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喂哥們,太陽都曬到屁股上,還不起來?”陽光男孩走到張若寒牀前,伸手推了推張若寒。

張若寒迷迷糊糊間,揉着眼睛坐了起來。

“哥們你好,我叫張丹楓,本市人,大家以後就是室友了,多多指教啊”陽光男孩有禮貌地向張若寒伸出了友誼之手。

“哦,你好,我叫張若寒,淮南的,也請多多指教。”兩支年輕有力的大手,握在了一起。

張若寒仔細打量了張丹楓幾眼,眼前這個身高修長的男生好像渾散都在散發着一種慵懶但又不失灑脫的氣質,給人非常親切的感覺。不過張丹楓這個名字,好像特別耳熟,似乎在哪聽過。

“張若寒是嗎,呵,沒想到咱倆五百年前還是一家呢,看來天生是做兄弟的命。”張丹楓滿臉微笑的說道。

“呵。”張若寒也回以一個微笑。他已經再也不是當年那個不敢與人相處的孤僻小男生了。現在的他,願意試着放開心靈,去結識一些值得相處的朋友。

但在張若寒心裏,卻還對女生有着一種本能的不屑,下意識認爲女生沒什麼好東西,都是變得太快,愛幕虛榮的無情之輩,根本不懂什麼叫做真愛二字

“是的哦。”張丹楓向張若寒詢問道:“兄弟,可以幫我收拾收拾一下嗎?東西太多了,一個人有點忙不過來。”

張若寒順着張丹楓的目光看去,就見一大堆大包小包的n件物品,凌亂的擺放在地面上,看得他心裏直髮慌,心道,我的媽來,這傢伙是怎麼一個人把這些東西帶到寢室來的?太強了把。

“好吧。”張若寒很爽快的答應了。

“好,果然夠兄弟。”張丹楓最喜歡張若寒這種爽快的人,拍拍張若寒肩膀說道,“回頭我請你吃雪糕。”

張若寒笑了笑,迅速爬下牀,開始幫張丹楓一起收拾那一大堆物品

……

二人擦桌子,抹櫃子,放衣物,擺放生活物品,忙活的好不樂乎.

張丹楓忙裏偷閒,指着和張若寒頭對頭那張已鋪的好牀鋪問道:“這張牀是誰的?”

張若寒看着那張鋪得很整齊的鋪,眼前浮現出江娜的絕色容顏,

“不清楚,我只知道那牀是一個女孩鋪的,別的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哦”張丹楓點點頭,他對此事並不也怎麼在意,只是隨口一問…..

半個多小時之後,二人才總算大功告成,由此可見張丹楓這斯到底帶了多少東西。

張若寒抹了抹額上的汗水,這個時節的合肥真是太熱了

驀地“碰碰碰”三聲讓張若寒心跳加速的聲音,傳進了他耳中。這時一種張若寒不論任何時候,都能一下就分辨出來的聲音。

果不其然

張若寒擡起頭後,就看到了那個曾被他視作生命的至愛——籃球!

張丹楓撫mo着籃球,從他溫柔的笑容中,不難看出他對籃球的熱愛。

“若寒,下去打兩局怎樣?”張丹楓扭頭看着張若寒,提議道。

張若寒搖搖頭,強掩心中的激動,什麼話也沒說,心中充滿了苦澀

“你不會嗎?”張丹楓很是驚奇,:“籃球可是高校第一運動,竟然有人不會打啊?”

我不會嗎,哈~~,張若寒心中一陣自嘲,也許我真的不會

見張若寒半天不理他,張丹楓感到有點沒趣,心想這張若寒真奇怪,不就是不會打球嗎,有至於表情一下子變得那麼難看嗎。

張丹楓把籃球放進櫃子裏,張若寒的臉色才緩緩恢復正常。

“不會打也沒什麼,等我哪天有時間教教你好了。”張丹楓友好地摟住張若寒肩膀,以爲張若寒是因爲不會打,纔會這臉色這麼難看。

感受到張丹楓的關心,張若寒心頭一陣溫暖。現在的他終於知道了,友情對一個人來說是多麼重要

“我沒事的,謝謝關心”

“哪的話,自家兄弟,用不着這樣。”張丹楓臉上浮現了一個無比真誠燦爛的笑容

……

***********

夜幕來臨時,八號樓三零八寢中的六個牀位,總算都有人入住了。

在張丹楓之後住進來的分別有:安慶的許磊胖乎乎,鳳陽的陳信帶着眼鏡,還有巢湖的孫虎。

說起這個孫虎,在他剛進寢室時,還發生了一段小插曲。

當時,張丹楓和張若寒正坐在板凳上拉家常,孫虎推門而入。沒想到張丹楓一見孫虎就大叫起來:

“日本人!”

原來咱孫虎同學長得雖然不醜,確生着一副日本人似的臉孔。

“你纔是日本人!”聽張丹楓這樣說他,孫虎當然很不高興。

“那你祖上肯定有一個是日本人。”張丹楓堅持己見。

“去你的,你袓上纔是呢,”孫虎罵道,他已開始生氣了。

“丹楓,別這樣。”張若寒拉了一把張丹楓,站起身向孫虎說:“我叫張若寒,很高興認識你”

“孫虎,也很高興認識你。”孫虎答道。

“他叫張丹楓,剛剛是和你開玩笑的,你可別生氣”張若寒指着張丹楓說道。。

“張丹楓??我呸!~~他以爲他是天山派開山祖師啊!”孫虎一臉不屑的說。

對啊!!!

張若寒眼前一亮,我說怎麼一聽到張丹楓這個名字,就覺得耳熟,原來是粱雨生大大筆下的那個絕代大俠的名字啊!

“你這人怎麼說話的,我可沒說我是那個天山派的什麼開山祖師!”張丹楓也開始生氣了。

“是你先不上道的”孫虎底氣很足,白了張丹楓一眼。

“哼,”張丹楓冷哼一聲,自知理虧,畢竟是他先招惹別人的

“哼”,孫虎也冷哼一聲,二人不歡而散。

看了看掘着嘴的二人,張若寒突然覺得以後的寢室生活,必定將非常“精采”

…..

*************

吃過晚飯,308的五室友都在各自忙着各自的事情。

“兄弟們,我來了!你們將會很高興認識我的。”聲到人隨,江文從門外跳進了寢室,大叫道。

張若寒瞅了瞅這個剛來寢室就大叫的人一眼,嘆道,唉,又來一活寶

“呵,很高興認識你。”張丹楓走到江文跟前,伸出友誼之手,覺得江文很對他的味口。

“呵,我也是。”江文的手和張丹楓握在了一起。

“哇靠,大美女耶。”近距離看清江文的長像後,張凡楓非常驚訝的大叫起來。眼前那白嫩透紅的臉蛋,精緻的五官,長長的睫毛,組成了一張漂亮到讓人驚歎的五官。

“扯蛋,這叫英俊、俊美才對,我可不是美女,絕對是一個地地道道的美少男,”江文得意洋洋的擡起頭來。

“男孩子哪有生你這麼漂亮的?你還叫我們以後怎麼找女朋友?”驚歎過後,室友們紛紛對江文的長相抱怨起來,也難怪他們會紛紛報怨,想象一下,將要在同住三年,朝夕相對的室友,長得比一般的美女還要漂亮,這讓他們以後找女朋友時,還怎麼找,差一點的根本就帶不出手,心愛的女生竟連一男人都比不上,你叫這做男朋友的怎會開心?

“這有什麼關係,俺可是美女剋星,你們放心好了。以後我會給你們每人介紹一大堆漂亮mm的。”江文的言語充滿了信心,他的女人緣可是爆好。不說別的,就只靠他那舉世無雙的漂亮容貌,就不知迷死了多少mm。

張若寒若有所思的比別人多看了江文幾眼,眼前這個非常漂亮的男生,和昨天被自己弄哭的女生竟有七分相像,想來他們之間肯定有血緣關係。太佩服了,這家人都是怎麼長的,昨天那女生給張若寒帶來驚豔的感覺,還沒話說。可今天這一大男生長這麼漂亮,也太過份了一點吧,真是有夠強悍的基因

…..

щщщ★ttκan★¢O

不一會工夫,江文就憑着一條三寸不爛之舌,贏得了室友們的青睞,就連胖胖的許磊都意淫起來,先不說能不能把到馬子,單只是哪天讓江文穿上女裝,然後帶他逛街,肯定不要太拉風,呵呵,想想都激動

…….

上chuang睡覺前,按照孫虎的提議,308衆人論起了年齡,準備弄一個內部稱呼,藉此希望大家的關係能變得更親密些。

結果張若寒以十九歲的年齡,位居榜首,理所當然的成爲了老大,老二則是孫虎,老三是張丹楓,老四許磊,老五陳信,最小的纔是江文,他今年只有17歲。

“老二,老二,嘖,嘖,多好聽的稱呼啊。”看到孫虎年齡排行老二,張丹楓心裏都快樂開花了,故意大聲自語道。

“幹!”孫虎心下大嗓一聲,吃了一啞巴虧,哎,命苦啊,自己的提議卻把自己送到了老二這個位置上。直接導致張丹楓這樣悉落他,他還只能坐在那裏大眼瞪小眼,愣是沒有話說。

“丹楓別這樣。”身爲老大的張若寒站了出來,既然獲得了老大這個稱呼,自然得負起推護兄弟們感情的責任

“我又沒說什麼。嘿”張丹楓一聲怪笑,爬回自己牀上,躲在被窩裏偷着樂。

這時,突然一黑,熄燈了

“睡覺,睡覺.”衆人嚷嚷中爬上各自的牀,開始就寢。

“老大,能問你個問題嗎?”江文翻了個身子,趴在牀上,向和他頭對頭的張若寒小聲問道。。

“什麼事,你說”

“昨天寢室裏來了個女生,你知道吧。”江文問道,他想弄清楚張若寒和江娜之間,到底發生過什麼好玩的事情。

“知道,那女生跟你長的蠻像的,是你親人吧。”。

“呵,那是我姐,漂亮的不像話吧,暗戀她的人足有一個加強師,可敢追她的倒還真沒幾個。”江文洋洋得意的說道,提起江娜這個姐姐,他可是不要太自豪

“哦”

張若寒應了一聲,他想起了自己第一眼見到江娜的震驚和驚豔,直到現在,他還清清楚楚的記得站在陽臺上的江娜,那不經意間散發而出的清新高貴氣質,以及達到了無法用言語形容絕世容貌,不得不承認,這是他見過最美麗的女孩,就算江文告訴他,有二個加強連的男生暗戀江娜,他也毫不意外。

“老大,你知我姐昨天怎麼了嗎,她眼睛又腫又紅。”江文問出了重點。

“其實也沒什麼,就是我衝完涼後,回寢室時沒穿衣服,被她看見了,然後她就哭了。”張若寒一臉平靜的說道,好像這件事跟本沒什麼似的。

“oh,mygod~!‘

江文聽完後,忘情的大叫起來:“這還算是沒什麼???我姐好溫柔,好清純的,她連手都沒讓除我以外的男生碰過,竟和你發生了這樣的事,還算沒什麼。暈,狂暈。。”

張若寒揉了揉耳朵,他的耳朵差點被江文給震聾了,心道這姐弟兩不但長得像,竟連嗓們都一樣大的出奇。

“她大概也不是有意的,所以我不會說什麼的,而且昨天她哭的時候,我還向她說了聲對不起。”就這時,張若寒說出了一句更讓江文哭笑不得的話,以致於讓江文突然有了想當場掐死張若寒的衝動。

“55555555,我都被你搞瘋得了。”面對張若寒極度遲緩的神經,江文一臉無奈的說了一句合肥本地話,然後小聲嘀咕道:“姐呀姐,算你倒黴,竟和這種木頭疙瘩發生了這種事情,你這個啞巴虧註定要白吃了”

“沒事了嗎,沒事的話,我要睡了。”張若寒問道,他有點困了。

“沒事了,晚安。”江文很是鬱悶的用被子蒙起了頭。

“哦,晚安.”

張若寒說完後,閉上眼,開始向溫柔甜美的夢鄉進軍

沸騰了一天的308寢室,終於徹底陷入了一片寧靜和黑暗之中。

史上最強寢室的兄弟們,也結束了他們人生中的第一次相聚。

小鬱2007-11-6 爲期十幾天的軍訓,除了讓張若寒更加體會到軍訓的無聊之處,給他帶來十幾天的爆曬外,他再也沒有體會到任何好處。

醫女仙夫 今天是軍訓的最後一天,將要進行什麼勞什子軍訓彙報表演

好不容易隨同學們一起應付完差事,張若寒和室友們帶着一身疲憊回到了公寓,一進寢室門就不約而同的向可愛的牀鋪撲去。

仰天躺在牀上,許磊覺得實在太舒服了,世界上沒有比這更舒服的事了。

“去打球吧,這麼多天沒摸籃球,手都癢死了。”張丹楓支起疲勞的身體,向室友們問道。

“好。”

沒想到第一個迴應張丹楓的竟然是孫虎,看來他也是個鐵桿籃球迷。

“我也要去,”

“我也去”……又是幾聲響起,除張若寒以外的所有人都爬下了牀。不得不說聲佩服,籃球的魅力實在太大了剛剛還要死不活的幾人,突然間變得一個比一個精神

“老大,去打籃球了,走啊。”張丹楓想讓張若寒體會一下籃球的魅力所在。

看了看張丹楓手上的籃球,張若寒覺得心裏好酸好酸,輕聲道,“我不去了,太累了,你們去玩吧”

“去吧,老大。”江文也咐合道,他認爲把張若寒一個人丟在寢室裏,不太好。

“不了,我要睡了。”張若寒轉身,面向牆壁。

衆人見張若寒實在不想打球,也就不在堅持,一個接一個鬼叫着跑出寢室。

等寢室完全安靜下來,張若寒轉過頭,看着天花板,這是的他,眼中滿是茫然。

籃球對他來說,是什麼??

那可是他的至愛,他最親密無間的夥伴啊!

沒人會比他更喜歡籃球了!

可就是一個這麼熱愛籃球的張若寒,卻已經沒有了再次拿起籃球的勇氣,真是造化弄人,哎,女人呀女人,都是女人惹的禍

……

她甜不可攀 天色很快就黑了下來,室友們一個個光着膀子,滿臉興奮地回到了寢室。

wWW☢ ттkan☢ ¢ o

“好玩,真是好玩,今天這籃球打的也實在太有意思了。”張丹楓把籃球放回櫃子裏,躺在牀上叫道。

“是呀老大,你今天沒去真是吃大虧了。”陳信扶了扶眼睛說。

“是嗎,有什麼好玩的?”正在看雜誌的張若寒,談談地問了一句。

“有人找江文單挑,一對一。”許磊也插起了話。

“一對一有什麼奇怪的,許是別人看他技術不錯,想和他比比,很正常啊”,張若寒認爲在籃球場上發生單挑這種事再正常不過了

“哈哈~~~”

除了張若寒以外的所有人都望着江文大笑起來。

“笑什麼笑又不是我的錯。”江文滿臉通紅的站起來,神情很是激動的吼道

“好,老六,我們不笑了,那你就跟老大說一說,到底是怎麼會事吧,呵呵.”孫虎揉着肚子說了一句,卻一點也看不出他哪不笑了,反而笑的更大聲了。

“哼,我不想說,你們,,,,,你就是一羣秦始皇他兒子。”江文恨恨地說。

“那是什麼??”張丹楓不笑了,一臉的不解。

“禽獸!”

江文跑出寢室後,把答案扔了回來,這種說過就跑的事,他做的太多了

“靠,竟敢說我們是禽獸,兄弟們扁他。”孫虎帶頭衝出了寢室,四人浩浩蕩蕩向江文殺去

…..

直到江文被蹂躪了半天后,張若寒才總算搞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

張丹楓四人來到籃球場,隨便霸了一個籃架,就開始玩起球來。

張丹楓接球后,突然喊道,,“邁克爾喬丹轉身後仰跳投來了!”

喊罷,張丹楓背對籃框,雙腳用力一蹬地面,後轉身高高躍了起來,身體在達到最高點同時,已是正面對着籃框

然後張丹楓輕輕一揮右手,籃球離手後飛快地向籃框旋轉而去

整個動作完成的很是輕盈,沒有一絲彆扭,看樣子曾經下過一翻苦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