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地下室最終緣,一位穿着西服的男人低着頭對着一名全身包裹着黑袍的人高興的說道:“師傅,這是昨天的貨和今天的貨。”全身包裹着黑袍的人看着暈倒在地上的兩名女子興奮的說道:“很好,有這兩人我應該可以突破了。”其中地上的一名女生不正是林楓要找的楊慧竹嗎?

“師傅,你看這女的長的如此精緻,你看能不能讓我……”中年男子看着地上的楊慧竹猥瑣的說道。在送楊慧竹來的路上本來想對楊慧竹做些什麼事的,可是那你樣做的話就趕不上黑袍人規定的時間,所以只能暫時放棄。

全身包裹黑袍的人看着地上的楊慧竹,一眼就看出了楊慧竹還是個chu女,肯定的說道:“不能,她現在還是chu,對我的功法有很大的幫助。”

中年男子聽到黑袍男子的話後,雖然有些不甘心但也不敢多說什麼。

“你帶的人來?”黑袍人看着中年男子問道。

中年男子一臉茫然說道:“沒有啊!難道有人來了?”

黑袍人點了點頭陰森的說道:“今天的晚餐很豐富啊。”站在他身前的中年男子抽搐了一下。

“放心我不會對你下手的。”黑袍人見中年男子的表現安慰的說道,那是因爲中年男子還有利用價值。中年男子心裏也清楚這事。

裝出一副寬心的表情說道:“我相信師傅,也不會背叛師傅。”

“跟我出去看看!”黑袍人興奮的說道。

………………。

林楓一直在想剛剛那聲音怎麼那麼熟悉,到底是誰呢?馬上答案就揭曉了。而黑袍人也到了剛剛說話幾人的身前。原來剛剛說話的幾人就是任緣玉女暴君和她的同事。任緣玉在接到和楊慧竹一同被抓的那女生朋友的報警後,立刻追了上來然後又通知同事追了上來,終於知道了原來這幾日的少女離奇死亡的事件原來是白龍幫幫主龍建康所爲。原來這中年男子就是龍建康,而黑袍人正是龍建康偶然救過一次人,當時龍建康也不知道這人是男是女,就看着這人的裝扮就把他救了下來。

“龍建康你這畜牲,快快投降。”任緣玉看着出現在衆人身旁的龍建康說道。

龍建康突然害怕了下,並不是他害怕這幾個警察,而是怕這事敗露,因爲這事確實引起了不小的動盪。突然想到自己身旁還有個身手詭異的師傅,心裏立即鎮定了下來。笑道:“就憑你們幾個小警察?”

敬請期待下章…………。 “龍建康你也太猖狂了吧,難道你以爲就憑你們白龍幫就能抵抗國家,”任緣玉聽到龍建康的囂張跋扈的話立刻反感的說道。在她的心裏國家力量是不可超越的。

林楓在後面聽着幾人的對話,心裏暗暗爲這任緣玉這傻女人感到可悲,真是個傻女人,他還讓你們活着離開嗎?林楓感到威脅最大的就是龍建康身後的黑袍人,立即對龍建康身後的黑袍人使用洞察術。


姓名:青童。

攻擊力:3000,

防禦力:500,

綜合戰力:1500一2000,

異能:無,

武學:吸血術(黃階成長型功法),

修爲:黃階中期,

“沒想到他居然有這麼高的戰鬥力,怎麼辦?TM的怎麼打!戰鬥力高了我二千。”隱匿在衆人身後的林楓查看黑袍人的信息後驚訝的想到。

“哈哈,小妞,你可真是胸大無腦啊,我們白龍幫肯定是不能和國家的力量想抵抗,可是如果沒人知道這事呢?哪又有誰會找上我呢?”白建康嘲笑道。

“哼,就你們兩人?真不知道你們哪裏來的勇氣,”任緣玉憤怒的看着龍建康說道。

身旁的幾位警察也許是不耐煩了:“隊長,像他們這種畜牲,少跟他們浪費時間。”

“上!”任緣玉一聲令下,身旁的幾位警察立刻拿起手中的槍指着龍建康兩人,就在衆警察突然覺得有一陣風吹過一般,衆人感到自己手中的槍好像已經脫離了手掌。在場的也許只有林楓能模糊的看到是黑袍人青童所爲。

只見黑袍人站在龍建康的身前陰翳的說道:“小姑娘,並不是人多就有用的。”

衆人終於反應了過來,發現自己手中的槍都在了黑袍人的身前,目瞪口呆的看着黑袍人。一開始他們都沒有注意這人物,現在衆人終於反應了過來,也知道自己今天在劫難逃了,想到這衆人臉色一陣灰暗。

“我知道你很厲害,但是你是逃不出國家通緝的。”任緣玉不甘的說道,想着自己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心裏就是一陣不甘。

“國家?呵呵,可惜你們永遠也看不到那天了!”黑袍人嘲笑道。

“總會有哪麼一天的,”任緣玉大聲說道。

黑袍人突然感到很沒面子,感到自己臉上火辣辣的一片,陰翳的說道:“既然你如此冥頑不化那麼我就先送你上西天。”剛說完衆人感到一陣強風吹來,立刻想到黑袍人對任緣玉的攻擊開始了,而任緣玉也感到了氣氛的變化,只能默默的閉上眼睛,因爲敵人太強大,根本反抗不了。衆警察心裏一陣害怕,埋怨起了任緣玉,同時在思考一會怎麼求饒。

就在黑袍人想着任緣玉即將死在自己手中,被自己打死喝血的瞬間,突然感到一隻帶有武者氣息的腳踢了過來。欲要側身躲開,可是這時已經遲了,一隻帶有武者氣息的腳已經踢在了他的肚子。

“啊!”黑袍人直接被踢退到了龍建康的身旁。黑袍人穩了穩心神,衆警察聽到一聲叫痛的聲音,但並不是任緣玉的,忙睜開眼睛,看到一位英俊的少年站在任緣玉的身前。而任緣玉感到自己並沒有事,也立刻睜開雙眼,突然看到一身偉岸的背影,暗暗想到:“這人是誰?怎麼看起來這麼熟悉?難道是他救了我,他怎麼會來救我!”

龍建康看着英俊少年驚訝的問道:“你是林楓?”心裏想到:怎麼那麼這人那麼像紈絝林楓?

林楓微笑的點了點頭。龍建康頓時目瞪口呆的看着林楓,驚訝的說道:“你怎麼會這麼厲害。”林楓身後的任緣玉聽到龍建康的問話一陣詫異,這人怎麼可能是隻會吃喝嫖賭的林楓,林大紈絝?在得到林楓的點頭後也是目瞪口呆的看着林楓的背影,突然發現林楓並不是那麼不堪,應該是傳聞有假,看來傳聞不可信!

林楓直接無視了他,盯着黑袍人。黑袍人一眼就看出了林楓黃階初期的修爲,驚訝的問道:“你居然和我是一類人?”林楓現已經是黃階初期,並不是上天眷顧,而是林楓花完自己的8000積分,悅換的一顆黃階初級丹,直接進階到黃階初期,在兌換積分時,林楓的到了一個想讓他吐血的消息,那就是從林楓開始兌換黃階初期丹時所有的物品提升了雙倍的價格,原因是超級系統設置的一倍積分已經到了。也就是說林楓這顆丹藥以前只要4000的,而剛剛他用了8000兌換,以後林楓在系統用到一定的積分系統還會提升價格。

而林楓現在的屬性:

攻擊力:3500,

防禦力:600,

綜合戰力:1800–2200,

武學:寒冰烈火掌(地階功法),

異能:D級洞察術。

修爲:黃階初期。

“不,我和你不是一類人!”林楓邪笑道。


黑袍人準備說話,林楓突然說道:“我是人,你是畜牲,”霎時黑袍人暴怒喝道:“小子,我不管你是什麼,今天你別想離開這裏,你們都別想離開這裏。”除了林楓衆人被黑袍人的喝道震了一下神經,如果能看到黑袍人的臉,那表情肯定是一種怕人的臉色。

“不想變成植物人的就把耳朵塞上,”林楓輕聲提醒道。衆人忙把耳朵塞上,頓時覺得舒服了很多。林楓繼續說道:“你想殺我,那也要看看你的本事。”林楓輕輕的點了下腳趾,瞬間到了黑袍人的身前,兩人同時出掌。

“血繞之燒”黑袍人低聲吼道,瞬間一陣血色水從林黑袍人的手掌涌出。周圍的警察看了一陣噁心,任緣玉心裏擔心不已。

林楓微微一笑:“哼,寒冰封印,”涌向林楓的血色水瞬間凝固在空中。

“呃?怎麼會有人來了?”黑袍人感到有人快速的向自己的方向快速移來。

林楓也感到有人來了 對着黑袍人笑道:“你開始害怕了?”

敬請期待下章……………………。 黑袍人被林楓的話點穿此刻的思想,心裏憋屈了下,立刻反駁道:“怕,我還不知道什麼東西叫怕,讓我先解決你,在去收拾那些垃圾。”而龍建康臉色一沉,只能默默的祈禱黑袍人很快速解決林楓,或者來者是黑袍人的人,可是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因爲黑袍人是武者中的邪人,人人得而誅之的那種。衆人警察而是高興不已,終於可以的救,他們根本不知道林楓是否能打的過黑袍人。

“血之終極奧義。”黑袍人暗暗想到:如果在拖下去自己肯定會吃虧,毫不猶豫的使出自己終極大招。黑袍人身旁立刻出現一堆堆血泡,慢慢的聚合在一起。

林楓看着黑袍人的招術,知道如果讓黑袍人凝聚好這大血泡,那麼衆人也許真的要死在這裏。也忙使用自己的最強招式:“冰火兩重天。”林楓腳下突然出現一層層薄冰,周圍的人感到時而寒冷時燒熱,也覺得這神奇的一幕,完全改變了他們平時心中的想法,任緣玉直接肯定了林楓就是能征服自己的那人。如果是林楓的修爲到達地階那麼就能催發出全部的冰火,而不是一點點冰。

黑袍人看着林楓也使出了自己的武技並不比自己的威力差,心裏一陣驚訝。同時猜想林楓的功法應該是玄階的,否則威力不可能和他相差無幾。

林楓輕輕撫了撫手指,喝道:“出!”一顆顆泛紅的冰塊形成一把大劍衝向黑袍人,似乎立即要穿過黑袍人的身體一般,黑袍人感受到這冰劍的不一般,立刻催動已經聚合的血泡,向林楓的冰劍撞了過去。

“嗵,嗵,啊,啊!”林楓與黑袍人同時被對方的氣所震退數米。

“沒想到你一個黃階初期居然能和我對抗,不過你別天真的以爲你能用的玄階功法打贏我!”黑袍人退出數米後囂張的說道。他已經肯定林楓的功法是玄階功法,根本沒有想到林楓的功法是地階的。

林楓突然吐了口血,衆警察一陣心慌,支援還沒到林楓可不能死,只有任緣玉一人臉上露出真正的關心,在場最高興的要屬龍建康,在他看來自己的師傅的身手是無敵的存在。林楓注視着黑袍人,無奈的笑道:“青童,別裝了,你也好不到哪裏去的。”

黑袍人聽到林楓的話,慢慢的也吐出了一口血,突然意識到了什麼震驚的看着林楓問道:“你怎麼知道我叫青童?是不是那老不死的叫你來的?我就知道他偏心!”黑袍人一口氣說了一堆,還以爲林楓是他口中那個老不死叫來的。

“你太大言不慚了,今天我就要清理門戶。”林楓順水推舟的說道,希望能激怒青童,讓他大腦出現錯亂。否則林楓跟他對拼下去肯定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那總效果。

“哈哈,清理門戶,就憑你?就算今天龍組(也就是林狂說的特殊人羣)的來了,也滅不了我殺你的心!”黑袍人憤怒的喝道。

林楓一陣疑問,爲什麼黑袍人會這樣恨自己這個冒充的人?他根本沒有想到黑袍人如此憤怒,只是隨便的試了試,誰知道真的真的激怒了黑袍人。

林楓與青童感覺到來者最多一分鐘即將到達,林楓邪笑了下:“你也不用這麼憤怒,你是活不過今天的。”

“哼!”黑袍人輕哼了下,臉上露出殘暴的笑容。

“呃,怎麼這麼多人?”後面傳來一聲渾厚的聲音。來者有五個人,兩名中年男子其中一名男子身穿白色大衣,另一名則是黑色大衣,兩人長相極像。還有兩名青年,一名臉上有顆紅痣,別一名則是比較英俊,最後是一位身穿緊身衣的美女,一身緊身衣“狠狠”的表現出此女的完美身材,有幾分的制服誘惑。

林楓不回頭也知道是龍組的人來了,而衆警察忙跑上去對着黑色大衣的中年男子說道:“你好,我是分園區的警察,那是我們隊長。”

黑色大衣的中年男子看了眼前的警察,淡淡的迴應了聲,衆警察本想抱抱大腿認識下傳說中的龍組,誰知道現實很殘酷,人家根本不甩他。身後的二名青年則是一臉鄙視的說道:“真是不知死活。”前面任緣玉聽到青年的鄙視,臉色沉了下來,回頭厭惡的看了眼,兩名青年,而龍組五人也看到了任緣玉的面目,衆人微微一愣,連身穿緊身美女也愣了下,暗暗想到:“她的美並不在我之下。”尤其是二名青年更是一副豬哥樣。

二名青年正在想,怎麼解釋,突然看到一直站在前面沒有回頭的林楓。忙指着請面的林楓解釋道:“不好意思,我剛剛沒有說你們!我很佩服你們的,我是說他。”

任緣玉本來聽到兩人的道歉,心情好了點,但沒想到兩人居然說林楓,臉色更是難看,林楓現在可是她心中擇偶的標準,怎麼可能讓人侮辱呢?直接轉過頭,默默的注視着林楓偉岸的背影。

“黑白雙俠?沒想到龍組這麼看得起我!讓二個C級異能者和禁錮類的異能者一起對付我!”黑袍人看着後面的兩名中年男子笑呵呵的說道。

兩名中年男子快速的來到林楓的身旁,直接無視林楓對着黑袍人說道:“還不是怕你像上次一樣逃跑。”

“哈哈!這次不會了!”黑袍人咬了咬牙,似乎做了什麼難以決策的東西。

黑色中年男子嘲笑了笑,淡淡的說道:“一切無關人員,請快速離去。”很明顯黑色中年男子說的是林楓與任緣玉等警察。衆警察聽到黑色中年男子的話好,臉上露出興奮的表情,準備叫自己的隊長離去,而任緣玉看着林楓並沒有離去的意思,直接開口對着衆警察說道:“你們先走吧!”

衆警察聽到任緣玉的話心裏一陣無奈,想離去以後又不好見面。不離去又怕自己出事,心中想到:“有傳說中龍組在應該不會有什麼事的。”

“你們誰也不要想離開,今天都要死在這裏!”黑袍人青童突然說道。 黑衣中年男子聽到平青童囂張的話語,臉上瞬間火辣辣的一片,感到自己的面子大失,嘲諷道:“我今天就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將我們留下來,不要一會被打成狗一般。”

“哈哈,”青童臉上突然露出瘋狂的表情。青童的瘋狂笑聲讓龍建康心裏恐懼了起來,他有總不祥的預感。

青童突然來到龍建康身旁,面目猙獰的笑道:“今天,就讓你看看我青童的真正本事。”

林楓感到有點不對勁,似乎青童要催髮禁招,或者是自爆,可是一個黃階中期自爆根本不可能炸不死衆人,唯一一個可能就是青童要使用禁招。黑衣中年男子與白衣中年男子也發現了這點,忙對龍組成員說道:“快動手,他要使用禁招。”

青童面目猙獰的看着身旁的龍建康,龍建康心裏一驚,也是會察言觀色的人,知道自己大概要遭殃了,準被跑向林楓衆人,青童看出了龍建康的心思直接拉住了他,陰森的說道:“徒兒,你不是一直想要長生不老之術嗎?今天我就讓你長生不老。”

龍建康知道青童根本不會教自己什麼長生不老之術,而是犧牲自己,忙對林楓喊道:“楓哥救我!”龍建康一臉驚恐的表情。

林楓笑了笑,在龍建康向林楓求救以後,龍組的人也感到了林楓的不簡單,否則龍建康百分之百是向他們求救。青童忙接過話沉聲說道:“你想背叛我?”龍建康準備說些好話,青童繼續陰森的說道:“既然你要背叛我,看在師徒的份上,我就給你個長生不老之術!”


青童剛說完,頭上立即出現一個大血池,喝道:“以我之血,龍建康之身,換取血神附身,甘爲軀。”青童與龍建康二人頭頂出現一顆血色繩子,似乎在將二人的血液混合在一起。

“不好,這是血神禁術,快阻止他。”林楓驚訝的喊到。血神禁術是在古界時在一個門派的書中看到,但是林楓直接遠離了此術,因爲這禁術需要兩個人完成,一個獻出自己的精血,另一個則是獻出自己的身軀給血神,而啓動成功後,根據自己身體主人與精血主人的修爲而定血神存在的時間。而存在的血神是獻出二人總體戰鬥力五倍到一百倍之間,不過也是根據修爲而定。但是後果也是很嚴重的,使用者兩人永是不得超生,永遠是血奴。

龍組衆人也意識到青童的禁術可怕,黑色大衣中年忙向林楓問道:“小兄弟,什麼是血神禁術?兩名中年男子現在對林楓的態度大有改變,因爲他們在龍建康求救就明白了過來,而二名青年還是一副無所謂的表情,緊身衣美女從一開始就是和現在一樣冷漠的表情。

林楓一臉好奇的看着龍組衆人解釋道:“血神禁術,大概可以提升他八倍的戰鬥力,”龍組的人根本不知道青童是武者,雖然龍組與青童教過手,但是他們一直以爲青童是血性異能者。

“什麼,八倍的戰鬥力?”黑色大衣男人一陣驚恐,其他人臉上也是一陣驚恐,就連緊身衣美女臉上也露出了緊張的表情。


林楓看着衆人的表情無語的說道:“以他倆的實力最多可以維持1分鐘。”

“救我!救我!林少,”龍建康臉色血紅蒼白的向林楓求救。突然龍建康不屑的說道:“林楓?垃圾一個!”此時青童的黑袍衣服直接脫落地上,只見一架白骨。衆警察被眼前的一幕,直接嚇壞了神,而林楓與龍組幾人知道青童的禁術已經完成許多。

林楓立刻對着融合後的青童使用洞察術:

姓名:血奴青童。

攻擊力:24000正在漲,

防禦力:4000,

綜合戰力:7000一15000正在漲,

異能:無,

武學:吸血術(黃階成長型功法),

修爲:黃階中期。

“我艹,居然有7000的綜合戰力,還在漲,這可怎麼辦?”林楓看了融合後的青童屬性驚訝的嘀咕道。立即對龍組衆人的戰力查看了下,除了二名中年男子戰力在2000以上,其他三個都是幾百的,不過讓林楓驚喜的是他看到穿緊身衣美女的異能是禁錮,能束縛人2秒,不過只能束縛比自己高三個小階段,也就是說她有禁錮青童的機會,這不正是她今天來的目的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