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四十度的高燒,這已經屬於高熱了。

高熱可能導致高熱驚厥,從而導致大腦不可逆的損傷。

「一,一天了。」

一天?

藍天眉頭緊皺,這女人未免有點太堅強了一點吧。

「小玉,準備點滴,先退燒,其他的,晚點再說。」

藍天明白,不管病人現在什麼病,最好的辦法就是先退燒。

退燒之後再做檢查。

不過看這個病人的身體狀態,很有可能是因為什麼病因從而引起的。

「好,我馬上安排。」

小玉說完,便立馬走了出去。

藍天直接就開始詢問了起來。

這才知道,這女人在前兩天的時候,因為在工作,所以並沒有吃飯,原本就有胃病的情況下。

選擇了加班熬夜,再加上這個天氣最容易感冒,就變成了這樣。

如果不是因為今天意識過於低下,她估計都不回來。

「你還真是不要命。」

藍天搖了搖頭,用手在她的太陽穴按摩了幾下。

目的是讓她稍微放鬆一下。

病人的眼皮子緩緩的垂下。

不一會,居然靠在了藍天的腹部睡了過去。

「藍醫生,來了。」

小玉走了過來,抬頭一看,發現藍天在對她聳肩。

隨後叫了一個力氣大點的護士將其抱到了病房。

「這女人,怎麼看着有點眼熟?」

藍天下意識的看了看病曆本上的名字。

結合了一下剛才見到那女人的長相,他總覺得有點眼熟。

但就是想不起來。

「算了,不想了,下……」

藍天剛要叫下一個,就看到了林安出現在了門口。

「林醫生?你怎麼來了?」

藍天好奇的問道。

「討論會還有半個小時就要入場了,我是來叫你的。」

林安看着他,笑着說道。

「哦,對哦,還有一個討論會,那,那小玉,你來一下。」

藍天叫道。

「藍醫生,怎麼了?」

小玉小跑了過來。

「你讓一個醫生來對接一下我的工作,我要去討論會。」

藍天開口說道。

「哦,這個我知道,院長今早就安排了石醫生來對接了,你等一下,我去叫他。」

說完,小玉又風風火火的跑了出去。

「這丫頭,活力很好啊。」

林安誇張道。

藍天微微一笑,不可置否的點了點頭。

和石醫生對接之後,藍天和林安從醫院離開了。

在車上的時候,一同前往討論會的,還有另外四個人。

分別是心內科的莫天,乳腺外科的龔長飛,精神科的李瑤。

當然了,還有一個讓藍天驚訝的人,那就是李尋意。

李尋意也是外科的醫生,而且被稱呼為能夠和林安平起平坐的主刀。

看着他的一臉恨意,藍天是一臉懵逼。

自己到底怎麼得罪的這個傢伙,自個是真不知道。

莫名其妙的就給自己臉色看。

不過對方不說話,他也不會說什麼。

不然就真的是有理說不通。

「藍天啊,其實原本我們這急診科是有三個人的。」

林安看着車內有些沉悶,便主動開口。

「三個人?那另外一個呢?」

藍天好奇的問道。

「另外一個在醫院躺着呢。」

林安開口說道。

「陳姐?」

藍天.立馬就反應了過來。

不過也是,陳曉雲的能力本身就不差,而且也是可以上手術台的人。

她能來,也是很不錯的。

「哼!」

李尋意冷哼了一聲,看着藍天一言不發。

一邊的林安心中暗笑。

藍天是真的想要問到底怎麼得罪他了。

他哪裏知道,他的進來,完全就是李尋意的侄子沒有名額才能進來的。

他頂替的就是李尋意的侄子。

只可惜,林安沒有把這件事告訴他,譚龍也沒有說。

所以,他只能背鍋。

「這討論會的地方,還真大啊。」

看着這一個大禮堂,藍天都聳了聳肩。

絕了這是。

一個討論會而已,整個小點的房子不就行了嗎?

「呵呵,這是象著着我們的面子,都是一群知名醫生來的,難道都要擠在一間小房子裏面討論?真是沒見過世面,貽笑大方。」

一道不和諧的聲音響了起來。

林安瞥了眼這個人,沒有說話。

藍天剛要開口,卻被阻止了。

「別和他們講道理,他們不講道理的,城京的醫生,都這種尿性,沒必要。」

一直沒有開口的李瑤,忽然說道。

李瑤今年三十三了,能夠成為主刀醫生,可見她的能力有多厲害。

一個能力很厲害的人,是絕對不會吞咽下去這口氣的。

可現在,她居然讓藍天別和他們講道理?

可見這些人,似乎真的是不講道理。

「這是討論會,還是,裝X大會?」

藍天看了看自己身邊的人,好奇的問道。

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臉上露出了一臉苦笑。

可見,他們對這種事情,確實見多了。

「放心吧,手底下見真章。」

林安拍了拍他的肩膀,露出了詭異的笑容。

藍天走到龔長雲的身邊,小聲問道:「龔醫生,你知道林醫生怎麼回事嗎?」

龔長雲彷彿是在看一個怪物一樣看着他。

然後問道:「你不知道?」

「我需要知道點什麼嗎?」

藍天反問道。

「額,好吧,你贏了,上一屆,林安醫生把這些自詡天才的醫生,全部按在了地上摩擦,但是這一屆,他不能出手了。」

龔長雲開口說道。

「原來是這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