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嗯,知道了。”應該是自己表現的太明顯了,不然龍前輩也不需要給自己特地的解釋一通。

兩人抵達了通天門之後,那守門的兩個天兵明顯認出了龍傲天的身份,紛紛下跪行了一個禮,然後目送龍傲天離開。 原本以爲天一日人間一年的話只是平面的一句話,但當林寒真切的體驗到時,卻是另當別論了。

等到回到凡間時,凡間已經過去了一年的時間。

這一年的時間,凡間發展的極快,畢竟,時代是跟着時間與時俱進的。

“你去找軒轅愛,我去買東西,完事了之後明日在這個地方集合等我。”龍傲天帶着林寒下凡還有一個目的,那是他要買夠自己要吃的蛋糕帶回到天界去。天界雖然物資豐富,但是那種會真心實意做菜的廚子幾乎沒有。至於廚神的話,他做的菜也不是一般人能夠吃到的。所以龍傲天下凡的目的是爲了蒐羅美食。

“嗯,好。”林寒點頭,說完立馬離開了。

沒想到自己早進入天界的時候是春天,沒想到晚來到這裏的時候也是春天,感覺季節沒有少變化。但是許多地方有多了許多高層建築,從這一點還是可以看出時間的變遷的。

要去找軒轅愛的話應該是直接去她家找她的。

林寒先去了一趟軒轅愛的老宅去找她,但是在老宅沒有碰到軒轅愛,倒是碰到了軒轅愛的哥哥軒轅誓。本想要從軒轅誓的嘴裏問問軒轅愛的消息,沒想到軒轅誓在見到林寒的第一面直接動拳頭揮了來。

凡人的速度自然不是跟他這樣的修行者所能相的,他輕而易舉的躲過了這個拳頭的攻擊,一臉困惑的看着軒轅誓。

“你幹嘛?”林寒不解的問道。

“你是林寒!對吧?”雖然以前只是遠遠的看過他一眼,但是軒轅誓知道眼前的這個人是林寒。

誰讓一年前他的照片已經紅遍了大街小巷,而妹妹這一年來傷心難過時,都會捧着他的照片睹物思人。

“是的,我是林寒。”林寒點點頭。

“這一年你去了哪兒!不負責任的東西!你知不知道,小愛她懷孕了!”軒轅誓的話猶如一記炸藥,在林寒的心裏炸開了鍋。

林寒的臉血色盡退,有些不相信對方的話。

都說修行者不容易讓人懷孕的,修爲越高,表示越難以讓人懷孩子。

而且那晚,軒轅愛明明準備好了小雨衣來避孕的。爲何這種事情還會發生?

林寒眼底充滿了困惑和不解,“你若還有良心的話,立馬跟我去醫院!”軒轅誓正是因爲收到軒轅愛臨產的消息正打算出門去,沒想到在自家門口碰到了徘徊的林寒。

“嗯!”這事自然不用軒轅誓去說林寒也會去做的。

林寒重重的點點頭,跟着軒轅誓離開了軒轅家的大門。

等到兩人驅車抵達醫院時,病房那裏卻通知他們產婦臨時大出血已經轉順爲剖了。

聽到這句話,軒轅誓難以抑制內心的憤怒,再次對林寒揮出了一拳。

這一拳,林寒沒有再閃躲,而是乖乖的站着,任由他一拳打在了自己的臉。

凡人的力道,打在林寒的身體是不痛不癢的。但是林寒的心疼的厲害,而且整個人的感覺好似被人澆了一盆冷水,通身冰涼。

面對着冷冰冰的手術室大門,林寒的心裏有些慌了。

他無法這麼待在門口等着她出來,想到這兒,林寒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轉身打算離開。

“你要去哪兒?”軒轅誓一把拉住了林寒,以爲他要逃走。

“我馬回來。”軒轅誓根本阻止不了林寒,林寒立刻走了。速度快的非常人所能做到。

軒轅誓儘管想要追去但是更加擔心軒轅愛的安危,他只能守在手術室門口。

林寒轉身找了一個廁所進去,進入了蹲廁關了蹲廁的門之後,他一個瞬移加隱身,出現在了軒轅愛所在病房之。

不過一日不見,軒轅愛消瘦了許多。

嬌小的身影靜靜的躺在手術檯,滿臉的虛弱更是看的林寒心疼極了。

而肉眼可見的她的腹部高高的隆起,看起來像是懷了有些日子了。

林寒從沒有想過從自己離開到現在,竟然恰好是軒轅愛生產的日子。

“小愛。”他一個箭步走前,一把牽起了軒轅愛的手。

他現在雖然是隱身的的,但是他卻將隱身的狀態設置成了軒轅愛一人可以看見自己。

可能是打了麻藥的緣故,軒轅愛的精神看起來極爲不佳,可當她感覺自己冰冷的手掌落入到一個溫暖的大掌時,她的眼底開始有了一些活力。擡眼對了林寒那雙殷切的眼神,她笑了。

你回來了……我知道,你一定會回來的……

聽到軒轅愛的心聲,林寒的心好似被什麼東西給重重的撕扯一般,疼的很厲害很厲害。

哽咽一聲,他正打算抱住她。

結果儀器卻顯示軒轅愛的心率開始不穩,整個生命特徵都開始變得有些古怪起來。

林寒被嚇得一跳,無計可施的他只能叫神農出來幫忙想想辦法。

“你現在是天人體質,不能隨便讓凡人懷孕的。你們怎麼沒有做好措施呢!”神農也是一臉憂慮,他早交代過他,他怎麼沒有做到的?

“我……”林寒有苦難言,自己怕是了軒轅愛的設下的套了。

可是現在埋怨又有什麼用呢?他只要軒轅愛好好的。

“算了算了,這樣吧!你抽掉自己的身的半成精血給她服下,以此來試試能否改變她的體質,若是可以,那她會安全無虞的度過這一難關。”神農頭疼欲裂,開口提醒了林寒一句。

“好。”林寒點點頭,毫不猶豫的催動靈力,劃破了自己的手掌,將凝聚出的精血對準了軒轅愛嘴脣所在的位置開始放血。

軒轅愛嚐到了一絲血腥味開始有些牴觸,可這股血腥味順着口腔滑入自己的身體的時,她明顯感覺到了身體的不適合疼痛感在不斷的緩解。生命儀器的顯示伴隨着林寒將自己的精血放入到軒轅愛的口開始逐漸變得有些穩定起來。

軒轅愛痛苦的神色也得到了緩解。

“看來有效,好了,別放了!再放下去,你要擔心自己的命了!”神農見時機差不多了,連忙喝止了林寒。 【前輩,小愛生產了,我必須陪在她的身邊,可能再需要一點時間……】權衡再三,林寒實在放不下軒轅愛獨自在凡間,而且孩子不出意外一定是那晚懷的,所以林寒不能對孩子和她不負責任。 他必須擔負起這個責任。

等到軒轅愛的生命體徵穩定下來之後,林寒給龍傲天發了一條信息,通知他自己暫時不能去天族了。

收到信息之後龍傲天長嘆了一口氣,這世間,英雄氣短兒女情長的人太多,沒想到林寒是其一個。

【其實也不礙事,不過是天界百日的時間,沒事,你先在凡間生活,等到你恢復了穩定之後,再來天界吧!】對林寒,龍傲天從來都是不勉強的。

【好。謝謝前輩理解。】林寒回了一條信息之後,將手機塞到了口袋裏,擡眼看着躺在病牀臉色還有些蒼白的軒轅愛,眼底不知是何情緒。

“林寒,你願意負責,我很高興,可是小愛此落下了病根,怕是以後都無法生育了。你能接受只爲你生了一個女兒的女人嗎?”華夏重男輕女的思想很嚴重,沒有幾個男人願意接受沒有兒子的命運。

軒轅愛拼死拼活生下的一個孩子竟然是女孩,軒轅誓也知道重男輕女不對。他本人其實也對這個沒有觀念,但是他和軒轅愛生長在大家族。大家族對這種事情很是介意。

“我又不是古代皇帝需要皇位來繼承,一定要兒子做什麼。女兒很好。”林寒對兒女之分沒有多大的要求,只要是個好好的孩子可以了。

聽到林寒的話,軒轅誓長鬆了一口氣,“你在這裏陪陪小愛,我去嬰兒房那裏看看小傢伙。”因爲擔心軒轅愛的身體,這個外甥女從出生開始他跟林寒都沒有見過被送進了保溫箱裏,因爲孩子一出生患有相當嚴重的新生兒黃疸,所以醫生直接將孩子送進了嬰兒房的保溫箱裏。

連林寒和軒轅愛都沒有看過孩子長什麼樣,林寒滿心思都在軒轅愛身,更是自顧不暇其他。

約莫等到了隔天傍晚的時間,林池等人陸陸續續的來到了病房裏探視林寒和軒轅愛。

軒轅愛已經醒來,只是她面色凝重,不知是何心思。

“怎麼?做媽媽了還不高興嗎?”冥王會心一笑,這算是他們冥界層出現的第一個孩子,這孩子的意義很大,她已經準備了不少的禮物給這個孩子呢。

“沒有。”說來也是怪,軒轅愛竟然歷經此次生死劫,竟然恢復了記憶。而且整個人竟然還變了一個樣子,從凡人體質變成了適合修道的體質。這樣的變化讓林寒和冥王他們都很吃驚。不過也說不來到底是哪兒出了錯。

“她怕是很累了,阿荼,你幫我陪陪她,我去一趟嬰兒房。”自家孩子生病了,自然沒有讓她住保溫箱照藍光來受折磨。所以林寒在軒轅愛醒了之後,打算去一趟嬰兒房去看看孩子。

“嗯,將孩子抱來給我們看看,你們兩個能生下什麼寶貝丫頭來。”冥王笑着點點頭,或許是因爲有了感情的緣故。現在的冥王看起來之前要近人情許多。

“好。”林寒點點頭,離開了病房。

“他不是說要天界去修煉的嗎?現在是不去了嗎?”這個問題軒轅愛一直沒有敢問林寒,怕觸及到林寒內心的傷心事。

“修煉的事情可以耽擱,但是你死裏逃生爲他生了一個孩子,他說自己必須負起這個責任,陪在你的身邊。”冥王長嘆一口氣,林寒真是自己見過少見的好男人。爲了自己深愛的女人,可以放棄一切。這可不是人人都能做到的。

“只是負責嗎?”聽到這個詞彙,軒轅愛明顯有些失落。

“自然不是,若不是愛你,哪裏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不過天界的那個人也說了,不管林寒什麼時候回去,他都歡迎。況且,凡人壽命不過百年的光陰,百年對天界而言,只是百日的時間。”冥王分析了一下,軒轅愛點點頭,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

“可是……我不想成爲他的累贅。他渴望展翅高飛,我不能折斷他的羽翼,逼着他留在我的身邊。”軒轅愛的眼底有着變幻莫測的情緒,連冥王都看不透。

太怪了,剛剛恢復記憶便恢復了修爲不說,而且還擁有了讓她都無法看穿的能力。柳楠兒不簡單啊……

兩人正在說話間,林寒懷裏已經抱着嬌小的小傢伙回來了。

“哇!好標緻的小人兒~”想也是明白,林寒跟柳楠兒的外表都如此出色,孩子哪裏可能不好看。

冥王一見面有些喜歡了這個小傢伙,連忙從林寒的懷裏接了過來,“讓我來看看,誰那麼幸福,投胎到了你們兩個身邊當女兒。”冥王說完,擡手輕輕的在孩子的額頭一點。

卻不曾想,直接被一道黑金色的光芒給刺退了回來。

她滿臉驚愕的看着懷裏這個長着一雙大眼睛,一派無邪的孩子,整個人都有些顫抖起來了。

“怎麼了?”看出了冥王的表情有些古怪,林寒和軒轅愛異口同聲的問了一句。

“這孩子……”冥王的聲音都有些不受控制的顫抖起來。

能夠讓冥王發出這樣的聲音,便是證明他們的孩子來頭絕對不小。

“這孩子怎麼了?”林寒走近一看,發現這個孩子跟普通的孩子沒有多少區別,小臉皺巴巴的,是一雙大眼睛特別的明顯可愛。

“這孩子很漂亮……”冥王好半天才消化了眼前的事實,可她不願意告訴林寒和軒轅愛原因,說了這麼一句話出來。

“……”林寒和軒轅愛無奈一笑,軒轅愛掙扎着要從牀起來抱抱孩子。

“這孩子真可愛。”軒轅愛接過孩子,母性一下子被激發了出來。

林寒一臉柔情的看着軒轅愛,好一幅一家三口美好的模樣。

有心的人可以看出冥王掛滿微笑的臉頰,眼底盡是擔憂的神色。 “你是說……結婚?”聽到林寒的話,軒轅愛有一刻的分神。

其實對她來說,這段時間已經是最幸福的時光了,有他有他們的孩子。已經無的幸福了,她也從沒有想過,要結婚之類的。今天忽然聽到他這麼提出來,她還是很意外的。

“你爲我生了一個這麼可愛的女兒,自然已經是我的妻子了。我聽說,每個女人都渴望一場盛大的婚禮,我不想讓你失望。”婚禮,是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的承諾,林寒在家裏照顧了軒轅愛一個多月的時間,一直到她出了月子,才提這件事情。

他明白這話有些忽然,可是他們之間,連孩子都生了,只差沒有成婚領結婚證了,他總不能讓這個孩子成爲黑戶。

不過這一個月的時間過去,小傢伙倒是長的白淨了許多,模樣越發的漂亮起來。看的林寒都有些愛不釋手起來,感覺自己多年的女兒夢一下子圓了,有種做夢般的感覺。

“只是因爲我給你生了一個女兒,所以你是想要對我負責,纔跟我結婚的嗎?”軒轅愛聽到林寒的話,眼底有些受傷。

林寒微微一愣,才明白軒轅愛曲解了自己的意思,“傻瓜,若不愛你,怎麼會想要跟你名正言順長相廝守。”林寒嘆了一口氣,心裏不免有些擔憂。

這些日子他看了不少關於育兒照顧產婦的書籍,面提到有些產婦在生了孩子之後會患產後抑鬱症,該不會她也是如此吧!

想到這兒,不免有些心驚肉跳。

林寒的話讓軒轅愛的心跳漏了一拍,她伸出手,圈住了林寒的勁腰,將腦袋依偎在了他溫暖的懷裏,“林寒,我愛你……”這是第一次,軒轅愛對自己說這三個字。

林寒心跳加速,有種快要興奮的暈過去的感覺。

“那婚禮……”林寒還是有些擔心,擔心軒轅愛不願意嫁給自己。

“你挑日子,挑好了日子,我們結婚。”軒轅愛同意了。

林寒高興的差點飛起來,他伸出手緊緊的回抱住了軒轅愛,只差沒有高興的暈過去。

伴隨着兩個人的感情的升溫,感覺室內的溫度都變得溫暖了許多。

——分界線——

林寒選好了日子,成婚的日子訂在了兩個月之後,時間來說有些久了。其實林寒恨不得明天跟她舉行婚禮。但是華夏人成婚,都是講究好日子的。這個日子是他精心挑選出來的,是宜婚嫁的日子。而且他要給遠在老家的父母來自己婚禮的機會。

所以林寒才訂在了兩個月後,這期間,林寒跟軒轅愛準備了許許多多成婚必備的東西,林寒還去掙了不少的錢。當然,這些錢都是幫別人收取病氣得到的。不僅還清了他欠林池的錢,還有了足夠的錢準備婚禮和給軒轅愛去買一套屬於她的婚紗還有項鍊和婚戒。

按照林寒的話,是打算將軒轅愛這麼套牢了。

軒轅愛聽完一陣嬌羞,兩個人的感情也越發的穩固起來。

林寒身邊所有的人都在期待着婚禮的到來,這將會是一場超級幸福甜蜜的婚禮。

婚禮的日子,也總算在衆人的期盼下來到了,年僅三個月大的小傢伙穿了可愛的小衣服乖乖的被人抱在懷裏。林寒身穿着一襲古代男子成婚的喜服站在禮堂的正間等待着自己的那個新娘出現。

一句新娘到,讓全場的情緒都高漲起來,所有的人將目光投向了門口那個頭披頭蓋頭,正在朝着他們款款走來的新娘子。他們都知道,紅蓋頭下,有着怎樣的一張絕美容貌。

“一拜天地。”等到他的新娘走到他的身邊,伴隨着司儀的一句一拜天地,林寒已經激動的熱淚盈眶了。緊抓住喜球的綢緞,他跟身旁的人一起,對着天地,拜了第一拜。

“二拜高堂!”隨後,他們一起拜了雙的父親。

“夫妻交拜!”最激動人心的一刻到了,總算到了正式確認關係的時候,林寒懷揣着激動的心,在蒲團跪下,跟軒轅愛來了一場幾乎有一個世紀之久一般的夫妻對拜。

司儀省去了送入洞房這一環節,但是衝林寒發難,必須打開孩子的蓋頭給他們看看。

林寒有些不樂意,自己的新娘,他都沒有好好看過,怎麼能先被他們看了去呢?

不過架不住衆人的慫恿,林寒還是嘴脣含笑的前將紅蓋頭給掀開了。

可讓林寒沒有想到的是,紅蓋頭打開的那一瞬間,他的笑容凝固在了脣邊。

不僅是林寒,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她是誰!”紅蓋頭下,那張佈滿了清淚,嘴脣被一張膠帶死死封住的女人,不是軒轅愛!

“白妖妖!你爲什麼……”林寒深深的呼吸了一下,不明白自己的新娘怎麼臨時會換了人。

“快走!”伴隨着林寒的話音落下,白妖妖嘴邊的膠布被林寒撕了下來。

毫不猶豫的那種,白妖妖來不及吃痛,滿臉驚恐的讓林寒快點離開。

林寒沒有聽明白,正在此時,忽然,林池跳了出來,施展法術,擋下了從天而降的強烈一擊。

“天人要殺你!林寒快走!”這場婚禮,是一個陰謀。她在被控制的情況下被迫給林寒拜了堂成了婚。

只是讓林池沒有想到的是,他竟然沒有擋下那一擊。

穿透過林池的防護罩,直擊向滿臉驚愕的林寒。

胸口在那一剎那,被一道白光穿透,林寒的身子一動不動,雙目難以置信的瞪大看着眼前的一幕。

一團白色的煙霧慢慢凝聚,隨即變成了一個人的模樣。是一個女人,一個,讓林寒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女人。她手持一柄長劍,面色清冷,一如最開始林寒見到她的模樣。

只是她此時此刻,臉沒有了往昔的模樣,而僅是冰冷的感覺。不僅如此,她的身,也散發着濃烈的天人氣息。

“爲什麼……”林寒只覺得一陣撕心裂肺,跟那日在冥界一樣,這次的她,難道也是被控制了嗎? “因爲你該死!”面前的女人,不再是自己深愛的那副模樣。 而是咬牙切齒,一副恨不得將自己斬殺在當場的樣子。

林寒心痛欲死,看着眼前這張熟悉的臉,發現自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聽到她的回答,林寒更是猶如被當頭澆了一盆冷水,渾身冷的厲害。

“撲哧”一聲,對方抽回了自己的劍,在她抽出劍的一剎那,林寒的身沒有任何的傷口,恢復如初。

“誤打誤撞讓你恢復了當年的不滅魔體。林寒,你的運氣,萬年來從來沒有壞過,不過我更加知道,一旦你恢復真正的記憶,這凡間將生靈塗炭,所以,我必須將你斬殺!”說完,對方要對林寒繼續動手。

正當對方打算全力一擊時,冥王和林池合力擋在了林寒的面前。將站在林寒面前的人給震開了。

“柳楠兒你瘋了嗎!”林池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這是他們的大婚之日,她臨時將新娘換做別人算了,怎麼還親自門殺他。

而且她那滿身的天人之氣又是什麼鬼?她生前不是鬼王嗎?死後修爲也只能恢復成鬼王,怎麼會變成天人了。

“我最大的瘋便是跟他糾纏了百世!”柳楠兒面色冷漠,開口說了這麼一句。

“楠兒,你是不是被天族的人控制了!你看看他,他是林寒啊!是你最愛的人,你們都已經生了女兒。”冥王看到昔日的好友變成這樣心裏不免有些焦急,連忙開口說了這麼一句。

順便,前將他們的兩個孩子抱了過來,放到了柳楠兒的面前。

“這個孽種,也是該死!”沒想到鬥生鉅變,柳楠兒將劍鋒刺向了那個年少無知的孩子。

林寒心裏大吃一驚,想都不想直接一把將孩子搶了過去,抱在了懷裏。

孩子早已經被這陣仗給嚇得不輕,什麼情況,親媽要殺親爹……

她嚇得哇哇大哭,更是聽得林寒心都快要碎了。

“你竟如此恨我!恨得要殺我便算了,這孩子是我們的愛情結晶,是你一定要生下來的。爲何連自己生下來的孩子都不放過!”林寒心痛欲死,他眼底滿是絕望看着柳楠兒。

“因爲這孩子不該來到這世!是我的錯!”柳楠兒一臉後悔的樣子更是刺痛了林寒的心,他感覺自己的心快要窒息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