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嗯,去想想如何失敗的原因吧。”

秋若水將那女同學請了下去,她體內擁有十萬年靈根,雖然融合了七層,但依舊還有三層的靈根衍力用來的恢復同學的傷勢。

十萬年靈根雖然比不上古羲的百萬年靈根,但用來恢復同學的傷勢,卻也是小兒科。

“下一個誰來?”秋若水看了一眼有些吃驚看着她的同學,眼神若有若無的看了眼段思遷。

“班長,你死定了!”蔣八卦低聲對着段思遷說道。

“什麼死定了?”段思遷撓了撓後腦勺,疑惑不解。

“嘿嘿,沒什麼,上去吧。”蔣八卦詭異的笑了笑,將段思遷給推了上去。

被推一把的段思遷也沒有什麼怨念,不過是切磋,先上後上都一樣。

“若水,我來了!”

段思遷虎目一瞪,雙手擺出虎撲之勢,體內衍力隆隆而流,渾身散發出一股猛虎的氣勢,給人的感覺就是一頭老虎。

“吼!”

段思遷一聲獸吼,身體爆射騰飛而出,雙手對着秋若水交叉抓去。

氣勢倒是蠻駭人的……

秋若水面無表情,在段思遷臨近之時,右腳輕點地面,身體飄然而起,將這兇猛的一抓給躲了過去。

“哪裏走!”

段思遷見秋若水騰躍而起,身體在霎那間轉了過來,手掌猛然抓向秋若水的腳踝。

“唉喲,我的娘啊!”

然而就在他轉過身子,手還沒有探出去的時候,眼前一團黑影向着他的面門而來。

仔細一看,原來是隻鞋底,距離他的面門已經近在咫尺,想躲也躲不了,頓時嚇得怪叫一聲。

但段思遷的反映終究不慢,手掌見縫插針的擋在面門與鞋底之間。

砰!

一聲輕響,段思遷橫空的身體被秋若水一腳給踩在地上,發出一聲轟響。

“好險,好險,差點被猜臉了,怎麼搞的!還以爲她要逃了呢!”

躺在地上的段思遷心有餘悸,沒想到秋若水後面還有這一招。

“打鬥的時候,要留三分力應變突如其來的情況。”

秋若水的聲音緩緩傳來,讓段思遷有些鬱悶,同時也有些火大,大家都是學生,你能夠做到,我爲什麼就不能。

啪!

段思遷一拍地面,起身爆退,目光掃過四周,卻沒有發現秋若水的身影,心中一驚,身體驟然前衝。

“反映不錯,不過晚了點,應該在沒起身的時候就要反映過來,記住要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給你個教訓吧。”

耳邊傳來秋若水的聲音,讓段思遷額頭暴汗,身體還沒有反映過來,那後心的位置就傳來了一陣恐怖的推力。

砰!

一聲鐘鼓悶響,段思遷兩眼翻白,直接被秋若水一掌拍的往前飛去。

“嘶!痛死我了!”

在地上滑行了一段距離,段思遷才停下來,後心傳來的疼痛讓他倒吸一口涼氣。

“孃的,什麼時候到後面去的!”

段思遷掙扎着爬了起來,目光看向對面長髮飄飄的秋若水,臉上露出驚疑之色。

“我說大班長,若水在踩完你臉,你用手擋住的時候就已經在你身後了,我說大班長啊,你可是自己往人家哪裏跑的,哈哈……”

蔣八卦哈哈大笑,而其餘同學看見段思遷的模樣也都笑了起來,不過卻沒有向蔣八卦般笑的肆無忌憚。

“孃的!原來如此,該死的,竟然是自己用手擋住了視線,早知道就讓她踩上一腳了,那也不行啊,多丟臉啊……”

段思遷聽見蔣八卦的消失,臉色漲成了醬紫色,有些幽怨的看了看秋若水。

“行不行?”秋若水臉色露出一絲笑意,有些挑釁的說道。

“沒問題!”

段思遷大聲應道,衝向秋若水,然而下一刻又停了下來,臉色有些疑惑的看着秋若水。

“這秋若水的變化好向有點大了吧,這才幾天,我怎麼有種看不夠的感覺,在她手上沒有反抗之力,這種情況也只有在老師的手上才遇見過吧,不行,小心點,小心點。”

段思遷衍力微微運轉,小心翼翼的向着秋若水移動。

“你不攻來,我就攻過去了!”

說完,秋若水的身體陡然起來模糊起來,速度極爲迅速,眨眼之間就已經來到段思遷的身邊,明亮的雙眸精光一閃,芊芊玉手緩緩伸出長袖對着段思遷一拳轟去。

“好快!但我也不差!”

段思遷反映迅速,氣勢下沉,拳頭衍力涌動一拳轟出。

然而就在兩拳剛要觸及之時,段思遷卻忽然間化掌爲爪,準備將秋若水的拳頭給抓住,看摸樣是準備使用秋若水之前對付那名女同學的那一招。


餘生不負情深 ……


段思遷心中嘿嘿直笑,想到可以將老師點名幫助教學的秋若水給打敗,那心中可是美滋滋的,不由得,那手爪的速度激增了一分。

“這傻大個子,真是作死……”

古羲雖然在指點其他學生,但卻依舊有功夫去查看秋若水那邊,看到段思遷的動作,頓時翻了一白眼,竟然用秋若水的招式去對付秋若水,這不是作死是什麼!

“招式可不能夠用第二次!”

秋若水輕聲說道,緊接着在段思遷有些呆愣的目光中,秋若水的拳頭忽然兩指並曲,那指端上面衍力璀璨,凝聚成一個光點向着段思遷的掌心點去。

“竟然變化的這麼快!”

段思遷心中大駭,想要變招已經來不及了,只能夠硬着頭皮繼續。

砰!


兩者相接,蘊含在秋若水手指當中的衍力頓時爆發開來。

噗的一聲,血光四濺,段思遷的掌心被秋若水的手指點出一個血洞,而他的身體也被衍力所爆發出的能量震的連連後退,成爪的手臂**不已,暫時失去了控制能力。

此刻的段思遷可謂是空門打開,秋若水自然不會放棄這種機會,衍力涌入雙腳,身體驟然劃過一道弧線來到段思遷的身前,拳頭劃過一道弧線猛然轟向段思遷的肋下。

“不會吧!!”

咔嚓!咔嚓!咔嚓!

段思遷的腦海就閃過三個字,就感覺到肋骨連斷三根,緊接着身體突然橫飛了起來。

而秋若水在段思遷橫空飛起的時候,雙腳猛踏地面,身體隨着段思遷飛身而起,腰身一扭凌空半圈,右腳衍力洶涌向着段思遷的臀部一腳猛踢了過去。

“不需要這麼殘暴吧!!!”

砰!

演武場傳來段思遷悽慘的聲音,緊接着就看見段思遷的身體被秋若水一腳給踢的爆飛開來。

撲通!

一聲巨響,段思遷險些將演武場的地面給砸翻了,人躺在地上頭破血流,看起來悽慘極了。

而與段思遷截然相反的卻是秋若水的緩緩落地的飄然身姿。

嘶!

其餘幾個同學看見秋若水這麼快的解決了一個人,個個臉色精彩,像是見到了鬼一般。

段思遷在班上的戰力可是數一數二的,沒想到,也僅僅只有幾個功夫的時間,就被秋若水給踢飛了。

怎麼跟古羲老師一樣,這是要逆天了嗎?

所有的同學心中震撼無比,目光看了看在戰鬥當中的古羲,又看了看秋若水,而後互看了一眼,臉上均露出不解神情。 “老師讓秋若水教學果然是有他的道理,這戰力也太……太強了一些吧!”尹翠翠吞了吞口水,看向秋若水的目光有些不可思議,更多的是羨慕。

“秋若水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強的?三招兩式的就將一人給打敗了,這上去就是給她虐啊……”

“不知道,記得若水以前沒有沒這麼強吧,就是元衍境四重天的師哥恐怕也難擁有這麼精妙的招式!”

“若水姐姐變化真的很大,就從請假開始,回來就這樣了,難道是以前若水姐姐藏拙了,今年的年會也只有兩個半月了,她是準備在這一段時間崛起,然後在年會上奪冠嗎?”

被分到秋若水這一組的人議論紛紛,難以想象秋若水的變化竟然如此之大。

“去把段思遷擡過來,我給他治療一下。”秋若水捋了捋額頭碎髮說道。

“哦!”

蔣八卦反映過來,急忙招呼一同學,將段思遷從別的班級的演武場給擡了過來。

“我說,若水啊……你這……你這一下也太狠了一點吧,沒把我全身骨頭踢散了……輕點!輕點!我說,你小子,是不是報復,是不是報復!”

段思遷不僅掌骨、肋骨斷了,秋若水的最後一腳更是將他的盆骨給踢斷了,被蔣八卦擡了過來之後,也不知道這蔣八卦是不是故意的,直接將段思遷丟在地上,痛的他呲牙咧嘴。

“冤枉,手鬆了而已。”蔣八卦擺了擺手,臉色無辜至極。

“班長,其實我也不是有心的,只是故意的而已!”

秋若水蹲下身子,伸手搭在段思遷的肩膀上,衍力涌進段思遷體內恢復他的傷勢。

“什麼!!”

段思遷大吼一聲,很難理解秋若水的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老師吩咐的。”

“哦……”段思遷向霜打了的茄子,整個人都焉了。

而蔣八卦卻在一邊和同學樂的呵呵直笑。

“好了。”秋若水將手收回,起身淡淡的說道。

“這麼快!”

段思遷驚訝不已,活動了一下身體,果然好了,目光有些吒異的看向秋若水。

剛纔還在想戰鬥時候的事情,轉眼間傷勢就好了,他體內的骨頭起碼斷了五根以上,這治癒能力也太強悍了吧。

“若水,我怎麼感覺你請假的這幾天變化大的下人?不僅人開朗了很多,戰鬥的風格也像老師了,而且治癒能力也跟老師有的一比,是不是有什麼訣竅啊?”

蔣八卦湊上前來低聲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