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嘭!

宋紅林被抽中身子側面,骨頭咔嚓作響。巨大的衝擊力把人給抽得飛出去,摔倒在地上噴著鮮血,兩眼瞪大。

「啊……」宋紅林的老婆尖叫的衝過來,手裡拿著一把菜刀。

沒等衝到跟前,唐宋已經甩出鐵棍。啪的一聲擊中她的手臂,菜刀掉落的同時,手臂也跟著咔嚓作響。

沒等她來得及慘叫,唐宋已經衝到跟前,再次抓起鐵棍奮勇狂抽。

嘭,嘭!

咔嚓,咔嚓……

伴隨著悶棍,骨頭爆裂的聲音極為刺耳,讓外邊兩個保姆跟兩個保鏢都是毛骨悚然,兩眼瞪大。

老女人被抽得渾身血管暴起,根本顧不上慘叫,驚駭的瞪大了眼奮力往後掙扎。漸漸地發現,身上的骨頭被抽碎了……

停下來,唐宋轉身冷冰冰的盯著後邊的宋紅林,一雙眸子真的像是野獸一樣,看得宋紅林極度恐懼的往後爬:「你,你別過來。救……救命啊!」

嘎啦嘎啦……

伴隨著唐宋前行,鐵棍在地上拖行發出刺耳的聲響,聽得宋紅林亡魂皆冒,臉比草原還要綠。

艱難的吞咽口水,瑟瑟發抖:「你,你想幹什麼?我沒得罪你,你為什麼要打人?」

站在他跟前,唐宋將鐵棍放在他的肩膀上,冷淡道:「我給你一次解釋的機會,記住,你只有一次機會!」

宋紅林那顧得上褲子在噴涌,帶著哭腔驚慌解釋:「他,他不給我財產,說一定要傳給宋青林的兒子。是她,是她說要把他關起來,說要餓死他……不關我的事,跟我沒關……」

嘭!

沒等說完,唐宋一悶棍抽過去,直接砸在他的肩膀上。

咔嚓!

宋紅林清晰地聽到,自己的肩膀爆裂,強大的衝擊力讓內臟都爆了……

兩眼瞪大,宋紅林嘴角不停的抽搐,鮮血慢慢洶湧出來:「你,你說話不算數……」

「不,」唐宋平淡的搖頭,「你不會死,你們都不會死。我會把你們身上的骨頭全部敲碎,然後用他的財產養著你們一輩子。吃好喝好,幸福美滿!」

咔嚓!

說完,鐵棍又抽下去了。宋紅林疼得直抽搐,喉嚨已經發不出聲音,就是兩眼瞪大的看著,恐懼之中帶著怨恨。

狠么?

唐宋真沒覺得,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把一個老人活生生餓成這樣,算得上是人?

有錢人?不好意思,他們對有錢人一定有很大的誤解……

眼見著宋紅林要暈過去,唐宋蹲下來輕哼道:「想暈?不存在的,你作為他兒子,當然要盡孝。」

掏出銀針,一根一根扎在他的頭上。天靈,太陽,神明……

讓他的頭腦保持絕對清醒,絕對不能暈過去,要不然真便宜了他!

很快宋紅林又來了精神,想要繼續往後爬行,卻發現身體不能動了。驚恐的拉開嗓門大聲喊著:「你,啊,救命啊。惡魔,你是惡魔!」

盛世軍寵:軍長送上門 「也可以這麼說。」唐宋肯定的應了一聲,鐵棍按在他的胸口,「你的良心,曾經痛過么?」

宋紅林一顫,驚慌點頭:「痛過,我也很後悔。是我鬼迷心竅,聽了那個臭女人的話,我該死……求求你放過我,我跟你無冤無仇。我發誓,以後一定會孝順他,絕對不會再虐待……」

噗!

唐宋卻沒給面子,硬生生將鐵棍插進去。明明身體不能動,可是疼痛感一點都不含糊,讓宋紅林兩眼直突突。

「你說的對,你確實該死!」唐宋森冷輕哼,沒有拔出鐵棍,轉身又朝著後邊顫抖的老女人走去。

老女人趴在地上,除了發抖和吐血,其他任何舉動都做不出來了。手腳都被抽碎,胸口還是被抽了一悶棍,沒死算唐宋控制得好。

蹲在她跟前,注意到她那憎恨的眼神,唐宋冷然一笑:「你想說,你有背景是么?可惜,你終究是個生不出孩子的老女人。所以,你嫉妒,你恨。我沒猜錯的話,宋樹青……不,宋青林的車禍,是你製造的吧?」

「你,你到底是誰?」老女人吃力的呢喃,「你,你會死得很慘!」

唐宋聳肩一笑:「我會死,但在那之前,你會生不如死。老女人,你是我見過,最惡毒的女人,恭喜你!」

咔嚓……

既然這麼惡毒,不把她整殘,對不起老天…… 蘇華和查姆一左一右護衛着一號艦,一路上有驚無險,眼看着就要走出小行星帶了,兩人的心境都輕鬆起來。

“嘿,蘇華,你還真不賴。機甲上手挺快的,你剛纔沒用對接模式吧。”查姆輕鬆的調笑聲響起在附近頻道。

“嗯,今天想試試看手動模式。”蘇華不想多說,他怕多說多錯,讓人察覺到異樣。

“這樣的任務,手動模式就足夠了,西村和我也都沒開對接。”查姆絲毫不以爲意,像往常一般調笑了一番之後,似乎不經意地問:“埃蒙怎麼沒來,我以爲第一次升空他絕對不會放你一個人的。”

“卡羅爾博士派人喊他去開會了,估計會議挺重要。”蘇華沒多想,隨口回答了句。查姆很快就把話題岔開了。

護送艦隊穿越小行星帶是一個往返訓練任務,在順利穿過小行星帶之後,機甲們還必須護衛艦隊返航。在短暫休整過後,整個艦隊掉頭整隊原路返航。蘇華仍舊和查姆一隊,回去的時候一路上的小行星在之前來時就被清理得差不多了,整個艦隊的速度快了許多。

突然蘇華莫名心悸了一下,這種感覺很熟悉,每當危險來臨的時候,蘇華總是會有這種感覺出現。這不止一次救了他的命,最近出現這樣的感覺還是光棍節那天在大街上。

蘇華不知道這樣的感覺爲何會產生,但他從不懷疑,所以他第一時間開啓了機甲附帶的超遠程定位掃描系統。下一秒,蘇華的臉上血色褪盡,整個人都微微顫抖起來。他同時接通艦船和機甲戰隊頻道,狠了狠地閉了下眼睛,剋制自己顫抖的聲音,快速地說道:“沈中少校,十點鐘方向出現了不明流星羣,預計將在五分鐘之後與艦船相遇。”

當通訊官因爲這通留言的內容過於緊急,第一時間把它播放在艦橋上的時候,整個艦船的人都驚呆了。雷達掃描官開始緊急定位掃描十點鐘方向,領航員則開始測算附近的星雲動態。

45秒過後。

“報告,十點鐘方向大量不明流星羣,通道覆蓋面積過大,無法規避,預計前鋒遭遇時間還剩4分鐘23秒。”

“報告,星雲測算顯示那最有可能是赫歇耳—裏戈利特彗星羣,那是一個龐大的流星羣,正面遭遇時無風險規避百分比爲0.18%。”

沈中上校的臉上卻看不出一絲慌亂,他狠狠地吸了一口煙,簡潔有力地發佈了一連串命令:“全體艦隊,速度提升到最高速八節,用高密度超能激光束給我在小行星帶轟出一條道來。4分鐘足夠我們脫離這個小行星帶了。”

一號艦裏的每個人都緊張地忙碌起來,隨着命令下達到每一艘艦船,一股凝滯的氣氛開始在整個艦隊中蔓延。

“各艦隊注意,能量填充倒數5秒,5、4、3、2、1,發射!”凱文少尉雖然年輕卻很是沉着,他指揮着所有艦船填充能量,統一發射激光炮。

幾十艘艦船的正前方炮口都閃爍着出現了一道白色激光束,在一號艦的正前方匯聚成巨大的一束朝前方射去。激光束的發射沒有聲音,只有照得四周恍如白晝的刺目光亮。蘇華卻彷彿聽到了高溫灼燒的滋滋聲響。第一波激光束過後,艦隊的正前方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空洞,這個空洞內沒有小行星,沒有碎片,什麼都沒有。幾十艘艦船匯聚的那樣龐大的激光能量足以摧毀任何小行星,甚至是小行星。

“速度八節,12點方向,前進!”沈中上校的聲音不疾不徐,卻似乎有安定人心的力量。

機甲戰隊的隊員已經都把位置改到了艦船正上方,緊跟着全速的艦船向前飛行。海燕艦隊的高度紀律性和應對危險的速度令他十分欽佩,可是他的眉頭卻並沒能舒展開。那股心悸的感覺不但沒能淡去,反而越來越重了。

“蘇華,你怎麼會發現那個流星羣的?機甲的全方位掃描系統比艦船的有效距離短多了,除非你直接用定向掃描。”查姆緊貼在蘇華身旁,頻道里傳出他略帶疑惑的問話。

“嗯……大概是碰巧吧。”蘇華想了想還是沒有把自己那莫名奇妙的感覺說出來,畢竟腦子裏還有小鐵皮在,萬一卡羅爾博士研究興趣上來,再被仔細檢查一遍,小鐵皮可就無所遁形了。

查姆聽了蘇華明顯敷衍的回答,並沒有再追問,只是盯着蘇華的機甲若有所思。

“第二次能量填充,倒數5秒,5、4、3、2、1,發射!”3分鐘後又一發高能激光束髮射,這次的激光束過後,從空出的通道已經可以看見小行星帶的邊緣了。

艦船中的衆人都鬆了一口氣,只要加速出了小行星帶就可以隨意轉向,就可以躲開裏戈利特彗星羣。

“報告,現有速度下,與裏戈利特彗星羣前鋒遭遇時間還剩1分15秒,艦船整體出小行星帶還需1分30秒,我們有15秒的時間會遭遇流星羣。”

這聲彙報把衆人的心又提了上來,15秒時間的流星羣碰撞,大家都知道這意味這什麼,如此高密度的流星羣以高速襲來,在小行星帶中又不能隨意轉向規避,幾乎一半的可能是艦毀人亡。

一號艦上的衆人都將目光集中在沈中上校的身上,期盼着這位身經百戰,任何時刻都冷靜非凡的上校能想出辦法解決眼下的危機。其他艦船的人都屏住呼吸,期待頻道中的指示。整個艦船都沉默了,除了儀器的聲響就只剩下大家沉重的呼吸聲,這幾秒的沉默彷彿過了幾個世紀。

沈中上校終於開口了。“看來現在是需要機甲戰隊出馬的時候了。全體艦船,速度提至極限,引擎燒壞也沒關係。機甲戰隊全體繞至艦船十點鐘方向,武器權限開放與戰時同級,盡一切可能抵擋前鋒流星羣。”

沈中上校的話音剛落,艦船中的衆人都緊急操作起來,他們的心中再無彷徨,他們堅信只要有上校在,任何危機都會平安度過。

機甲頻道中傳出了西村的聲音:“機甲戰隊全體注意,最左側十點鐘方向,一列縱隊排開,全體武器啓動。”

蘇華的左側是西村,右側是查姆,頻道中再沒有人出聲,所有人都在屏息等待。

距離遭遇流星羣,還剩10秒!

蘇華緊緊皺着眉頭,那股心悸的感覺越來越強烈,如果是以前遇到這種感覺,早就二話不說直接掉頭離開了,這麼強烈的危機感,有始以來還是第一次。可是現在不行,他的身後是整個艦隊,如果退縮,這整個艦隊,幾十艘艦船將會全軍覆沒,一人不剩。

近了,只有5秒了,肉眼已經能看見黑壓壓的一片呼嘯而來,流星羣的先鋒已經撞上了小行星帶,流星與小行星的撞擊,視野中全是漫天火花,小行星被撞碎的小碎片不時地在身旁飛過,撞到身後的艦船上彈出去。

獨家萌寵:蜜愛追擊令 機甲戰隊的成員們紛紛舉起了手中的武器,西村的聲音在耳旁響起:“倒計時3,2,1,發射!”

各種顏色的激光束,高能炮,齊齊發射,頗爲壯觀,擋下了第一波的流星羣。被擊中的流星瞬間消融,有些只被擊中一半的流星也因爲衝擊的原因改道,與一旁的小行星同歸於盡。

蘇華仍舊是手動模式狀態,但是他看得出來西村和查姆已經切換成了對接模式,他們的動作快了很多,射擊的精準度也有提高,對接不成差點被小行星砸中的陰影仍然籠罩着他,他不敢在這樣的狀態下冒險。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艦隊也一步一步地接近小行星帶邊緣,還剩5秒了。

蘇華睜大了雙眼,流星的數量慢慢變多了,不,是密度變大了。還有5秒艦隊就能撤出小行星帶,無論如何都要堅持住。

激光束已經無法抵擋所有的流星了,機甲們都拿出了各自近戰的武器。查姆的是一條鎖鏈,舞動起來封住了身前所有的空隙。西村是一把很長的激光刀,舉手投足之前全是日本武士流派的刀法。

蘇華的手動模式完全無法駕馭近戰,查姆和西村似乎察覺到了他的異樣,一左一右將他護衛起來。蘇華只能用遠程激光束儘可能地替大家多抵擋些流星羣。

艦隊終於出了小行星帶,開始轉向,沈中上校也發佈了撤退命令,就在此時,異變突生。流星的密度突然陡增,密密麻麻的流星呼嘯着飛來,流星羣的先鋒已經過去,現在是結結實實的流星羣!現在轉身撤退,那就是找死,瞬間機加戰隊的衆人身上都被擊中,機甲頻道中的慘呼不斷傳來。

這樣下去,不要說擋住流星羣,就連撤退都成了奢望。蘇華的右側和正前方都有流星襲來,他的手動模式已經完全無法跟上,看着呼嘯而來的流星,坐在操控椅上的蘇華本能地一側身,心底一片絕望,糟了,要被擊中了!

可是就在蘇華側身的同時,機甲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輕而易舉地躲開了來襲的流星。蘇華一愣之下,不禁大喜,不知不覺他已經對接成功,現在的他融合度是前所未有的高,機甲視野中來襲的流星也只不過變成了一顆一顆緩慢飛來的小石頭,完全沒有從視窗中看到的那樣恐怖。

蘇華飛快地拳打腳解決了幾顆流星,抽空朝機甲戰隊的衆人望去。這一看,蘇華的心沉到了谷底,大家的狀態不容樂觀,或者說已經到了搏命掙扎的地步。 獨愛迷糊甜妻 「住手!」

就在此時,外邊傳來怒吼。唐宋抬起頭望去,外邊衝進來一大群人。都是安保人員,手裡還都拿著警棍,風風火火的衝過來。

領頭低沉是個三十來歲青年,長得很粗壯,光頭,額頭上還有一道疤痕,顯得有些猙獰。

「救我,救我……」

後邊的宋紅林虛弱的呢喃著,彷彿抓到了救命稻草。

一幫人衝過來,迅速將走廊給圍堵得死死的。光頭低頭看了一眼地上兩人,面色極為陰冷:「你是誰?」

唐宋沒有回答,站起來打量著光頭。不是警察,只是安保,那可就好辦多了……

見他沒回應,光頭綳著神色蹲下,扶著已經昏迷的老女人:「姐,你醒醒……媽的!」

忽然發現老女人身上的骨頭都已經斷裂,兩個手就跟煮熟的麵條一樣軟,讓光頭不自主罵起來。

抬頭憤怒的盯著唐宋,大聲嘶吼著:「你他媽下手也太狠了!媽的,給我上,把他給廢了!」

一幫安保得到命令,紛紛掄著警棍就衝上去。唐宋沒有吭聲,搶奪過一根警棍就開始狂抽起來……

嘭嘭!

走廊里一陣悶響,光頭抱著老女人從人縫之中往後退,一幫青年前仆後繼的涌動過去。只是,上去一個倒一個,唐宋根本沒有給他們反擊的機會。

很快地上就倒了五六個人,剩下一幫人倒是聰明,沒再作死的撲過去,而是警惕往後退。

唐宋面色平靜的翻轉著警棍,掃視眾人,依然沒有說話。

緊咬著牙關,光頭將老女人扔給一個小弟,極為陰冷的顫動腮幫:「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對他們下如此狠手?」

歪著頭,唐宋忽然露出笑容:「這是他們努力的結果,應該的。」

「你……」光頭臉色更是發黑,強忍著怒火,深吸了口氣的繼續,「就算他們有什麼不對,你也不該如此心狠手辣。」

「這麼說,你是來行俠仗義的?」唐宋的笑容越發濃厚,雙眼眯成一條線,顯得有些耐人尋味。

來得很巧妙,剛好自己抽完宋紅林夫妻倆他就來,多一分鐘不行,少一分鐘也不行……

綳著臉色,光頭憋著火氣:「她是我親姐,就算她在宋家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也是因為宋家沒能讓她生孩子。如今,你卻如此心狠手辣,也不怕遭報應!」

唐宋笑而不語,對方說得這麼冠冕堂皇,他還能怎麼反擊?

嗅了嗅鼻子,唐宋的笑容越發濃厚,直勾勾盯著他,彷彿要把人看透。犀利的眼神,讓光頭隱隱有些發毛,但他還是忍住了後退的衝動。

「哼,無論什麼原因,你竟敢到宋家撒野,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說話間,光頭搶奪過一根警棍,咬著牙奮勇往前沖。

唐宋沒有迎上去,耐人尋味的看著。很明顯,光頭的左手極力控制,就好像手裡藏著什麼東西……

不出所料,從到跟前抽下警棍的瞬間,光頭順勢抬起左手,一個小小的針管從衣袖裡露出來,朝著唐宋刺過去。

啪!

唐宋一悶棍抽過去,先後擊中對方的右手和左手。光頭只覺兩個手同時一陣麻疼,揚在空中的警棍掉落,左手裡的針管也跟著掉落。

恰到好處,唐宋伸出腳,鞋子精準的接住掉落的針管。沒等光頭反應,腳丫輕輕一挑,針管飛起來。

光頭大驚失色,駭然想要後退已經來不及,飛起來的針管被唐宋抓住,迅猛的刺過來。

相當巧妙,針頭真好觸碰到光頭的脖子皮膚,冰涼冰涼的,隨時都可能刺破皮膚。

渾身僵硬,光頭不敢有絲毫異動,臉色驟然發白,冷汗不自主翻滾。

唐宋的臉上始終帶著笑容,微眯著眼:「這是什麼東西?」

「就是生理鹽水而已……」

不等說完,唐宋忽然用力往前刺,針管刺穿他的皮膚沒入。光頭臉色發白,驚慌大喊:「別,別。這是病毒,超級病毒……」

唐宋早有心理準備,這時候拔出針管,除了病毒還能是什麼?

「你想不想,試一試效果?」

光頭立即顫聲道:「不要,千萬被亂動,滲透進入皮膚,會死……啊!」

不等說完,唐宋已經將針管刺入他的脖子裡邊,快速將試管裡邊的葯誰推進去。

光頭嚇得亡魂皆冒,兩眼瞪大的捂著脖子快速往後退,心涼了大半截:「你……殺了他,殺了他!」

一幫青年反應過來,紛紛從他身旁繞過,再次朝著唐宋奮勇撲過去。與此同時,光頭卻是驚恐的往後跑,一邊跑一邊掏出手機……

嘭!嘭!

後邊傳來聲聲悶響,光頭沒有絲毫理會,跑得相當迅速,同時對著手機大喊:「我被感染了……」

跑到外邊,光頭也沒多想的鑽進車子。然而,當他準備關車門的時候,唐宋咻的一下跟著鑽進去,滿面笑容的坐在副座上。

「你……」

光頭嚇得頭頂冒青煙,兩眼珠子差點沒飛出來。太快了,感覺殘影重重!

那麼多小弟,他是怎麼衝出來的?該不會是,那幫小弟都倒了吧?

歪著頭,唐宋笑得很迷人:「你剛才說什麼,感染什麼?」

猛地反應過來,光頭慌忙推開車門想要衝出去,唐宋卻忽然伸手把他拉進去,警棍狠狠地抽在他的腰間。

滋滋!

電流的聲音相當動聽,光頭一陣哆嗦,真是頭頂冒煙了……

把車門關上,唐宋面帶笑容:「我是醫生,要不我幫你看看?我是神醫,他們都喜歡叫我,鬼醫,或者鬼。」

「你,你是鬼?!」光頭哪顧得上發麻,驚恐的叫起來。

這反應,讓唐宋更是開心。看來自己猜對了,這個人跟KS病毒有關……

很快光頭又冷靜下來,緊咬著牙關不說話,略帶絕望的閉上眼。

唐宋抿著微笑:「是不是想著,把病毒傳染給我?不好意思,我對KS病毒免疫。」

光頭冷然一笑:「怎麼可能,KS病毒不可能免疫,何況你昨晚才到這邊……」

說著忽然發覺自己漏了嘴,嘴角一陣抽搐。

唐宋笑得更加迷人了,笑容溫暖而又純真,跟個智障一樣…… 緊咬著牙關,光頭再次閉上眼不敢說話了。額頭冷汗不自主翻滾而下,臉色極為蒼白,緊握的雙拳也在劇烈顫抖。

唐宋就坐在旁邊盯著,笑得跟媽賣批似的,樣子真的很傻缺。

車內空氣凝固,光頭感覺呼吸越來越困難。大概三十秒后,終究按捺不住:「你要怎樣才肯放我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