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執着,只會增加他們之間的傷害,學着去諒解,能讓她們更快的走到一起。

“沐雲軒,你看着我像有事的樣子嗎?”

“你這樣子還用看嗎?”

沐雲軒不依不饒。

“那你都看到了還幹嘛要問?”

蘇紫陌氣急,他這是在逼她。

“就是因爲看到了才問的。”

依然一臉的不依不饒。

“回去。”

蘇紫陌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想掙開沐雲軒往前走,對於沐雲軒,她好像對他白眼的時候更多些。

可是她的力道哪會有沐雲軒的大,根本就掙不脫。

“蘇紫陌,我們之間還有什麼不能說的,我們已經是夫妻,有了夫妻之實不說,三個孩子都那麼大了……。”

“別說了,我怕黑,我怕黑行了嗎?”

說就說,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怕,怕黑!”沐雲軒驚訝的看着她,白日裏張牙利爪的小野貓居然會怕黑。

“怕黑你爲什麼還要出來?”

蘇紫陌身體有些不穩,沐雲軒緊緊的抱住了她。

“你出來是不是因爲擔心我?”

“誰擔心你了?”

蘇紫陌大聲反駁,眼神有些躲閃。

剛好夜明珠的瑩光照在她白希漂亮的玉顏上,那雙躲閃的眼眸已經出賣了她。

沐雲軒喜上眉梢,喜悅蔓延全身。

“娘子,我扶你到那邊做下歇一會。”

“做什麼做?快點送我回去。”

蘇紫陌真心不想待在這個地方?

突然,身後傳來利劍在空氣中散發出來肅然的聲音。

沐雲軒眼眸裏閃過一絲殺意。

抱着蘇紫陌往一邊滾去。

幾個翻滾之後,蘇紫陌聽到沐雲軒悶哼了一聲,這聲痛苦的悶哼竟透着一絲性感撩人的you惑。

“娘子,有沒有摔痛?”

“沒有。”

蘇紫陌仰頭看向刺殺他們的人,結果撞進一雙深邃冷沉的眼睛裏。

只見那男子一身銀色的衣袍,只露出一雙深沉的眼眸。

那是怎樣一雙眼?狹長冷戾,擁有狼一般的兇狠,卻比狼的眼睛更加陰沉。

蘇紫陌愣了愣,然後瞪回去:“瞪什麼瞪?比誰眼睛大嗎?”

你丫的,敢刺殺她們,不要命了。

“呵呵!”沐雲軒好聽又撩人的笑聲迴盪在空氣中。

今夜,將會是他有一個難忘的夜晚。

“沐雲軒死到臨頭,你還有心思笑,不過有這麼一個大美人陪着你死,也太可惜了。”

暗啞的聲音,透着犀利的諷刺和冷冷的殺意。

深沉的眼眸卻死死的盯住蘇紫陌,這個女人居然不怕他,而且還敢瞪她,有些意思。

沐雲軒不緊不慢的把蘇紫陌抱起來,擁在自己的懷裏。

淡淡的說:“你刺殺了本座這麼多年,哪一次是成功過的。”

猛的,那雙深沉的眼眸裏暴發出兇光,那比狼還要陰沉幾分的眼底,滿是憤怒和不甘。

看了看蘇紫陌說道:“以前殺不了你,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不是嗎?以前你沐雲軒無牽無掛,今日來,到讓本尊發現了一個天大的祕密,從不近女色的沐雲軒懷裏居然抱着一個大美人,你說,這算不算是你沐雲軒的死穴呢?”

男子的語氣中帶着幾分玩味和興趣。

那雙眼眸裏,就像是找到了新的有趣的玩具一樣。

“瞎說什麼?你給我聽好了,那腦子裏那骯髒的思想有多遠你就給老孃滾多遠,你要殺的是他。”

蘇紫陌指了指沐雲軒。

“跟老孃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沐雲軒眸子沉了沉,沒有說話。

蘇紫陌心裏後悔莫及啊!不出來就不會攤上這麼大的事情了。

她這不是出來找人的,是出來找敵人的。

這男子沒有帶任何人,隻身來刺殺沐雲軒,修爲應該不低,就是修爲低,在這風高夜黑的晚上,她也打不贏人家,別說打了,她現在身上軟綿綿的,連走路都成問題。

“嘖嘖!”男子嘖了幾聲。

諷刺的看着沐雲軒。

“沐雲軒,看來你還是不懂得怎麼哄女人嘛?你看看,這樣就急着跟你撇開關係了,也對,你沐雲軒就是那山頂上讓人仰望的巨石,私底下,連一個女人的真心都得不到,看來老天還是開眼的。”

那語氣,要多刺耳就有多刺耳,蘇紫陌聽不下去了,沐雲軒再不濟,也是她蘇紫陌的第一個男人,不由自主的出聲反駁。

“哼!看你說的這麼振振有詞的,在我看來啊!人生有三苦,求不得,愛不的,放不下,你的人生裏三樣都佔滿了,還在這裏說風涼話,也不怕閃了自己的舌頭。”

男子怔怔的看着蘇紫陌,求不得,愛不得,放不下,短短的三句話,卻概括了他的人生。

甜妻好萌:腹黑總裁限量妻 “好一雙犀利的美眸,你這樣的女人,要是放在本尊的身邊,那一定能了本尊的很多事情。”

男子對蘇紫陌越來越感興趣。

一聽,沐雲軒擁着蘇紫陌的手緊了緊。

“莫無涯,有什麼儘管衝着我沐雲軒來。”

莫無涯?莫無涯?蘇紫陌把腦袋運行了一圈。

“莫無涯,比岸之顛魔都之主。”

蘇紫陌驚訝的看着莫無涯,一雙美眸瞪得大大的。

“你倒是有幾分見識,既然知道本尊的名字和魔都的存在。”

莫無涯犀利的看着蘇紫陌,這個女人知道的還真多。

“你們魔都的人不是不允許出魔都嗎?你作爲魔都的都主,既然私自出魔都。”

“你怎麼會知道這些的?”

莫無涯激動得伸手去拉蘇紫陌。

沐雲軒抱着她,快速的閃開。

“我知道的比這個多得去了,你私自出魔都本就犯了魔都的禁忌,你還敢出來尋仇,難道你就不怕被滾油鍋,過火海,下刀山嗎?”

蘇紫陌出崖底快三年了,從來沒有遇到過魔都的人,沒想到會在這裏遇到,和沐雲軒還是仇人,不要什麼事情都湊在一堆好不好?本來事情就夠多的了。

沐雲軒心裏也奇怪,他娘子爲什麼會知道魔都的,而且連魔都裏的規矩都知道。

“你到底是誰?連這麼隱祕的事情你也知道,看來,你和魔都有些淵源。”

莫無涯震驚加憤怒的看着蘇紫陌,雙手握得咯咯作響。

“是有些淵源,不過和你想象中的不一樣。”

蘇紫陌擡眸看了看天色。

“看來你找到這麼還是費了些功夫的,在不走,比岸之顛就要消失了,明天早上有人發現你這個都主不在,你說,那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你……?”

莫無涯看了看時辰,這一次,他的確是花了一番功夫才找到沐雲軒的。

“哼!沐雲軒,下個月十五,比岸之都會再次打開,到時候我就不相信殺不了你?還有你這個女人,本尊下次出來,一定要把你帶回魔都。”

聲音未落,人已經消失不見了。

“呼!”蘇紫陌重重的呼出一口氣。

她現在真的是軟腳蝦了,連站都站不穩,夜色越來越濃,她的心就像完全被吞噬了一樣。

“娘子,我先送你回去。”

沐雲軒看着她虛弱的模樣,心裏雖然有一大堆的疑問,可是現在不是問的時候。

回到木屋,看到黎子夫站在院門等他們。

“你們兩大晚上的去哪了?我老頭子困了,先睡了,這裏本就沒有多餘的屋子,你們一家三口睡一間吧!”

說完,黎子夫轉身就回了自己的房間。

蘇紫陌有些傻眼的看着黎子夫的背影。

這老頭是故意的?

“那個,先送我去廚房裏,在有光的地方我就不會這樣了。”

今晚她不睡還不行嗎?白天她捉了很多魚蝦,她吃燒烤不行嗎?

可是燒烤能吃一夜嗎?蘇紫陌心裏無奈的吶喊。

總之不能和沐雲軒住一個房間,對於他隨時獸性大發的行爲,她可是見識過的。

“娘子,我們去休息,去廚房幹什麼? 恃婚而驕 *一刻值千金。”

好像是知曉蘇紫陌心裏是怎麼想的。

沐雲軒溫柔的說,那語氣透着極致的暖昧。

讓蘇紫陌某一個神經繃得緊緊的。

“剛纔就應該讓莫無涯把你給殺了。”

-本章完結- “娘子,你是真心的。”

沐雲軒故作一臉委屈,這個女人,就是喜歡口是心非,明明心裏擔心他,卻總要惡聲惡氣的說出來。

“你的心難道是假的嗎?”

蘇紫陌冷冷的瞪着他,她這一天眼睛都瞪得發脹了,他就不能消停一會嗎?

“好了,你啊!爲夫是說不過你的。”

沐雲軒寵溺的笑了笑,帶着她進了廚房。

一進屋子,蘇紫陌心裏的恐懼慢慢的減少了許多。

沐雲軒深深的看着她,心裏一陣心痛。

“娘子,你爲何會……?”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不過我都不會告訴你的,去拿些柴火回來,在院子裏燒火,我去給馨兒擦一下身體,回來我給你烤燒烤吃。”

蘇紫陌冷冷的說,這丫的太得寸進尺的,要是都告訴她,她蘇紫陌沒臉見人了。

“燒烤?”沐雲軒眼眸一亮,她這是擔心自己沒有吃飽嗎?

也好,那些他想知道的事情慢慢會知道的,這五天的時間裏,他一定要讓她對他動情。

沐雲軒轉身往外走去,突然有回頭說道:“娘子,我已經傳信給櫟兒他們了,讓他們別擔心馨兒。”

“哦!不說我都忘了,謝謝你。”

對於這一點,蘇紫陌由衷的感謝他,她把這事給忘記了。

“孃親,我們可是一家人。”

沐雲軒說完,笑着走了出去。

蘇紫陌看着她的背影搖了搖頭,這一點都不像她,要是以前,她沒有一腳把沐雲軒踹飛已經是奇蹟了。

………………………………

慕容邵峯的別院裏。

慕容邵峯剛剛沐浴,這段時間,他習慣性的每天晚上坐在窗口小酌一杯,溫文儒雅的臉上,絕世無雙,只是帶着濃烈的憂傷,滿帶憂傷的眸子,看着窗外如墨般的夜色,他的心裏萬般難受。

“陌陌,爲什麼你出事的時候,守在你身邊的那個人不是我,爲什麼你痛苦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不是我,第一次,我那麼討厭自己是太子的身份,更是第一次想把你鎖在自己的身邊。”

門吱呀的一聲被人推開。

朱巖走了進來,柳世譽也來了。

看到慕容邵峯憂傷的表情,兩人快速的相視了一眼。

“殿下。”

“殿下。”

兩人恭恭敬敬的行禮。

“有什麼消息?”

慕容邵峯沒有回頭,淡淡的問道。

“殿下,鬼醫在三清山,齊兒已經收到消息了,馨兒暫時沒事。”

柳世譽回答道。

心裏鬆了一口氣,慕容邵峯握住酒杯的手緊了緊。

問道:“沐雲軒還沒有回來?”

朱巖猶豫了一下,還是回答道:“沒有。”

“砰!”慕容邵峯手中的酒杯成了碎片,一股鮮紅的血珠滴落,顯得異常的妖豔。

朱巖和柳世譽不由自主的一驚。

“殿下,你的手流血了。”

朱巖一臉着急,那就杯是被殿下硬生生的捏碎的,沒有帶一點玄力。

“你們出去,本宮沒事。”

淡淡的聲音,帶着讓人不敢反駁的氣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