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圍觀的路人里傳出一道聲音:

「如果沒有梟王府撐腰,這嫌犯年紀輕輕的,怎麼敢女干銀良家女子,並且將她殺害?」

這聲音清晰地傳進每個人的耳朵里。

引起不少共鳴。

客人里有人道:「梟王府權勢滔天,犯了那麼多事,其身不正。」

「這少年一夜爆紅,舉止輕浮,囂張跋扈,也就梟王府才能教養出這樣的人才,才會做出這等喪心病狂的兇殘事。」

「他殺人犯案,跟梟王府有什麼關係?」

「關係大了!有什麼樣的主子,就有什麼樣的奴才!」

「梟王府四位公子跋扈狂妄,小郡主小小年紀就心腸惡毒,欺凌晉王府、楚王府的小郡主,聽說還欺負金枝玉葉的九公主。梟王府全員惡人,養的奴才當然也是惡貫滿盈。」

諸如此類的議論一旦傳開,便是全城皆知。

梟王府的名聲,被有心人攻訐,跌至谷底。

蕭景辭、蕭景翊自然聽見這些議論。

以前,他們就聽了不少,並不是那麼在意。

「小郡主,四公子,懷墨是好人,絕不會做出那種兇殘的事。」懷念懇求,「你們救救懷墨好不好?」

「懷墨是我們的隊長,平日裏體貼入微地照顧我們,我不相信他會殺人。」懷玉眼圈紅了。

「懷墨喜歡那個姑娘,不可能女干銀她。」懷舒篤定道。

「懷墨很愛乾淨,看見地髒了,桌子髒了,就打掃得乾乾淨淨。」懷遠低啞道,「他說他不容許我們的住處臟髒的,他來負責打掃。」

「我跳得最差,每次都是懷墨幫我摳每個動作,直至我跳好了。他樂於助人,心地善良,怎麼可能做這種兇殘的事?」懷月哭道,「反正我不信!」

九個少年七嘴八舌地懇求他們,想辦法救懷墨。

依依:「你們兄弟感情好,有團魂,我很欣慰。」

蕭景辭:「我是東家,當然不會放棄他。你們安心做好自己的本分,練好舞,不要讓這件事影響你們的表演。其他的事,有我們。」

回府的路上,蕭景翊憂心忡忡地問:「懷墨應該是被人誣陷的吧?要不明日我去一趟京兆府了解情況?」

蕭景辭見依依不說話,摸摸她的小手,「依依,你在想什麼?」

「四哥哥,你派人給懷墨傳話,不要認罪。」依依遇事一向冷靜,「明日第一次過堂,我們不必去。」

「不去?那懷墨應該扛不住。」蕭景翊道。

回到王府,小奶崽吩咐肉包燒麥餛飩,「你們去查查李富貴,事無巨細都要打聽。」

肉包燒麥餛飩領命去了。

蕭景翊把最後一隻鳳爪搶了,跟小黃鴨一起啃啃啃。

「小崽崽的高見跟三哥不謀而合。」

「依依,這件事明顯是沖着我們來的。」蕭景辭森冷的眉宇佈滿了憂色,「利用懷墨女干銀、殺害良家女子,搞垮浮香山庄,敗壞我們梟王府的名聲,把梟王府推上風口浪尖。」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依依是蹦蹦跳跳的小奶兔,「你怕過嗎?反正我從來沒怕過。」

「四哥當然沒怕過。」看着小崽崽笑得無憂無慮,他暫時忘卻了煩惱。

他怕的是,小崽崽沾染一丁點的污點。

他希望,小崽崽從頭到腳,從裏到外,從名聲到實質,完美無瑕。

……

懷墨女干殺綠蘿一案,京兆尹劉大人過堂審訊。

因為懷墨拒不認罪,而且證據不足,擇日再審。

經過兩日的發酵,此案傳得全城皆知。

百姓對少年團、浮香山庄和梟王府的議論,花樣百出,甚囂塵上。

國子監也炸了鍋。

因為,百餘名監生得知一個消息——

新開設的萌萌書院司業是蕭景寒。

而梟王府的小郡主,陛下破格封她為博士。

不僅跟唐博士、方博士並肩齊驅,還要給他們上課。

「荒唐!太荒唐了!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乳臭未乾的五歲小女娃憑什麼當博士?憑什麼給我們上課?」

「她口齒清晰嗎?她自己會用膳嗎?她會認得幾個大字?我頭都笑掉了,這是我今年聽到的最好笑的笑話了。」

「陛下怎麼會做這種糊塗事?是不是被奪舍了?」

「聽說陛下對梟王府的野丫頭言聽計從,我估摸著陛下被小狐狸精迷惑了心智。」

「國子監從來不招收女子入學,更何況是無知小女娃當博士?!我們絕不能讓無知小女娃禍害國子監!」

「對!我們絕不能妥協!」

「無知小女娃給我們上課,如同欺凌在我們頭上,不就是對我們尊嚴的嚴重踐踏嗎?我們還有何顏面對先賢聖人?」

「明日一早,我們要在國子監門口,攔住無知小女娃!」

眾多監生群情激憤,熱血沸騰。

慕容承、高鵬飛等人對視一眼,來到角落密謀。

倘若那些監生鬧事成功,把那野丫頭趕走,那是最好。

倘若他們沒成功,他們便要那個野丫頭有來無回!

這日早間,散朝後,蕭景寒、蕭景夜特意趕回來,給小崽崽加油打氣。

「大哥哥,四哥哥,你們去忙自己的事,不用陪我。」

依依依然是粉雕玉琢的小奶包打扮,臉蛋粉嫩,水噹噹的。

蕭景夜:「小妹妹,大哥給你壯膽。」

小崽崽:「我的膽好得很,不需要熊心豹子膽。」

蕭景夜,卒。 厲默川勾唇笑了笑,「我女人……」

「你女人?」沐雲帆吃驚地瞪大了眼睛,吃驚的不光是喬思語竟然拿刀往厲默川的胸口上插,更吃驚厲默川這傢伙竟然在笑,「到底是什麼情況?你不是已經把順昌集團交給她了嗎?她怎麼還要殺你?」

「我帶Sweety回國的事情沒告訴她,她得知Sweety失蹤后,以為我殺了Sweety,所以來找我同歸於盡呢!」

沐雲帆扶了扶額,「我的天吶,你們夫妻還真是……我都不知道該用怎樣的語言形容你們了,那最後怎麼樣了?」

「最後就是現在這樣,她得知Sweety還活著,而我離開了別墅……」

「你也是夠作的啊,明明Sweety沒死,幹嘛非要挨喬思語那一刀?找虐也不是這麼找的!」

厲默川給了沐雲帆一個「你不懂,我不怪你」的眼神,隨即眼底閃過一絲精光,「她刺我那一刀才會讓她徹底放下仇恨,那一刀我該受……」

「……」沐雲帆只想評價厲默川兩個字「變態」!

「對了,思思最近的心理治療進行到哪一步了?有沒有什麼突破性的進展?」這也是厲默川來找沐雲帆的另外一個原因。

「目前還算順利,不過心理催眠不能操之過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厲默川點了點頭,隨即像是想到了什麼,勾唇一笑,「等思思再找你治療的時候,記得故技重施……」

「什麼故技……」話還沒說完,沐雲帆就回過神來,不可置信地看向了厲默川,「你是想……」

「就是你此刻腦子裡的想到的計謀!好招不怕用第二遍……」

沐雲帆:「……」這一刻,沐雲帆對厲默川的評價又多了幾個詞,「變態,陰險,腹黑,不要臉……」

「對了,你就那麼離開了別墅,以後不打算見Sweety了?」

「呵……怎麼可能?不過我自有打算……」

見厲默川神神秘秘的不願意多說,沐雲帆也沒有多問,找了一件自己剛買來還沒穿過的襯衫遞給了厲默川,「換上吧,你要這樣出去,嚇壞了小朋友可不好!就算嚇不壞小朋友,嚇到了花花草草也不行……」

厲默川接過襯衫,淡淡地打斷了沐雲帆,「有空啰嗦不如多花點時間找個女人,否則很容易精神失常!」

「……」

Sweety穿好衣服洗漱完下樓沒看到厲默川后,一直鬧著要找厲默川。

「shirley,是不是你把Merlin趕出去的?Merlin說爸爸不是他殺的,我相信他。更何況他現在是我男朋友,未來是我老公,你就這麼把他趕走,我夾在中間會很為難的……」

看著Sweety氣鼓鼓的小包子臉,喬思語心裡更煩躁了,該死的厲默川到底給Sweety灌了什麼迷魂湯啊,讓Sweety在這麼短的時間裡不但喜歡上了他還敢在她面前替他爭辯。

其實Sweety是一個內心比較敏感的小孩,她雖然外表看起來很活潑,好像跟誰都能打成一片,但作為母親喬思語知道,Sweety內心其實很難跟人交真正的朋友,不然在斐濟生活了那麼多年,Sweety也不至於只跟Linda玩得好。

。老城看見有很多人都或多或少的有些疑問,明明名字說的是回到村裡開直播的,但是寫到現在直播的次數算不上很多,老城這邊要解釋一下。

從第三章的直播間號碼上可以知道,得到系統是在5月6號,書裡面的時間線才剛到6月2號,所以接近一個個月的時間裡面直播了10多場不能算多也不能算少,如果前面不能把所有的事情都處理好,每天都開直播之類的,這本書的主線完全沒法下去。只有把前面所有的都安排好了,才能為後面的直播解決所有的問題。

這本書前期會有些慢熱,但是老城保證,之後的情節會繼續往主題直播靠過去,請大家放心。

老城在這裡謝謝大家的支持。。 路上自然捨不得打燈籠,好在夏夜月光皎潔,倒也不算摸黑前進了。

「娘,我看過了,這一片有河蚌,你下去幫我打燈籠,甜兒在岸上撿。」到了地方,薛染香利落的吩咐。

「好,好。」江氏又驚又喜,連聲答應。

下水后,薛染香就先簽到了。

隨後又摸了半麻袋的河蚌,又往前挪了挪,彎腰假裝摸河蚌,趁著江氏不注意開啟了採集。

「開始採集,爸爸請稍等,期間不要做任何操作,否則將會導致採集失敗。」

不知道為什麼,聽到系統機械的聲音,她居然產生了一絲安心的感覺。

片刻后,她覺得手上一沉。

「好傢夥!」

她直起身,懷裡抱著個宛如洗臉木盆般大小的河蚌,直呼好傢夥。

心裡更是瘋狂點贊,系統寶寶你還是有用的,爸爸以後再也不罵你是狗系統了。

「這麼大!這是河蚌王了吧?」江氏高興的聲音都變調了:「這裡面、裡面一定有珍珠。」

她激動的熱淚盈眶,難怪女兒說今晚出來了就能還她一口嶄新的大鐵鍋,她就知道女兒一直是聰明能幹的。

「還不知道能不能出個好珠子。」相較之下,薛染香要淡定許多,將河蚌抱上岸,裝進另一個麻袋:「行了,回去吧。」

古今通用,品相好的珠子才能賣上好價錢,接下來就看運氣了,不過就算運氣不好,這麼大的蚌裡面的珍珠應該也能以量取勝吧,至少買口鐵鍋不成問題。

薛染甜眼睛都亮了,在一旁一直不停好奇的打量她,阿姐好像有點點跟之前不一樣了誒。

「不再多摸一點嗎?」江氏不舍的回頭看了看。

「留個種吧。」薛染香抬起袖子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再多我們也弄不回去,太重了。」

「好。」江氏一口答應,女兒說什麼是什麼。

她背起先前的半口袋河蚌,薛染香背著最大的那隻,薛染甜提著燈籠,娘仨又趁著夜色趕回了家。

昏暗的燈籠光下,薛染香和江氏忙碌起來,首先要剖的就是最大的河蚌,娘仨都迫不及待的想看看裡面有多少珍珠。

薛染甜興奮的在一旁轉來轉去。

河蚌大,吸力也大,母女又不敢發出太大動靜引起小院子那邊的注意,二人用菜刀折騰半晌也沒能切開,後來沒法子了,拿生了銹的斧頭沿著縫隙才慢慢劈開。

打開的一瞬間不少水涌了出來,娘倆一人抓住一邊用力一掰,大河蚌顯出了廬山真面目,兩側貼著蚌殼的蚌肉下,有十來處形狀不一的凸起,很明顯這就是珍珠了。

薛染香暗暗搖頭,野生的跟人工養殖的沒法比,記得前世買人工養殖的珍珠,一個巴掌大的河蚌就能出二三十顆珍珠了。

「在這裡。」江氏一向沒什麼血色的臉都興奮的有些紅了。

薛染香配合她,把十來顆珍珠都扣了出來。

「怎麼一顆圓的都沒有?」粗略看了一眼,全是歪瓜裂棗,她有些蚌埠住想要罵娘了。 阮宏生被柳小雅安撫了一番,心裡頭徹底放棄了阮星晚這個女兒,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了阮念心的身上,竟還睡了一個好覺。

次日一早,等他起來的時候,床邊的柳小雅當即笑語吟吟地說道:「老公,你醒了?你趕緊下去吧,我煮了些補身子的海鮮粥,你趁熱吃了,念心還等著你處置星晚的事情呢。她昨天可是一晚上都沒有睡。」

阮宏生皺了皺眉頭,道:「念心她的身子還沒有好全呢!怎麼能一個晚上都不睡!真是胡鬧。」

說著,他匆忙穿上了衣服,快步下了樓。

到了樓下,果然看到了神色疲憊的阮念心,眼下都是烏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