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噗,噗,噗!

連開三槍,子彈毫不猶豫穿透她那細嫩的大腿,疼得張素芳啊啊尖叫起來。

房門衝出兩個男子,正好看到唐宋開槍的瞬間,嚇得趕緊縮回去,還順手把門關上,就當什麼都沒看到。

都說了別亂來,這下知道錯了吧!

按著張素芳,唐宋冷然輕哼:「如果不是看在你沒對她怎麼樣,你已經死了。」

臉色慘白,張素芳強忍著疼痛,身子不停顫抖。憎恨的咬著牙盯著唐宋,陰狠罵道:「你不得好死!我兒子才五歲,你卻對他下這麼重的手,你是人嗎!」

把手槍扔在地上,唐宋站起來。一邊狠狠的踩碎手槍,一邊俯視著她冷笑:「很遺憾,就因為我是人,所以才動手。其實你該高興,你老公死了,你公公也死了,以後你跟你兒子就可以繼承他們家的財產,一輩子生活無憂。當然,你兒子可能有點麻煩,以後肯定是要去醫院,這輩子註定體弱多病。」

「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張素芳激動地大吼,只是身體已經起不來,鮮血從嘴角洋溢而出。

沒有絲毫同情,唐宋轉身走回到劉欣然身旁,將她重新抱起來。

眼見著他就這樣想走,張素芳又尖叫:「我今天要是不死,以後一定會殺了你!你不得好死,我一定會報仇,一定!」

頭也沒回,唐宋邊走邊平淡的回應:「下一次,我不會再留情!」

如果不是因為覺得殺的人已經夠多,他絕對不會心軟!

進入電梯,唐宋趕忙將劉欣然放下。臉色陰沉的掀起褲腿,一枚子彈擊中了他的小腿。

娘的,真不是一般的疼。

還好躲避及時,要不然就不是小腿那麼簡單,而是腦袋!

從口袋掏出小紗布,趕緊將傷口纏住。等到電梯打開,正好他也粗略處理好傷口。重新抱起劉欣然,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一樣,大搖大擺的離開。

在醫院大門外找了攔了一輛計程車,上車之後,唐宋先看了一眼後視鏡。不出所料,後邊有三個男子跟出來,只是車子啟動之後他們就沒再跟了。

呼!

重重的吐了口氣,唐宋冷汗直冒。中了槍,而且還帶著劉欣然。如果對方真繼續攻擊,他會很麻煩。

早就料到,下邊一定會有人盯著,所以才不敢表露出任何受傷的痕迹……

司機開著車,見到唐宋臉色不太好,不由關心起來:「兄弟,你沒事吧?」

這聲音,讓唐宋心神猛的一緊。抬頭見到那三十來歲的司機關切的樣子,並沒有絲毫放鬆,反倒是更加警惕起來。

表面上卻裝作很淡定的樣子:「沒事,醫院氣味不好聞。那啥,去雲華高中。」

司機點點頭,非常熱情的找話題:「現在的醫院確實不怎樣,人太多了。我看你不像是學生,是雲華高中的老師?我有個堂弟也在雲華高中當老師,聽說工資還不低呢。真羨慕你們讀書人,後悔當初沒好好讀書……」

真的是熱情過頭,不停的找話題。唐宋沒有揭穿,面帶微笑的跟他嘮嗑,眼睛餘光卻注意到車子並沒有朝著雲華高中方向而去。

約莫十五分鐘后,計程車穿過一個略顯荒廢的工地,車子忽然停靠到路邊。司機回頭咧嘴笑道:「哥們不好意思啊,我先上個廁所,等我兩分鐘。」

「行,沒問題。」唐宋爽快回答,心頭暗暗冷笑。這種把戲,他玩多了。

就在司機推開車門瞬間,唐宋也快速將劉欣然抱起來,順勢踹開車門衝下去。

司機嚇了一跳,轉身的瞬間,右手本能塞進口袋。不過他並沒有掏出武器,略顯尷尬的樣子:「你怎麼也下來了?」

「我也想上廁所。」唐宋笑眯眯的回答。

司機嘴角一抽,目光略顯閃爍,表情尤為僵硬:「那……也行,廁所就在那。」

左手指著不遠處的公共廁所,右手卻一直藏在口袋裡,也沒主動走過去。

唐宋站在他身旁,笑眯眯的盯著。肯定是個菜鳥,要不然也不會冷汗翻滾個不停……

氣氛有點尷尬,司機很不自然的往前走,右手明顯在顫抖。唐宋緊跟而上,順勢將劉欣然這小丫頭翻轉到後背上。

眼見著就要走到廁所門口,唐宋忽然停下來,司機立即跟著停下。回頭故作奇怪的樣子:「怎麼了?」

唐宋沒有回答,就這麼靜靜地看著他,眼神非常犀利。司機被他看得有點發毛,笑容越發不自然:「那個,你要是不上,就回車子里等著,我就拉個尿……」

不等說完,唐宋忽然冷笑:「你信不信,如果你死在這,他們不會有任何悲傷?」

司機猛地一顫,藏在口袋的右手更是顫抖,表情尤為僵硬:「你說什麼?我沒聽懂……」

雙眸寒光閃爍,唐宋的右手自然下垂,手術刀順勢落下:「我給了你機會。」

說話間,手術刀快速抬起。司機臉色發白,立即將右手拔出來,大聲尖叫:「別殺我,我也是被逼的!」

唐宋沒有真的甩出手術刀,臉色極為陰冷的盯著他手中的小遙控器,背後不自覺的冒冷汗。

真是卧槽了,竟然還想炸車!

還好對方怕死,沒敢同歸於盡,要不然這會兒都變成爛肉了…… 「別殺我,我也是被逼的。」司機一把心酸淚的將遙控器遞過去,「他們抽籤使詐,非要我來……嗚嗚,我也很絕望的。」

盯著遙控器,唐宋雙眸忽然閃過精光,臉上再次露出笑容:「你的怕死,會讓你變得幸福。」

司機還沒來得及聽懂,唐宋忽然健步跨過去,右手迅速敲擊在他的脖子上,同時將遙控器搶過來。

司機兩眼發黑的倒下,唐宋便將他拉到公廁裡邊,然後把門鎖上。

背著劉欣然重新回到計程車,彎下腰仔細查看。媽蛋,就在後排座位下面竟然綁著幾根雷管,然後安裝了個遙控裝置。只要遙控器按下,估計能把人炸成肉餡!

倒吸了口涼氣,唐宋不由暗罵。白龍會這幫人真是喪心病狂,看來不給他們點顏色看看,真以為自己好欺負……

沒有急著開車,唐宋將自己小腿上的傷口重新打開。強忍著疼痛,直接用手術刀將裡邊的彈頭挑出來。

粗略的處理好傷口,這才啟動車子離開。

其實對他來說,這傷算不上什麼大事。這麼多年,他中過的槍可沒少,卻從未有過任何痕迹,靠的就是天象的強大。

回頭抽個時間調理個把小時,傷口估計就能癒合了……

不多會,車子停在小區門口,方怡跟方雅已經站在那兒等著。

見到他抱著劉欣然下車,姐妹倆同時慌張的跑過來。 仿生紀元 方雅率先衝上前,一把將昏迷的劉欣然搶過去,就好像是她女兒一樣。

方怡擰著陰冷的眉頭:「怎麼回事?」

唐宋微微聳肩:「沒事,只是昏迷,睡一覺就好。」

說完轉身又鑽回車子,讓方怡本能問道:「去哪?」

「辦點事,放心,沒什麼影響。」唐宋回頭微微一笑,隨後便啟動車子離開了。

白龍會給他送了這麼大的禮物,要是不給人家還一點,那多沒禮貌……

半個小時后,一個略顯荒涼的城中村後邊。四周基本沒什麼車往來,唐宋四處掃視,掏出手機打電話。

「喂?」電話那頭的聲音,明顯是白龍會的那個老大!

「看來,我有必要讓你知道,什麼叫代價!」唐宋陰冷輕哼,「白龍會,我給你們二十四小時時間,明天這個時候,我會屠了你們!」

語氣里透著無盡殺氣,讓對面沉默了一會,低沉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少給我裝蒜!」唐宋大聲怒喝,「還想炸我,呵,當我是軟柿子呢。你信不信,我把這些炸藥扔你家裡?」

沉吟了一會,對方到底還是忌憚:「你想怎樣?」

唐宋嘴角勾起弧線,還真上道了!

表面上還是保持陰冷的樣子:「我不想惹事,我想我們有必要好好談談。你放心,就我一個人,地址我會發給你。當然,你可以不來,我真不介意送你上西天!」

說完直接掛斷,然後發送地址過去。

目光鎖定在遠處的草叢,唐宋臉上儘是陰險。

想炸?那就讓你們知道,什麼叫炸天!

將計程車開到靠近草叢,隨後唐宋又將車內的雷管小心翼翼拆下來。就在距離車子約莫二十米開外,扒開草叢可以看到好多水泥蓋,正是城中村化糞池……

安排好之後,唐宋躲到了遠處的小樹林等著。

不出所料,很快就有兩輛車開過來。並不敢直接靠近計程車,而是在五十米開外就停下來了。有三個青年先下車,小心翼翼朝著計程車挪步走去,非常謹慎。

大半天,三人才到計程車旁邊,仔細查看車子內外,沒發現有雷管,然後回頭沖著遠處招手。

另一輛車下來一個披著風衣戴著墨鏡的中年人,頭髮有些發白,但並不是年長,而是故意染的。手裡拿著一根拐杖,走起路來特別吊,十足的大佬模樣。

摘下墨鏡,中年人先四處張望,然後接過旁邊遞過來的手機打給唐宋。

躲在林子里,唐宋看得真切,不慌不忙的接通電話:「我在樹林里拉個屎,等我兩分鐘。你要是不信,可以派人過來吃屎。」

一邊說著,唐宋還一邊搖晃旁邊的樹木。對方望過來,還真看到他蹲著,警惕放下了不少,低沉道:「炸藥呢?」

「你還怕我會炸死你不成?別想多,我可沒這個打算。」唐宋不屑撇嘴,「殺了你,對我沒有好處。你既然選擇來,就證明不怕我殺你。」

對方沒有說話,而是朝著是計程車走去。幾個小弟在四周圍不停的搜尋,還真沒看到炸彈。而且這個地方這麼平坦荒涼,想炸死人真的很難。

等到中年人走到計程車旁邊,唐宋也從小樹林走出去。只是他並沒有真的靠近,而是站在樹林外邊,隔著約莫有兩百米。

中年人冷然一笑:「你倒是很小心。」

唐宋微微聳肩:「誰知道你有沒有帶槍。搞不好等下是一槍把我爆頭,我可就慘了。還是保持點距離,看到彼此就好。」

「說吧,你想怎樣?」中年人也不打算啰嗦,開門尖山。

「想必你們對我的身份也已經有一定了解,我就不含糊了。第一,別再來惹我;第二,別在我眼皮底下撒野;第三,記住第一條!就這麼簡單!」唐宋平淡的回答。

中年人沒有回答,遠遠地凝視著他,面色顯得有些凝重。

雙眼眯成一條線,唐宋的語氣依舊平淡:「怎麼,我的要求很高?看樣子你還是不太了解我,你們跟趙家那點破事,足夠我動手。你信不信,我一個人就能滅了你們?」

雖然很囂張,可中年人知道,他說的是事實。知道越多,也發覺這個年輕人不能惹。

正是如此,他才想著過來談判。畢竟,跟這樣的人為敵,確實沒什麼好處……

沉默了一會,中年人才點頭:「我可以答應你,但作為條件……」

沒等對方多說,唐宋已經搶過話:「你放心,第一,只要你們不惹我,我不會惹你們;第二,你們那點破事,我不想管。就當什麼都沒發生過,如何?」

「好!」中年人爽快答應。

唐宋很是滿意,嘴角忽然勾起一道弧線:「不過在那之前,我得給你點禮物。別感動,我這個人一直都這麼好心。」

話沒說完,中年人已經意識到不對,駭然的順勢撲倒在地上。

轟!

也在此時,巨大的悶響傳來,地面劇烈顫動。可中年人奇怪了,好像炸彈距離挺遠的。

不經意的抬頭一看,中年人差點沒吐血,沖著手機大吼:「唐宋!」

吧啦吧啦!

嘶吼中,飛翔正好擊中他的臉,相當精準…… “馬隊,以你的經驗,這次任務算不算是危險度最高的一次?”我不免對自己的前途有些擔心。

“你之前的任務都屬於撲朔迷離,但是東閣老祖在咱們這片江湖裏絕對是個大腕,和遺老六祖、青冥神教教主齊名的大人物,是絕頂高手,此外手下還有四樑八柱,隨便挑一個出來,對

付你肯定沒有問題。”

“好吧,我承認自己能力不咋地,可如此辣手的任務,蕭克天爲什麼要交給我做?難道是讓我去送死?”

“這事兒沒你想的那麼糟糕,要是我估計沒錯,這人和東閣老祖不會有任何關係,應該是受到他手下某人的保護,但蕭克天不會與東閣老祖發生正面衝突,所以這件事交給你做了。”

“可如果真是這樣,我殺了這人他能升我爲孝龍尉副總長?”

“你別擔心太多,事後加入孝龍尉和事前能是一回事?再說副總長是一般人能做的? 藍玉案 你也可以把這事兒看成考覈指標。”

“他給我四天時間,那我準備一下就出發了。”

馬晶田表情忽然變的嚴肅道:“小子,你得明白一點,蕭克天親自找上門,足以說明這事兒極爲重要,所以任務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否則甭說副總長,我看你只有叛逃東閣老祖這一條路

可走。”

我心裏一凜道:“您放心,我就是再混蛋也不敢背叛……”

“別說這些冠冕堂皇的廢話,你記住我最後這句話就成了,人總得給自己留條後路。”

我當然知道這是他對於我的迴護,心裏感激道:“無論如何一定不會給禁區抹黑。”

重生之庶女心計 他點點頭道:“去吧,凡事小心、見機行事。”

我找到兩人將情況說了,小六子懶懶散散的坐在牀上有氣無力的“嗯、啊”敷衍着,見狀我笑道:“這樣吧,這件事參與的人太多也不好,你們倆就別參與了。”

“爲什麼?咱們是一個集體,應該共同進退。”餘芹毫不猶豫的道。

小六子恍若未聞,轉身對着裏面。

“喂!我說話你聽見了沒有。”餘芹走到他牀邊大聲道。

“聽見了,你嗓門這麼大。”小六子沒好氣道。

“那麼你到底是去還是不去?”

重生狼孩難養 “不去,老大都發話了,可去可不去,我幹嘛去。”

“你……”餘芹急了,就要和他理論。

“算了,這件事確實不勉強,你們休息幾天,等我回來再說。”

“不,我和你一起去,這是我們的任務,不是你一個人的。”

忽然我覺得小丫頭認真的樣子特別可愛,忍不住笑道:“成啊,這次任務之後咱們好好歇歇。”

準備好應用之物,我們朝停機坪走去,沒想到拉開機艙門赫然看到小六子默不作聲坐在裏面,餘芹嚇的驚叫一聲,往後退了幾步。

他看着我們滿臉都是惡作劇成功的得意表情,從營房到飛機坪只有一段空曠的平地,我想不明白這小子是如何超我們先上飛機的,見我們愣着,他忍住笑道:“我是低覺悟的人嗎,當然

不會撇下你們獨自享受的,別小看人哈。”

“可你是……”

“先上來再說,這是我的大神之法。”他笑道。

“你這人太討厭了,好好的幹嘛嚇人。”餘芹確實被他嚇的不輕,有些不愉快。

“我這在修煉呢,和你說不明白,老大你看我這手隱遁之法如何?”

“是,你小子到底怎麼做到的?確實有兩下子。”我好奇道。

“這就是隱身大法,法術中的隱身就是尋找陽光無法照射之地,當你能在一片陽光普照的地方看見黑暗處,就能成功隱身了。”

“你這話我聽着都新鮮,陽光普照的黑暗處,這是人話嗎?”

餘芹聽我這麼說忍不住笑出聲來,小六子則一本正經道:“法術的基礎就是捉鬼術,師父領進門首先傳授的就是如何在光天化日之下分辨鬼魂。”

“鬼魂是不能見光的,他們之所以可以在白天出來活動,就是因爲找到了背陽之地。”

“背陰之地吧。”我糾正道。

“兩回事,背陽之地就是陽光無法照射的地方,你雙眼看到的只是慣性使然,比如禁區營房靠右邊正對天狼星下方一條道就是背陽之地,那裏陽光永遠無法涉足,因爲被兇星遮擋,我走

進這片區域,你們就看不見了。”說到這兒小六子滿臉得意。

“你的意思就是每一條背陽之地就是天上兇星遮陽造成的?那麼只要知道兇星的確切位置就成了?”

“沒那麼簡單,星辰日月是不停變化的,隨着節氣日期的不同,功能位置都會不同,這個時候天狼星陰氣強盛,所以即便是白天也能對陽光造成影響。”

“確實神奇。”我嘖嘖稱讚。

蕭克天給我們配了一輛奧迪a6,開着上路經過大半天顛簸我們到了水雲間酒店,在一個房間住習慣了,我很自然的開了一個套房,餘芹也沒覺着不妥,上樓前我趁機觀察了酒店內的安保

,感覺也就是正常措施,並沒有因爲這是東閣老祖的產業,就有特殊之處。

問題在於照片上這人到底住在哪個房間,這是個大問題。

以酒店的房間數量,一間間搜尋不切實際,所以必須想點子把這人的藏身地點找出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