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唐麒也很一臉茫然地看着我。

我我慢慢悠悠地從包包裏掏出一個很舊的菸斗出來,然後輕輕地方在桌子上。

我有注意到,唐老家主看到這個菸斗的時候,瞳孔一縮,緊接着我就看到他猛握在一起的手,又慢慢地攤開來。

不難看出,唐老家主剛纔那一瞬間,似乎情緒起伏還挺大的。

“喏!我把菸斗拿來了,老爺子你看看,這東西是不是挺眼熟?”我輕輕地說道。

他微眯着眼睛看我,然後說道,“你想說什麼?”

我笑了笑,“其實我也不想說什麼,我就是覺得有些想不明白這東西爲什麼會出現在我家裏。”

“你家?”唐老爺子咬着這兩個字不放。

我當然明白他話裏的意思。

“哦,真不好意思,不是我家。是我房東的家!”我平靜地解釋道。

“你房東?你幹嘛不直接說是唐琅家呢?”唐老爺子沒好氣地說道。

“沒錯,就是唐琅家!“我笑了笑,“您老人家終於想起來唐琅的名字了啊。談了這麼久,我還是頭一回聽見您說起唐琅這個名字呢,真是不容易啊!”

“哼!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唐老爺子似乎有些動怒。

其實我覺得他就是故意做出生氣的樣子來掩飾在自己的不自在。

至於爲什麼會覺得不自在,那可就得從他剛纔的那個故事說起了。

他不是說,唐玉石沒離開唐家之前就已經變成鬼了嗎?自然的,唐玉石的這個孫子根本就是不存在的,死人又怎麼可能生孩子呢。

而我在這個時候故意提起唐琅的名字,簡直就是在明晃晃地打他的臉!

“哼!你也用不這估計拿那小子來激我!我告訴你,我是不可能承認他是我們唐家的後代的!”唐老爺子冷冰冰地說道。

我諷刺地看着他,心說,你不認唐琅,也不見得他想認你們好嗎?別把自己太當回事了!

唐麒聽到唐老家主說起這話的時候,也沒有剛纔那副白癡的樣子,他衝到唐老家主面前,不敢置信地看着他。

“爺爺你”

話沒說完就被唐老家主打斷了,“你給我閉嘴!現在輪不到你說話!”

很顯然唐老家主因爲剛纔的事情已經對唐麒沒有耐心了。

“可是爺爺,如果你不承認我哥是唐家的孩子,那上次你爲什麼還要讓那麼多人去黎城?而且,要不是因爲那件事情,我爸爸又怎麼會出車禍變成了植物人?”唐麒不顧唐老爺子的怒火,大聲地說道。

“你!”唐老家主似乎被唐麒氣得不輕,“你給我到祠堂面壁去!沒有我的允許,不準出來!”

“爺爺!”

“還不去!等我叫人來把你叉過去嗎?”唐老爺子冷冷地說道。

唐麒看着唐老爺子,可是唐老爺子根本就不看他,只是留了一個後腦勺給唐麒,那意思已經很明瞭了。

唐麒咬咬牙,神色複雜地看着我,最後還是嘆了口氣離開了大廳。

唐麒離開之後,唐老爺子就冷冷地看着我,說道,“行了,那傻小子已經走了,現在,咱們終於可以好好說話了!”

我點了點頭,的確,沒有唐麒在場,有些話我也可以肆無忌憚地說了。

“那麼現在,你可以回答我這個問題了嗎?”我直視唐老家主的眼睛。

“張小瑤,你知道你在幹什麼嗎?”唐老爺子忽然冷冷地說道。

那眼神充滿了威脅。

“唐老爺子,我覺得,你應該先回答我的問題!”我倔強地說道。

“哼!是我派人放進去的,那又怎麼樣?那個野種,根本就不配擁有我們唐家的東西!”唐老爺子終於摘去了虛僞的面具。

“原來真是您老人家派人乾的啊!我還以爲你不會承認呢!”我笑了笑,學着唐琅的樣子淡淡地說道。

“不過唐老爺子,你憑什麼認爲唐琅擁有了你們唐家的東西呢?您覺得,唐琅爺爺當年被您趕出家門的時候,是帶了多麼重要的東西離開的嗎?您剛纔可是說,唐琅爺爺離開的時候已經死的了。”我依舊淡淡地說道,甚至還帶上了一絲笑容。

我很知道怎麼做能無聲無息地把別人氣個半死卻無可奈何。

雖然我並不能做什麼實際性的事情,但是這種小事兒,我還是能辦得到的。

不管怎麼說,我都得替唐琅出一口氣才行!

“你!”果然,唐老家主氣得臉都青了,“好一張伶牙俐齒!看來那傻小子有一點沒說對,你不僅不是一個膽小的丫頭,還是一個膽大包天的死丫頭!”

唐老家主定定地看着我,過了半天才說道,“想來,還真的很長時間沒人敢這麼跟我說話了!”

我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這位老爺子,他那表情到底是什麼意思?欣慰?

難道這其實是一個充滿了抖M氣質的老頭兒?

不會吧?那也太變~態了!

唐老爺子看了我一眼,然後意有所指地說道,“看來,你還真是跟唐琅那小子關係十分密切。要不然也不會替那小子說話!”

我不可置否地看着唐老家主。

“沒錯!你也可以理解爲,我是替唐琅來討回公道的!”我只是唐老家主的眼睛。

“討回公道?哈哈哈哈!”唐老家主仰天大笑,就像聽到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般。

而我,依然倔強地看着他。

唐老家主沒有迴避我的目光,而是跟我對視了一會兒。

正當我想開口說話的時候,唐老家主冷不丁地丟下了這麼一句話。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要是把你抓起來,是不是就可以把他引出來了呢?”

然後在我的不敢置信之下,我聽到了老爺子一聲令下,“來人!” 緊接着我就看到了之前那種保鏢裝扮的大叔,以一種異常飛快的速度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我還沒弄明白他們要幹什麼的時候,就看到這些人一步一步地向我走來。

“家主,這丫頭要怎麼處理?”其中一個黑衣大叔恭敬地問道。

唐老家主隨意地看了我一眼,然後就像處理垃圾一樣說道,“先別急,我還有點事情要問這個丫頭。要是一會兒她不說實話,你們再動手。”

“是!”黑衣大叔應了一聲,然後往後退了幾步。

我不知道唐老家主這個架勢是什麼意思,但是很顯然,他似乎準備對我動粗。

“丫頭,我現在問你,唐琅那小子到底在哪裏?又或者說,他的鬼魂到底在哪裏?”唐老爺子看着我說道,“我那二兒子回來跟我說,唐琅已經死了。但是卻沒有人能夠說清楚他是怎麼死的,也沒人知道他什麼時候死的。”

“當然,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雖然讓人拿走了他的貼身之物,但是我竟然感受不到任何關於那小子的氣息。所以我有理由相信,那小子根本就是藏起來了!”唐老家主這麼說道。

說完了,他看向我,“現在,你該告訴我,他在哪裏了!”

我說唐老家主爲什麼沒有懷疑我的黑傘呢,原來他竟然感應不到唐琅的氣息。

可是他剛纔說什麼?他讓人拿走了唐琅的貼身之物?

我腦子裏頓時想起來上一次,唐家那羣奇葩親戚曾經就擅自闖進過唐琅的房間裏,尤其是那個眼睛嬸,就曾經從唐琅的房間裏出來。

聽唐麒說,那眼睛嬸是他的小姑姑,也就是說,是唐老家主讓她去唐琅的房間裏亂拿東西的是嗎?

“竟然是你指使那個眼睛嬸亂跑進人家房間裏的!”我氣沖沖起說道。

“是我,那又怎麼樣?”唐老家主竟然就這麼承認了。

“你不覺得這麼做挺下作的嗎?實在是跟你的身份挺不配的!”一想到這個傢伙竟然指使別人隨便闖進唐琅的房間裏,我的心情很難平靜得下來。

我很瞭解唐琅到底有多厭惡別人進他的房間,而這個人,簡直就是在挑釁唐琅一樣,簡直不能原諒。

“哼!一個沒教養的丫頭,竟然也敢在我面前對我指手畫腳?你父母沒教過你,怎麼跟老人家說話嗎?”說着,唐老家主就像是恍然大悟一樣,上下掃了我一眼說道,“哦,我差點忘了,你就是個孤兒而已,所以你是沒有教養的!”

我簡直不敢相信一個道士家族的家主,竟然會跟潑婦一樣地說出這麼尖酸刻薄的話來。

但是不得不承認,他的話的的確確刺痛了我的心。

我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孤兒這件事情並不是什麼不能說的祕密,但是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有人會這麼直白地拿這件事情來刺激我。

他是在提醒我,我是一個生下來就被拋棄的孩紙嗎?

也不知道是不是感受到了我的悲傷,我手心裏的傘似乎動了動!

“怎麼?被我說到痛處了嗎?”唐老家主就像是看戲一樣地欣賞我臉上的表情。

我怎麼可能會讓這個傢伙看我的笑話呢。我抿了抿嘴,然後說道,“你到底想幹什麼?”

唐老爺子嘴角歪了歪,說道,“幹什麼?當然是要把當年沒做完的事情完成它!”

“什麼沒做完的事情?”我下意識地覺得唐老家主絕對不是在說什麼好的事情。

果然,他冷笑兩聲,然後不就用着一種像在談論天氣怎麼樣的口吻,說,“當然是,斬草除根!”

“你,你想對唐琅做什麼?”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聽到的。

唐老家主看着我的眼睛,慢悠悠地說道,“你肯定想不到吧,當年就是我的一時心軟,纔會讓這個小雜種有機會活在這個世界上!就算他現在已經變成了鬼,我也得親手收拾了他!”

我震驚的說不出話來了。

他竟然就這麼毫不掩飾地把自己的真實目的暴露在我的面前,又或者說,他故意這麼說的,說給我聽,亦或是?

我不敢往下想了!

唐老爺子看了我一會兒,忽然失去了耐心一般,“把她給我關起來!”

“你要把我關起來?”我再一次震驚了,這是一個一家之主能幹出來的事情嗎?

“哼!我就不信,那臭小子不出來!”

唐老家主戲謔地看着我說道,“我忽然有了更好的想法,你說,如果那臭小子知道我把你關起來了,他會不會不顧一切地來救你呢?”

說到這裏,唐老家主忽然擡起頭來,嘆了一口氣說道,“啊!我好像對着小子越來越好奇了。真期待他早點來,所以,你會配合我的對不對?”

“嘖嘖嘖,這麼個花一般的年紀,真是可惜了!”

說完,唐老家主擡起手來就那麼輕飄飄地揮了揮手指頭,緊接着,就有人飛快地朝我的方向走來。

再緊接着,我就感覺到手中的黑傘竟然劇烈地晃動了起來。

我緊緊地握住黑傘,大喊一聲,“不要!”

這一句話,是喊給唐琅聽得!既然唐老家主到現在都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那我也不能讓他在這個時候暴露出來。

畢竟我們的最終目的,就是搞清楚當年的事情,讓唐家人,還唐琅爺爺一個交代!

“小丫頭終於知道怕了啊?”唐老家主涼涼地說道,“要是剛纔你就這麼說的話,說不定我還能心軟一點!可惜晚了!你現在說什麼都沒用了!因爲我現在忽然沒興趣聽了。”

我沒有理會唐老家主,也沒有理會那些向我靠近的黑衣大叔們,我只是低着頭,用力地握緊手中的黑傘。

也不知道是不是太過於用力了,我竟然忍不住微微顫~抖了起來。

“竟然害怕的發抖了嗎?”唐老家主狀似無意地盯着我的雙手,“我還以爲你真的是個膽大包天的小丫頭,原來不過是個紙老虎而以!”

說完,唐老家主盯着我手裏的黑傘,奇怪地說道,“其實一開始我就很好奇,你爲什麼一直拿着一把黑傘。你該不會藏了一隻鬼在裏頭吧?”

不得不說,唐老爺子的話真的是一針見血啊!

我僵了一下,然後強迫自己鎮靜下來。

“看你這樣,該不會真被我說中了吧?”唐老家主似乎有些意外地看着我,“嘖嘖嘖,真是讓人大開眼界啊,竟然還有人這麼明目張膽地帶着一隻鬼跑到道士家族裏頭。我是該說你蠢得可以,還是該誇你蠢得可以呢?”

真沒想到,這老頭子說話還挺時髦的,連流行語都懂得用呢。

但是他的話也提醒我了。

沒錯,這裏是道士家族,不知道多少會法術的道士守在這裏呢,尤其是我眼前的這一個,說不定還是道法最高深的大boss,我絕對不能讓他察覺到唐琅的存在。

可是直接否認他的話顯然是不行的。

電視裏不都這麼演的嗎?越是否認,對方就越覺得在隱瞞什麼。

而我,既沒有否認,也沒有做別的,只是學着以前的樣子,像看一個白癡一樣地看着唐老爺子。

雖然這麼做看起來挺不尊敬老人的,但是我是在顧不上這麼許多了。

“老爺子,你不會是在搞笑吧?你覺得這傘裏有鬼啊?還是說其實是你心裏有鬼?”我一語雙關地說道。

緊接着我單手緊緊地抓着黑傘,卻裝作很不在乎的樣子遞出去,“既然你這麼擔心的話,這黑傘你就拿過去檢查一下吧。省得提心吊膽的睡不好覺,到時候怪罪到我頭上,我可擔當不起!”

唐老爺子大概是沒有想到我竟然會這麼做,驚訝之餘似乎也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只是下一瞬,他卻看着我冷哼道,“哼!你也就剩一張嘴了!”

說完,他就朝那些黑衣大叔們擺擺手說道,“把她帶到祠堂旁邊那間房子去。”

“是!”那些黑衣大叔恭恭敬敬地應了一聲,然後就有兩個大叔走過來架起我就往一個方向奔去。

而我的全部注意力,都還在自己手中的這把黑色傘上。

能夠暫時打消了老爺子的疑慮,我總算是鬆了一口氣,但是不知道爲什麼,我忽然感覺到手裏的傘隱隱有種要跳出來的感覺。

我只好把傘收回來,雙手緊緊地把它按在胸口,低頭,不語!

一直到被扔進一間房間裏之後,我纔回過神來。

我警惕地查看了四周,發現沒有人把守,也沒有攝像頭之類的,可是我還是不放心,只得把傘抱在懷中,然後用自己才聽得見的聲音說道,“唐琅,你不能衝動。你千萬不能衝動!聽見了嗎?”

唐琅沒有回答我,但是黑傘似乎已經沒有象剛纔那麼距離地晃動了。

我抱着黑傘,接着語無倫次地說了好說話。

其中無非就是安慰他不要輕舉妄動之類的話,,還說了很多今天發生的事情,其實我知道唐琅把這一切都看在眼裏了。但我還是想說出來。

到最後,我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因爲我說着說着竟然睡着了。

只是我又做了一個夢。

我夢見唐琅很溫柔地抱着我,可是嘴裏卻很不客氣地說我是白癡。 在夢中,我看到他好好的站在我的面前,別提有多高興了。就連他說我是白癡,我也可以不跟他計較。

“小瑤,以後別再幹這種蠢事了!”唐琅嘆了口氣,說道。

在我疑惑的目光中,唐琅無奈地搖了搖頭,然後說道,“那老頭根本沒有你想象中那麼蠢,他這麼做,無非就是降低你的防備罷了。”

“你真以爲,他那麼容易就被你糊弄過去了嗎?傻瓜!”

我楞楞地看着唐琅,真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你真以爲光憑你剛纔那幾句話,就能真的激怒那老傢伙?要真是這樣,他也不可能當得了這麼多年的家主了。”

唐琅毫不客氣地說道。

可是我卻無從反駁,因爲我悲催的發現,他好像真的全說對了。

“那,他爲什麼要故意這麼做?”我滿肚子的疑惑。

“爲什麼?當然是想找到我了!”唐琅冷冷地說道。

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那唐老家主我之前意有所指的話,尤其是他盯着我手機那把黑傘的時候,他該不會早就發現了吧?

我原先還以爲那唐老家主也不過如此,甚至還沾沾自喜地認爲他竟然那麼輕易的就被我糊弄過去了。

現在我才知道,我實在太天真了。

人家之所以會這樣,不過是因爲我這種小角色,根本就不值得他們大費周章。

現在,他們不就輕易地把我關起來了嗎?

我甚至覺得,沒準那老頭早就知道唐琅在我身邊了,只不過沒有確切的位置而已。

一想到這個,我整個人都不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