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四海龍王此時已經聚集在西海龍王的密室內旁邊站着剛剛晉升的敖玉。這一刻他們已經等的太長時間了。

自從蠻荒時龍族首領被殺,到現在龍王已經一代又一代,不過他們不變的是他們對於恢復龍族往日的榮光。

西海龍王首先開口:“這麼長時間,我們受盡屈辱,不過馬上我們就將恢復往日的榮耀,龍族不必在苟活在這海面之下,我們必定翱翔與天際,萬物即將再次匍匐在我們的腳下。”

其他龍王被西海龍王的演講搞得熱血沸騰,沒錯這一刻他們已經等得太長時間了以至於其他龍族對這一件事都已將淡忘了。這一次生或死都在這一次了。

東海龍王道:“我們這一次算是先發制人,絕對不能等,錯失戰機是肯定不行的我們要給天庭的那些狗屁神仙看看,龍族再也不是之前任人欺凌的龍族了,這一次我們必勝。”

北海龍王看着熱血沸騰的大家:“沒錯天庭此次定會大兵壓境,看來誅仙大陣這一次是要進行了。”

西海龍王看着大家:“沒錯這一次肯定是一場大戰,誅仙大陣馬上前去準備,還有馬上號令所以其他旁系的龍族子弟前來助戰,這一次他們要扮演的是天降奇兵。”

“還有一件事,地牢現在關押着倆星宿玉帝肯定會注意到變化的,我們不能等着他們大兵壓境,這一次我們要拿到主動權。殺雞儆猴,讓他們知道,龍族就要反了”南海龍王補充道。

“對了還有,這一次大戰想必四面八方的諸路妖王肯定是蠢蠢欲動,不如把他們勸來一起作戰,到時候許給他們榮華富貴或者是許諾仙位也好”北海龍王看着大家。

在一旁的敖玉意識到自己小看了自己的叔叔伯伯們,這件事他們比自己想的更加嚴密,準備的也是更加充分,自己在成長的路上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

四海龍王開會結束馬上回去各做準備。這一次龍宮裏面的各式法寶要派上用處了。


西海龍王天蓬元帥,這一次的行動就要看你的了。

天蓬:什麼這麼快就要開始了嗎,那我就要早做準備了。

西海龍王:沒事你佩戴龍族密保誅仙大陣對於你來說便可以來去自如。

“誅仙大陣,難道是”:當年蠻荒時期天界和地上的族羣大戰,奈何地上的族羣數量太多而且他們生性兇猛,久而久之天界等人不敵,不過一位大能施法佈陣,將數萬的地上族羣士兵引入了陣內。

只是短短數時間數萬的地界士兵便被屠殺殆盡。這場戰役也被稱爲地族末日,而那位大能見到自己的陣法居然殺死這麼多生命,隨後選擇隱退山林遠離時間紛擾。

天蓬看到誅仙大陣想到了自己在一本破爛的古書上記載着這些。龍族如果真的有這誅仙大陣,那這一次豈不是勢在必得!

天蓬西海龍王:收到我立刻前去準備。

天蓬看着遠處心底泛起波浪,“也不知道玉帝那邊怎麼樣了,這件事玉帝應該有發覺了,必須馬上行動!”“這一次天庭我等勢必戰勝!”天蓬攥緊了拳頭。 而另一旁的玉帝這時卻沒想那麼多。

現下這些人兵荒馬亂的,他可不認爲這些人能夠隨意的比拼上去。

“天蓬呢?”

他扭頭看了一眼太白金星他們卻發現這些人已經不知爲何全部呆愣在原地。

“啓稟玉帝,這些人根本不是我們可以對付的……”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那些人竟然直接攻打到了南天門。

從這裏再往前面走,他們可就沒有任何一個辦法可以阻止了,現在這人雖然看起來沒什麼其他的事情,但以後可保不準。

這些人明顯是用了很大種別的方案,所以纔會直接突破到他們的面前,但是這些人到底能用什麼樣的方式可就不確定了。

“看到了嗎?前面那個人就是我們的敵人,只要能夠把那個玉帝老兒弄死,我們以後就無所謂了!”

這些人嘴上都喊着這句話,顯然已經對於這裏面的一切已經深惡厭絕。

天庭上的這些人還不瞭解,這次他們竟然中的是誅仙大陣。

早知道會有這麼一天,他們又怎麼可能會去把這些全部的餘孽給留下,他們早就已經斬盡殺絕了。

可惜現在一切都已經晚了,面前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會給他們一個什麼所謂的反抗空間。

一時之間除了龍族的這些人,天庭的人早已經死了七七八八留下來的人都是一方大能。

“天蓬,你這是什麼意思?”

面前的這個人,依舊是手持九齒兵耙,看起來依舊是那麼的帥氣多姿。

但是這個人卻站到了自己的對立面,玉帝看到的時候一眼神中,不自覺的流露出來了一絲的威嚴。

周圍的這些人都沒有想明白,爲什麼這個人卻偏偏安然無損他們其中的人,早就爲了對抗這次的誅仙大戰用出了自己全部的力量。

就連一旁的玉帝也不是那麼的輕而易舉,這些人心中明白這次的事情絕對是對着他們而來的,而不是說自己的這邊會有什麼其他的能耐。

但是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想到,這件事情竟然是和他們身邊朝夕相處的一個人有着一定的關係。

不說是別的,單純的是看到天蓬在這裏面什麼都沒有事的情況,他們心中早就有一個答案了。

惟有清風許 ,他們才終於明白過來。

爲什麼這段時間以來一直都有着很多人消失又爲什麼?很多事情明明看起來很容易解決到了,最後卻偏偏沒有辦法去追回。

這段時間以來所發生的這些事情被這些人完全的串聯到了一起,原來不是因爲有他們對付不了的人存在,也不是因爲順風耳他們失職。

就是因爲這個人就在他們的臉皮底下滿滿的侵蝕着他們所有的一切,如果不是這件事情完全爆發,面前的這個人究竟還能在這裏面停留多久呢?

“你一直都是天庭的人,現在這樣子幫助這些龍族,你覺得到了最後會有人給你什麼好臉色嗎?”


玉帝在這個時候還想着和天蓬說些什麼面前的人,只是稍微有些猶豫,林凡直接就站了出來。

“我倒是不知道,你竟然還會說出這種話來,本來那種事情到底要怎麼做?你自己心裏不是應該更加的心知肚明嗎?”

這句話剛一說完,就看到自己面前的人在整理臉上也是露出來了一絲的痛恨,如果說其他人玉帝很有可能還沒放在心上,但是面前的林凡這個人早就已經關注了不知道幾次。

面前的林凡顯然不可能是這麼隨隨便便就可以招攬過來的,想到原來那個情況竟然在自己手中一而再再而三的在這裏面解決掉,剩下的人又怎麼會把這件事完全的遺忘。

“還記得嗎?當初那件事情如果不是因爲你,我也絕對不可能會站到這個地方所發生的那些事情,爲什麼會變成這樣子?要怎麼做,你自己應該心知肚明吧?”

如果說林凡一開始過來的時候,臉上都是那種風輕雲淡的表情,到了現在他們完全可以看出來,這個男人根本就沒有想着能夠在這裏面迴歸。

林凡現在就是抱着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心態過來的就算是玉帝現在能把他弄死,那麼現在的結局已經註定了。

就是因爲這些人無惡不作,就是因爲他們已經玷污了神仙的名義。

如果不是因爲這件事情給了他們一個足夠的機會,這些人遲早還會被看到眼裏。

所以到了現在能夠做到的根本就不是說林凡他們要怎麼做,而是因爲要發生的這些事情和自己原來那些能有一個多大的區別。

“你不是已經關注我很多次了嗎?”

林凡的嘴角微微的上揚,看着自己身旁的這些人,一下子就鼓起了莫大的興奮感。

小影在這時臉上的表情也是更加的妖媚。

都已經到了最後這個時刻了,他們終於不用在這時候跟這些人繼續這樣虛與委蛇下去。

面前的這些人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尤其是到了現在自己身邊的這些人,能夠隨隨便便的把他們解決掉,以後如果真出了這種事情的話,這些人也不會去做什麼其他的問題。

旁邊的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會覺得自己以後要做的這些事情能夠有着什麼樣的問題。

這些人心中更是能夠明白自己要做的這一切能有一個什麼樣的差別。

“想明白了嗎?如果當初不是因爲你非要那麼做,到了現在我們這些人根本就不可能與你爲敵!”

玉帝在這個時候倒是朗聲笑了起來。

周圍的這些人聽到這個笑聲的時候,一瞬間不由得有些無奈。

按道理來說成王敗寇,他現在應該最爲後悔纔對,爲什麼一瞬間這種感覺好像是他們做錯了所有的事情一樣。

這種情況就彷彿是自己身邊的這些人,完全的把所有的一切給拋棄了,面前的這人不由得互相對視了一眼,都是從對方眼神裏面流露出來的一絲疑惑。 “你說的沒錯。”

玉帝的聲音直接響徹在每個人的耳邊,就彷彿這個男人從來沒有經歷過失敗。

“我知道現在這件事情的確是你們贏了,但是有沒有考慮過,如果爲了這一天我也是付出了很多的努力,到了最後你們要做的這一些事情,難道真的是我做錯了嗎?”

這個人顯然是不可能會隨意的把自己的一切給放棄掉的,因爲他們自己心裏清楚自己現在遇到的事情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

先不說是別的,就算是這次林凡他們如果真的贏了,但是這件事情真的就到最後的結束了嗎?

一件一件的事情直接撲在林凡他們的耳邊,這些人眼前不自覺的閃入了自己剛纔殺伐的一幕。

就是這種事情難道他們做的還算少嗎?他們這種人難道還配做一個神仙嗎?

這次贏了之後,到了最後又會變成什麼樣子,這些人一瞬間都有些慌亂。

他們心裏清楚,現在做出來的這些事情和自己看到的那些根本不是一樣的事情雖然一次又一次的給自己在心裏面下了很多決心,告訴自己這件事情是正確的告訴自己,他們就是爲了以後的後代而努力。

但是呢,現在做出來的這一切難道不是作惡作端嗎?這和當年這些人屠殺自己的同類又有什麼區別?

“所以你們應該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這句話剛剛一出口,周圍的這些人不由的擡起了頭,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觀世音菩薩竟然站在了他們頭上。

這個人剛剛一來的時候,整個氣氛就已經徹底的轉變,空氣中彷彿都瀰漫的那種大慈大悲的氛圍。

林凡緊緊地握住了自己的手,眼神中閃過了一絲的不憤。

明明這件事情和自己原來想的不一樣,到了最後他們爲什麼偏偏能夠變成了這樣子,就彷彿當初所發生的那個情況,跟自己這邊所想的完全不一樣。

周圍的那些人根本就沒有想到過自己現在遇到的這些情況,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更別說這件事情到了最後究竟能有一個什麼樣的結果。

就是因爲現在所發生的這些事情,讓自己身邊的這些人沒有辦法可以輕而易舉的弄清楚,所以他們一瞬間都覺得自己身邊好像出現了一種無法言說的氛圍。


林凡揮了揮手,臉上的表情也是更加的難以接受。

喬爺的世紀豪寵

“你的意思就是說曾經發生的那些事情所有的都不作數,只有現在的這些情況,你們會覺得是無所謂的嗎?”

如果不是因爲面前的這幾個人的表情實在是有些變化,說不定林凡根本就不可能說出這種事情了,身旁的這些人早就已經能看出這些人到底能不能再相信第二次。

曾經相信了一次,就讓他們這裏面的這些人全部都被抓起來了,到了現在又要開始重蹈覆轍嗎?

他說本來要出現的這些事情,跟自己原來出現的那些事情都會有着一定的危險。

“可不要在這裏說那麼多,本來我們都是以慈悲爲環的,你們現在這樣直接上來,我們並沒有說要對你們做什麼樣的懲罰措施,只不過是看在,你們在這個時候有一點悔改的意思而已。”

觀世音菩薩說完了這句話之後,就一直直勾勾的跟着林凡,看着自己面前的這個男人臉上的表情卻是那種一點也沒有別的感覺。

如果說所有的事情都能夠跟這件事情一樣完完全全的解決掉,說不定一開始他們根本就不可能會做這種事情,本來發生的這個情況,都已經跟自己身邊的這些有着一定的危險了,到了最後那個情況的時候,這些人又怎麼可能會說那麼多呢?

“我跟你說的這些事情,你們自己心裏難道還不明白嗎?還是說本來發生的這個,情況自己就覺得可以解決?”

面前的這些人雖然沒有辦法能夠把這裏面的這些事情說清楚,但是到現在那時候林凡都已經清楚的瞭解到了這些人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真的給他們這麼一次機會,剩下的這些事情根本不可能會變成自己想要的那個情況。

身後的那些事情自然而然的都不會去給他們解決掉,那些人本來就是因爲他們在這裏面沒有什麼其他的原因,所以纔會在這時候有着一個別的感覺。

尤其是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想着他們這次做錯了事情之後,到底要用什麼樣的方式才能解決掉本來發生的那個情況,都已經跟自己身邊的這些人之間有了一定的區別,周圍的這些人自然也願意把一些事情給說清楚了。

而且都已經到了現在這個結果了,那些人如果真的願意把這件事情給解決掉的話,剩下的這些人又不會去給他們一個無所謂的事情。

尤其是這些人根本就沒有悔改的意思,這樣原諒他們的話,那跟他們把這些人全部殺掉了之後再又說一次,我根本什麼都不知道,又有什麼區別呢?

林凡站了出來, 王者榮耀長城守衛篇

“你們難道還不清楚嗎?這些人本來就是想用這個原因把我們之間的這些事情所有的都解決掉,如果不是因爲本來發生的這個情況和原來有些不太一樣,你認爲這些人會給我們這次機會嗎?!”

先不說別的,單純的是憑藉,現在發生的這個事情就已經讓他們這些人應該引以爲重纔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