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世界十大詭異匕首中,秦烽的火隕排名第三,而這把莎拉維爾排名第七,與另一把名叫蝮蛇的劇毒利刃,很早的時候就被死亡島收藏。

莎拉維爾在十年前就已經是不老教官私人物品了,只是在復活之前,她並不喜歡這把匕首,現在卻愛不釋手,使用起來也變得很順手。

只需要輕輕一揮,便能割開人的喉嚨,鋒利程度比之火隕更勝一籌。

等秦烽趕到的時候,水龍幫老窩這些負責安全保障的人,全都躺在了地上,成為一具具冰冷的死屍。

「莎莎,你乾的?」他瞪大眼睛,每個人都死於割喉,景象異常慘烈。

被割喉的人不會馬上死亡,他們會下意識的用手捂著傷口,阻止血漿從大動脈狂噴,但這種方式是毫無作用的。最終,還是死於大量失血和窒息的雙重作用下,由於死之前會發生掙扎,所以死狀會很慘。

不老教官眼眉一挑:「不是我,難道還有第二個人?」

「那也不用全宰了啊!」秦大少難得泛起憐憫之心,把之前自己弄死十九個槍手這件事,忘記的一乾二淨。

女神白了他一眼,哼道:「留給你,你會放他們一馬嗎?」

「呃!」秦烽被問的一愣,訕訕的說:「當然不會,卻也不會像你這樣,我會給他們一個比較爽快的死法。」

伊莎貝拉懶得在這個問題上做過多糾纏,朝著一扇鐵門努努嘴:「你要找的人,就藏在裡面。既然你覺得老師我的手段過於殘忍,剩下的事情你自己搞定。」

他聳聳肩,當然是哥搞定,省的那些傢伙又被你割喉。

上前一步,他猛地踹出一腳,踢在鐵門上。

咣……

鐵門發出巨大的聲響,震耳欲聾,卻沒有被踹開,只是留下一個大的凹陷。

秦大少老臉通紅,沒想到鐵門這麼結實。哎,本想著在美女面前小小的露一臉,最後卻打臉了。

果不其然,美女教官用異樣的眼神看著他,意思像是說這麼一扇小門,就把你難住了嗎?

開玩笑,他從兜里掏出火隕,按動開啟鈕刀鋒自動彈出,接著便猛的刺進了鐵門的合頁位置。

吱吱……

刺耳的金屬摩擦聲響起,鋒利的匕首竟然直接切開了純鋼打造的鐵門合頁。

對此,美女教官並沒有表現出過多的羨慕,她的莎拉維爾也能做到。而且火隕還是她寄給秦烽的,不管他用這把匕首幹什麼事情,都有她的一份功勞。

上下兩個合頁都被廢掉了,秦大少收起匕首,朝著裡面喊道:「裡面的人聽著,不想死的就放下武器,舉起雙手出來投降,不然的話,老子把你們全乾掉。」

鐵門裡面,除了三個槍手之外,就只有杜斌和那個滿臉是血的小弟,一共五個人。

事實證明了杜斌的猜想,這三個傢伙成了伊莎貝拉和秦烽的「領路人」,將整個水龍幫暴露在敵人面前。

三個人很愧疚,為首的開口問道:「杜爺,怎麼辦?」

「能怎麼辦?」杜斌一臉無奈的說:「我已經通知了楊香主,他答應派人增援,但我們得能堅持到援兵到來。 巴比倫帝國 你們三個,去門口給我頂住,決不能把敵人放進來。」

三人心懷愧疚,當然不會有異議,他們一臉慷慨赴死的表情,拎著槍去堵門。 幾輛車以超速狀態在城市道路上穿行,第一輛車的後排座位上,坐著個滿臉焦急的中年人。

他就是大東幫幫主楊宏新,和杜斌一樣,司職生門香主一職。

杜斌的水龍幫和他的大東幫,加上之前的孫奎,並稱為平原市三大幫派。

從表面上看,大東幫和水龍幫是兩個獨立的幫派,而且會為了爭奪地盤和利益大打出手,但這些都是做給旁人看的。

一聽到杜斌的求救信號,楊宏新想也不想,糾集十幾個人以最快的速度趕去幫忙,同時也通知了另外幾十名小弟,從不同的方向趕去。

水龍幫老巢,秦烽下了最後通牒,裡面無人回應,反而響起清脆的手槍上膛聲音。

既然你們自己選擇死,那就成全你們吧。

他猛地抬起右腿,用比之前更大的力氣,踹在了鐵門上。由於門合頁被破壞的一塌糊塗,沉重的鐵門直接飛了起來。

門后正好站著三個傢伙呢,無一例外的被砸倒在地。

嘭嘭嘭……

三顆子彈準確的命中了他們,緊接著秦烽射出第四顆子彈,打死了滿臉是血的那小子。

杜斌剛剛抬起手槍,還沒來得及瞄準,一道金光閃過,鋒利的匕首已經插在了他的手腕上,手槍不受控制的應聲落地。

他一臉痛苦的抱著右手,火隕的金屬構成不同於地球上任何一種金屬,給他造成強烈的痛楚。要不是強烈的自尊心支撐著,恐怕他已經蜷縮在地上高聲慘叫了。

「杜斌?」秦烽開口問道。

杜斌點點頭,反問道:「秦烽?」

至始至終,他都沒看到伊莎貝拉,以為外面的那些小弟都是死於秦烽之手。

強烈的恐懼感躍上心頭,此刻他十分後悔接下對付秦烽的任務,如果再給他一次選擇的機會,就算是被雷爺責罰,他也會拒絕的。

雖然經過多次的查證,但秦烽的真實身份對他和生門來說,依然是個謎。

之前的幾次刺殺失敗,杜斌已經感覺到目標人物不簡單,而且他也一度被排除在這件任務之外。

沒想到連四大金剛中的暴龍、白狼和冢虎都不是對手,既然他能毫髮無損的出現,說明冢虎那個悲催的誘餌,已經一命嗚呼了。

四大金剛折其三,生門受到了有史以來最研究的考驗。

「把你知道的全說出來,別想打馬虎眼,你應該清楚我想知道什麼內容。」秦烽語氣冰冷道:「答案不能讓我滿意的話,你也該知道會是什麼結果。」

杜斌苦笑連連,捂著手彎著腰說:「我不說你會殺了我,我說了的話,生門不會饒了我,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是你會怎麼選擇?」

「反正是個死,不如說出來,免得只能說給閻王爺聽。」秦烽哼道。

杜斌的表情稍微自然了一些,說:「我們的門主綽號雷爺,真名沒人知道,年齡、家庭住址都是秘密。他的勢力遍布中原省和華中其他的幾個省份,據說生門之上,還有更高一更的大人物,我只是個香主,一次都沒見過這些大人物。」

秦烽打斷他的話:「能說點兒有用的嗎,這些情況我早就知道。」

杜斌繼續苦笑,用左手從褲兜里掏出手機,說:「一年前,我偷偷拍過累雷爺的照片,對你應該有用。另外,大東幫也是生門的一個分支,之前我打過電話了,楊香主正帶著援兵趕來。」

秦烽當然不會跟他客氣,接過手機裝進自己的衣兜,伸手把火隕拔出來,說:「你的回答雖然差強人意,我卻想放你一馬,再見。」

說完,他轉身就走。

杜斌一屁股坐在地上,自語道:「你放過我,雷爺不會放過我的。還是給自己一個痛快吧,姓楊的你就不能早點來嗎?算了,你來也是白搭,無非是黃泉路上多個伴兒而已。」

他用左手撿起手槍,對著自己的太陽穴扣動扳機。

嘭……

隨著槍響,他的身體慢慢倒下,眼睛裡帶著不甘的神態。

幾分鐘后,楊宏新帶人趕到,慘烈的現場,讓他雙目盡赤。雖然很多時候為了利益,他也會跟杜斌爭的不可開交,可歸根結底那些都是內部矛盾,現在看著他被殺,楊宏新的心裡並不好受。

「打掃現場,為兄弟們收屍。」他紅著眼說。

一個傻乎乎的小弟問:「幫主,死了這麼多人,咱們不報警嗎?」

「報你妹啊,怎麼報?」楊宏新把一肚子火全撒在了他頭上,一邊追著他打一邊說:「咱們是幹什麼的,是黑社會好不好,報警?虧你想的出來,你的腦袋裡裝的是大便嗎,別跑,讓老子打死你!」

小弟抱頭鼠竄,最後被地上的血滑倒,然後被暴揍了一頓。

楊宏新的火氣消了不少,他拿出手機撥通雷爺的電話,把情況進行了詳細彙報。

……

熟睡中的羅曼被電話鈴聲吵醒,她有些生氣的打開檯燈,心道這是誰啊,大半夜的打電話,找罵是吧?

拿起手機一看,是雷爺的。

但她還是語帶不滿:「雷爺,現在都幾點了,有事兒不能明天說啊?你說什麼,冢虎死了?他是怎麼死的……水龍幫的杜斌也死了,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一瞬間沒了睡意,俏臉上的些許不悅,更是被憤怒所替代。

聽完雷爺的描述,她沉聲說:「我知道了!竟然是秦烽殺了冢虎,雷爺你放心,我不會衝動做傻事的。但是,血債必須血來償,這是亘古不變的真理。」

掛了電話,她咬著牙自語道:「秦烽,你必須死!」

電話的另一端,雷爺臉上帶著陰笑,隨手把手機扔到一幫,樂呵呵的給自己倒上一杯紅酒。

剛才的電話里,他並沒有提到冢虎是誘餌,而是說在轉移的路上被秦烽殺死,他很清楚冢虎和修羅的關係。冢虎死了,修羅絕對不會善罷甘休。

而且,修羅除了性格謹慎之外,還有一個得天獨厚的優勢,那就是她早已成功打入秦氏集團內部,可是在沒有任何預兆的情況下,對秦烽動手。

雷爺的寶,完全壓在了她身上。 打掃完水龍幫的老窩兒,天都快亮了。

楊宏新打了個哈欠,眼睛里全是血絲,昨晚給雷爺打電話彙報情況的時候,他同時接到全面接收水龍幫的命令。

也許,這是唯一一個能讓他稍微高興的事情了,接收了水龍幫,他將成為平原市黑道的老大,名符其實的老大。

他把大東幫的幾個得力助手叫了過來,還有水龍幫碩果僅存的幾個幾個頭目。

宣布了雷爺的命令之後,水龍幫的幾個人並沒有表現出過激的情緒,而是一臉認命的表情。

這讓他心情大好,既然你們這麼識趣兒,做大哥的肯定不會虧待你們,就等著吃香喝辣吧。

剛要出言安撫那幾個頭目,一道金光閃過,緊接著便是「嘭」的一聲,什麼東西砸在桌子上了。

聞聲望去,是一把造型奇特的匕首。

「誰?」楊宏新火大了:「誰有意見,當著大家的面講出來,何必玩兒這種小把戲。」

他以為是某個頭目不服氣,才亮的刀子。

眾人面面相視,紛紛作出「不是我」的表情。

啪……

頭頂的燈熄滅了,一道人影從天而降,手槍噴著火舌,另一隻手拔出火隕,刺入旁邊一人的天靈蓋。

噗噗噗……唰……

隨著燈光重新亮起,活著的人只剩下楊宏新,其他人要麼被子彈打在眉心上,要麼被鋒利的匕首刺死。

「你是什麼人?」楊宏新雙腿打顫,火隕鋒利的刀刃,貼在他的脖子上,讓他不寒而慄。

秦烽這才轉過頭看著他,語速不緊不慢的說:「我叫秦烽。」

「就是你殺了冢虎和杜斌?」楊宏新又問。

秦大少搖搖頭,說:「不光他們兩個,還有暴龍和一幫槍手。對了,馬上還要加上你楊香主的名字。當然了,我會給你個活命的機會,只要你能給我一個滿意的回答。」

他冷笑一下,說:「恐怕很難。不是我不願意爭取活的機會,而是真的沒什麼能跟你說的。相信你感興趣的東西,杜斌已經說過了,我就沒有必要再重複一遍了吧。」

見到杜斌屍體的第一眼,就判斷出他是自殺。為什麼要自殺,肯定是說了某些不能說的話,知道雷爺肯定不會放過自己,與其等著受酷刑折磨,不如一死了之,最起碼不會牽連家人。

「爽快。」秦烽贊了他一句,手腕一使勁,接著身體高高躍起,離開了房間。

楊宏新雙目呈現出死灰之色,張嘴自語道:「生門,到底惹上了哪路神仙……咳咳……」

隨著咳嗽聲響起,他的脖子上出現一道猙獰的傷口,血漿噴濺而出,他本人慢慢的趴在桌子上。

兩大幫派的高層人員無一生還,平原市黑道註定要洗牌了。

……

秦氏大廈,大門口拉著紅色的長條幅,保安們全都穿著沒有一絲褶皺的工作服,精神抖擻分兩排站立。

大堂被打掃的一塵不染,從各部門抽調來的臨時接待人員,全是貌美的女孩子。她們統一著裝穿著粉紫色的小西服,最吸引人的莫過穿著絲襪的兩條美腿。

幾條絲襪美腿不算什麼,架不住多啊,放眼望去全都是,各種晃眼。

作為這裡的主人,秦大少很不理解,你們幹嘛呢?

隨便找個小妹妹一問,我次奧,原來是歡迎領導檢查。

什麼領導?

據說是市領導,市委書記連明飛和市長汪昌嶺,以及市委領導班子的其他成員。

那也不用搞這麼大場面啊,簡直是浪費嘛。

他最看不起的,就是這些只懂得粉飾太平和往自己臉上貼金的傢伙,有這時間為毛不去多關注一下民生,想一想怎麼提高老百姓的收入,搞這些沒用的幹嘛?

不用說,跟著這群領導的,少不了電視台的人。

梅卉是怎麼搞的,不是告訴過她哥不喜歡這種形式主義嗎?領導怎麼了,老子開門做生意賺錢,靠的是技術和質量,跟你們這群當官的有一毛錢關係嗎?

美女總裁面對他的質問,給出了一個十分合理的解釋:「我們正被工信部卡脖子呢,上面的領導不點頭的話,和第一車企的合作就要胎死腹中。有必要藉助這次領導視察,增加秦氏集團的曝光率,這是有好處的。」

他眉頭一皺:「好吧,那就高規格接待唄。這樣,我就不出現了,你來搞定。」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美女總裁白了他一眼。

雙方約定好的時間是上午九點,梅卉帶著方芳、兩個副總裁以及幾個部門經理,早早的就站在大堂里,準備迎接車隊的到來。

九點零五,車隊未出現。

九點一刻,車隊還未出現。

九點二十二,幾輛掛著政府牌照的車姍姍遲來。

要知道,一群人八點五十五的時候,就已經站在這裡了。

半個小時的時間,不少人都腰腰腿疼。

美女總裁也是一肚子意見,卻不得不擺出一個微笑,對大家說:「打起精神,跟我一起迎接連書記、汪市長。」

她在一眾人的簇擁下,走出大堂來到門口。

最先下車的並不是市領導,而是電視台的人,對著秦氏大廈和下面的保安一頓猛拍,然後哈巴狗似的開始拍領導下車。

握手,寒暄,這是少不了的過程。

梅卉臉上帶著微笑,和領導們一一握手問好。

「秦董呢?」市長汪昌嶺問道。

「就是啊,小秦呢?」連明飛也跟著問了一句,搞的自己跟秦烽很熟識似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