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哼,小道士何必着急送死?”

督凌雲看也不看,一槍擋飛斬龍刃,將槍身一橫,如有老龍彎腰,劃出一道弧線,點在劍尖之上,槍身一轉,將劍意化解,輕輕搗出一拳,震得陳玄一狼狽飛回。

“我也來!”

風黎大衣翻飛,身體快成一條線,眨眼出現在督凌雲身側,五指暴爪,一團水銀般的炙熱呈現在手上,猛打向督凌雲後背。

“滾!”督凌雲頭也不回,長槍在他手中好似一道驚鴻,槍尖下垂,徒然轉了個圈子,頂在那團銀色烈焰之上。

噗嗤!

火芒一震,瞬間熄滅,風黎手掌被槍尖刺穿,立刻鮮血橫流,大聲尖嘯,猶如獵鷹騰空,避開第二記殺招,從督凌雲頭頂躍起。

“可笑,給我下來!”

督凌雲槍挑長龍,筆直地往上探出,那半丈長的尖槍化作影刃,直襲風黎小腹,快若驚雷。

風黎被槍尖鎖定,無法擺脫,立刻發出一聲尖嘯,又要施展化蝠的本身,誰知督凌雲卻搶先一步,單手結印,對着空中一抓,空間爲之一蕩,法印籠罩,將那片空間直接鎖死,居然限制了風黎化蝠的能力。

“糟糕!”

我眼皮狂跳,立刻不管不顧,大吼一聲衝了上去,手掌結印,對準督凌雲手臂一壓。

而老鬼身法迅猛,側身避開,左手橫切,在我胸前一帶,我立刻感到空氣中一股巨力襲來,震得我胸口發麻,整個人都無法提氣。

“小子,先拿你開刀吧!”督凌雲屈腿一彈,將我頂飛三丈遠,槍尖在空中轉過圈子,徒然抖落成直線,如那墜落長空的星辰,拖着長長尾焰,勢同驚雷,指向我的心尖。

太快了!

我身體尚未落地,那槍頭已經破空襲來,九轉七煞,匯成一道飲澗的長虹,快得超出了光速,超越了我對炁感的捕捉! 那一瞬間,我預感到自己要死了。

當槍尖朝我頂上來的時候,我已經感覺不到意識的存在了,這一槍好像超越了時間與空間,跨越了兩重法則,已經避無可避。

“還是躲不過死亡嗎?”我萬般苦澀,唯有閉上雙眼。

噗嗤!

再然後,我聽到了長槍貫穿身體的聲音,是如此的迅猛與凌厲,甚至讓我捕捉不到疼痛的存在。

不對……這一槍好像並沒有紮在我身上!

意識到這一點,我又飛速把眼皮擡起來,然後就看見了二叔那張充滿苦澀和無奈的臉,正從我身體前面滑落,栽倒下沙坑。

是二叔!


在我面臨死亡,面臨人生中最危險的時刻,二叔毫不猶豫地站出來,用自己的身體,幫我接下來那致命的一槍。

長槍刺穿了二叔的背後,從他前胸凸出,一蓬炸開的鮮血濺射在我臉上,是如此的熱辣和滾燙。

“二叔……”

我傻了,身體在慣性的帶動下,狼狽落地,擡頭,看着跟我一樣跌落下來的二叔,整個內心感到無比的驚悸。

“傻小子,快跑啊……”

二叔單手握着槍尖,嘴裏噴着一口鮮血,然後吃力地看着我,發出一聲咆哮。

“今天誰都別想走!”督凌雲卻冷哼一聲,長槍一縮,強行把槍尖自而出後背抽回,槍柄一抖,再度挽出一朵槍花,朝我眉間點來。

我並沒有在意對方那恐怖的槍勢,而是傻傻地看着二叔胸前的血洞,整個人宛如墜落深淵,渾身每一個細胞都在下沉。

爲什麼……和我親近的人,一個個都沒有好下場?

二叔會死嗎?他死了,我該怎麼去跟老爸,去跟老爺子交代?

啊……

無窮的悔恨與懊惱,在一瞬間覆蓋了我的理智,剎那間,我的雙眼中瀰漫出了一團血紅,心跳加速,一股熱血也隨着心中那一抹仇恨而搏動起來。

當那股熱血匯聚在我胸膛的一瞬間,鬼婆婆施加在我胸前的封印,也徹底地宣告瓦解。

我感到渾身一輕,一股前所未有的暴戾氣焰,在我胸中瘋狂地跳躍起來。

我的太陽穴在高鼓,整個人猶如打了雞血,每一個細胞都在收縮、跳動,下單田中,一股並不屬於我,然而卻強大到難以遏制的氣息,正在飛速地蔓延,狠狠衝擊我的丹田,遊走在四肢百骸當中。

我不明白這股力量源自哪裏,但我卻能夠輕易捕捉到它的存在,甚至能夠輕易掌握它,驅如臂使!

槍風正在我頭頂呼嘯,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時間,冰冷的槍尖已經攜帶着無窮的煞氣,點在我的眉心之上。

我感受到了冰冷的刺痛,心中卻無比麻木,同一時間,一股洪荒般的意識,徒然在我腦海中游走,匯聚成一道冰冷而麻木的巨吼。

“滾!”

然後我的手便不受控制地擺動起來,伸手一抓,快速而又精準地握住了督凌雲的煞槍。

是的,我把它握住了。

儘管這槍尖飛快,幾乎猶如一道迅捷的雷霆,然而在拿到陌生意識的操控下,我的身體卻比它更快,更迅猛,幾乎只是一抄手,便將督凌雲凝聚全身力量施展出來的雷霆一擊,悄然化解在了指尖。

“這不可能!”

隨之而來的便是督凌雲的一聲勁吼,他張大嘴,望着死死鎖住了槍頭的手,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更不敢相信自己的全力一擊,竟會被一個自己從來都看不起的小雜魚,輕易化解。

是的,在督凌雲這種站在修行界頂峯的人物面前,我的一切都顯得那麼可笑。

就算鬼婆婆的封印,被我強行衝破,憑我那點能力,又能做什麼呢?

可偏偏是這個卑微到可笑的小人物,最終在最危急的那一刻,綻放出了並不屬於自己的光芒。

長槍在我手中嗡嗡跳動,宛如一頭蓄滿了力的狂龍,它在瘋狂擺動,不甘地嗡鳴,似乎不情願被我這樣的小人物拿捏在手。

可它最終也沒能擺脫被我死死鉗制起來的命運。

在我右手心中,一股炙熱的能源,正在瘋狂爆發,它是那麼的劇烈和狂躁,以至於我整個手心都被燒傷了,滋滋瀰漫起了濃煙。

但我沒有撒手,而是默默地把頭擡起來,視線沿着槍身遊移,將冰冷而充滿死寂的目光,死死定格在督凌雲那張因爲驚恐而誇張跳動的臉上。

一抹陌生的意識在我腦海中瀰漫開來,它支配着我的全身,讓我的語調變得陰沉而寒冷,“憑你,也想動林家的人?”

啊……

然後我就發出了自己這輩子最大的怒吼,手抓着槍尖,一寸寸地將它頂飛。

“你……你小子中了什麼邪,爲什麼在你身體裏面居然會有……會有……”

督凌雲的臉色正在飛速變換,從一開始的冷漠,變得詫異,以至於深深的驚悚。

煞槍在他手中不斷地跳動,我不知道督凌雲這一槍究竟有多用力,但我能夠捕捉到他跳動的骨關節,還有手背上那一根根暴凸到極限的青筋,宛如盤龍,幾乎要突破了皮層的束縛。

然而儘管他傾盡了全力,那槍尖在我手中,卻是紋絲不動,就連那魔焰槍頭中瀰漫的滾滾煞氣,也在飛速地減退,被我體內席捲的洪荒氣息徹底覆蓋。

“天吶,林峯是怎麼辦到的……”

意識半夢半醒間,我聽到了來自老友風黎的驚呼,還有陳玄一那詫異莫名的低吼。


這些都不重要,我最終還是站了起來,把身體繃得猶如標槍一般挺直,隨即冷眼,環顧周遭的所有人,在嘴裏,默默喃呢着,“原來這就是現在的世界,好荒涼……爲什麼會變成這樣?不,這樣的世界,我不喜歡!”

我的語速在逐漸加快,語調越來越高昂,直至渾身的氣焰都攀升到了一個極致的臨界點,介乎凡人與神魔之間。

下一秒,我將手中的槍頭一鬆,那攜帶着蠻霸氣勁的槍頭則再度繃直,要將我眉心穿透。

可它終於沒能刺得下來,因爲就在槍頭蓄力的同時,我的雙手已經閃電般交疊在一起,結出一個寶瓶印記,對準了虛空遙遙推去。

一印既匯,萬法隨心!

隨着這一印的交匯,彷彿整個宇宙之間的宏偉巨力都在向我靠攏,天空變得靜謐而昏暗,我看到了點點繁星,在眼中流淌而過,一股前所未有、難以形容的力量,凝現在我的法印之上。

一掌平推。 砰!

我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簡單的一個法印變幻,卻附加給了我百倍、千倍的熊熊偉力。

只是一掌,督凌雲長槍迸飛,整個胸膛徒然塌陷出去,宛如被一股重型的炮彈打中了正面。

他吐血慘叫,被遠遠地拋飛了十幾丈,那威風凜凜的煞槍則猶如一根燒火棍,在空中打着旋,無力地跌落,狠狠插進了黃沙深處。

“啊……”

來自督凌雲的慘叫聲,讓沉浸在無限悠遠世界的我,恢復了一絲清明,然而身體中的那一股意識還在,它彷彿很暴躁,很不耐煩,在我心中不斷地發出怒吼,“草、草草……爲什麼世界會變成這樣?這就是末法時代嗎,啊!”

彷彿來自洪荒宇宙般的驚雷,當那聲咆哮傳來的時候,我的意識也彷彿瀕臨破碎的玻璃,在一寸寸地崩塌。

我難受得要死,然而身體卻不受自控,然而在那股陌生意識的操控下,發出了不斷的罵娘聲。

那股意識在咆哮,他在說,世界不該是這個樣子,不該如此荒涼。


但漸漸的,那股意識最終還是離我遠去了,只剩下滿身的疲憊與空虛,覆蓋了我的整個意識、

“我……這是怎麼了?”

感受着體內那股漸漸消失的洪荒偉力,我無比睏倦,無比的驚悸。

這東西是從哪裏冒出來的,它根本就不屬於我。

“林峯!”

就在這時,一道熟悉的怒吼打斷了我的思緒,我聽到了二叔的聲音,“快,緊守靈臺,千萬不要讓它出來,把我給你的《太上登隱決》從頭到尾念一遍,快啊!”

啊?

我徹底恍惚了,低着頭,愣愣地看着口噴鮮血,卻在不住朝我咆哮的二叔,感到莫名的茫然。

它是誰?

而我又是誰?

我移開視線,望着自己被灼燒得傷痕累累的右手,回想之前,那股從我意識深處迸發的洪荒偉力,好像明白了什麼,但腦子卻更加迷糊了。

“你怎麼樣,沒事吧?”接着,小彩也迅速奔向了我,伸出雙臂,從後面死死抱住了我,渾身有着青綠色的光芒在涌動,將我的身體整個覆蓋。

在這股氣息的作用下,我感到一股難以形容的冰涼,在不斷衝擊着那顆被怒火佔據的內心,漸漸的,胸中那股戾氣開始平復,徹底恢復了認知和清醒。

然後就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疲憊,促使我艱難地坐倒在地。

“呼,幸好沒有事……”不久,我又聽到了她慶幸中帶着幾分複雜的呼聲,茫然回頭,說你在講什麼啊?

“沒什麼,你還是你自己,這樣就夠了。”彩鱗想必是明白什麼,但她只是靜靜地看着我,默默搖頭,吐出了一段我聽不太懂的話。

還沒等我繼續追問下去,那跌落沙坑的蘇凌雲,已經捂着被我錘到塌陷的胸口,艱難地站起身來。

這老東西,捱了如此恐怖的一擊,居然還是沒有死掉!

只是他眼中的銳利和煞氣,已經全都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源自內心的森怖與驚悚。

他死死地看着我,難以置信地吼道,“天吶,我看見了什麼……你……你你……你是、你是……”

“住口!”

二叔忽然艱難地爬起來,扭過頭,對督凌雲怒目相視,說老東西,現在你可以滾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