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在綠族之地外的綠城內,也是轟鳴一聲,可以看到,整個綠族之地四周瞬間就是多了一道道的身影,無邊的氣息震的宏偉的綠城都是搖晃不停,整個綠族大地都是晃動著。

這一刻,出現的真道霸主不下二十位。他們本來都是暗中觀戰的。沒有打算在綠族之地出手。但現在,面對三十六道鴻蒙大道,沒有人能夠再冷眼旁觀了。

轟鳴陣陣,諸多真道霸主都是身形踏入無盡虛空,到了小世界蒼穹之上,一隻只大手都是落了下來,讓極**尊兩人都是面色一變,連忙後退。

沒有人敢無視二十多位真道霸主的攻擊。就是四劫霸主也不例外。

一隻只大手相撞,互相攻擊,都想抓向那跌落在地的道果,但沒有一人能夠成功,有做出頭鳥的,都是被其他人無情的撕碎了大手。


「竟然還有鴻蒙大道……」這時,遙遠的無盡虛空之中響起一道聲音,接著,一道九彩仙光瞬息而至,卷向了道果。

「誰?」

「大膽!」

「找死!」

蒼穹之上。一位位真道霸主紛紛大喝、怒斥,不由自主的一同出手打向那道九彩仙光。甚至要順著九彩仙光攻擊到九光道君的本尊,其中,極**尊更是冷笑不已,出手更是全力。

「都給本君滾回去!」九光道君冷喝傳來,唰的一聲,無盡虛空外飛來了一卷寶圖,九彩光芒閃爍鋪開,足有億萬里方圓,照耀虛空。

「嗡嗡嗡……」寶圖之上有九把擎天仙劍佇立,劍光裂開,一陣劍鳴動天,瞬息間,就有一道道無與倫比的劍氣四射而出,直斬那些出手的真道霸主,讓許多人都是面色大變,連忙後退。

竟然以一人之力反斬那麼多的真道霸主,九光道君的威勢瞬間就是一展無遺!

「噗嗤……」一道璀璨劍氣光芒一閃,直接從極**尊身上斬過,也似乎這道劍氣的威能特彆強,一聲慘叫響起,極**尊的身軀差點被腰斬,道體被強橫的劍氣肆虐的骨頭都碎了一片,血肉糜爛。

只是一劍,極**尊就是重傷,身軀後退,面色蒼白無比,目光帶著駭然,他覺得,對方似乎知道他心中所想,所以才故意重傷他。

看看其他人,諸多真道霸主雖然有些手忙腳亂,但卻都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勢。

不過這也是一個立威,其他的真道霸主看到了極**尊的凄慘模樣,頓時都是心中發冷,要知道極**尊怎麼說也是一位四劫霸主啊,竟然一招都擋不住。

嚇人啊,難道是至尊霸主?許多真道霸主都是如此想到。

九彩仙光再次捲來,要收走道果,不過這次蒼穹之上的諸多真道霸主卻是沒有人再次出手了,每個人都是被剛才一劍給嚇到了,而那無盡虛空中還沒有收走的寶圖九劍也是劍光熾烈,隨時會再次斬出,讓許多人心悸。

但這時,無盡虛空中再次有無與倫比的波動傳來,有五道身影若隱若現的出現在遙遠的虛空之中,一隻只如同蒼天之手的手掌伸出,轟鳴一聲,五隻大手直接拍斷了九彩仙光並再拍向那寶圖。

「九光,你以為你一人還能橫行混沌嗎,實在狂妄!」無盡虛空之中有人冷喝,話語中帶著浩蕩無邊的威嚴,好像一位至高無上的帝王一般。

「你們五個真麻煩,敢一對一的單挑嗎?」九光道君的聲音帶著輕佻,但虛空中的那捲寶圖卻是一震,九把仙劍竟然紛紛飛起,光芒搖曳億萬里,與五隻大手大戰在了一起。

不過那位出手的霸主明顯不一般,每一人都是神通無量,五人聯手,兩人反壓驚艷無比的九光道君一籌,如果不是九把仙劍太過強大,可能九光道君根本擋不住五人。

「九光道君,神尊山的大神君,而那五人,應該就是五大神國的五位一等監國親王了,也只有他們五人,才能有如此的威勢!」蒼穹之上的諸多真道霸主中有人開口,抽著冷氣,話語中都是帶著顫音。

神尊山,五大神國,無不是混沌內頂尖的大勢力,而如今,綠族之地竟然引出了這等強者的加入,局勢頓時變得撲朔迷離了。

本來以九光道君的驚艷絕倫,道果也跑不了他的手掌,但如今,五大神國的監國親王一來,誰也說不定了。

五大神國的一等監國親王,在混沌內威名那是響徹了不知道多少年,那是實實在在的霸主,都是度過第四劫的真道霸主,神通無與倫比,在五大神國國主的常年不出世的情況下,五大神國的一等監國親王就代表著五大神國的威嚴,掌控著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至高權柄,俯視混沌萬天!

他們絕對是混沌內的頂尖大人物,一言可定人生死!(未完待續……) 「出手,趁機搶奪道果!」

突然,人群中有人喝道,頓時有人伸手再次抓了下去,要搶奪道果,這一下,諸人也都是按耐不住,趁機出手。

有五大一等監國親王攔著,那九光道君也顧不及他們了,諸多真道霸主都是開始爭先出手,甚至身形落了下來,混戰頓時開始。

但就在這時,無盡的虛空之中,突然之間,一點光芒不知道從哪裡急速而來,擁有著無與倫比的極速,出現在了這片天地之中,接著,光芒一閃,沒入了幻屍道尊手中的綠道尊的大道之體內。


「轟隆隆……」綠道尊的大道之體開始出現異常,內里轟鳴一陣陣的,發出了驚天大響,隨之,一股狂暴的氣機瞬間開始瀰漫,席捲天地。

道尊的道體渾身一道道大道之光纏繞,如同復活一般,接著,一隻手揮起,無匹的大道之力擊出,「砰!」的一聲大響,幻屍道尊直接就是道體四裂,崩碎開來,爆成了一片血雨,砰砰砰的砸落在地。

這是第二位真道霸主的道體被斬了,一滴鮮血砸在了丁岳身上都是讓丁岳悶哼一聲,生生的磨滅了丁岳體內的大片生機,讓丁岳大駭,生機草大把大把的用掉。

「怎麼回事?」諸多真道霸主驚疑的看向了道尊的道體,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但在這時,道尊的道體渾身散發出熾烈無比的光芒,一道道光芒如同利劍一般,穿透了虛空。撕開了混沌。在綠城之內都可以看到那綠族之地內突然如同出現一輪無邊巨大的大日一般。光芒無量,很是刺眼。

「不好!」

「快走!」

「誰在算計我等?!」

小世界內,一位位真道霸主的面色瞬間就是變的難看至極,全部都是轉身就要離去,連道果也顧不得了。

但這個時候也晚了,道尊的大道之體竟然此刻開始崩裂,一股股無與倫比的強大的大道之力開始迸濺而出,以狂暴至極的威勢席捲一切。

只是瞬息間。這個本就有些殘破的小世界便是崩塌了,連中心區域都是狂暴的被撕碎,世界毀滅,有無窮無盡的毀滅之力也是翻滾而出,席捲天地。

而且可能因為這處小世界的特殊,以致於這毀滅之力甚至已經可以威脅到了真道霸主,許多人都是發出了驚天的怒吼。

真道霸主們被無邊的大道之力淹沒,他們如同落入狂暴的汪洋之中一般,眨眼間,便有五六人被狂暴的大道之力撕碎了道體。悲催厲喝都是無奈。

「我去。」大地上,丁岳在第一時間就是跳了起來。一手神通寶鏡,一手聖十字架,更有一件件的至寶環繞著他,他迅速的只是瞬間就到了那座還沒有崩滅的水潭上。

「轟……」一道大道之力橫掃而來,如同天劍揮落般,狂暴猛然,丁岳身邊的幾件至寶瞬間就是被劈的四裂崩飛,隨之落下了神通寶鏡之上,砰的一聲大響,丁岳一頭栽進了水潭內,身軀如遭雷擊,仙體都是龜裂。

「走,趕快走!」丁岳面色沉凝,目光堅定,動作一點都沒有停,法力都是燃燒了一般,體內又有大把大把的生機草被煉化,補充自身,他如同一道利劍般瞬間到達潭底,砰的一聲落下水底。

丁岳看到水底內的一座石台,石台灰撲撲的,甚至上面還有些苔蘚存在,很普通,看不出什麼不凡,但此刻,丁岳的唯一生路就在這石台之上。

「轟隆隆……」毀滅延續到了水潭之內,大道之力轟落,毀滅之力翻滾,整個水潭都是開始崩裂,情勢萬分危急,丁岳身形一縱,急速的落在了那石台之上,但同時,有一股大道之力橫掃而來,直接把神通寶鏡、聖十字架逼退,擊中了丁岳。

瞬間,丁岳感覺自己要隕落了,大道之力轟然在他體內席捲,一個瞬間就是要把他抹殺,即使是生機草也是補救不回來。

「功虧一簣嗎?」丁岳心中一沉,有些不甘,他已經落下了石台之上了,就差一個秘法使出,就能逃出生天。

但此刻卻有些晚了,他的手已經抬起,仙體卻開始崩裂,生機被磨滅,已經掐不出法決了。

「嗡嗡嗡……」但就在這時,危急萬分之時,丁岳體內突然響起一聲輕鳴,如同大道天音般,在丁岳體內流轉,瞬間就是把丁岳從隕落邊緣拉出。

「傳承至寶!」丁岳驚喜,他心神一掃,發現他體內那被一根柳枝纏繞的綠族傳承至寶此刻突然發光,九彩光芒朦朦一片,絢麗無比,透出迷人光芒,顫抖著,那輕鳴之聲讓丁岳有種要悟道的感覺。

唰的一聲輕響,丁岳體內的那股大道之力瞬間就是被傳承至寶給吸入了其中,頓時,傳承至寶光芒更加靈動,竟然開始旋轉。

一幕幕奇妙的異象紛呈,朦朦朧朧,讓丁岳通體都是光芒照耀,血肉骨骼泛出璀璨熒光,法力都是好像被大道之力萃取了一遍一般,晶光四射。

丁岳心神掃過,這一瞬間,許多大道精妙都是讓他領悟,道行竟然在這個危機萬分的時刻更進了一步。

「唰唰唰……」水潭的崩滅此刻突然出現了停頓,肆虐暴烈的大道之力都是受到牽引一般光芒一閃都是沒入了丁岳體內那傳承至寶之中,讓那傳承至寶越發的不凡,丁岳在這一瞬間獲得的益處更加巨大。

那大道之力就好像是傳承至寶的動力,引動了傳承至寶出現變化,各種大道精妙紛紛呈現,甚至還有一些綠族絕密傳承出現,以致於讓暫時的擁有者丁岳獲得了天大的機緣。

而就在丁岳沉浸在悟道的之中的時候,水潭上空,狂暴的大道之力已經徹底的毀滅這片小世界,也只有丁岳所在水潭方圓數十里的地域殘破的地帶存在著,毀滅之力肆虐,讓許多真道霸主都是倉惶逃遁了。


但最終,超過二十位的真道霸主能夠從無邊的大道之力衝出來的卻是只有五人!

只剩五人,而且這些人還都是個個帶傷,道體破碎,凄慘無比……(未完待續……)

ps:求兄弟們的支持,感謝大家! 「誰?到底是誰在算計我等?該死啊!實在該死啊!!!」

有真道霸主怒吼,聲音震碎了無盡的虛空,他渾身帶血,道體的一隻手臂都是斷裂了,白骨森森,道體四裂,面色很蒼白,目中透著駭人的光芒!

真道霸主以大道凝練大道之體,好處很多,最明顯的一個可以更加容易參悟大道,另一個也是增加自身戰力,畢竟多了一具道體就如同多了一個人一般,戰力翻倍。

但同樣的,大道之體的損傷也是對真道霸主影響極大,大道之體隕落,那真道霸主的本尊必定是元氣大傷,比丁岳隕落掉一尊三屍化身還要嚴重百倍,那是大道之傷,沒有真正的逆天奇珍根本難以癒合恢復。

而如今,不知道從哪裡來的一點光芒竟然讓綠道尊的大道之體自爆,四劫霸主的道體啊,加上綠道尊又是一位古老強大、手握三十六道鴻蒙大道的道尊,那威能,就是至尊霸主碰到估計也得轉身就走,不敢逗留片刻。

威能確實厲害,瞬間就是毀滅了十幾位真道霸主的道體,而這其中,甚至還有那麼四五位真道霸主沒有道體,是本尊出動,所以,那幾位真道霸主是徹底的隕落了。

局勢的驚天轉變,就是無盡虛空中正在大戰不停的九光道尊和五位監國親王都是愣住,紛紛罷手,看著剩下那五人凄慘的模樣。即使是他們也是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氣。

「誰那麼大的手筆,一把坑慘了那麼多人?實在厲害啊!本君就知道,這綠族之地肯定不是善地。果然,掛了那麼多人,這下估計混沌內有的鬧了。」

無盡虛空中走出了一道身影,身軀高大挺拔,周身被朦朦的九彩仙光籠罩,伸手一招,那寶圖九劍便都是被他收走。

這就是九光道尊。神尊山的大神君,但即使是他也被震的大驚一把。

同樣的。在其他五個方位,也有五道氣息強大的身影出現,一個個目光都是很凝重,心中思索著到底是誰那麼狠的心。手筆那麼大。

出手的人太隱秘了,趁著混亂局勢瞬間必殺,也沒有趁機取走道果的想法,好像就是純粹的想坑死這一群真道霸主一般。

「哈哈哈……不作死就不會死,老牛這趟沒有白來啊,看了一場好戲,老牛走也。」

青牛大尊在遠處笑的很開心,雖然渾身是血,但此刻血氣翻滾。他身上的傷勢也是快速的恢復,傷痕盡去,也不管那倖存的幾位真道霸主難看的臉色。直接轉身就走,磅礴無邊的身軀踏入了無盡虛空之中,轉眼間就是不見了蹤影。

「轟隆隆……」

沒有幾個呼吸,伴隨著驚天轟鳴大響之聲,那處小世界徹底的崩碎了,什麼都沒有剩下。無盡虛空中有數以億萬里的血雨飄落,無窮無盡。狂風嘶吼,無盡虛空中也是出現了鬼哭神嚎之聲。

綠族大地之上,無邊的混沌突然發出了劇烈的震動,這片區域的混沌都是搖晃了起來,血雨從虛空飄落,陰風席捲而出,整片無盡混沌都是一股悲愴的氣息。

有大道天音出現,不過卻是一種悲涼的氣息,譜寫了一曲哀傷的葬歌,讓人心中不由得生悲,綠城之內甚至有修士因此而莫名落淚。

混沌內出現了一幕幕的異象,像是有人崛起於微末,踏上大道之路的堅韌風采;又有強者證道,引動混沌震動的無上英姿;也有真道霸主稱霸一方,俯視萬靈的無邊威嚴……

一幕幕,都是一位位真道霸主的修道歷程,在混沌內閃現,雖然很模糊,但綠城之內的諸人都還是能夠感受到其中的哀傷。

「無邊混沌震動……無盡血雨飄零……大道葬歌吹起……這是有真道霸主隕落了啊!」

綠城內有修士肝膽俱裂的驚叫出聲,頓時整個綠城都是沉寂了下來,所有人都心中驚顫。

有真道霸主隕落了,這種事情貌似好多年沒有出現過了。

每一尊真道霸主都是手握大道的存在,身與道合,在成功證道之後,都有在混沌內留下了深深的刻印,有人證道,無邊混沌會產生異象慶賀,但有霸主隕落,無邊混沌也會吹起葬歌哀悼。

綠城之內,一處荒涼的廢棄的角落中,灰塵鋪了厚厚的一層,好像有很多年都沒有人來過一般。

而在這灰塵下,卻是有一座石台存在著,灰撲撲的,好像沒有什麼特別,如果不細看,甚至可以忽略。

但就在綠城之中諸多修士震撼萬分的看著外面的無邊血雨,聽著哀悼的葬歌之時,這座石台突然亮了,泛起了光芒,嗡嗡一震,灰塵盡散去,隨之,一道身影出現在石台之上。


「這是?綠城之內!」

丁岳目光一掃,心中暗道,他的目光閃爍著絢麗的光華,燦爛璀璨,有道道的智慧光芒閃過,這是悟道時散發出的光芒。

他此刻,依舊在悟道的狀態之中,體內,那朵九彩奇花吸收了磅礴海量的大道之力,被催動的不斷有光芒散發出,朦朦朧朧,閃爍著迷人的九彩光芒。

這種光芒好像是大道之光一般,流轉丁岳全身,讓丁岳全身持續的發生著奇特的改變,一種難以敘述的感覺在丁岳心頭翻滾。

「天壽神光!」

丁岳心頭一喜,那奇花四周有一片異象中是一片片的綠色神光翻滾,奧秘盡顯,丁岳認出這門在之前不知道掃滅多少強者的大神通。

不過如今,由這綠族的傳承至寶浮現而出,瞬息間,丁岳就獲得了這道上等神通的傳承,而且由於傳承至寶的作用,丁岳直接就對這門神通的理解到達了一種很深的地步,可以說是省去了百年之功。

最終,也沒有多久,那傳承至寶光芒開始收斂,各種異象消失,而丁岳也從悟道之中清醒了過來。

「轟……」丁岳身軀一震,全身帶著無匹的偉力把四周的虛空都是撕裂了一道道裂縫,他雙目精光四射,透出一股沉重的氣機,要衝天而起,席捲億萬里的風雲,但好歹最後被丁岳強行壓制住了。

造化中期,一蹴而就,已然在手!(未完待續)

ps:相信通天教主的月票,感謝你的一直以來的支持,特別感謝。 造化中期,已然在手!

這一刻,丁岳感覺自己前所未有的強大,體內的法力如海沸騰,意志之力悶聲呼嘯,氣息強大,如果不是被他刻意壓制,可能都得驚動四方。

「造化中期之內,還有誰能是我的對手,就是造化後期,也要戰過才知道!」丁岳意氣風發,目光如電,很是自信。

事實也是如此,在造化初期的時候他就力斬過造化後期的強者,雖說也是借住了至寶的威能,但自身戰力也是非凡,而如今,丁岳各方面都是數以倍增,戰力突飛猛進,估計,就是造化後期都是難以抵擋雙手空空的丁岳。

在意志之力方面,丁岳都是不差造化後期的強者多少,甚至有些超越,也是因為此前被大道之光的洗禮,意志之力都是發生了蛻變,本質的強大了不少。

可以說,如今的丁岳完全可以在混沌內開天做祖,橫行一方,造化後期,在混沌內已經是很強了,而造化巔峰,更是一方天主級別的強者。

事實上,如果不是遇到像綠族之地這樣特殊的情況,一般造化巔峰的強者是很難見到的,他們一般都是坐鎮一方,輕易不會出手。

丁岳緩緩的體悟自身的變化,最後,幾乎所有地方都是讓他極為滿意,但唯有一點卻是讓他皺了皺眉。

還是混沌仙體,雖說如今的混沌仙體是丁岳自身最強戰力的一大體現,但到如今,越是如此。丁岳越是感覺自身仙體的那一點本源性的缺憾對他造成的影響也越來越大。

有種不完美的感覺存在著。讓丁岳心頭很是不舒服。

事實上修士越是修為強大。自身追求的除了大道外,也是一種完美自身的道路。

而丁岳,顯然仙體缺失的一點本源,阻礙了自身,仙體到了現在除了隨著修為突破外,其他方面,似乎也是難以再讓它提升了。

「得想辦法補全這一點。」丁岳皺眉自語了一聲。

對於混沌仙體,他期望很大。而且經過之前那一次特殊性的完美仙體體驗之後,丁岳更是對仙體加大了期望,這應該是他以後證道的一種途徑,又怎麼能讓他斷了呢。


心中念頭轉動,浮現了許多想法,最終,丁岳還是壓下了這個念頭,留待以後解決。

再次試著觸動那朵奇花,想看一看能否再次悟道,但沒有出乎意料。那傳承至寶雖然此刻很奇異,也能讓人藉此參悟大道。但顯然,沒有了剛才的逆天效果,差了許多,至於綠族的傳承,更是難以參悟一二,好像都被封住了一般。

「這傳承至寶效果逆天,如果真的那麼容易參悟大道的話,那才是真正的無上奇珍呢。」丁岳釋懷,沒有什麼想不開。

有剛才的那短短片刻的悟道已經是讓他受益匪淺了,佔了天大的機緣了,還能有什麼想不開,貪心不足蛇吞象,丁岳這一點還是能夠自製住的。

有就參悟,沒有,也不強求,正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綠族的部分傳承。」丁岳手掌一翻,一道綠光時隱時現,神光璀璨,正是綠族的不傳之密天壽神光。

這門神通,也是丁岳從那些傳承之中得到的最好的一種神通,其威能,丁岳也是早就見識過了,確實匪夷所思,威能莫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