微博,不希望有人知道她是誰,用手推了他紀澌鈞,「行了,放開我。」

「兮兮,我估計戀情公開,股價下跌了。」

「最好跌到破產……」

「小東西,你不打算幫我挽回股價么?」

為什麼她感覺紀總裁又開始不正經了。

「啦啦啦啦……」木兮立刻裝沒聽到開始唱歌。

小東西,知道了還裝。

男人的唇瓣往下壓,木兮就躲開。

成功躲了幾次后,後腦勺被人扣住,直接摁住強吻。

「嚀~。」如同撓癢一般嬌羞的拳頭砸在男人身後。

又親到媽咪了,木小寶無奈嘆了口氣,看來老紀這傢伙求生欲很強,算了,不打擾他們,木小寶蹦蹦跳跳拿著手機跑回去找老夫人。

採訪結束后,把人送走了,費亦行回來找紀澌鈞,一拐彎就看到在接吻的兩個人立刻用手捂著眼睛轉身把四面的門都關上,然後讓人守在門口他去刪監控,真是陷入愛情墳墓的男人,他家紀總估計是八百年沒遇到女人,好不容易遇到個對的,恨不得無時無刻黏在一塊,也不怕鐵棒磨成針……

「嚯嚯嚯……」立刻用手捂住嘴,他怎麼能發出不厚道的笑聲,謹慎的眼神四處看,還好沒人。

……

川流不息的景城主幹道上,有兩部車正在有序的行駛和變換車道。

氣氛安靜的車裡,電台男主播正在播送實時娛樂新聞,「著名精英企業家JS集團的執行總裁紀澌鈞先生十分鐘前在紀公館接受財經周刊記者採訪時正式回應緋聞,承認結束單身,和女友秘戀多時……」

坐在副駕駛後面的趙持聽到這條消息發出一聲嗤之以鼻的冷笑,「紀澌鈞在這個時候接受媒體訪問爆出這則消息,看來是在和梁家撇清聯婚的關係。」

「紀澌鈞是個商人,能吸引他的只有利益,沒用的東西自然會捨棄。」說話的人正是景城新任檢察長沈呈。

「當初已經宣布訂婚,要是後來紀家沒有發出澄清婚約的消息,這次就能將紀澌鈞和梁家一網打盡!」趙持說話的時候咬牙切齒,想起拿下紀澌鈞的計劃失敗,趙持語氣憤怒,心有不甘,握緊拳頭砸在車門上,「如果不是紀優陽突然出現,計劃怎麼會失敗。」

面色平靜的男人,伸手摁下車窗看著車窗外飛馳而過的車輛,用漫不經意的語氣問了句:「周知找到沒有?」

因為憤怒以至於語氣有些憤憤不平,「正在找。」

逐漸進入午高峰,有些車為了搶道,胡亂變道超車,沈呈提醒一句司機,「注意安全。」

沈呈收回眼正準備關車窗時,車子突然一個往左邊急拐變道。

系了安全帶的沈呈人沒甩出去,但是手卻撞到車門一片通紅。

沒系安全帶的趙持被慣力甩倒在座椅上,撐起身語氣憤怒問了句:「怎麼回事?」

「旁邊有車輛失控,發生車禍,道路堵塞不能通行。」

在右邊車道失控的公交車打橫停在路中央,尾部將往返車道的護欄撞變形,車身遭受幾部同方向的車撞擊凹陷,部分車輛車頭受損因為當時通車緩慢,車速不快並未造成較大的傷亡。

撞擊的私家車大部分人都從車上下來,唯獨一部車裡的人久久沒下車,這部車裡坐的正是押送周知的楊鵬一干人等。

「前面被攔住過不去,後面被車堵住也無法後退,怎麼辦?」開車的人回頭問了句。

碰到這種糟糕的突髮狀況,楊鵬氣悶低聲吭罵一句:「這些人眼睛往哪兒長,怎麼開車的!」一把拽住周知,「留一個人在這裡,其他人跟我走。」

「是。」

遇到車禍了,那就是說馬上就有警察來處理了,周知猶如看到希望,雙腿死死纏著座椅下面的不鏽鋼不肯走。

楊鵬用力拽周知,「松腿!」

「——」外面響起警笛聲。

怎麼會那麼快就有警車來了?

情急之下楊鵬抬起手一拳打暈周知把人從車上拽下來,「快走!」

開過來的警車停下后,警察下車處理交通事故現場。

楊鵬打開車門的時候外面一片混亂,不少人舉著手機在拍照,對面還有走過來的警察這種不利於離開的環境令楊鵬放棄正面離開的想法,改從后尾箱方向逃離。

時間緊迫,兩個人負責放倒後排,後排放倒吉普車的後車廂打開,先下車的楊鵬正準備去帶周知時,一下車就被人從身後揪住衣服,「楊鵬,趕緊上車!」

楊鵬認出來,這個人是老帥身邊的人,楊鵬揮開對方的手執意要把周知弄下來,「沒有時間了,快上車。」抬頭望著車裡那兩個正在抬周知的人,「你們也快上車。」

楊鵬不肯鬆手,硬被人拽上車,「你們還不走,是不是想讓少帥出事。」

此時警察已經走到車門,眼看著無法帶走周知楊鵬只好放棄,把後車廂關上,帶著人跟了老帥的人上車。

上車后,梁平的手下給孫奇瑞打電話彙報情況然後把手機遞給楊鵬。

「我是楊鵬。」楊鵬接電話的時候目光擔憂看著前面那部車。

「你們的情況老帥都知道了,你把你的人帶回去,不能再插手這件事,否則對方就會查到少帥頭上來。」

「我有一個兄弟還在車裡!」

「我轉告老帥,總之這件事你們不要再插手,跟著我的人先離開。」

「你要確保我那個兄弟沒事,否則我無法跟少帥交待。」

「你放心,我會處理。」

電話掛斷後,孫奇瑞看了眼在挑選盆栽的梁平,「老帥,車裡還有一個開車的,怎麼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