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噬有些不願意相信,將其中一縷道韻強行拘禁於體內丹田中,想要讓本源之力吞噬它。

只是結果讓人愕然,冥冥中有一股奇異的氣息在擴散,像是從九天外降臨而下,帶有無上意志鎮壓。

噬激靈靈打了個冷戰,快速放開了那縷道韻,那種讓人心悸的氣息這才最終退去。

噬驚駭,如果方才自己沒有放開那縷道韻的話,還真不知道會有怎樣的事情發生。

但有一點可以肯定!

其中會有彌天大禍降臨,可能會危及自己的生命,這讓人心中發冷。

而本源之力也是第一次失效了,竟然不能捕捉煉化,就連那至寶黑色植物都沉寂了,不曾覺醒。

「好可怕的感覺!」

噬抬頭,口中喃喃自語,眼神中散發有光芒還有奇異的符號,像是要將九天外的一切都看透,只是可惜,那並非人力所能觸及。

結果只能看到模糊的虛空,其餘什麼都不曾發現,方才的一切像是錯覺般。

「你說什麼?」

炎山就在一旁,有些不明所以,那道韻之前許多修士都嘗試煉化領悟過,但都失敗了,最多也不過瘋魔數天而已,可怕?指的是什麼?

實際上,方才的感覺只有噬一人感受到,那是一種至強的意念,像是虛空所發,大道所承載,帶有不可思議的威能。

籠罩而下,只是針對噬一人,與其他人無關!

到最後,可能會讓其無故自然,被道火化為灰燼,也可能引出九天雷霆,瞬息將其化為虛無。

總之,那種感覺很怪異,也很是讓人心悸,不是目前的噬所能夠觸及的。

「沒事!只有真正的仙或者至尊才能夠理解么?或許是因為他們能夠抵抗住冥冥中的劫難吧!」

噬依然自言自語,此刻就連小獸都奇怪的望向了他,眼中帶著迷惘。

「劫難?咳咳,都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炎山歪著大腦袋想了半天都沒有明白噬口中所說的劫難究竟是何物,但是讓這小魔王都是一陣顫慄,想來應該是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件吧!

「大人,從外部觀看這演武場雖然只有數十里,但其中卻大了近乎十倍,在演武場區域內不能施展道法,否則會被化個一乾二淨,演武場區域內可以互通,當然,這裡數十個演武場內都是有主之物,若是得不到其勢力允許,很可能會引發不必要的誤會!」

啞醫嫡女:九千歲的小娘子 ,滿頭金色的長發披散,透出霸道的氣息,此時開口,為墨麟等講解演武場內所需要注意的事項。

「透過演武場的壁壘可以輕易的打破,只是,在打破的瞬間會被一股牽引力接走,不知會落到何處,除非手持演武場掌控令牌,否則每一次穿越壁壘所道之處都是隨機的。」

「之前就有修士曾經隨意來去,結果不小心落入『禁武場』區域,瞬間便被斬殺,連神魂都消散了,十分恐怖!」

「當然,除非是運氣背到了家,否則不會輕易落入『禁武場』的,但是為了安全起見,並不建議大人隨意去碰觸演武場的壁壘!」

金髮青年邊走邊為眾人解說著,並且著重講解了演武場內的忌諱!

到了其中,果然如金髮青年所說,這裡腳下都是由完整的灰色石頭鋪就,靈識被壓制到只能掃過周圍十里,道法倒是沒有感覺,但是既然那青年如此說,想來就算用出,恐怕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其中,遠處有諸多木屋存在,這是許多妖修的棲息之地,雖然許多妖修都按照其他種族一樣建立了房舍,但也有許多以巢穴或洞府而居住的。

「因為不知道神殿何時開啟,所以就沒有大張旗鼓的布置此處,還請諸位大人們將就一下!這邊請!」

金髮青年似乎在眾多妖修之中很有威信,帶著眾人朝著裸露的灰色石塊上方看似最大的一處木屋而去。

進到木屋內,這裡足有五十多米長,二十多米高,是其中最大的一間。

屋內布置也極為簡單,幾個簡單的蒲團陳列,想來此處的主人並非是什麼雅緻之人,未曾布置桌椅等。

不過想來也是,妖修一脈本就是天生的強者,一聲只為了變強而存在,幾乎所有的時間都處在修行中,很少有妖修會去鑽研一些在他們看來華而不實的東西。

「大人,居室簡陋還請見諒!」

青年進門后對著墨麟抱拳,臉上帶著諸多不好意思道。

「無妨,我妖族修士對居所想來不介意,相對於我在族中的住處,這裡已經算是極為安逸的了。」

墨麟微微一笑,也沒有推辭,當前就坐在了主位上道。

「大人,今日我等預備了晚宴為大人們接風,我等先告退,待晚些時候再來邀請各位大人!」

底下,一名中年美婦風情款款,臉上帶著恭敬之色,知道眾多大人物有要事相商,便率領諸多妖修告辭離去。

「有勞!」

墨麟點了點頭,算是默許了中年美婦所說,讓那婦人頓時喜笑顏開的離去。

「不知麒麟一脈是否有訓示傳下?我等神獸後裔必當遵從大人號令!」

金髮青年待其餘人等退下,臉上不禁帶上了些許興奮之意說道。

就連異族都知道,妖族修士極少,但那只是一個相對的數字,實際上,眾多下位及中位妖族還是有許多的,只不過不能與其他種族數量相比而已。

而其中,上位妖族作為統治階層,統領著眾多下位及中位妖族,更是有許多妖族舉族歸屬於其中一系的上位者。

只可惜,上位妖族十分神秘,在其族地內甚少外出,加之數量稀少還要修行等,便更少搭理外物,非大事,無人會輕易驚動上位妖族,而上位妖族也並不刻意去干涉他人。

因此,兩者之間形成了一種良性循環!

只是,如今墨麟的突然造訪,讓許多妖族心中擔憂的同時也是興奮不已。

興奮的是,有上位妖族的加入,那妖修在秘境中的力量將達到一個前所未有的程度,因為每一尊上位妖修,其本身實力定在相當於同階無敵的存在。

而擔憂的是,上位妖族一向以統治者自居,而事實也便是如此,若是被它們領導著,若是有極為公正的大人主持還好,若是被一名極為自私的大人統領,只怕這不老神殿內的好處,最後將輪不到眾人頭上。

「大家不必緊張,我此次前來並非帶著族內令喻,只是我自己靜極思動,修為達到了臨界點又遲遲不能突破,這才有了至尊秘境一行!」

墨麟自然明白這些人心中所想,因此當即點明了其中因由,頓時讓所有妖修都鬆了口氣。


「原來如此,大人來的正好,沒有上位妖族坐鎮,那些異族一個個囂張的很,如今有大人等到來,我等也算是有了主心骨!」


金髮青年滿臉的笑意,看向墨麟時臉上儘是恭敬!

「無妨,你是金獅族的後裔?可惜,九頭獅子中的九頭老妖沒有來此,否則,以它的暴脾氣,恐怕早就與諸多大勢力開戰了。」

「不過,不是說那三個變態中有人進來了么,怎麼?那魂淡沒有照拂一二?」

墨麟說話的時候不由撇嘴,不知道是為了口中所說的九頭妖怪還是『三個變態』!

「我家『九頭聖』大人坐關已經超過三年了,不知是否有緣入這秘境,如今有獸尊大人在此,自然無需『九頭聖』大人出頭,至於那位大人,自入秘境以來,就幾乎無人得見其尊榮,似乎那位大人有要事要辦,我等也不敢輕易打擾。」

金髮青年滿臉的苦笑,自己家主子乃是九頭黃金獅子,也是上位妖族之一,也就面前這位敢稱呼其為『九頭妖怪』,換做他人,恐怕早就被九頭聖撕成碎片了。

而至於他口中的『變態』,每當想起,金髮青年都是心中顫慄,更是不敢輕易談論。 「都說那三個『變態』有人進來了,但究竟是誰啊?難道真是某個缺德帶冒煙的王八蛋?要真是他,老子寧願現在就回去!」

墨麟暗自嘀咕著,突然想起了其中一位,不禁嘴角抽搐,那是自己族中的一位,只是向來神龍見首不見尾,可是打小自己就被欺負慘了,因此對他印象深刻。

「咳咳,具體是誰知道者很少,我族中,也就只有我們幾個曾經見過那位『大人』的一個背影,只是無緣與大人相談,但是卻也知道是哪位大人駕臨了。」

金髮青年對自己聽到的嘀咕聲選擇性的遺忘,敢罵那三位?沒幾個同族有那個膽子,因為最終會被修理的很慘。

就比如說眼前的獸尊大人,聽聞在其幼年,那三位將其收拾的不輕,美其名曰磨礪,但誰都知道,他們給獸尊大人當時幼小的心靈中留下了難以磨滅的傷痛。

「快說,別賣關子!」

墨麟有些緊張,怕是自己最不想見到的那個傢伙來了,只是看這廝竟然給自己賣起了關子,不禁大怒。

「咳咳,大人,屬下所見,乃是三位大人中的…青鸞大人!」


金髮青年說著不禁滿是感慨,當時只是見到了一個背影,其絕世強大的實力讓所有妖修都為之折服與顫抖,那已經超過了極限的力量,給人臣服的感覺。

「呼…還好,不過沒想到竟然是這個暴力女來了,嘿嘿,之前不是說那老女人一直在『天隕山』晃蕩么,沒想到竟然來到了至尊秘境內,以這個女人的手段,恐怕有許多人要遭殃了。」

墨麟輕鬆了口氣,幸好不是自己最不願意見到的那個,不然的話,強大如墨麟,都有馬上要逃走的意思。

而聽聞是青鸞,那是青鳥一族的明珠,號稱數十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人物,不過大小也沒少教訓過墨麟,而偏偏青鸞比墨麟要大了十來歲,因此,為了報復青鸞,墨麟給她起了個綽號,老女人!

金髮青年等無語看天,老女人?這話別說從口中說出,即便聽聽眾人也是有些膩歪!

心中更是感嘆,這個魂淡,你說就說吧,幹嘛當著我們的面說啊,憑藉那個女人一向的行事風格,若是被其得知,這是要連累我們的節奏啊。

「不知道那個老女人在搞些什麼?弄的那名神秘?」

「之前還有人說是獸王那個…傢伙,看來她隱藏的不錯啊,就是不知道究竟搞什麼鬼,該不會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吧,不然的話,為什麼藏的這麼深?」

提及『獸王』二字,墨麟有些不太自然,甚至連話都不太敢講了,像是在害怕些什麼,隨後也是選擇性遺忘了。

那便是麒麟獸一脈的絕代天才,也是墨麟的同族,還是他的表哥,只是,這個表哥自小比較『活潑』,經常做些人神共憤的事情。

而加之氣實力逆天,天賦驚人,每次又讓族中的諸多老不死捨不得懲治。

這個表哥獸王又對墨麟這個變異血麒麟『關愛有加』,可以說,獸王的成長史就是墨麟的血淚史。

最後就連族中那些老不死們都有些受不了他了,將這位人家人怕的獸王閣下給趕出了族地,美其名曰在外鍛煉鍛煉。

也就是獸王被趕走的這幾年,墨麟才過了幾天安靜的日子,否則,這會多半快瘋掉了。

也因此,墨麟才為自己起了個獸尊的稱號,其中也不免有些『報復』的味道。

「這個…那個…青鸞大人的事情我們是沒資格知道的,作為秘境之中最強的幾人之一,青鸞大人雖然從來沒有出過手,但是無形之中,也是給了各大種族極大的壓力。」

「否則,無強大同族坐鎮的妖族,早就被一些狂妄之徒挑釁過多次了,這也多虧了青鸞大人的威勢,說起來,我們還得感謝青鸞大人!」

金髮青年臉色尷尬,有些不敢接墨麟的茬,怕自己說錯什麼話, 我的四次元密室 ,那到時候,豈不是要被揍成滾地葫蘆?

千金的秘密 …傢伙,看來她隱藏的不錯啊,就是不知道究竟搞什麼鬼,該不會做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吧,不然的話,為什麼藏的這麼深?」

提及『獸王』二字,墨麟有些不太自然,甚至連話都不太敢講了,像是在害怕些什麼,隨後也是選擇性遺忘了。


那便是麒麟獸一脈的絕代天才,也是墨麟的同族,還是他的表哥,只是,這個表哥自小比較『活潑』,經常做些人神共憤的事情。

而加之氣實力逆天,天賦驚人,每次又讓族中的諸多老不死捨不得懲治。

這個表哥獸王又對墨麟這個變異血麒麟『關愛有加』,可以說,獸王的成長史就是墨麟的血淚史。

最後就連族中那些老不死們都有些受不了他了,將這位人家人怕的獸王閣下給趕出了族地,美其名曰在外鍛煉鍛煉。

也就是獸王被趕走的這幾年,墨麟才過了幾天安靜的日子,否則,這會多半快瘋掉了。

也因此,墨麟才為自己起了個獸尊的稱號,其中也不免有些『報復』的味道。

「這個…那個…青鸞大人的事情我們是沒資格知道的,作為秘境之中最強的幾人之一,青鸞大人雖然從來沒有出過手,但是無形之中,也是給了各大種族極大的壓力。」

「否則,無強大同族坐鎮的妖族,早就被一些狂妄之徒挑釁過多次了,這也多虧了青鸞大人的威勢,說起來,我們還得感謝青鸞大人!」

金髮青年臉色尷尬,有些不敢接墨麟的茬,怕自己說錯什麼話,最後傳到青鸞大人的耳朵里,那到時候,豈不是要被揍成滾地葫蘆? 演武場四周,是由青色磚塊砌成,輕易就可打破!

當然,打破只是暫時的,青磚好似能夠隨意排列組合的陣法,可以隨意的連同其餘的演武場。

腳下,乃是灰色的岩石,好似一個整體般,與那青磚不同,這種灰色岩石不知是什麼材質做成,極為的堅韌,即便是御天境高手全力一擊也不能在上面留下絲毫的損傷。

這裡的法則自成一個體系,完全壓制住了道法,甚至連肉身力量都不得盡全功,十分奇特。

傍晚的宴會很隆重,有數千妖族以及過萬的其餘各族修士參加,宴席擺出了十里,桌上奇珍異果,走獸飛禽,應有盡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