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星羅筆記」中,記載著火雲齋的得名煉器絕技「融火術」,不過由於東方修哲一點煉器的經驗都沒有,他根本就無法學習。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只要煉器之術入了門,他便擁有了一定的基礎,對於「融火術」中的內容,也可以有一點的領悟。


按照梅蘭朵的建議,東方修哲並未將「星羅筆記」和「星羅之語」的事情說給任何人聽。

這兩樣東西要是被世人知道了,一定會有很多人就算是採用極為卑鄙的手法,也想將之弄到手,東方修哲可沒有那麼笨。

※※※※※※※※※※※※※※※※※※※※※※※※※※※※※※※朝于飛這幾日的心情十分的不好,整日里煩悶得都想出去殺人。

自從那個將他打敗的小男孩來到這裡之後,他的師傅兼肅啟對他的態度變得越來越冷淡了,有些時候,看向他的眼神形同陌路。

「是那個可惡的小鬼,都是那可惡的小鬼,如果不是他的出現,那個老東西這個時候可能已經開始教自己『煉器之術』了。」

煉器之術,可不是誰想學就能夠學到的,很多煉器師,對於自己掌握的煉器之術,都看得非常重要,輕易是不會傳授給別人的。

一般來說,煉器之術只會在有著血脈關係的家族內傳承,很少有傳授給外人的。

煉器師可是非常受人尊敬的,無論到了哪裡都會被視為上賓,更是可以賺到想象不到的財富,這就是朝于飛如此執著的重要原因。

此時的朝于飛,攥緊著雙拳,咬牙切齒,在他的心裡甚至產生了將那個小男孩殺死的念頭。

不過,他一直沒有可以下手的機會,那個小男孩的身邊總是有人跟隨。

「怎麼辦,看這個情況,那個老東西是不可能教我『煉器之術』了,再待在這裡,和浪費時間沒有什麼區別。」

陰沉著一張臉,朝于飛開始為以後的出路打算起來。

「那件東西,看來自己必須快點弄到手才行了,只要到手之後,自己就可以遠走高飛,過上個一年半載,等自己成功將那件東西煉化了,自己的實力又有幾人可敵?」

等到那時,想要什麼還不是易如反掌!

朝于飛想要得到的那件東西可不普通,那可是異元素——紅蓮之炎!

紅蓮之炎,在「異元素排行榜」中,排在第七十三位。

算盤打得很好,可是,朝于飛根本就不知道「紅蓮之炎」被藏在何處?

他只是知道兼肅啟擁有這種異元素,僅此而已。

「可惡的老傢伙,竟然把我防得這麼緊,明明是他的徒弟,竟然讓我看上一眼『紅蓮之炎』都不行。」

嘴上暗罵一句,就在這時,院外傳來了一陣馬車聲。

朝于飛知道,一定是那個可惡的小鬼又來了,他是真的不明白,那個可惡的小鬼為什麼來這裡來得如此頻繁?

一想到那日自己被冰封的遭遇,朝于飛就恨得牙痒痒的,如果當時不是顧及有兩位魔皇在場,他相信自己有著很多手段可以弄死那個小鬼。

果然,不一會兒的工夫,外面傳來了東方修哲和兼肅啟兩人的笑聲來。

隨後,這一老一少肩並肩由外面走了進來。

「師傅!」朝于飛上前一步,躬身施了一禮。

原本還是笑容滿面的兼肅啟,頓時換上了一副嚴肅而警惕的神情,有些平淡地道:「為師現在還有些事要做。」

「師傅,你什麼時候可以教我『煉器之術』,我都已經學了這麼久……」朝于飛裝出一副很可憐的樣子問道。

然而他這種虛偽的面具卻是逃不過東方修哲的法眼。

「這個傢伙,果然如兼爺爺所描述的那樣,心術不正!」

東方修哲心中如此想著,卻是什麼也沒有說,甚至連個招呼都沒有打。

「這件事你不要再問為師了,到了可以教你的時候,我自會通知你!」兼肅啟臉上閃過一絲不悅。

「是,師傅!」

雖然心有不甘,但是表面上,朝于飛還是要繼續虛偽地扮演下去。

望著兩人走進房間的背影,朝于飛的一張臉立時陰沉得可怕,那雙眼睛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匕首,正散發著刺骨的寒光。

「老東西,既然你如此不顧情面,就不要怪我做事太絕了!」

嘴角冷哼一聲,朝于飛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

「師傅,你在裡面么」

假裝地呼喚了一句,朝于飛已經推門走了進去,對於這個房間,他可是被嚴禁進入的。

「師傅,徒弟有事想向你請教!」

嘴上這樣喊著,朝于飛的一雙眼睛卻是沒有閑著,四處查看可疑的地方。

「咦,奇怪,為什麼會沒有人,我明明看到那個老東西和那個小鬼走了進來,可是為什麼連個人影都沒有?」

平日里,這裡開啟了魔法陣,十分危險。

朝于飛雖然知道這裡必有秘密,但也不敢擅自闖入,而在他師傅在家的時候,這裡的魔法陣是關閉著的,今天是朝于飛第一次走進這個房間。

「果然這裡有古怪!」


找了一圈,都沒有在房間里找到半個人影,結果很顯然,這個房間一定有著某種密室。

「可惡的老東西,竟然帶著那個小鬼進入這裡,卻是對我這個徒弟如此隱瞞!」

得出結論的朝于飛,心中的怨氣又加重了幾分,這更加讓他肯定了,不能再拖下去了。

趁著這個機會,自己必須找到機關才行。

功夫不負有心人,隨著一聲「轟隆隆」響聲之後,朝于飛終於找到了開啟通道的方法。

「原來藏在這裡,讓我一陣好找!」

嘴角掛著得意的笑,朝于飛並沒有走進通道,而是隨手又將這通道關了起來,而他將自己來過這個房間的痕迹抹除之後,整個人就像是沒事人般,走出了房間。

此時還不是他探索的時候,既然知道了通道的開啟之法,後面的事情就容易多了。

只要等到兼肅啟不在家,他有的是機會。

※※※※※※※※※※※※※※※※※※※※※※※※※※※※※※※※※※※望著東方修哲那愈加熟練地操控著火焰,兼肅啟的臉上掛著欣慰的笑。

他這個干孫子,簡直就是一個天生做「煉器師」的料,只不過跟著他學了幾天「煉器之術」而已,現在便能夠煉製一些簡單的器具了,這份進步速度實在是太恐怖了。

可能是接連受到的刺激太多了,兼肅啟反而習以為常了,將傳授煉器的日程不斷加快。

「修哲,停下來休息一下,爺爺讓你看一件好東西!」兼肅啟有些神秘地笑了笑。

來到一處石室,東方修哲見到了裝在透明水晶之中的異元素——紅蓮之炎。

對於異元素,東方修哲可不陌生,他的納戒之中,現在還有著在潮濕森林中被他制服的異元素——黑色的火焰。

雖然不知道這黑色的火焰叫什麼名字,但是,確實知道它霸道無比,內含劇毒。

異元素,在東方修哲的認知里,就是一種「妖靈」。

不過並不是所有的「異元素」都是妖靈,就像當初柳紅所使用的異元素「幽冥探知」,就不能稱之為「妖靈」。

「修哲,爺爺告訴你,你可別小看了這團不起眼的火焰,它可是霸道無比,就算只是一點點,都有著恐怖的熱量,當初爺爺捕獲它,可是著實費了一番工夫啊!」

兼肅啟有些感慨地說道。

東方修哲什麼也沒有說,只是靜靜地盯著面前這個「妖靈」!

如果這東西不是兼肅啟的,他早就一個陰陽五行術,將之收了!

「雖然爺爺捕獲了它,但是花了數年的時間,也只是煉化了一點點而已!」

說著,兼肅啟伸出手來,隨著一團火焰的出現,一個指甲蓋大小的蓮花形狀在火焰之中若隱若現。

「爺爺到現在為止都還沒有東西送給你,這個『紅蓮之炎』便是作為爺爺的見面禮吧!」

一伸手,兼肅啟將那個水晶瓶子取了下來。

東方修哲一臉震驚地望著他這位干爺爺,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將這麼貴重的東西送給自己!

「收下吧,你是爺爺唯一的一個孫子,將這『紅蓮之炎』送給你,我想憑你的天賦,日後一定會有辦法煉化它!」

兼肅啟說著將這個水晶瓶子遞交到了東方修哲的手中。


唯我笑靨如花 ,卻是有著一股暖流,流遍東方修哲的全身,讓他心中的某處感到一陣火熱。

有生以來,頭一次體會到爺爺的慈愛。

「收好吧,在你沒有將之煉化以前,切不可讓任何人知道你有這異元素,不然的話,可是會招致殺身之禍!」

兼肅啟千叮萬囑了一番,將該交代的事情都交代清楚后,才放心地點了點頭。

就這樣,東方修哲擁有了第二份異元素! 第二天,對於兼肅啟來說,發生了一件大事。


他煉器的石室出現了闖入者,根據現場遺留的痕迹來看,兇手是在深夜行動的,應該只有一人。

兼肅啟損失了很多礦石,雖然那些礦石說不上多麼名貴,但是加起來也值上億金幣。

幾個重要的石室沒有被侵入,這可要歸功於這幾日新創造的防護性魔法陣。

會是什麼人所為呢?

與損失相比,找到真兇才是重要的,東方修哲開啟陰陽眼幫忙尋找線索。

通過對現場的一番細緻勘察,終於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這些找到的證據全部指向一個犯罪嫌疑人——兼肅啟的徒弟朝于飛。

兼肅啟火往上冒,他想要叫來朝于飛詢問,確實發現,早已沒有了他這個徒弟的蹤影。

犯罪潛逃,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了!

兼肅啟被氣得身體都在發抖,怎麼也沒有想到養了一個白眼狼,自己怎麼就收了這麼一個沒肝沒肺的徒弟,教了他本領,竟然反過來如此「報恩」!

當下,他便對外宣布了一項決定,斷絕與朝于飛的師徒關係。

一連數日,兼肅啟的心情都沒有恢復過來。

東方修哲的煉器課程也受到了影響。

「怎麼辦才可以讓兼爺爺不再去想這件事情呢?」

東方修哲思索著辦法,他可不想讓兼肅啟再這樣消沉下去。

也算是靈機一動,還真讓他想到了一個比較不錯的主意來。

「兼爺爺,」東方修哲走到正愁眉苦臉的兼肅啟面前,「有件東西,我想讓兼爺爺你幫我看一下。」

兼肅啟強露出一個笑容來,問道:「是什麼東西?」

雖然他也知道這幾天里自己有些失常,但是只要一想到自己竟然有眼無珠地受了那麼一個徒弟,他的胸口處,就是一陣隱隱作痛!

「兼爺爺,我等一下要拿出的東西可能有點大,甚至可能會弄出一些動靜來,你不要被嚇一跳。」東方修哲好心提醒道。

兼肅啟點點頭,但是卻並沒有將之放在心上,心說話,什麼樣的東西可以嚇自己一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