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噗。鄢陽笑噴了。

白佩嵐暗罵一聲,兩根木頭!然後憤憤然而去。

「你這樣說話,就不怕她往你的菜里吐口水?」鄢陽笑道。

「她不敢,就是不小心掉一根頭髮在裡面也不敢。蘇仙齋的規矩,私自在客人菜品裡面加減東西的人,死。」

「看來你對蘇仙齋挺了解。」鄢陽也不走了,直接坐在了闞野的對面。

闞野神色一黯,道:「當年倉皇出逃,來到中州,沒少吃苦,肚子餓的時候,只能站在靈食齋的下風口,灌一肚子菜香。他們蘇仙齋,我以前沒進去過,只是道聽途說,都說那蘇仙齋是中州第一流的靈食齋。如今咱有底氣了,可不就得好好享受享受這中州第一至味的蘇仙齋靈食。」

「看來你吃了不少苦。」鄢陽給闞野挑了一隻雞腿。

「散修難為,沒有宗門依靠,我們這些小散修只能在摸爬滾打中成長。」闞野苦笑一聲,「不過我現在想通了,我父親塞我東西,我就拿著,憑什麼不拿呢?」

鄢陽看了看闞野,他雖說仍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但他對幻夜鬼王的態度,明顯軟了下來,便道:「當時,修閆要那你的魂魄煉鬼的時候,說你的魂魄被人設下了屏障,我猜,是你父親做的。多虧了那個屏障,要不然咱們今天可沒機會在這裡吃東西。」

「除了他,還能有誰。」闞野慘淡一笑,「我辛苦這麼幾年,當真不如他設下那麼一個屏障夠用。」

闞野直接往鄢陽跟前又扔了兩個儲物袋,裡面都是十萬上品靈石,「這是我父親給你的,說是給你結清尾款。還說,那小鬼玩意就送你了,你們有緣。」

「好。」鄢陽將那兩個儲物袋收了,既然是勞動所得,那當然要拿好了。

「你跟你父親說清楚了嗎?我,跟你,啥關係也沒有。」鄢陽道。

闞野眨了眨眼睛,笑而不答,自顧自地說道,「我去了何歸苑。看見了玉籬他們,那邊雖然已經打起來了,但對他們影響不大,他們都挺好的,還叫我跟你帶好呢。這些果醬梨膏就是他們讓帶的。」

闞野又拿出來一隻大包裹,鄢陽認得出,那是她以往最常用的那塊門帘布。

這些傢伙是打算把何歸苑拆了吧,鄢陽捂腦袋。

「還有,這個,」闞野又拿出一樣東西,居然是一隻儲物戒指,「我說了,有好東西都會給你。」

鄢陽往裡面看去,整整齊齊地擺放著數十隻小棺材,裡面都是各種礦石材料。

鄢陽看了看闞野的臉認真道:「你這次回去是把你父親那裡搬空了嗎?」

「哈哈哈……」闞野把嘴裡的雞腿骨拔出來,用油膩膩的手指戳了一下鄢陽的額頭,又烏魯魯口齒不清地道,「就這樣,他還嫌我帶少了,一個勁兒地給我塞東西。若不是高階的東西帶不出來,恐怕他能把他大殿里所有東西都給我裝過來。」

嘖嘖嘖,顯擺,絕對是顯擺,有父親了不起啊!

鄢陽狠狠蹬了一眼闞野,氣鼓鼓地把他給的幾樣東西裝好。

爹跟爹的差距,怎麼就這麼大呢?鄢陽不禁想起了陸阮。

唉,不能比。

「你這次回來之後,怕是以後都不回去了吧。」鄢陽道。

「嗯,這次回去,主要是幫幽月鬼王傳信給我父親。具體消息是什麼,我也不清楚,多半是他們冥界之事。現在,我回來了,我打算找個落腳的地方,準備築基。」闞野低聲道。

「你在中州有落腳的地方嗎?」

「四海為家,哪裡都能落腳。」

「那太好了,築基以後,你就修為更進一步了。可即便你只是鍊氣期修為,按照散修聯盟的等級你已經能達到第六級了,也真是厲害。」

「你不也是鍊氣期達到了第六級,而且我聽說,你還是散修聯盟歷史上升級最快之人。」

「還不都是因為急著救你,否則我才不會加入散修聯盟,更加不會去升級積點數,打擂台!」鄢陽叉腰道。

闞野嘿嘿笑了,「是是是,都怪我。辛苦你了。多虧了你啊,我才有坐在這裡吃東西的口福。我不光欠你一條命,我還欠你很多人情。」

闞野將一碟白如凝脂,溫若軟玉的圓餅狀小巧點心推到了鄢陽面前。

「這樣吧,待會兒那些套餐來了,咱倆對半分。」闞野看了看鄢陽的臉色。

。 風撫歷3579年4月,北方工業領西南部邊界外,一位機械摩托騎士在野外公路上賓士。他坐下的摩托車輪胎大小都快趕上拖拉機的輪胎了,這是越野型機車。

~

這位騎士在飆車過程中身形非常穩,屁股下面的坐鞍是懸磁浮的。

羅賓是北方領地一位工業時代的騎士。這幾年隨著工業化的發展,騎士的考核通過率高了很多。

但是考核的繁瑣程度也大大的提高了。

除了每天保證八個小時基礎睡眠,就是長達十個小時的體能訓練,按照最科學的規劃補充各類營養。

文化課程也要考核,雖然不必像正規的符文奧法師那樣能製備符文釋放奧法,但是要對一百二十七套基礎符文進行了解,能夠看穿奧法釋放的能量導路。

否則的話,自己的摩托車出了點毛病,明明稍微對接一下線路就能好,總不至於,就送回機械部去修吧。

至於道德培養,哦,衛老爺對這個很寬容,沒有搞什麼封建家長制的壓制,只是按照工業時代的紀律體系,用誠信記錄來約束。

騎士們日常在工業區值班承擔消防以及救助工作,每一個騎士小隊都收穫過錦旗。

相對於南邊的騎士老爺們,北方的年輕騎士是很接地氣的。

~

羅賓現在已經離開北方領地,朝著西南方向行進,一路上周圍的馬車都對他的座駕感覺驚奇。

羅賓默默判定:「我們(北方)的發展,與南方在這幾年的落差越來越大了。」

又走了一百公里,在天空導航的提示下,有一條近路,羅賓讓摩托車半道轉過去。

結果半個小時后,羅賓就對導航系統破口大罵,因為這條近路是條爛泥路。

他摩托車的鋼輪,就不得不彈出錳鋼鐵片來增強越野能力,

而摩托車這麼開起來后,大量的泥巴就甩了自己一身,原本威風凜凜的黑色防護服,瞬間變成了兵馬俑。

他這身防護服材料用的是橡膠鋼絲複合材料、陶瓷外殼,是經過大量測試后最輕便有效的重甲,而且外觀充滿科技感。

至於現在呢?

羅賓咒罵著,這哪裡是路,簡直是野豬越野。

但是導航選的道路,他得走下去。他將摩托車啟動了保護高精密結構的防塵裝置,整個摩托車咔嚓湧出了流線體外殼,而散熱啟動了水冷式樣的符文,尾部兩個小孔噴射著白色的蒸汽,繼續朝著目的地飆。

~

等到他趕到南方,

重新打開摩托車上通訊器的時候,北邊指揮中心那幫機械維護師們看到他這個樣子后,紛紛哈哈大笑。

當然,示意他抵達最近的保障區域進行維護。

羅賓騎士現在的任務是去艾格。——細雪領所在的月牙形半島的諸多沿海城邦中進行調查。

包括他在內,北方一共25位騎士,分別從不同的道路網路上出發,最終要在最大的城市進行匯合。這也就是有人會匹配到爛路的原因。

根據衛老爺的觀念:不論什麼路,都需要有人走一遍,這樣的話,在遇到突發事件的時候,就有選擇的餘地。

~

至於要讓25位之多的騎士來到此地,

是因為風撫歷3579年時,細雪領地上出現了多位王國騎士莫名其妙失蹤的現象,王都顯然已經是調查了一遍了。

但是現在將這件事的處理權交給了北方領地。也就是國王親自寫了一封信件,交到了作為侄子的卡瑞特手上。

在卡瑞特看來,語氣大概就是催婚的長輩一樣,要求去半島領地上娶了那裡的女領主,繼承土地。——也就是蘿珊當年介紹的閨蜜。

國王的催婚,卡瑞特是一點沒聽進去,但是這片領地卻是很好的工業經濟擴張跳板。系統去年就提示自己,要做好擴張準備。

於是乎呢,就先派騎士過來調查調查。對卡瑞特來說,自己想要獲得某塊領地的治理權,壓根用不著考慮賣身來掌握繼承權。

當今,卡瑞特在北方領地上已經完成了工業集權。下面那些貴族,哪個不是服服帖帖的。

在工業治理法典下,貴族特權只能在自家莊園內擺擺譜。

卡瑞特很清楚自己的需求,自己只需要推行所有人認可的工業秩序。至於貴族特權,並不是自己必需的。

不過,如果在擴張的過程中,領地繼承權可以減少阻力,卡瑞特也願意費點心思。

例如,卡瑞特挑選的這二十五位騎士呢,都是人品好,相貌好,而且有能力的人。

衛鏗:「應該,好像,能讓這片領地的女伯爵看上吧。」

對於衛鏗這種「將美色誘惑,層層下派給自己的下屬」的方式,系統監察者們對此相當滿意。讚歎:「頭腦清晰,堅持本職工作。」

當然這一切首要的前提是「這個女伯爵沒有任何問題」。

對於自家騎士,卡瑞特偶爾會讓他們偵查糞坑,但是絕不會讓他們跳入火坑。細雪領上的異常情況必須得搞清楚。

卡瑞特盯著細雪領,目光無奈:「我這裡都是優質男,未來進入帝都后,給我堂姊妹們的資源。立憲制后,艾格帝國的攝政王,應該是出生於北方,經歷過工業時代的變革者。」

~

這個——蘿珊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朝著卡瑞特推薦閨蜜的手段,被衛老爺照搬照抄的復刻了。

卡瑞特:「就允許你有閨蜜,不允許我有迷弟?」

從定義「工業」概念的情況來看,在各個方面都留有餘地,衛鏗就不是那種「全吃全占」的個性。

卡瑞特確定自己有光明的道路和足夠光榮的時候,王位這種東西就沒必要佔了。——全佔據了,也許會對主要目標形成阻礙。

工業的發展必定是打破封建等級制。自己作為工業奠基人,帶著工業發展的光環,再繼承了星徹家族的皇位,這等於是強化了封建等級制度。

所以啊。卡瑞特將這一階段的歷史人物,放在了寒門騎士的突破口上。

~

在奧特蘭領地上,卡瑞特穿著土布衣服,先一步混入城市。

照了照鏡子后,臉蛋上,再塗上一點濃茶汁液,很快就變成了褐黃色。再然後,則是額頭,眼角處塗抹了淡淡的乳膠,這樣,等膠水幹了之後,就會形成皺巴巴的皺紋。

披上一件破爛的衣服,卡瑞特很快就變成了一個中年人。

卡瑞特對格瑞斯問道:「你看一下,我現在沒啥破綻吧?」

格瑞斯作為軍團長英雄,對間諜是有敏銳的判斷力的,他對卡少爺說道:「您的面容改變已經很大了,但與您現在的服飾不配,您現在身上的服飾是城市中下層居民的服裝,他們臉色不僅僅是深褐色,手上還應該有結疤,面龐上應該有蚊蟲叮咬后留下的坑坑窪窪。」

卡瑞特點了點頭,對這位軍團長豎起了大拇指。

然後換上了一個小商人中產階級的衣服,詢問道:「這樣匹配了嗎?」

格瑞斯:「一個地區的小商人是有限的,而且小商人這個群體是最靈通的,您以這個身份突如其來的出現,並不好。」

卡瑞特:「……」

格瑞斯:「殿下,您在自己的領地上,與普通人相談甚歡。但是您始終是不平凡的。您還是用正常的姿態拜訪這裡的領主為好。如果真的想要隱藏,那麼就用魔法手段,遮蔽自己的行蹤。」

卡瑞特頓了頓,換上了另一套衣服道:「還是以多重視角,來看一看這片領地比較準確。」

卡瑞特抬起手,點開了地圖:「王都方面,莫名其妙的拋出來這麼一大塊領地,這塊領地對各方貴族來說都是一塊肥肉,現在給我了,我總覺得有點不正常。」

格瑞斯:「可否理解為,國王想要平穩的傳遞繼承人的位置?」

卡瑞特:「也許是這種情況,但是!如果不是呢?對於我來說,繼承權沒什麼。但是工業發展的事業,我不允許有任何外來因素的干擾。」

~

與此同時,

國王正在看著線報——關於北方工業領地上的騎士已經在各個路線上南下的消息。國王默默走向了書架,書架旋轉后露出了一個密室入口,他走了進去。密室的燈光也閃爍起來。

哐當,當刺耳的鐘聲敲響的時候,指針指向了一個特別的數值。

國王的面前有一塊鏡子,鏡子上出現了高階法師的面龐。

法師:「陛下,博蘭斯冕下已經確定您履行了契約,它同意先釋放一批您的騎士。」

國王面前閃爍出了一份在巨大鱗片上的契約。契約順著鱗片的紋路閃爍著光路。

國王說道:「這位藍龍如果要長期盤踞半島領域,應當負擔起帝國對海族的防禦重任。」

法師:「是的,陛下,在契約上,博蘭斯冕下對自己領地的繁榮非常看重。」

國王閉了閉眼睛后說道:「我的侄子在北方,你可以找他要贖金,但是不可以傷害他。」

法師說道:「如您所想,但是您的侄子非常謹慎,他沒有直接跑到半島領地上繼任。」

~

這邊,在細雪領,北方領地的機械摩托騎士團已經集結了。

格瑞斯這位軍團長通過魔法通訊來領導,這些小夥子們五人一組,分別到半島領地上的港口,同時對不同地區的調查細節,進行了討論。

而卡瑞特這裡也混入了城市中,他披著圍裙,拖著小推車,在商業區的集市,早上賣油條,中午賣煎餅、麻辣燙。也算是混入了這個城市。

格瑞斯所說的卡瑞特和小商人格格不入的情況。被不知道幾十年的老手藝給彌補。

這不,一個煎餅在鐵板上由麵漿凝結成皮,再到雞蛋給餅子「鍍金」,塗抹甜麵醬,架上油條,榨菜,最後撒上煎魚糜條,行雲流水的操作,兩分鐘完成。這一看就是家傳的老手藝人了。

擺攤一個星期,生意絕佳,一開始客商來買,而後就是不知道哪家的僕人來排隊,每次打包幾十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