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喂,有錢人,這次敢不敢跟了,你看我這次才加了一百。”

林風轉頭對葉少笑着說道。

“你又想用這種卑劣的手段,本少爺偏偏就不吃你這一套。”

葉少見又是林風在攪局,憤怒可想而知。

奈何整場拍賣會林風都沒有出價,葉少找不到出氣的機會,不過他也斷定林風就是來打醬油的。

順便是來攪自己局的。

“2200元!”

葉少故技重施,喊出一個價格。

不過手中的牌子卻被旁邊的人死死的按住。

“葉少,你要冷靜啊,別又上了這小子的當,我懷疑這小子是拍賣行安排的託。”

“喊價的這位先生,請舉起你手中的牌子!”

主持人在臺上說道。

“喊價舉牌子啊,快點,你舉完我就跟上了,我這次是真的,不騙你。”

林風又故意說道。

本來葉少是準備舉起牌子的,不過聽見林風這樣說,頓時猶豫起來。

萬一自己喊完了這小子又和上次一樣不喊價了,那自己豈不是在他手裏就虧了三百元。

哼,我就不喊了,我到要看看你有沒有這麼多錢。

在主持人連續提醒三遍之後,葉少果然強忍着沒有出價。

“我宣佈,本次最後一件拍賣品成交,歸8號買家所有。”

“本次拍賣結束,請拍的拍品的買家跟隨我們的工作人員前去確認拍品。”

主持人說完便有工作人員前來對接。


“謝謝葉少了!”

林風起身笑呵呵的說了一句。

“哼,能交的起錢纔算呢!”

葉少冷冷的回了一句。

他不相信林風能掏出這麼多錢,就算是他要想掏出這麼多錢,也得打電話給他爸從公司賬戶上面撥,誰沒事會帶着幾千元在身上。

“這就不勞葉少費心了,不過葉少要是想死心的話,可以跟着我一起去也行,我不介意讓人見識一下什麼叫有錢人的!”

林風說完轉身就讓工作人員帶路。

季洲幾個小時都沒有說話,直到林風以2100元的價格拍下這十大公司聯合生產的第一臺車,他才意思到這是林風拍的。

“林先生,你在我們銀行存的是定期的,暫時可能沒辦法取出來啊!”

季洲愁眉苦臉的說道。

林風不鳴則已,這一鳴嚇死人啊!

“我說我要取出來了麼?”

林風問道。

“可是…可是這麼一大筆錢….”

季洲也不相信林風會隨身攜帶着這麼一大筆錢,不過見林風又這麼說,頓時又拿不定注意了。

跟着工作人員先是簽訂了一份合同,因爲這十大車企早有準備,所以林風直接就是和這個合資公司簽訂的合同。

“林先生是吧,我是全球夫公司的董事長,我姓宏,以後您有什麼想法可以直接和我溝通。”

簽完合同,林風才發現原來這個合資公司的名字叫全球夫。

這誰他媽取的名字,真是高人啊!

全球十大!全球夫……

簽完合同,又在工作人員的指引下來到拍賣會臨時設立的像是財務部的地方。

葉少果然在這邊等着他,嘴角上揚,臉上掛着冷笑,似乎就在等着林風出醜一樣。

“你好林先生,你這邊只需要在交兩千元就行了,那一百元從你交的押金裏抵扣,請問你是開支票還是要我陪你到銀行轉賬?”

和林風說話的是一個女孩,兩眼放光的看着林風。

能買車都花兩千多元的人他該多有錢?

所以她希望林風不要開支票,而是要陪着他到銀行轉賬,這樣路上自己說不定還能讓他記住,後面還有機會發展。

“呃,手機轉賬不行嗎?”

“手機?那林先生要轉到什麼時候!”

小姐姐頓時感覺自己所有的希望都沒有了。

“沒事,你把賬號給我,我用手機轉給你。”

林風記下小姐姐提供的賬號,裝模作樣的到一百年擺弄起手機來。

其實他是從系統裏面直接轉過去的。

約莫兩分鐘過後,林風走過來說道,“好了,你可以查下你們的賬!”

“哼,裝,你繼續裝,用手機轉賬兩分鐘你能轉兩千元,我看你要裝到什麼時候!”

葉少頓時譏笑起來。

不光他不信,就連季洲這個銀行行長都不相信。


兩千元啊!可不是兩百元,一般手機轉賬,最大額度也只能每次轉一元,這還是很高級別的卡才能轉。

“到…到賬了!”

林風的這個操作驚呆了所有的人。

特別是季洲。

兩分鐘轉兩千元,那銀行給他開的權限要有多大?

這個額度可不是想有就能有的,這樣的額度必須要每個銀行的總行纔能有資格開通的。

季洲突然感覺林風有點深不可測啊!

至於葉少,則是一愣,他真隨身攜帶兩千元,不光隨身攜帶兩千元,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轉出來。

作爲魔都一個大家族的長子,他當然知道這代表着什麼。


這代表這人的資產至少不會低於他的家族。

“怎麼樣葉少,這回應該不會在叫了吧,我都幫你找回來了250的智商了。”

“你……”

葉少感覺自己臉上火辣辣的疼,本來想看林風是怎麼出醜的,沒想到自己卻被人這麼羞辱。

臉色陰沉的都快滴出水的他快步離開這裏。

“林風,我記住你了!”

“恭喜兄弟拿下這第一臺車!”

陳正宜把自己的錢交完之後,來到林風面前笑嘻嘻的說道。

“還是要感謝陳大哥!”

林風也客氣的說道。

“咦,這話說的,我就是不說你到最後還是要買的,兄弟明天不會走吧,到時候我介紹個人給認識認識!”

似乎陳正宜這次來的主要目的就是說這件事一樣。

“好啊,到時候你喊我。”

互相留了電話之後,胖子道聲別,然後迫不及待的去看自己的愛車去了。 胖子離開以後,林風想着自己還要在這邊待一天,隨即給林開山打了一個電話。

“爸,公司臨時安排我出差去了,晚上我就不回去了。”

“哦,知道了,工作要緊,不要惦記我和你媽。”

林風聽着林開山興致不高,估計他們剛來到城市裏,人生地不熟的又沒有什麼事情可做。

事實上林開山和李霞現在確實也是這樣,今天在出租屋裏待了一天,急的團團轉。

出去又不敢出去,害怕迷路找不到家了,最遠的地方也就是老兩口一起去不遠的菜市場買了一點菜。

二老要不是還沒見到兒媳婦,絕對收拾收拾東西回家了。

掛了電話林風有點不放心二老,想來想去還是給唐燕打了一個電話。

畢竟現在唐燕名義上屬於林風僱傭的員工了,指揮她帶着父母一起吃吃飯應該不算過分。

而且林風想了一圈, 厚寵邀

每天過着兩點一線的生活,接觸最多的好像也就是同事了。

“呵呵,這兩年過得真是失敗啊!”

林風苦笑着自嘲的說了一句。

江城,接到林風的通知,唐燕剛好也下班了。

於是她按照林風發的地址,直接來到出租房。

咚咚咚!

唐燕敲響了房門。

“姑娘你找誰?”

“叔叔你好,我叫唐燕!您可以叫我燕子。”

“是林風讓我帶你們出去轉轉!他沒和你們說嗎?”

唐燕微笑着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