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後來姜浩天一回想,他好像更喜歡燕琳雪害羞時的樣子了。

“討厭看什麼看,沒見過美女化妝嗎?真是的,不過我想着你可能也不太喜歡吧,我的強迫性留在這裏了,你居然還是這個態度,真不知道你平時做事的時候是什麼樣的情況。”

燕琳雪說話的時候,姜浩天明顯臉上緩過一絲不自在,她又什麼時候這麼被人看透過,這女人竟然一眼就看出了她的心思,她有些害羞,連忙摟住姜昕兒。

“爸爸你就不要害羞了,怕媽媽長得好看那就直接誇好了,不要這樣再說了,媽媽長得好看是事實,不然我也不可能長得這麼漂亮對不對?”

姜浩天寵溺的摸了摸姜昕兒的腦袋。

“對對對,公小公主說什麼都對,爸爸就聽你的是媽媽長得很漂亮,爸爸就是在誇媽媽,怎麼啦?”


姜浩天說完之後看着燕琳雪的眼睛眼神中含情脈脈,但閃過片刻之後便腦袋一扭。

燕琳雪看到姜浩天看她這模樣,心裏閃過一絲得意,看呆了吧,這臭木頭,平時對她就平平淡淡,現在終於有金叉的時候。

“有些人是不是該取早餐過來了,這麼久了都還沒吃早飯,肚子都餓了。”

燕琳雪這麼一提起姜浩天才反應過來,連忙下樓便去取早餐。

畢竟燕琳雪發現姜浩天就坐在沙發上,一直跟個沒事人一樣,動不動就在看着自己也沒好氣,畢竟吃完飯還要去岐山玩。

飯後,一家三口愉快的出門而周彤卻沒有跟在後面,因爲他知道即便是跟着那也只是一個電燈泡,以及這樣還不如讓人家一家子開心的,就這麼出去別打擾得最好。

還有現在因爲客人沒有離開他就只能在餐廳看着肩負大任。

開車十幾分鍾就到了景點。

燕琳雪從車上下來,一臉驚歎地說:“這裏的空氣真清新。”

說着便張開懷抱猛地呼吸這邊的空氣,就好像這些空氣是奢侈品一般。

姜昕兒則是像一個脫繮的野馬,猛地撲向大自然的懷抱,而猛地呼喚着在這邊隱藏着的兩條大狗。

“大黑小黑,你們快出來,快跟我一起玩呀,怎麼都在暗處不出來呢?”

姜昕兒的聲音傳出來,兩條狗就從暗中出來了,隨後他便跟孩子歡心的鬧了起來,他們就這麼鬧成了一對兒。

在燕琳雪說話的時候,姜昕兒早就已經和兩條狗玩到了一起,可是這兩條狗的眼睛還眨巴着,畢竟他們剛纔吃的飯都沒吃完,這小主人就來了。

時不時眼睛還看見後方彷彿在說:“主人你來的太不是時候了,我們的飯都沒吃完,你說這個怎麼辦?但片刻間又又成了好夥伴。”

姜浩天看到這一幕只是露出寵溺的笑容,便跟着燕琳雪兩人在這散步,這周圍的空氣自然是很好的,這邊娛樂設施都還算可以,這邊也有不少人在這散步。

但是都僅限於山底下,畢竟山上不是他們能去的地方,而燕琳雪此時就想知道姜浩天在這邊搞了什麼鬼,爲什麼孩子現在越來越喜歡跑到這邊來了。

“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着我?”

姜浩天聽到這話笑了笑,他能有什麼事情瞞着他,畢竟這女人現在一出現,不僅讓她身邊留有芳香,而且就連這邊的空氣好像都變得與往日不同。

“我能有什麼祕密啊,你看到的就是真的,這邊空氣清新,正好適合孩子成長,正好你也就當修煉修煉,等會兒下午不是還要出差。”

姜浩天剛提到要出差,姜昕兒就立馬回過神來,跑到兩人身邊那一臉苦苦哀求的樣子,好像忘記了昨天是怎麼答應燕琳雪。

“媽媽媽媽能不能不要去出差呀?我真的捨不得你,你能不能留在這裏陪陪我,還有爸爸我們一起去玩多好啊,等到時候冬天來了我們一起去打雪仗行不行?”

燕琳雪聽到這話心都快融化了,可是下面的事情豈能是他想不去就不去的公司那邊那麼多問題,而且現在這一場活動下來,如果不趕緊去的話,萬一上面有情況,那她復出就無望了。

“寶貝乖,哥哥在這邊等媽媽,媽媽很快就會回來的啦,你要跟爸爸多待一段時間,這樣的話跟媽媽纔會顯得更加親密,你要把爸爸管好一點哦。”

燕琳雪不知道他爲什麼會說這樣的話,但是感覺和姜浩天之間好像某些東西改變了一點,沒有像之前那樣了。 前山,姜昕兒呼之後,黑色的金毛襯托毛髮隨意飛舞,頗爲帥氣。

就連燕琳雪見狀都輕笑着感慨:“真不知道你從哪邊弄來這條狗狗身板這麼大,顏值還這麼好,還這麼通人性,我發現你的祕密真的特別多。”

說話間燕琳雪的眉毛之間閃動着看着姜浩天。

姜浩天聽到這話,隨後坦然地說:“祕密確實很多,你想知道嗎。?”

兩人對視幾秒,燕琳雪連忙移開視線,心臟好像比之前快了一些節奏。


他要告訴我祕密?他想幹嘛?是不是想追求?燕琳雪心裏莫名有些緊張,眼睛忽然閃動。

因爲她知道,當一個男人主動向女人分享自己的祕密時,那就說明這個女人在那個男人心裏關係已經和之前發生了變化。

“過不了多久。”

姜浩天輕聲一笑,隨後又說:“你會親眼看見這裏變成先進的樣子。”

燕琳雪看了一眼姜浩天剛要開口說話時,忽然一道碩大的身影從山頂衝下來。

燕琳雪目光看過去,她眼睛逐漸增大。

“那……那是什麼?”

“大猩猩 ?怎麼那麼大?”

“呀,他跑過來了。”

燕琳雪一緊張雙手下意識的就摟住了姜浩天的胳膊,身子靠了上來,使得她身子飽滿處直接壓了上去,那股觸感讓姜浩天有些莫名心動。

不過下一秒燕琳雪立馬就鬆開了姜浩天的胳膊身,快步跑向姜昕兒身邊,將其擋在身後,臉色有些害怕,看着呼嘯而來的大黑。

“媽媽,你就別擋着我了,大黑都來接我了。”

姜昕兒一溜煙兒的就從燕琳雪身邊跑去,燕琳雪見狀一愣。

大黑?

什麼情況?

發呆的時候姜浩天來到他身邊,輕輕拍了他的後背:“是別擔心,他家大黑是這裏的大管家,是小黑和二黑的兄弟。”

“?”

燕琳雪沒說話,臉上愣了一下,目光有些呆萌看着眼前一幕,不過見到眼前巨無霸一樣的大猩猩,很小心翼翼地陪着姜昕兒在玩兒,就鬆了口氣。

隨後女子轉身看向姜浩天。

“這樣的情況多久了?”

姜浩天聽到這話甚至有些驕傲畢竟孩子沒有玩伴,能和這幾個傢伙在一起,那也是好事。

“你不是害怕了吧,這只不過是一隻大猩猩而已,有什麼好怕的,你看連寶寶都不怕,你都多大的人了。”

燕琳雪一聽這話瞬間覺得不高興了,嘟囔着小嘴顯得更加可愛嬌羞了。

“誰告訴你說我害怕了,哼,都怪你,要是你提前告訴我一聲有大猩猩那我就不會這樣啦,真是個壞蛋。”

姜浩天一聽覺得更加委屈了,這女人怎麼現在把責任都推到自己身上了。

有些不高興,故意嚴肅的說的:“那你也沒問我啊。”

“我不問你就不說了嗎?我看你就是故意的,你眼裏壓根兒就沒我這一個燕琳雪人。”

燕琳雪話一剛說完臉就猛的紅了,扭過身子不再看姜浩天。

看到燕琳雪嬌羞的樣子,姜浩天眼神一寧,心臟快速的跳了幾下。

這種感覺好像就是傳說中心動的感覺吧。

“媽媽,快過來看看。”

姜昕兒好像和大猩猩兩個人已經玩得很好了。

就在燕琳雪角的羞澀的時候,姜昕兒把他叫了過去。

燕琳雪才從尷尬中走出來,連忙邁步走了過去。

“媽媽,你還沒見過大黑呀,嗯哼,大黑,這是我見過最漂亮的媽媽,你快打招呼。”

姜昕兒前仰後翻地看着大黑眼神認真地說道。

“哦?”


大黑的嘴巴扭了扭,想要怎麼打招呼,琢磨半天,他撓了撓頭,想要伸出手和燕琳雪碰拳頭。

但是看見手掌有油漬後,連忙將手縮回來,在身上的毛髮上來回蹭了蹭,然後再次伸出手,將手掌遞到燕琳雪面前。

燕琳雪愣住了。

“這個要幹嘛?”

“哎呀,媽媽好笨呀,你是用手手這樣就能和大黑碰碰了。 ”

姜昕兒用自己的兩個小手掌握着小拳頭相互碰撞幾下示意燕琳雪。

燕琳雪這才明白過來,抿嘴笑道,露出粉拳和大黑的碩大拳頭碰了一下,因爲大黑沒有用力,所以拳頭還是蠻柔軟的。

燕琳雪甚至還摸了一下大黑胳膊上的毛,覺得很是順滑。

“哈赤……”


大黑歪着嘴笑了起來,他左手在自己胸前砸了幾下。

然後又是一些聲音,聽起來好像很開心。

“大嘿嘿,這次看見媽媽了,我媽媽漂不漂亮呀?”

姜昕兒奶聲奶氣的問道。

小黑終於找到表現的機會,在一旁連忙點頭,一副小迷弟的樣子。

而大黑先是一愣,然後又是用眼睛仔細觀察燕琳雪角一陣一副認真思考的樣子,表嘴巴還嘟囔了兩聲,表示猶豫,但遵循本心的想法搖了搖頭。

因爲在他心裏這有什麼漂亮的瘦不拉嘰的,雖然皮膚白,但是沒有母猩猩q的風情,而且還沒有皮毛。

大家都露出了質疑的神情,燕琳雪和姜昕兒則同樣露出一個呆萌的表情,燕琳雪沒想到這大黑j居然搖頭。


什麼意思?難道自己不漂亮嗎?

“哼,大黑你一點都不乖,我也一點都不喜歡你,你居然說媽媽不漂亮。”

姜昕兒說這病毒能得罪假裝生氣,而大黑一見之神情,立馬呼哈呼哈地表達自己的意思。

好像是在說燕琳雪很漂亮。

燕琳雪看到這情況立馬愣住了,還覺得有些好像只大黑是典型的馬後炮呀。

“哼哼這還差不多。”姜昕兒滿意的點了點頭。

“大黑,要舉高高。”

大黑點頭,彎腰伸向姜昕兒,姜昕兒卻連忙搖頭。

不滿的說道“哎呀,大黑,你好笨笨呀,不是昕兒,是媽媽舉高高啦。”

大黑的臉聚聚。尷尬地撓了撓頭,雙手伸向燕琳雪。

在燕琳雪漸漸增大的目光下,大黑將其抱了起來,扔向空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