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地下一個足球場大小的空間中,一個直徑半徑五十米的界面平躺這。和正規星門不同,正規星門是垂直地平線的,而這個星門是和重力垂直的。猶如巨大的湖泊躺在這個空間中。

在鏡面的上方無數鋼鐵支架呈棋盤一樣分佈在界面上,鋼鐵支架上一個個起重機將一個個集裝箱吊裝到界面內。

而鏡面的下方,則是一個個金屬平臺將大量集裝箱擡入上方的鏡面內。

星門只傳遞信息,不傳遞質量,在星門邊緣大量的氣流溢出,溢出氣流的成分是和空氣成分一樣的。

而在星門的另一邊,寬闊的平原上一個北京奧運鳥巢一樣的建築豎立在平原上。這個鳥巢建築中央是平躺的界面,集裝箱從上下兩面運輸。然後運輸到周圍的平原上堆砌。大量頭戴安全帽的工人在,鳥巢建築周圍興建居住地和組裝工業設備。

而隨着鳥巢內大量集裝箱從星門中出來,處於星球上星門質量守恆原則,星門在汲取大量的空氣。在鳥巢上方氣流有些混亂。

將鏡頭切回地下世界巨大的鏡面,所在的地下空間中,在空間邊緣的鋼鐵走廊中,時時刻刻可以看到大量的人在記錄着鏡面上鋼橋正在吊裝的集裝箱編號,在缺乏自動化的時候,就靠着這一個個人在上面記錄小本本的數據,然後指揮吊裝操作室工人進行吊裝。

大量的成員在崗位上指揮,讓一個個集裝箱有條不紊的快速在這個界面上吞吐。這個星門的界面物資吞吐效率達到了略遜於自動化的水平。

自動化只不過是讓這個工作環節的人少一點,在統籌安排的速率上好一些。而自動化並不能改變,這個界面上面的吊裝集裝箱的鋼鐵吊橋的強度是變不了的。機械強度上,不會允許對集裝箱的吊裝速度超過上限。

整個界面周圍的龐大機械吊裝,是由任迪製造的,多個任務中,任迪的屬性是基地車。這麼龐大的隧道體系是任迪修建的。當然這個機械裝置也是任迪修建的。

一切設備任迪能夠弄出來,但是要運作起來還是要看人是否足夠。現在在大昂的任迪畢竟是二階頂峯,在這裏任迪自己的思維總量都不足。在嘗試擺脫自己三階的慣性思維。

自然是不可能將大量的納米顆粒弄過來的。所以這些機械要人來操作。設備方面,自動化設備任迪也會造,但是芯片地下世界的這幫人掌握不住這個產業。

地下世界的五百萬人口維持的工業體系具體科技樹是能夠維修維護電網電路,能夠參與化工廠各類化工品製造,能夠焊接,能夠用車牀加工各種齒輪零件。能操控萬噸水壓機對各種金屬鍛件加工。能用平爐生產各種特種鋼。

是的,這些年輕人在地下世界學習的知識儲備,以及紀律性能夠完成這些工作。至於更高的自動化生產。 鄉村神醫 他們完成不了,任迪不希望讓鏡面自己動用納米顆粒完成。

任迪一頁一頁的翻動着貨物進出的數據,快速心算着。而在任迪一旁大量的人噼裏啪啦的用着算盤正在計算。算盤也就是計數的算籌在一個框子中排列好。這在鐵塔共和國不是新鮮發明。各個行省有很多類似的東西東西,但是當針孔計算器,以及更先進的石英計算器出現後。很少有人用算籌來計算了。而現在處於需要,大家開始大量運用算盤,進行珠算。

這時候在計算房間外,一個人走到了這裏,任迪拿起筆將心算的數據在紙上抄寫完畢。走到了房間外。

任迪說道:“怎麼了。”

張興替交給了任迪一個名單。說道:“剛剛出現了事故,兩輛列車相撞了。”

任迪說道:“三小時內沒有完成滅火。大段隧道不得已進行隔離,該追究誰,按照條例上去做吧。”

張興替說道:“這個。”

任迪笑了笑看了看這個年輕人說道:“我知道,你想給誰說話。但是,我的回答是不可以。”

張興替泄氣說道:“他們都是這麼說的,但是我僥倖想試試。主席,他真的是第一次,太忙了。所以犯了錯。”

任迪搖了搖頭說道:“是否可以寬恕,應當是看後果是否嚴重。而不是看人之常情。從個人角度上看,他是很敬業。但是你知道嗎?張興替?如果按照正常的歷史發展到了現在這個工業時代,沒有誰是不可替換的。同樣誰只要能力達標都能替換崗位。

工業時代要不得惜才這種思想。制度必須制度,我知道他是在疲憊下工作,導致的錯誤。他在疲憊下參與關乎死亡工作崗位是錯的,要麼整個制度上就沒有安排好每個人接班的時間,要麼就是他自己錯了。總之發生這樣的事情,絕對是有人錯了,這個鍋必須有人背。”

張興替說道:“我明白了。嗯。”張興替轉身離開,這時候任迪叫住了他。“還有一句話。”

張興替扭頭看着任迪,任迪說道:“還會有人犯錯的。我架構的政體,以及架構的各項生產條例,畢竟不是你們走出來的。你們肯能理解了一部分,但是總會疏漏一些部分的重要性。所以還會有人不遵守生產條例,導致事故,犯下錯誤。該檢討的必須檢討,該懲罰的必須懲罰。”

張興替點了點頭。任迪點了點頭說道:“是否覺得,我有點像苛刻的暴君?”

張興替看了看任迪點了點頭。然後有搖了搖頭說道:“你的目的不是做暴君。所有人都懂。”

任迪說道:“我能給正確的制度,以及生產機械。但是我不知道你們每一個人要錯多少次,強調多少次,才能理解正確的制度和生產機械的操作。所以我只能儘量的就你們發生的每一個錯誤,對所有人着重強調。”

張興替說道:“我知道,這個強調的過程,原本是我們犯錯死足夠多人後纔會重視的。你不是暴君。你只是說大家都不想聽的預言家。”

任迪說道:“犯了足夠多的錯誤死了足夠多的人才會重視。這是你們現在的情況。我剛到鐵塔的時候,這個世界的統治階級,犯了再多的錯誤,死了再多的人也不會重視。因爲有太多可以不重視的人去死。”

任迪說到這的時候張興替劇怔。任迪繼續說道:“這場核戰啊,對他們來說,死的都是可以不重視的人。直到戰爭打到現在。他們也沒重視。死多少人都沒有錯誤。”

張興替咬了咬牙說道:“他們犯下了大錯誤。”

任迪點了點頭說道:“記住這個歷史就好。永遠要做最先進的生產推動者。永遠要代表生產推動者的根本利益,永遠要滿足生產要求。人類獲得了權利很容易自我高高在上,脫離生產,並且將大量生產推動者的根本利益受損沒看成錯誤。這種錯誤。”

張興替說道:“我不會再犯的。以後這種事情,我不會再找你了。多謝你給我解惑。對了,核戰發生的時候,真的沒法勸說嗎?”

任迪看了看張興替說道:“我沒有勸說。作爲外人,我不可能用心勸說和我八字不合的人。也不想好心當做驢肝肺,被人看成白癡。至於你是否能勸說成功?對不起,我不能把你送過去。”

張興替離開後,任迪繼續回頭珠算,現在任迪在這個鐵塔星可是要來一場正統的,演變軍官基地作戰。

比正常演變軍官要好的是,任迪不用擔心紫金,有什麼就能造什麼,比正常演變軍官不好的是,沒有徵召兵,任迪的那一套物資調動體系,人員管理,思想動員的政體,必須這些人來匹配。

而戰爭的目的很明確,就是將鐵塔文明這個稍有起色的前進動力種子給保存下去,作爲前進動力,他們要參與對抗。必須要在對抗中有所成長,至少不能被熄滅,不能被敵人熄滅,也不能被自己的扶持而熄滅。

上千個菱形鏡片在地下世界漂浮着,有的在金屬冶煉區域,靜靜地打開,看着精煉的金屬溶液進入到了下一步生產流程中熱鍛。

有的在鐵路運輸系統上巡查。在地下隧道中,兩列火車相撞,熊熊的火焰中,菱形的鏡片在烈火中穿梭着將起火燃燒的畫面傳遞給任迪。

當然還有在漆黑的隧道中,來自上方鑽井震動在隧道上方震顫,大大小小的石頭從隧道上方不斷的落了下來,一個鏡片也靜靜地監察着。

對於任迪來說,地圖此時全開。 在地表,高三十多米的鑽機,旋轉的純鋼的轉軸朝着地下鑽,直徑半米的鋼軸在轉動的過程中,大量泥漿從鑽頭周圍噴出來。這不是地下水,而是注水冷卻鑽頭溫度。而泥漿被水帶出來,又能減少摩擦。

這個設備是打油井的設備稍微改造了一下,鑽到一千米以下是沒有任何問題的。有關地下大隧道,天行會的研究這在這幾天不斷的對地下埋設炸藥製造地震波來檢測,發現這個地下隧道體系超乎尋常的龐大。這讓天行會的知情者們感覺到了陰謀的氣息。

鑽機在大地上鑽擊的震動聲音在能讓一千米外的人感覺到地面的震顫。而天空中大批的率屬天行會的螺旋槳戰機在天空中盤旋保持着偵查。

而在戰機下方一輛輛軍車不斷的拿着物資,一攤攤供能的煤礦堆砌在這片荒地上,一輛輛挖掘機正在深挖着溝壑。然後由攪拌機將混領土灌入鋼筋中,澆築成掩體。這片區域已經有一部分掩體修好了。

在一個掩體中,雖然擋不住外面嘈雜的聲音,但是空間內佈置的很靜沁。一張桌子上,一臺電腦正在以幻燈機的形態播放着資料,而在桌子兩側則堆滿了厚厚的卷宗。

韓凡真帶着一副眼睛,不斷的看着有關任迪的一切資料,就當她準備拿着資料的時候,一杯熱奶茶放在了桌子上。

妻心蕩漾:爺,別撩了 韓凡真擡起頭,看到了一位溫潤爾雅的男子——李觀,這位也是她的丈夫。作爲一個能瞭解人心的異能者,李觀能夠與韓凡真結合是一片真心。他沒有對韓凡真徹夜查找任迪,有任何嫉妒,而是全方位的相信自己的妻子。

而韓凡真看到李觀,不禁的握住了李觀的手,作爲一個小女子,韓凡真對人心的絕望和險惡非常敏感,而遇到李觀後,她很滿足這種依靠的感覺。

如果是火曾經她對任迪僅僅是讀不懂的神祕感在作祟。而現在眼前的這個是她真愛的人。

看到自己的妻子握住自己的手,李觀走進了一步用手撫了撫韓凡真的秀髮。說道:“別累着。”

韓凡真搖了搖頭說道:“我在害怕。”

李觀說道:“害怕的話就不去想了。我會一直守護你。”韓凡真的頭埋在了李觀的胸膛中。

李觀說道:“和我說說這個人吧。說出來會好一點。別埋在心裏,一個人承受。”

韓凡真說道:“這是我至今以來唯一看不透的人,看不透他的喜好,看不透他的目的,看不透他傷感什麼,看不透想要什麼,看不透他等待着什麼。但是從有限的資料來看,無論是那個叫昂朝的四級文明還是我們都發生了災難,前所未有的災難。”

李觀說道:“那已經是過去了,現在你和我在一起,不用對過去與魔鬼共舞的經歷而害怕。”

韓凡真搖了搖頭說道:“他不是魔鬼,如果他是魔鬼,我不會害怕。我所害怕的是,似乎他的到來,能讓大家變成魔鬼。”

看到李觀的迷惑樣子,韓凡真無奈的搖了搖頭說道:“確切的解釋的話,那就是人心在遇到他之後,惡的一面充分放大了。他給了昂朝人最想要的,也給了我們最想要的未來科技。而一步步野心膨脹,讓這個世界的惡肆無忌憚的綻放了。最最重要的是,我們變成魔鬼的過程中,處於渾然不覺的狀態。”

李觀點了點頭說道:“我明白了,聽起來和人們稱呼萬惡之源是錢的方式一樣。錢能讓純真變的市儈。能讓藝術變得銅臭。”

鏡頭切換。

在北方,一個星門背後的世界中,升輝集團的老爺子呂崢,優哉遊哉的衝着一杯茶。在他一旁他最中意的孫子呂濤站在一邊。現在的呂濤已經不如匡義學府時期那麼輕浮。現在他已經步入壯年,嘴角的鬍子給他添了一份穩重。

呂崢說道:“小濤,你知道泡一壺好茶最重要的是什麼。”

呂濤說道:“是水和茶葉,以及火候。”

呂崢點了點頭然而又搖了搖頭說道:“說了形,卻沒有說意境。泡一壺好茶最重要的是耐心,要等待茶葉和水交融。”

呂濤說道:“您說的是。只是我們現在出手能夠贏嗎。兩大強權雖然已經筋疲力盡。”

呂崢搖了搖頭說道:“爲什麼要打贏兩大強權呢?再說打贏兩大強權又能獲得什麼利益呢?”

呂濤皺了皺眉頭說道:“我們原來的計劃不是,靜待時機出手嗎?”

呂崢搖了搖頭說道:“情況變了。 道聖 原來的計劃不夠用了。現在鐵塔共和國的領土已經過載了。兩大勢力爲了戰爭肆無忌憚的攫取資源已經讓很多原本中立的勢力產生不滿。而日益殘破的鐵塔共和國。我相信很多勢力都不想呆了。”

呂濤說道:“您的意思是?”

呂崢說道:“幫已經超標數萬個星門的鐵塔星減輕過載。而且鐵塔星已經不配做衆多星門交回的首都星了。升輝星球比他們好數倍。”

呂濤說道:“難道我們要。”

呂崢捋了捋鬍鬚點頭說道:“我們要建國。脫離鐵塔共和國獨立建國。我已經和八個家說好了,他們贊同我們的計劃,只要將他們在鐵塔星的星門關閉,然後搬運到連接升輝星球的星門中。原本在鐵塔星開的星門,就會在升輝星球上開啓了。以升輝星球爲中央節點的星門物資交匯系統形成,那麼升輝星球和鐵塔星球的連接就成了,我們的國家和鐵塔星的接壤點。”

呂濤皺了皺眉頭說道:“所有的星門跨越星門轉移,那麼原本五級文明的星門,就會變成四級的星門。星門跨越一次星門,想要重建就必須降級。”

呂崢點了點頭說道:“只要經過一次星門戰鬥,升輝共和國,證明了自己的實力,四級星門會再次變回五級。”

呂崢敲了敲柺杖,桌子上的被投影了世界地圖。呂崢用柺杖指着世界地圖說道:“這四個家族已經和我們約好了。一共三十三個星門將在接下來的任務中進行轉移。只要第一批星門轉移完畢,證明了我們有獨立的能力。更多觀望的勢力會加入我們的。”

呂濤看了看軍事分佈說道:“天行會和軍方該怎麼辦。”

呂崢用柺杖在地圖上畫了一個圈說道:“第一批勢力的星門在天行會控制的範圍內。先對天行會開戰。核武器已經在路上了。”

地圖上出現了一個個紅點,這些紅點將是第一波打擊的範圍。

這時候將鏡頭切換到擇業文明的堡壘中。在堡壘內部的大廳中一個個光影依次閃爍着。藍色的光影也就是藍鎖,正在播放着鐵塔星上的資料。

資料上包括鐵塔星海洋上肆意的生長的生化兵器。陸地密集爆炸摧毀堡壘和裝甲軍團的核爆。不過這個主要的議題還是在鐵塔星上魔晶破碎的畫面。以及魔晶破碎後發佈的戰爭任務。

最終一個人的畫面,出現在光影大廳中。身爲藍色光影的藍鎖說道:“就是他,名字叫做讓任迪,魔晶破碎後,根據他佈置了三大任務,第一搞清楚的他的目的,第二遏制住他的一切行動。第三斬殺他的追隨者。”

一位位光影仔細的打量着任迪的投影圖像。紅色的光影說道:“這次魔晶的佈置的任務沒有提示多餘的信息,按照正常情況,這是危險的任務。我們應當循序漸進。”

淡黃色光影說道:“我們不可能透入大規模軍團進入鐵塔星。首先鐵塔星已經掌握了核武器,貿然派遣艦隊過去,會有損失。第二大規模軍事行動,必然會引起擇業文明中我們的競爭對手注意。”

藍鎖說道:“那麼就在鐵塔星上扶持代理人,進行一場星球表面的戰爭,當我們的代理人在鐵塔星上掌握一席之地後,我們自然可以進一步行動。”

綠色的光影說道:“如果是軍團戰爭的話,基地最好佈置在大洋上,並且保持巡遊狀態。對了那隻疑似六級神獸消息怎麼樣了。”

藍鎖說道:“魔晶破碎的第十五分鐘,根據衛星拍攝,白蛟最後忽然消失了,在消失前夕,海面上出現宗師級別劇烈戰鬥。等我趕到的時候,發現了空間門的氣息正在遠離。”

紅影說道:“是任迪嗎?”

藍鎖說道:“很大可能是。氣息很強大,至少是宗師頂峯。”

紅影說道:“這次任務我們有召喚使徒戰士的權限。等到確認目標後,使用一次任務召喚。”

衆多光影表示同意。作爲活了正常時間未來公司董事,是不會自己親自冒險的。他們非常善於利用一切資源,完成和魔晶的交易。

未來公司正在針對着目標進行佈置。現在將目光從這個太空堡壘中挪開。將目光轉移到了虛空中。

這片虛空區域中,除了魔晶空間投放,率屬防禦系統一方的鋒芒空間正在琢磨從位面上探索者傳回來的訊息。

鋒芒空間:“這種世界變化的風格,我聞到了一種熟悉的味道。” 韓天旺從家族的主星球到達了鐵塔星球,他已經幾年沒有到達鐵塔星了,當一身三防服的他在直升機看到鐵塔星球,不由得愣了愣。這個陌生的星球和他熟悉的星球並不一樣。

雖然是白天,但是天空是灰黑色的。這幾年停戰讓天空中核塵埃少了一點,然而藍天並沒有出現,太陽的強光直射大地,天空的星星也與太陽爭輝。穿着三防服的韓天旺雖然感覺不到光線照射在身上的刺痛。但是韓天旺看着空氣炎熱但是卻荒涼猶如冬季大地,心裏很難受。

不過難受歸難受一個成熟的政客能夠很好的控制自己的情緒。韓天旺對身邊的將軍說道:“我們現在控制的星門有多少?”

將軍說道:“我方陣營控制的星門總數爲九千七百二十四,比軍方控制的星門多三千六百五十七個。”

韓天旺說道:“其餘中立星門,沒有動作吧。”

將軍說道:“他們沒有動作,總統十五天後的鴻蒙獻祭,我們掌握多數優勢。”

鐵塔文明的星門總數超標了三萬兩千八百個。大多數都是低級文明的非正規星門,按照鴻蒙獻祭的標準這些把接壤文明星門控制在自己手裏的行爲,在此次星門戰爭結束的清算中要將這些超出的星門斷掉。變成孤獨的星球。這些孤獨的星球會獨立幾十年,然後在下次星門戰爭中再次和別的文明接壤。

不過現在要斷掉那些星門?這些決定權是在誰手裏?主持地點在那裏?

這就像美國大選,贏者通吃。這裏的選票就是佔據的星門數量。而且不是所有星門都能作爲選票星門。必須是在兩次星門戰爭時間內加入文明的星門。這些星門就是選票。天行會現在佔據的星門較多。將主導本次鴻蒙獻祭。

至於鴻蒙獻祭將在那裏展開?

通常是整個文明物資流通最多的星球,星門最多的星球將展開鴻蒙獻祭。這對星球也是有要求的,其他鏈接衆多星門的星球上星門數量不得超過主星球的百分之一。否則就對主星球的主導鴻蒙獻祭的位置進行挑戰。

鴻蒙獻祭的權限是刪減一個文明的星門數量,如果戰勝了,有了更多星球,將可以決定這些新星球的星門在那個星球上開着。比如說昂城這個星門,連接大昂的首都星的星門,鐵塔人爲了方便控制就直接開在了鐵塔星上。

若是敗了,則可以優先的決定刪減那些星門,當然刪減星門的權限是有限度的,一般是物資吞吐量最小的星門最先刪除,新的星門比老星門先刪除。如果逆有限度,那要耗費大量的資源。

當然有限的權限也是權限,現在韓天旺就準備優先把,軍方殖民的那些低等文明的星球星門給先刪掉。斷掉他們的資源點。本次刪除星門數量的上限爲一萬個,也就是五級文明的最低標準,超過這個標準這一次不刪,等到下一次。

像南葉國連接任迪所造的新星那個正規星門必須刪,因爲物資吞吐量極少。不刪它山刪誰。

至於鴻蒙獻祭的開展是什麼樣子?到時候將大量的重核元素注入星門邊緣合適的位置就可以了,鐵塔星這裏,天行會現在已經在每一個星門位置上做好了準備。不僅僅是天行會,所有控制星門的勢力都做好了準備。

在那個時候注入重核元素不僅僅會獲取決定文明星門增減的選票權,還會開啓一個較小的界面,這個界面會連接宇宙位面所有智慧文明。能用重核元素當做貨幣,換取一些重核元素含量較高的東西。

比如說裝載靈獸的儲物玉佩,那就相當於一個小型星門。有着大量重核元素材料在上面,這些高能的東西,在進入這個小界面後能夠大量的重核元素。

這個臨時開啓的小界面,就像一個漏洞,一個臨時能讓全宇宙掌握星門的勢力交換含量重核元素含量較高產品的漏洞。

當這個小界面展開後,人們能夠看到這個小界面漂浮衆多東西。在小界面外五米範圍內,拿出相應質量的重核元素,裏面相應的物品就會閃爍放出一道道光束,只要將重核元素放到一道光束上,就能完成牽引。順着光束投入界面的重核元素物質越多。那個東西就會越來越接近小界面出口,投入一定量就會飛出界面。當然這是沒別人和你搶的情況下。

這就是大昂的貴族們攜帶魔法物品的緣由。鐵塔文明也會兌換這種東西。同時也會投入一點帶重核元素的物品。比如說有着複雜紋路鋼盾牌,盾牌能夠在金屬物品靠近的時候進行片段,在盾牌五米範圍內操控磁鐵片形成防護系統。

以重核元素爲驅動力,能夠打出光線火焰傷害魔法劍。以鐵塔文明現有的集成線路技術,是能夠將魔法武器進行一定智能化效果的。這些東西每次出現,很多三級四級的低等文明貴族都會用他們星球上數量可憐的重核元素原礦石投入界面。

這種臨時出現的小界面,這是正規星門在星門戰爭中計算文明星門數量的時候,纔有的小福利。交換的範圍是非常廣,似乎是全宇宙的智能生命都在利用這個漏洞。鐵塔地下隧道那個開啓的星門是非正規星門。

話題轉回來,當然現在韓天旺關注鴻蒙獻祭的最主要原因還是刪除星門,一萬個此次戰爭大規模物資流通的殖民地星門,軍方控制的必須多刪除一點。

然而韓天旺突然擡起頭,他的瞳孔突然放大了,因爲從天邊出現了一個點,這個點正拖着火舌快速靠近。

幾秒鐘後強光綻放,在強光中直升機的外殼瞬間受熱變得赤紅脫落,直升機的螺旋槳,直接燃燒起來,而整個直升機從內到外變成了一隻火焰框架,裏面的人變得焦黑全身冒出火焰。而當直升機搖擺下落七八米的時候,隨之到來的衝擊波將這個直升機衝碎了。

核彈,在地面上,只要核彈不落在自己三百米範圍內。先天強者可以利用核彈落下的幾秒鐘迅速找到掩體躲避光輻射,然後在躲避光輻射的時候,猶如土撥鼠一樣快速撥土將自己埋入半米厚實的土坑中,是能趕在衝擊波到來之前倖存的。什麼你說水泥地怎麼辦?除了高速公路是鋪設半米厚的水泥,城市其他區域下面都是一層磚瓦水泥殼子加上夯土。對於先天強者來說,可以直接破開。但是在天空中,光輻射的第一波打擊,沒法逃避。直接死。

天行會一代梟雄就此終結。升輝集團的進攻開始了。

當核武器開啓的蘑菇雲在遠方地平線上升起的時候,在鑽機所在的位子,李觀衝入了掩體內,拉着韓凡真的手迅速進入了一輛裝甲車中,然後他親自操控車輛在地平線上狂飆着。

韓凡真看着李觀說道:“我們去哪裏。這方向不是返回的方向。”

李觀說道:“不能返回去,這是蓄謀已久的攻擊。現在我們所在的大片區域,一定遭到敵人的打擊了,現在回去我們一定會撞上敵人。到時候肯定活不了。”

韓凡真愣了愣說道:“叛軍是想要在鴻蒙獻祭之前發動進攻?不不,他們如果有這種實力,早在上次戰役中就發動了。而且他們的士兵不可能戰鬥了。”

李觀這時候拉住了韓凡真的手,同時踹開了裝甲車的側門,從高速行駛的裝甲車上跳下來,二人滾到了土地上。而李觀抱起了韓凡真迅速找到了掩體。

此時天空上大批的戰機集羣嗡嗡的飛過來。飛機黑壓壓的從上空飛過,這時候一個四架飛機組成的攻擊小隊,放低了高度一陣機炮掃射,在前方兩百米外的裝甲車變成了一堆廢鋼。

爆炸的碎片落到了李觀夫婦身邊,韓凡真用手指觸碰了一下這個碎片,然而立刻收回了手指,手上被燙出了一個泡。

李觀擡頭看了看大片飛行的飛機,低沉地說道:“標誌是升輝。”聽到這韓凡真立刻擡起了頭,看到了升輝集團的標誌在戰機的兩翼。十幾年前在匡義學府的記憶猶如閃電一樣出現在腦海中。

李觀感覺到自己懷裏的愛人身體僵硬,問道怎麼了?韓凡真說道:“那個人在匡義學府的室友是升輝集團的少爺。”

李觀:“什麼?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韓凡真語氣有些歇斯底里地說道:“他給的核武科技並不僅僅只有我們和匡義學府。錯的,從一開始就是錯的,將核武器投入戰爭,然後奪權從一開始就是錯的。從得到核武後,後面一系列的野心膨脹都是錯的。”

李觀抱緊了韓凡真說道:“我們必須離開這裏。”這時候在一公里外,大量的煙塵騰起。大量轟炸機將重磅炸彈投到了,鑽井所在的平地上。原本準備鑽探地下隧道設備都被炸燬了。

尋找任迪天行會尋找任迪的努力自此終止。 在地下隧道中,吊着的燈泡突然搖晃着,讓下面的人影擺動起來,一位位帶着安全帽的人擡頭看了看上方,似乎是感覺到了什麼。而任迪也擡了擡頭。低下頭說道:“繼續啓動。”

啓勉對任迪問道:“上面又發生核戰了。”

任迪說道:“是的,而且打的非常劇烈。”

啓勉感到不解說道:“他們到底什麼時候才知道停下呢?”

任迪說道:“選擇前進是有可能停下來的,而選擇崩潰揮灑,會越陷越深。直到另一種思維想法,變成主導。”

啓勉看了看任迪,然後點了點頭。

現在地下世界的正在挖掘隧道,也就是主隧道處,挖掘一個狹窄的隧道,直徑不超過兩米的貨運隧道,就和下水道一樣。

修建這個隧道蜿蜒七公里後,在地下拓展出一百米長乘以五十米寬,高七十米的地下基地,然後這個基地在通往三百米的地表。

整體來看這就像地下主隧道伸出來一個小絲線,然後長出來一個果子(地下基地)。爲什麼這麼做,而不是直接在主隧道上面開通道上去呢?因爲安全,如果地下基地暴露後,敵人轟炸地下基地的位置,不會損害主隧道體系的物資運輸。

這就像人摘蔓藤上一個果子,不會損害蔓藤主經一樣。而那個獨立的地下基地將主要從外界獲取物資。至於地下基地這主隧道的那一條狹窄的通道,是這個地下基地被攻克的時候能夠讓人安全的撤回來。當撤回來的時候立刻炸燬地下基地,這條狹窄的隧道立刻坍塌根本不會讓人找到主隧道。

自鑑會,也就是現在地下世界的組織,正在着手四十三個半獨立基地的建設。其實這個隧道任迪就能挖掘完畢,但是任迪在領導自鑑會的時候。對所有人隱瞞了幾點。

大部分自鑑會的成員都是一個個城市的學校孩子。最早的一批孩子是任迪接應下來的,而後來的人則是啓勉通過製造大規模幻術,從一個個城市中將大量的流浪兒童接到地下世界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