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基地完全以一句,他們都是自願出門撿晶核來堵住幽幽衆口!

白七點頭說:“我之前也是猜測基地這樣讓速度異能者這麼私藏的目的。”

連田海聽到這個都很氣憤:“如今人口已經少成這樣,基地還要明明白白的推人去送死,怎麼會做的出來!”

白七倒是沒有他們的氣憤之色,他在末世呆了三年,太多比這個還不堪的黑暗都已經見過。

他收了唐若手上的報紙,拉着她在餐桌旁邊坐下:“所以上次要求的都是一些年邁的不能給基地提供過多生產力的人。基地是用事實告訴衆人,人命雖無辜,但是貪心致死也是代價。”

誰對誰錯,誰是誰非,誰有罪誰無辜。

如今的環境誰又能分辨的清楚呢。

近身妖孽兵王 爲了口糧減少一些多餘的無貢獻人口,這就是基地如今的大策略。

爲了活下去,什麼手段做不出來?!

這一頓早飯唐若與田海都吃的心不在焉如同嚼蠟。

但是爲了有力氣參加等下的保衛戰,還是勉強把所有都吃光了。

他們沒有那個能力去幫那些人討回公道,其實他們也都是自私的人。

如果他們坐到基地大佬的那個位置,給他們選擇是讓一部分優秀的人活下來,還是大家抱着一起死?他們也不知道自己的答案。

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大概就是這樣說吧。

到了外面隨便衆人都已經知道昨天三級喪屍出現,臉色沉重的同時已經早早等在院子裏。

這兩天打探一些上面的內部消息,胡浩天與楊黎晚上都住在胡父所在的別墅裏頭。

白七與唐若出來時候,胡浩天掐着點也到了。

他過來的第一件事情當然就是三級喪屍。

“小白,你可聽說昨天出了不少三級喪屍的事情?”

胡浩天與白七談論昨天的戰況時,楊黎也偷偷拉住唐若走了另一邊。

楊黎末世前做公關久了,對人處事同胡浩天一樣都很圓滑,現在臉色很沉重的拉住唐若走一邊的事情還真不多見。

不止唐若很鄭重的問楊黎怎麼了,就連潘曉萱看見兩人後都跑過來嚴肅的問發生什麼?

三級喪屍當然可以站在大家面前攤開講,這麼拉到一邊肯定是一個重要的私事。

都是自己人的情況下,楊黎說話沒有繞彎,低聲的跟唐若說:“昨天晚上回別墅後,元款款跑來找我,說來說去後,居然跟我打探小白的事情來。”

“元款款?”唐若與潘曉萱兩人都低語了一聲,想到是誰之後,相互看了一眼。

楊黎這邊繼續道:“楊姐比你們大許多,在情事方面也算過來人,我看見元款款提到小白那個表情,我就明白她對小白上心了!”

潘曉萱驚呼一聲,然後低聲不信道:“不是吧,才走了兩個蘇姑娘,又來一個,小白這爛桃花也忒多了點。”

唐若也有點哭笑不得:“黎姐,元款款什麼時候見過白彥的?”

她都沒有見過元款款,白七又何時見過的?

楊黎拍了拍這兩個少女,示意她們重視這個話題:“我可沒有跟你們開玩笑,我現在句句說的都是認真的,我擔心的不是小白對你的情意,而是元家的手段!”

唐若看了那邊與胡浩天等人談論的白七一眼,轉回首來低聲道:“黎姐的意思是,不僅元款款對白彥上心,連元主席等人都對白彥上心了?”

她文弦而知雅意的變通讓楊黎很欣慰:“不錯,小白天天與你待在一起,也與我們待在一起,按理說就算元款款見過白七,也僅僅一面而已,但是僅這一面,在這個信息落後的基地中,她就知道小白的名字與團隊找上我,還把自己與小白小時候在一個大院裏見過的事情都能挖出來,這個作爲二十出頭的小姑娘,沒有後面元家的支持,她是不可能知道的清清楚楚的。”

唐若眼神一跳。

難道元主席也有意思想讓白七做他女婿?

楊黎看她神色不佳,剛想繼續說,卻看見大院門口,錢金鑫也來了。

錢金鑫這些大佬如今是基地大忙人,幾乎每天從早到晚的在開會,如今過來……

大家相互望了一眼,都迎上去想打探更準確的消息。

楊黎拍了拍唐若:“不要擔心,有阻礙我們就推開它。”

唐若點頭。

白七是底線所在,沒人可以觸碰她的底線。 錢金鑫這次過來也沒有拐彎抹角,很忙的他也是很快的就說:“大概你們都知道了吧。昨天十點過後出現三級喪屍,一共出現了十八隻,據粗略統計昨天死亡人數超過兩千人,如果不是基地早有準備,用火槍炮轟了下來,昨天的死亡人數估計會更多。”

早有答案的隨便團隊所有人聽到這麼一說,還是在心中顫了一顫。

十八隻三級都已經殺掉基地兩千人,之前視頻那些爬牆的三級喪屍少說都有有幾百只,按這個算法,接下來得死多少人?

如果幾百只一起過來呢?

白七也直接問道:“錢叔叔,那麼基地如今可有新的應對策略?”

如果沒有什麼事情,錢金鑫肯定不會來這裏。

錢金鑫嘆了口氣:“也不能算新的策略,之前隱瞞的三級喪屍,如今爆出來,讓許多異能者的鬥志再次減弱,因此上面能做的就是不斷維持守牆人員的鬥志而已。”

白七點頭表示瞭解。

錢金鑫站在院子中站了一會兒,半響,看了唐若一眼,才帶有一絲的尷尬之色的說:“這次基地徵用了小唐的一張照片用來宣傳,到時候你們到了西門,看見之後不要太驚訝。”說完這話之後,他又對着白七說,“基地到時候也會要求你的使用冰系異能在城牆上面進行專門的演練,讓異能者們瞭解這個異能發揮時最大的力度從而激發異能者更潛在的鬥志,小七這次爲了國家,你不能拒絕這次的演練。”

對着白七說的時候,錢金鑫完全是一副公式化的態度了。

這個異能者篩選也是有原因的,由於白七與唐若上次在城牆上展示過才異能的技巧,讓大家心裏都有了一個準備,這次當然要篩選他們兩個作爲典範分析。

唐若愣了一下,看了白七一眼,問向錢將再次確認:“錢叔叔,你說基地徵用了我一張照片來宣傳?”

錢金鑫點頭:“是啊。”

“是之前上城牆時候拍攝的照片?”

“嗯,是的。”

潘曉萱好奇道:“現在照片掛在哪裏了?”

電視劇中一張照片出現的人,總是靠在那些櫃上,然後……點上三根香與兩根蠟燭,每天早上還要給人拜上幾拜的……

好吧,還是別腦補了!

楊黎也知道基地應該是拿她的照片去放在顯眼的地方激勵人心,讓大家更有鬥志晉級異能了。異能者的實力越高,對抗喪屍才越有把握。

她與潘曉萱的思想角度肯定不在一條線上,對於這次的照片事情,她保持着贊成的態度。

於是跟潘曉萱說:“既然兩人都是爲了激勵異能者,小若的照片肯定四個門都有吧。”

錢金鑫說:“嗯,目前是四個門都放了,我也告訴他們了,你們不喜歡太高調的生活,篩選的照片也只是小唐的一張側臉而已,平時出門帶個帽子什麼的,應該沒人認出你,就算有人認出你,你乃小七的未來媳婦,也不必膽怯。”

左相大人的小嬌妻 他肯授意別人這樣做,其實還有另一方面的原因。

昨天元主席居然特意跟他表揚了一下白七,說了他是一表人才、以後前途無量的話語,然後還討論了一下他日後在基地中的職務問題。

錢金鑫能當到這個位置,施參謀的栽培,他自身的努力是一個方面,但是還有就是他真的也不蠢。

元主席有意無意表現出來的都意思是,他想與自己聯手,然後未來還可以把自己手上的政權交於白七。

那種種的表情,元主席沒有表露,錢金鑫也看得清清楚楚。

想到了元主席的寶貝千金元款款,再看看現在白七的卓爾不凡,錢金鑫暗中驚心的同時也想了唐若。

面具嬌妻:惡魔總裁好霸道 官場上暗地裏的手段與黑暗之處,他也是見得多了。

元主席能當上一國領導人,難道真的靠吃齋唸佛得來的嗎?!

看着如今兩人手牽手的畫面,錢金鑫暗暗嘆了口氣,他是真的不想把這對小夫妻給拆散了。

唐若就算見過不多,但是每次印象卻都不錯,他相信白七的眼光,能被他到哪都帶在身邊的姑娘,恨不得將人系在褲腰帶上的態度,裏面若沒有情愫定是不可能的。

所以,錢將同意把唐若放在公衆的目光下。

至少她成爲異能者眼中的公衆偶像之後,元主席就算想暗地裏做點什麼,也會考慮下這個異能者激憤的後果吧。

錢金鑫快人快語,說完就走。

會議室那邊也忙到飛起來,他能過來一趟非常不容易啊。

不止是異能者們恨不得自己有三頭六臂的打喪屍,領導人也恨不得自己有三頭六臂的處理基地事宜。

唐若聽到最後一句‘你乃小七的未來媳婦,也不必膽怯’時,有些微微明白了錢金鑫的用意。

她靜靜的看向白七。

這樣的男人,有強大的異能力量,有錢金鑫這樣身處高位的提拔,還帶着比別人多末世多三年的經驗,這一世必然不會埋沒於市。

既然他是必有所成之人,自己要想名正言順的站在他的身旁,成爲與他相匹配之人,無權無勢無背景之下,提升自己實力的同時,也自然要自己營造一個元款款那樣的“豪門”!

白七見她嚅着脣,脣紅若櫻,目光瞬也不瞬的看着自己,眉一攏,輕聲說:“怎麼了?”

對唐若的照片掛在城牆上,恨不得把她一口吞下去的他,當然也是不願意的。

事情已經出來,如果唐若也不願意,他肯定會讓錢金鑫撤下來,就算大費周章,他也在所不惜。

大概錢金鑫也知道同白七商量是會面臨這個問題,於是直接待他做了決定。

“沒什麼。”唐若拉上他的手,嘴脣微動,聲輕卻堅定的說,“我想成爲你的驕傲。”

“呵。”白七伸手揉了揉她的額頭,眼神溫柔刻骨:“你現在已經是我的驕傲,我的姑娘已經成蝶了。”

兩人旁若無人的談情所愛,旁邊的隊友都一個哆嗦,癡愣了。

還沒有開好buff……

狗糧就來的如此措手不及…… 唐若在潘曉萱的恐怖講述後果下,還特意戴上了一頂鴨舌帽去西門。

如今天氣寒冷,戴帽子與大圍巾在街上走的人也很多,一路踩着代步車過來時候,隨便團隊沒有引起別人注意。

唐若看着旁人都是視若無睹的模樣,偷偷想着,大概是那照片很小,如今情況下,大家也沒有心思去看,應該是自己等人太過風聲鶴唳了。

儘管衆人對於這個“照片”的宣傳有了心理準備,可到了城牆下面時候,所有人還是被前面那一張巨幅海報給震驚到了。

“這……這是錢將口中的,一張照片?”潘曉萱指着這一副高十米左右寬五米的照片目瞪口呆,“好大好大的照片啊,小若,這下你是不想成名都不行了。”

唐若看着上面巨幅的海報,拉高了自己的羽絨服衣領,心情有些複雜莫辨。

她剛纔倒是豪情壯志的說做一個與白七匹配的女人,但是看見這麼大一個、如同巨人一樣的自己時,她又慫了:“每個門口都有這麼大張海報嗎?”

這個信息量有些大,要好好捋一捋。

白七擡頭仔細看上面的海報。

上面少女一身咖啡大衣頭扎馬尾,迎着陽光正踩着一個水球停駐在空中。

神態幽靜,身影飄飄如飛柳,流光溢彩。

白七看着“嗯”了一聲,說:“應該每張都這麼大吧。”說着,轉頭看了看她,微微一笑,“很上鏡。”

唐若也仔細看了看那海報。

她看的角度自然與白七不同。

她仔細看的是那半張臉。

現在的基地裏的科技狀況,基地似乎還特意對她的臉進行了……ps?

就單單一個側面,海報中都透出了晶瑩剔透的感覺來。

都把照片放大到一百倍了,連個毛孔都沒有是什麼鬼?!

呵呵!全完無語了。

好吧,以上這些都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個海報的巨幅就跟以前的明星房地產廣告一模一樣,而且旁邊還有一行大體字樣:與我們的女神一起守衛最後的淨土,讓女神看見你們身上所帶有的熱度!

這個喪心病狂的廣告詞……

唐若動了動嘴,根本無話可說!

還是去殺上萬只喪屍來冷靜一下吧!

這裏看海報的人有人多,大多都是在這裏等換崗人員,有人親眼見過唐若“飛行”的正在侃侃而談當時的情形。

這些人不知道是基地請來的託還是自發而來的,反正講解的那個叫熱情,簡直出口成章,都把唐若吹噓到天上去了,真的是隻因天上有的嫦娥!

唐若全身裹的嚴實,這一刻倒是一時沒人認出來。

不過總有人會認出來的。

方青藍在這裏等候了很久,爲的就是過來跟白七說這件事情。

他剛看見了白七就很快的擠過來,一臉緊張的低着頭輕聲說:“白老大,那個上面的照片不是我要泄漏出去的,是基地找我要的,我也是沒辦法,他們說不給就要給我判刑了。”

認錯時,先把態度擺好。

之前在城牆上,他若看不出白七那變態的佔有慾,這個基地信息第一人他也不用混了。

這麼有佔有慾的男人,在全民都是會異能的時代,怎麼可能喜歡把自己的老婆擺放在衆人的眼皮底下,讓衆人都窺覷着!

所以,基地過來要完照片時,他就把自己的頭系在褲腰帶上來跟白七負荊請罪了。

好在錢金鑫給他們做過思想工作,白七剛看見這麼大的海報,雖然黑色臉了一些,到底還是正常的,聽見方青藍這麼說,只是輕輕“嗯”了一聲,沒了下文。

錢金鑫特意給他做思想工作,基地守衛是一個方面,肯定還有另一個方面。

若有機會,他也得去問清楚。

方青藍得到原諒,安心的把自己的腦袋裝回頭上,再掏出dv立刻上繳:“白老大,我沒有備份,全在這裏了,你收着吧,基地以後找我要,我也沒有了。”

白七沒有客氣,拿過dv放進了自己的揹包裏。

交出去之後方青藍頓覺一身輕鬆:“那麼白老大我先走了,有事情記得叫我,昨天的三級喪屍死了不少人,今天撿晶核都不讓去,我們速度異能者都要拿着槍打了,但是基地槍支都是之前的a市軍方的庫存量,耗空巨大,聽到可靠消息說也快要殆盡了,唉。”

喪屍潮什麼時候是個頭啊,一個喪屍潮把他的說書生意都弄差了。

現在人人沒有精神,哪裏還有興趣聽自己說書。

白七轉頭看他,把他招呼回來:“槍支的消息可靠?”

方青藍以爲白七會知道的,見他原來也不知情,就把自己所知道的都給說了:“百分八十可靠的,之前基地爲了收復這個新區建立基地消耗不少彈藥,據說末世前的那個大型軍火庫在n市的海島上,距離太遠,病毒爆發時候都來回才運了一部分。現在上面都逼迫基地的各大將軍讓他們拿出手上的武器來支撐呢。”

白七聽完之後,擺擺手,讓他跪安。

這個只能當消息聽一下,目前關係不到他們,暫且放下。

海報的事情木已成舟改變不了,大家也就接受了。

登上城牆時候,唐若儼然已經是衆人眼中的焦點。

樓下沒人發現她,是因爲之前沒見過的人自然一時會認不出,但跟她打了一天喪屍的隊友哪裏會認不出她。

說句不好聽的,水系都以姑娘爲主,末世前全民看臉的時代,姑娘們真的是化成灰都認出你!

白七拉着她站到水系位置後,輕聲說了句:“自己要小心些。”也到自己的位置上站好。

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到死都沒有人知道的姑娘,到現在成爲人人眼中的焦點,這也算是一種很新奇的體驗。

人生起起落落,沒有折騰,也對不起自己的生活。

唐若想通之後,頭一仰,坦蕩蕩的接受了別人各種羨慕、嫉妒、驚訝、敬仰的目光。

做王的女人,沒有粗厚的臉皮,以後可不能對抗外敵。

裝逼嘛,裝着裝着也就習慣了。 白七一走,還在等輪崗的異能者們呼啦一聲都朝着她圍了過來。

每人都圍上去向她詢問水球能踩上去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