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嘖、嘖、”

“怎麼會這麼疼,難道受傷的時候,不能強化身體?”時間不長,周陽滿面猙獰,表情豐富。

“骨骼也開始疼了,這怎麼讓人受得了。”

“以前疼的是肌膚,表層,肌肉。現在連着內臟,以及骨骼都開始疼了!”

“彷彿是自己的身體裏被紮了千萬根針。”

“難道受傷的時候,是不允許強化身體?”隨即周陽探查自己的體內,頓時周陽的眼睛瞪得滾圓。

“老天,怎麼會這樣?”周陽震驚的想着,“損傷的內臟,以及龜裂的骨骼,在能探查的情況下,恢復着。”

“還這麼快!”

周陽滿臉的震驚。

“錯了,錯了。”周陽的眼眸隨即一亮,“不是受傷的時候不能修煉,而是受傷的時候,最合適修煉。”

“魔獸的血液比平時吸收的更快。”

“龜裂的骨骼,恢復處,竟然瘋狂的吸收着魔獸血液裏的能量!”

“太不可思議了!王錘神針碎的強化身體之能,已然能強化到內府以及骨骼!”震驚的周陽,嘴張的大大的,彷彿能容下一個拳頭。

“原來如此,真正強化身體的時候,竟然是受傷的時候!”周陽疼痛的微笑,更顯得猙獰,兇悍。“這時不練,更待何時?”

“加強魔獸血液!”

“譁!”

周陽頓時端起還剩下半壇魔獸血液的器皿,從頭而下,倒在身上。

“嘶!”

“太疼了!”

一時間,周陽痛並快樂着。

······

連續兩天,周陽都在強化着身體。

就是這兩天的時間,周陽的身體有着飛躍性的提升。

“啪。啪。啪。”

“嗯?突破了。”周陽眸子一亮,“半年的時間,才從造化境初期,提升到造化境中期,身體的強化果然難!剛纔那是什麼聲音?”

“筋骨齊鳴,竟然是筋骨齊鳴!”

周陽一喜。

“終於突破到王錘神針碎的第二層了!半年的時間,難,太難了!”

“王錘神針碎,一共分爲十一層,第一層,青銅一面、第二層,筋骨齊鳴、第三層,白玉鑄體、第四層,黃金一渡、第五層,身如鑽晶、第六層,元素歸一、第七層,百鍊濁化、第八層,初成縐形、第九層,化身爲寶、第十層,不朽元素、第十一層,神往之錘!”

“就猶如四天心法,天人兩分,天人相應,天人合一,天隨人變,四個等級!”


“王錘神針碎,從第一層進入第二層,就如此艱難!那四天心法只有四個等級,進入第二個等級豈不是更難?”

“無名老師的東西,果然強大!”

強化身體半年,周陽知道王錘神針碎的強大與等級,可還是被這強大所震撼了。

“完全的把骨骼也修煉了!”周陽興奮的想着。“嗯?虛無竟也有所增長!”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虛無也是可以提升的,就彷彿,自己的身體是一個瓶子,在身體強化後,那身體這個瓶子就強大了,儲存量也就多了。自然而然帶動瓶子裏的水,也就能裝的更多。虛無也就是這個道理。”

“原本還以爲虛無無法升級,這樣一來,虛無不是不能升級,而是自己身體這個器皿,必須先升級,虛無才能升級。”看着膨脹變大不少的虛無,周陽默默的想着。

越想,周陽越高興,越興奮。

······

“嗯?又開始罵了!”周陽眉頭微皺。

周陽強化身體的這兩天,發生了一件事。

那就是爲了王晴報仇,而又因爲是在營區內,有雷鳴煉獄的震懾,有些人不能動手,自然請了一些人,謾罵周陽,企圖周陽能和那人決戰。

王晴是一位美女,這點周陽也承認。能力上也不可小視,自然而然,就會招蜂引蝶。喜歡王晴的人,當然大有人在。

要知道,本身影衛內女人就少,三個月不見女人,見頭母豬,都會認爲母豬可愛的男人,怎能不會對王晴這朵豔麗的鮮花,動心思?

當然,妓院除外。

不過,必定有些人,是不屑於妓院裏的女人。

所以說,王晴這麼美麗的女人,倘若無人問津,那纔怪了。

而爲王晴報仇的人,自然就自稱是王晴的男人。這人叫做孫全。

雖然兩天不斷的強化身體,但是早上的時候,王教官會來探查周陽,也只有那個時候,周陽不會強化身體,生怕解脫境的王教官能看出端倪。

而就是這樣的時間段,周陽從王教官的嘴裏瞭解到。

孫全的能力非常小可,這就得說一下孫全的四個兄弟。是的,孫全是四個兄弟的家庭。而且,四個兄弟都來參加影衛了。

父親爲起名,文武雙全,四個孩子,從老大開始,每人一個字。但是老大天生暴虐,不喜‘文’這個字,最後改爲孫斌。

四個親兄弟,都來參加影衛,孫斌老大,老二孫武,老三孫雙,老四孫全。而且,最小的孫全都是玄妙鏡中期,老二和老三皆爲玄妙鏡後期,老大孫斌,已經達到生死境初期的境界。

僅距離突破考覈,也就差一個小的等級!

不能說四個兄弟不強。

而且,四個兄弟也就拉幫結派的,創建了一個兄弟盟。

如果不是這兩天周陽強化身體,和養傷,加上王教官也不讓自己去,不然的話,周陽早早的迎戰了。


要知道,周陽的逆鱗就是自己的愛人及親人,他當然知道,一個男人的女人被殺了,那個男人該會怎麼樣。

“王教官到底什麼意思呢?”周陽搖搖頭,收拾着自己空曠且簡陋的房間。

爲什麼說空曠與簡陋,那是因爲,在影衛營區,每一個影衛都可以得到一人一間的房間,而房間的大小,比周陽先前與李昌盛兩人住的宿舍還要大的多。

大就不說了,可東西少的可憐,僅僅一張牀,和一個書桌。

自然就顯得空曠與簡陋。

“身體強化的越多,空氣之中魔獸血液的血腥味就越少,開門開窗,通通風就好了,真不錯。”周陽想到。

只要是血液,那都會有血腥味。

但,當週陽強化身體,王錘神針碎都會完全的吸收魔獸血液裏的強大能量,包括血腥味裏的能量。

到最後,血液自然而然的減少了大量的血腥氣息。

“嗯?你小子不錯啊,不光身體恢復的不錯,還略有增長。”對於解脫境強者的王教官,自然一眼就能分辨出周陽的成長。

剛打開門,隨即要去打開窗戶通風的周陽,頓時聽到背後傳來那熟悉的王教官的聲音,身體一怔。

那是因爲,周陽根本沒感覺到王教官的到來。

“王教官您總是這般,來去無影。人嚇人,可是能嚇死人的。”周陽微笑道。

聽着周陽的話,王教官一笑道:“你小子,什麼能嚇死你?你聽聽外面,都罵成什麼樣了。多虧了學院有規定,夜間禁宵,不然夜裏都能聽到怒罵。”

“那樣的威脅,都驚嚇不了你,我這個能嚇到你什麼?”

“再說,營區內禁止動手,即便是我,也不敢。”王教官指着周陽,故作驚訝道。

周陽微微一笑。

“這兩天感覺怎麼樣?”

聽到王教官的話,周陽一怔,疑惑道:“什麼怎麼樣?”

“外面都叫罵兩天了,你以爲我說什麼呢?”王教官微笑說道。

“您不是…..”

“先前你身體重傷未愈。”王教官打斷了周陽的話,繼續說道:“再者說,我也想看看你的心性如何,不過,很不錯。”

“你那麼大的孩子,比較容易衝動,我見的多了。而現在,你既然已然痊癒,該怎麼做,你還得做。”王教官嚴肅道:“要知道,如果你一直選擇逃避的話,反而會把你自己的名聲搞臭。”

“說你是膽小鬼。”


“那麼,往後的日子裏,不說你能走出營區,擊殺魔獸獲得積分。即便是找隊伍,都沒人要你。”

周陽明白的點頭。

“其實我剛剛也在想這個事情,如果不是您告訴我……算了,我馬上就去。”周陽當然想去,要知道越級挑戰與越級擊殺魔獸是一樣的。

都有額外積分。

“去吧。”

王教官微笑道。

······

“嘿,出來了,這個人就是周陽?”


“應該是了,也看不出來長個三頭六臂的模樣啊。”

“造化境後期的人,斬殺王晴等五個老影衛,會不會搞錯了。”

“那可不好說,咱們那屆,不就出了個屠夫?”

“那倒也是,不過,不是說這周陽只是個陣師麼?陣師什麼時候也能有這麼強大的攻擊力了?”

當週陽從房間走出後,一些人議論紛紛。

“老大,周陽出來了。”

“廢話,老子的眼睛看不到?”周陽出來,孫全自然看得到。

隨即,孫全猛然站起。

因爲孫全的站起身,周陽自然看到了。

望眼看去,孫全國字臉型,濃眉大眼,一身暗灰色輕甲,雙臂孔武有力,揹負一柄長槍。槍頭寒光閃爍,銳利無比。

“好槍!”

看着孫全的長槍,周陽心中暗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