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人們的心目中,鄒子川就是無所不能的神。

讓鄒子川想不到的是,這些人的忠誠會在一次戰鬥之中體現出來,而這次戰鬥讓人很意外……

在這四十天,十八個國家和加侖帝國的戰爭已經陷入了膠著狀態,趙烈大將軍終於如願以償獲得了指揮權。

當然,戰爭陷入膠著狀態的主要原因還是十八國突然停止了進攻,反而進入了防守狀態。


鄒子川駕駛睚眥留下的腳印引發的後果開始顯露了出來。

很快,在食人樹樹林裡面駐紮的數百武林人士被十八國聯軍圍剿,除了幾個超級高手逃脫到沙漠,全部戰死,十八國聯軍不光出動了二十萬大軍,居然還出動了數十個皇族高手。

矛頭直指鄒子川在死亡大沙漠的水晶宮!

雖然水晶宮的保密工作做得很好,但是因為大量的採購和人員頻繁的進去,水晶宮還是暴露在了十八國聯軍的面前。

當鄒子川得到消息的時候,十八國聯軍的二十萬大軍距離水晶宮基地不到五十公里的距離了。

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二十萬大軍在剿滅了食人樹樹林的武林人士之後,立刻派出五萬騎兵風馳電掣的逼近死亡大沙漠,如果不是一些江湖人物還有另外的手段通知,也許,這五萬騎兵殺到了門口鄒子川還不知道。

實際上,這段時間鄒子川太忙了,他根本無暇顧及一些情報工作的處理,他忽略了十八國的決心。

現在,十八國的國君對鄒子川的忌憚遠勝於對加侖帝國的忌憚。

知道內幕的只有十八個皇族,一些將軍士兵都蒙在鼓裡,他們想不通為什麼要對這些武林人士大開殺戒……

鄒子川更沒有想到,當十八過聯軍逼近死亡大沙漠的時候,他派在各地採購的武林人物都在被抓捕,就是加侖帝國的皇帝也在虎視眈眈。

似乎,事情朝著不可逆的方向發展。

沒有了一些武林人士的幫助,鄒子川靠個人的力量根本不可能製造一艘宇宙飛船,哪怕是再簡陋的宇宙飛船也不可能,除非,花上數十年的時間。

鄒子川沒有數十年的時間折騰在加侖星,因為,真真的生命只剩下幾個月了。

鄒子川潛意識裡面希望能夠還看到真真一眼。

冥冥之中,似乎有著一股無形的力量正在向鄒子川招手,讓鄒子川趕快回到人類聯盟……

真真!

這個時候,幾乎是鄒子川所有親近的人都不知道,鄒子川最挂念的是真真,想到真真那張蒼白的臉頰,那弱不禁風地方嬌軀,鄒子川感覺心理有一種無法形容的焦慮。

鄒子川的睡眠時間已經從五個小時縮短到了二個小時,他每天要花十個小時的時間在實驗室,還要花十個小時的時間製造宇宙飛船,剩下的四個小時有兩個小時睡覺,還有兩個小時他要處理一些事務。

「蹡蹡……」

實驗室的玻璃牆被敲響,鄒子川渾然未覺,依然一臉專註的測試著光纖效果,一艘宇宙飛船上面使用的光纖數目是驚人的,哪怕是鄒子川拆卸了所有機甲上面的光路光纖也不可能滿足一艘宇宙飛船需要的數量。

鄒子川必須生產大量的光纖。

鄒子川的光腦裡面雖然掌握著光纖的製造技術,但是,這並不代表鄒子川能夠製造出合格的光纖,這是一個重複無數次的實驗過程才能夠得到合格的產品。

當一個人天賦驚人的時候,如果沒有耐心,那麼,這個人縱然是天縱奇才,依然難有多大的成功,成功的人不一定要天賦驚人,但是,必須要有過人的耐心,而在一些成功的人裡面,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耐心都出奇的好,很多人做一個枯燥的實驗可以做數十年,從而在某一個領域獲得突破……

無疑,鄒子川是一個有著極高天賦,更有著讓人感到可怕耐心的人物。

為了一箭射殺八方候,鄒子川在短短的時間用光腦模擬了數百次,幾乎把八方候每一個飛行的方向都考慮進去,從而把他逼入死角,因為,在那塊食人樹樹林的邊緣,只有唯一的一個藤陷,沒有藤陷一瞬間的配合攻擊,鄒子川根本不可能射殺達到武聖境界的八方候立威,光從這裡就可以看出,鄒子川的耐心達到了何種程度。

鄒子川自己都不知道,他射殺八方候的過程被幾個超級高手閑來無事模擬了無數次,每一次模擬,這些高手都會對鄒子川產生一種高山仰止的畏懼,越是高手,越知道射殺八方候的難度,在當時那種特定環境,要把八方候逼到那個角落,幾乎不能有絲毫的錯誤。

在他們的心目中,鄒子川就像一個神話一般,他是加侖星第一個能夠和食人樹溝通,而且能夠指揮食人樹攻擊的人類。

同時,鄒子川也是第一個用箭射死達到武聖境界的普通高手。

其實,現在人們都知道,鄒子川的武功實際上並不高,但是,正是一個武功不高的人殺死了一個武聖境界的高手才更可怕……

……

水晶宮裡面都是沒有門的,鄒子川的實驗室也不例外,站在門外的毛崇喜和屠一萬互相看了一眼,終於,還是一前一後走了進去。

「大人。」屠一萬走到鄒子川的面前,小心翼翼的躬身,鄒子川的安全工作由他和幾個老友負責,而他的幾個老友雖然沒有達到武聖的境界,但是,卻都是無限接近武聖的存在,在江湖上,都是排得上號的人物。

「嗯?!」鄒子川終於抬起了頭,皺眉看了一下腕錶,現在不是處理事情的時候,這一個多月的時間,眾人都知道了他的習慣,沒有特別的事情,都不會輕易的打攪他的工作。

「十八國聯軍的五萬騎兵已經不到五十公里的距離,正在以每小時五十公里的速度推進,如果不出意外,五十分鐘之後,五萬騎兵將會逼近水晶宮基地……」

「五萬騎兵!」鄒子川的瞳孔赫然變得如同針尖一般,金色的光芒一閃。

「是的!」屠一萬被那金色的光芒一盯,身體彷彿被千斤重鎚擊打一般,強橫的軀體連退數步,臉上赫然變得,一臉震撼的看著鄒子川,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這是什麼力量?

屠一萬內心的震驚無以復加,他從來不知道有人能夠用眼睛產生殺傷力,剛才鄒子川的眼神讓他有一種心臟欲裂的感覺,如果不是武功強橫,估計早就心臟破碎而亡。

屠一萬自然是不知道,鄒子川的眼神對貝兒的殺傷力更大,微微動怒貝兒就受不了。

「為什麼?」鄒子川的金芒一閃即逝。

「不知道,食人樹樹林基地的數百兄弟逃出來的只有三個……」

「戰!」

鄒子川沒有再問,赫然一聲暴喝,大步向那巨大的大廳裡面走去。

空氣之中,一股濃烈的殺氣在洋溢著……

感覺到那沸騰的殺氣,屠一萬和幾個高手互相看了一眼,眼睛之中都露出了一絲疑惑。

殺氣這種東西說穿了就是王霸之氣,但是,這種霸氣並不是阿貓阿狗能夠培養出來的,而殺氣又分很多種,殺豬的也有殺氣,殺雞的也有殺氣,劊子手也有殺氣,士兵也有殺氣,強盜也有殺氣,並不是每一種殺氣都能夠讓人產生畏懼的心理,有的人殺氣能夠嚇到動物,有的人殺氣能夠嚇到孩子,有的人能夠讓人不敢靠近……

鄒子川的殺氣不同,這並不是武功形成的殺氣,而是一種滔天的權勢,而是視生命如同螻蟻一般的殺氣,這種殺氣,並不是要殺人,只是舉手投足,只是顧盼之間,自然而然就會讓人畏懼,讓人仰視……

他到底是什麼人?

幾乎是同時,跟隨在鄒子川背後的十幾個高手都升起了這個問題。

大廳裡面不停的亮起刺目的火花,在那巨大的龍骨架上面,有一些被鄒子川挑選出來的優秀人物正在控制激光焊接,這並不是一件複雜的工藝,只要掌握時間和精確度就能夠做到,實際上,很多基本簡單的工作鄒子川都已經交給了其他的人,他每天只是檢查一下就可以了。

大廳裡面的人顯然還不知道外面已經是大軍壓境,幹得熱火朝天,顯得異常的忙碌,沒有一個閑人。

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希望看到這個巨大的金屬結構體飛上藍天的那一刻,雖然他們在全息影像上面看到過若干宇宙飛船在天空飛行,但是,他們更希望看到自己製造的宇宙飛船飛上藍天,飛進廣袤的宇宙,回到人類社會……

「放下手中的活。」

鄒子川走到宇宙飛船首端一塊巨大的玻璃磚上面緩緩說著,聲音並不大,卻充滿了穿透力,立刻,偌大的大廳安靜了下來,數千雙目光落到了鄒子川的身上,人們感覺到鄒子川身散發出來的殺機。

「在食人樹樹林的基地,有三百多兄弟被十八國聯軍圍死,四十分鐘之後,四十八國聯軍的五萬騎兵將兵臨水晶宮,現在,我們有兩個選擇,第一,關閉水晶宮的大門,當縮頭烏龜。第二,我們兄弟的血不能白流,殺!」

說到「殺」字,鄒子川赫然一聲暴喝,空氣彷彿發生了劇烈的震蕩,殺機彷彿一圈一圈的漣漪擴散。


五萬騎兵!

一瞬間,整個大廳裡面的氣氛變得讓人窒息,在那千軍萬馬之中,個人的力量根本是微不足道的,縱然是屠一萬這種罕見的絕世高手,也無法面對五萬騎兵的正面衝擊,在那強大的力量面前,任何個人的力量都會被踏為齏粉……

……

PS:暈死,月票一動不動了,懇求一張月票,塞塞牙縫,滿足霸道吧……(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眾人聽到了這句話紛紛一震,暗叫不好,特別是王毅與魯赤,此刻的魯赤像是發瘋了一般,拚命的攻擊,毫無章法、毫無套路可言。

那仍在激戰的王毅,那懸在半空中的心像是掉進了萬丈深淵一般,急速的墜落,他已是心急如焚,顧不得身後的三個惡徒,拚命的現在共和秦冷月飛去。

目之所及,十幾個惡徒紛紛向著秦冷月猛衝而來,浩浩蕩蕩、勢不可擋,站在原地的秦冷月也是震驚了一下,便先向著後身后爆退而去,那王毅留下的分影。此刻正雙眉緊鎖的盯著這些惡徒。

「嗤嗤」的破空之音再次隔空響起,這刀分影在雙手之上都凝聚出了那錐形的靈力,他旋動著雙手向著猛衝而來的惡徒鑽去,只見數道閃爍著藍色光芒的旋光以著奔雷之速前進。

「轟轟轟???」

此刻已是孤掌難鳴,這突刺而出的旋光,被眾弟子給打散了,在這空中化作了無數的零星小點,消失在了這虛無之中。

這數十名的惡徒將王毅的這道分影給包圍了起來,只在片刻之間,這道分影便殘破,化成了虛影,消失在了虛無之中。

「噗???」

王毅體內氣血翻滾、欲要膨脹,張嘴便噴出了一大口的鮮血,神情凝重的看向那被人追趕的秦冷月。

「臭小子,你給老子停住,你就算追上去了也救不了他了!」緊隨王毅身後的惡徒大聲喝道。

就在這時一把利劍如同流星一般劃破長空,呼嘯而至,劍意更是衝天而起,瀰漫四方,不偏不倚的刺在了正在秦冷月的右肩之上,鮮血猶如噴泉一般飆射而出,不僅如此,這一劍還帶著狂猛的勁道,將秦冷月的身軀都帶動了起來,釘在了地上。

劇烈的疼痛頓時蔓延全身,倒在地上的秦冷月神情駭然之極,面露疼痛之色,抬起了左手緊握住那劍柄,欲要將其拔起。

「呵呵,大哥說生擒與她,又沒說不讓我們傷害這個小美人?這下我們可有無盡的財富了!哈哈???」那施展劍術的惡徒咧嘴笑道,眾惡徒也是里秦冷月只有一步之遙了。

「你竟敢傷她!」

王毅怒瞪著雙眼,大聲喝道,其聲響徹天地、震撼八方,他從儲物戒之中再次將那煙靈珠給拿了出來,頓時滾滾黑煙無窮無盡的從這圓球之中飄散而出,只在數息之時,便以籠罩了整個山頭。

「什麼?難道又是那個凶獸?」那短髮的侯飛雙目緊縮,驚聲喝道。

一股有著兇惡混茫、殺伐煉獄般的氣息頓時在這山林之中爆發而出,震懾每一個認得心神,此刻的天剛要上去烏雲,但是有重新凝聚在了一起。

天地之間,灰濛濛的一片,只見這無形無質的縷縷黑煙,竟極速的凝聚在了一起,下一刻便是一隻高大百丈之高的魔獄煞犬出現在眾人的面前。

所有的惡徒皆是凝望這巨大的凶獸,心中有了一絲的忌憚,特別是那短髮的侯飛的手下,他們曾經在這魔獄煞犬的手上吃過虧,這次再次見到它,心中也是揣測不安了起來,更多的則是一種畏懼之情。

「吼???」這高達百丈的魔獄煞犬仰天便是嘶吼了一聲,其聲撼天動地,整座山林都為之一震,當可撕破蒼穹、唯它獨尊!

「這是靈動境的魂獸!看來這些宗門弟子當中倒也有些翹楚之輩!」方天霸雙目一閃,從容說道,繼續與魯赤奮力對戰。

「嗤嗤嗤???」

魔獄煞犬抬起了那如山一般的巨掌,向著眾惡徒猛拍而去,在這大氣之中竟掀起了一陣狂風,可謂是霸道之極,中惡徒不得不紛紛躲開。

倒在地上的秦冷月看見這面容猙獰的魔獄煞犬之時,心神則是再次一震,在左手之上凝聚出了一層純厚的靈力,銀牙緊咬,雙目緊閉,猛地一拔。

「噗嗤???」

大量的鮮血頓時迸射而出,散滿一地,左身的衣衫頓時血紅一片,那濃郁的血腥味更是激發起了魔獄煞犬損毀一切yuwang。

「轟轟轟!」

無數的山石在倒塌、碎裂,在這天地之間都傳出了一陣轟鳴,眾惡人紛紛施展起了靈術,打向這魔獄煞犬,但是皆是穿透而過,毫髮無傷,這一幕也是驚住了眾人。

眾弟子看見這魔獄煞犬,信心大增,氣勢頓時高了一截,此刻那正在於魯赤激戰的三兄弟停下了手看向這龐然大物,心中也是忐忑不安了起來。

王毅來到了秦冷月的身旁,扶住她,便縱身一躍,飛到了這魔獄煞犬的頭頂之上,王毅輕輕拍了拍它的頭,這魔獄煞犬像是明白了王毅的意思一樣,仰天又是一聲咆哮。

緊隨其後,便是大步的向著前方走去。

「不!王毅,我求你了帶上魯叔!帶上魯叔一起走!」秦冷月神情激動的看著王毅大聲地喊道。

「月兒莫要胡鬧,速速離去,我來墊后,能走的弟子都離去吧!王毅好生照顧好她!」魯赤大聲喝道,雖然他心中對王毅掌控這一隻凶獸感到意外,但是此刻它就是逃生的希望。

魯赤一語既出,眾弟子零零散散的從四面八方匯聚而來,皆是滿身是傷、血跡斑斑,而留在山林之中的人除了魯赤就是還剩下的一兩名秦家護衛,還有那些已經身受重傷的弟子。

秦冷月看到這悲慘一幕,心口之上好像有著數把利刀在切割這她的心臟一般,疼痛無比,她淚流滿面對著魯赤大聲喊道「魯叔,、魯叔,我對不起你!」


那錚錚鐵骨的魯赤,聽到這話也是不禁渾身一顫,雙眸之中閃過一絲柔和,但是這目光也是一閃即逝,再次大聲喝道「快走!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