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墨九狸看了眼東方瀾,不得不說他的誠意還是夠了的,沒有多餘的廢話跟自己講價,而是直接拿出了他能出的價格,這一點讓墨九狸的印象倒是好了幾分……

墨九狸伸手接過他手裡的金卡道:「神醫門的丹藥太過垃圾了,你自己留著吧!雪長老,把石頭給他……」

話落,雪景從墨九狸身後出來,手裡拿著一顆兩個西瓜大小的原石,遞給了對面的東方瀾……

東方瀾看著手中的原石一愣,有些不解的看向墨九狸問道:「夫人,這是何意?」

「不是你要買的嗎?」墨九狸挑眉看著對方問道。

「我要買的是……」

「瀾,我覺得就買這個吧!」 重生之鬼王帝妃 東方瀾的話還沒說完,站在他身邊的軒轅澈忽然開口打斷道。

並且不斷的給好友使眼色,東方瀾見狀似乎明白了什麼,微微一笑看著墨九狸道:「這位夫人,不知道能不能換個地方說話。」

「嗯,可以!」

「水大小姐,你剩下的時間可不多了,如果再不去樓下跪著,我看你可要小心了哦!」墨九狸說完看了眼一邊的水千惠,好心的提醒道。

「站住,你不準走,除非你收回賭約,否則,別怪我不客氣!」水千惠看著墨九狸要跟東方瀾走,頓時怒了,直接擋在墨九狸的面前怒道。

「讓開,水千惠,這裡是京華樓,不是你們水族,你最好是願賭服輸,否則誰也救不了你!」東方瀾看到水千惠,直接冷聲說道。

「你們……我死也不會認輸的,我就不信我水族大小姐,會被拖進……」

水千惠的話還沒說完,空中落下一道黑色的光芒,直接將水千惠吞噬了,等到黑光散去,那裡還有水千惠的身影,只剩下她身邊的一群護衛了…… “家裏孩子被纏住了,我帶他去會會那東西。你呢,接下來去哪裏?”

鬼麪點點頭,說自己接下來去水災嚴重的地方四處走走,爭取早點把那些未成型的傢伙收拾了,省得日後成爲大患。

這時候,遠處突然傳來吱吱的聲音,而且越來越近。扭頭一看舅舅便發現一道白影拖着一個幼小的身軀朝他們二人飛來。轉眼間白影以至,將手裏的小孩子放到鬼面跟前,然後飄在對面虎視眈眈的看着他。

“師兄,這是你養的?”舅舅知道一些養鬼的知識,因爲外婆也養這小鬼,所以並不想師父一樣反感養龜。

“峯峯真棒,快回家吧”鬼面朝舅舅點點頭然後從懷中取出一個園葫蘆,打開口子對小鬼說道。小鬼聽了吱吱叫了幾聲,表情有些不爽,似乎不太願意進去。鬼面齜牙一笑說乖乖聽話我回頭給你找一隻雞,不聽話的話就沒有了。那小鬼頓時就高興了,吱吱叫了幾聲然後閃進葫蘆。扣上蓋子以後他抱起地上的我(沒錯,舅舅後來告訴我,我被小鬼一下子給ko,然後被他拖了過來···)遞給了舅舅,然後問舅舅要去哪裏,用不用他幫忙。

舅舅覺得現在外面妖鬼甚重,鬼面應該四處降妖除魔而不是陪着自己,就婉拒了。鬼麪點頭,而後又拿出一個空空的小玻璃瓶,猛地咬破自己的舌尖,讓自己舌頭上流出的血一滴一滴的滴進玻璃瓶中,一直等到小瓶子滴滿以後,他又拿出一張自己畫的靈符貼在瓶子口,然後將小瓶子和裝着小鬼的圓形葫蘆一起放在我的口袋裏。

“師兄,這···”舅舅自然知道鬼面要將小鬼送給我,一時不忍接受。

大家都知道養小鬼需要困住他的靈魂,這樣一來這些小鬼就永世不能投胎,而且養鬼有損陰德,對養鬼之人也會有強烈的反噬,如果道行不夠就貿然養鬼,最後很有可能被自己養的小鬼給害死。

養小鬼來源有兩處,在這裏給大家介紹一下:一個是沒滿2歲就夭折的小孩,另一個是胎死腹中不見天日的胎兒,其中能力最強的,是死在腹中的胎兒,因爲他們好不容易經歷投胎輪迴之苦,卻還未出世就再次死去,怨氣極大,一旦養成,法力自然強大。

無論哪種小鬼,都必須在死後7天內找到孩子的屍體,之後不停地喊着孩子的名字,用沾血的饅頭聚魂,所謂聚魂就是指人死之後魂魄會離開身體,需要將他的魂魄引回來,聚魂的東西不固定,除了帶血的饅頭以外還可以用冥幣,或者孩子生前最愛的東西。

待到魂魄歸來之際,符咒鎮住他的魂魄,然後將其附在柳木之上,因爲柳木又稱鬼柳,可以困住魂魄,避免小孩子的魂魄跑掉。

然後開始取油,非常殘忍的挖出孩子的屍體用刀子在其下巴割開一道口子,然後用蠟燭炙烤屍體的下巴,慢慢的下巴處開始往下滴屍油,這個時候養鬼之人就會用小瓶子接住,最後將魂魄也收入瓶中,選一個月圓之夜開始做法,這一做就要做七七四十九天,並且在每一個七天的開始一天,用自己的精血(舌尖血或者中指血)滴進瓶中滋養小鬼,這樣不間斷的進行49天,小鬼必成凶煞。

養出來的小鬼最大的特點就是忠心,即便魂飛魄散也不會背叛自己的主人。就這點來講,好多人還不如鬼。所以鬼面才採集了一瓶自己的精血一同給我,方便我控制小鬼。

“這孩子既是你親外甥,也算與我有緣。前路多舛,你難免疏忽,留着峯峯在身邊陪着,你也能放心不少。我走了,來日江湖再見。”

舅舅點頭也不再推辭,回道小廟舅舅撿起地上的赤霄遞給鬼面,然後就問他這裏面的棺材和屍體是怎麼回事。鬼面搖搖頭說他也不知,他只是比我們早到小廟幾個時辰而已。舅舅聽了心中泛起一絲疑惑,因爲之前他回家的時候就曾在這小廟住過一晚,當時這裏沒有棺材更沒有女屍。短短几日竟然會有這麼大的變動,突然舅舅想到一個可怕的事情,猛地開口:“師兄,那正房神像前的那些灰不是你撒的?”

“什麼灰?”鬼面明顯的,也愣了。

舅舅心裏大吃一驚,果然還有其他人。本來以爲一切都是師兄做的,也就沒什麼感覺,現在這一切都不是他做的,那那個人會是誰呢?現在又在哪裏,會不會在某個角落關注着我們的一舉一動?

“走”鬼面喊了一聲就往有死屍的那間房子跑去,舅舅緊跟在後面。可是打開門一看,兩人愣了,之前還吊在門旁邊的屍體,消失了。沒有猶豫,直接跑到另一邊的房間打開門,兩人再次愣住。棺材也不見了!若是說這麼短的時間內屍體消失,倒也可能是被人揹走,可這麼短的時間要搬走那麼大一具棺材最起碼需要七八人合力,然而院子裏面只有我們的腳印,也就是說根本就沒人來過這裏!

“師兄···”舅舅突然覺得後背涼嗖嗖的,也沒有回頭,用肘部碰了碰鬼面,輕輕地開口。鬼面也感覺到身後傳來的陰氣,心裏很不踏實。老實說自己獨自一人走南闖北見過的妖魔鬼怪多了去,也好幾次接近死亡,可從沒有像今天這般不安;看來還是不適合跟別人一起呀,人多了自己的顧慮就多了。如果獨自一人就沒什麼可怕的,心裏嘆了口氣,然後他輕咳一聲心中默唸的三身體猛地向前一竄,邊上舅舅出奇的跟他保持默契,竄出兩三米之後二人同時扭頭,鬼面舉起了赤霄,舅舅手裏拿出幾道靈符,一起看着前方。

果然,他們身後有東西,正是那消失不見的屍體。之前屍體吊在那裏並沒有什麼。只不過是死人而已。可現在就不同了,屍體站在他們跟前,伸着雙臂,直接伸出好長,臉上像是塗了一層白霜眼圈變成了紫青色,最要命的是左臉上面有幾道明顯的撓痕!而根據舅舅的經驗,那是···貓爪印··

大家都知道狗是具有靈性的動物,而貓則相反,是一種很邪很陰的動物,尤其是黑貓。這也是當村子裏有人死了之後料理後事的人會專門的仔細檢查,如果發現了貓會直接趕出去。因爲如果貓在死屍身上爬過,會將自身的陰氣傳給屍體,很可能會造成屍體的詐屍!至於被貓撓過得死屍,就更不用說了。必須馬上,立刻趁屍體還未變態之前燒掉。

舅舅之前就遇到過這種情況,那是湖南的農村,傍晚路過的時候發現村子裏死了好多人,整個村子都在哭哭啼啼,舅舅便走上前詢問,才得知是有人死後詐屍,半夜回到村子裏害人,吸人血以及家畜血,舅舅當時就讓人帶他去那人的墳墓前,招呼衆人挖開一看,果然那人渾身長滿了白毛,指甲長出好長好長。最明顯的是臉上有幾道明顯的貓抓痕,舅舅便把道理講給了衆人,雖然家屬不同意,但是爲了大多數人的安全村裏還是決定燒掉。當晚果然村子裏沒有再發生怪事,也沒有在死人。

看着前方的屍體舅舅心裏更加的納悶,之前她臉上沒有貓抓痕,即便是他們剛走以後屍體邊被貓給抓了,也不至於這麼一會兒就詐屍呀,背後究竟是什麼人? 第468章

眾人見狀都是震驚不已,畢竟誓言規則雖然大家都知道,卻很少親眼見到過,沒有想到是真的,原來不遵守賭約,真的會被拖進無間地獄啊……

真是太嚇人了,看起來以後不能輕易跟人做賭了,就連墨九狸等人也是微微驚訝了一翻,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的……

正因為如此,讓原本有些墨九狸為何賣了一顆沒開石的原石給東方瀾的事情,也被眾人暫時忘記了……

軒轅澈和東方瀾回過神來,帶著墨九狸等人來到了之前兩人休息的密室……

「夫人,為何給我這顆原石?我想買的是夫人手裡的絕品紫仙石!」到了密室,東方瀾忍不住開口問道。

「就是這個!」墨九狸淡淡的說道:「不信,你大可以開了再說!」

「怎麼可能?你以為絕品紫仙石是大白菜嗎?隨便一顆原石都能開出來?」不等東方瀾說話,一邊的林岩就不悅的說道。

「這位是我們京華樓的鑒寶師林先生!」東方瀾立即介紹道。

「怎麼?不信?那你要跟我賭嗎?」墨九狸看著對方問道。

「你……總之我就是不信,如果這顆原石裡面也是絕品紫仙石,我就拜你為師!」林岩怒道。

在他看來這顆原石裡面連青色寶石都不是,怎麼可能是絕品紫仙石,如果真的是絕品紫仙石,那他真是白活了……

「開吧!」墨九狸沒有應下林岩的話,因為她可不想收徒弟,只是看著東方瀾說道。

東方瀾看了眼好友軒轅澈,想了想去把剛才開石的老者喊了進來,讓老者繼續開石……

老者也覺得墨九狸的話,應該不準,他在珍寶閣都幾十年了,今天也是第一次開出絕品紫仙石,一顆就已經足夠珍貴了!怎麼可能還有呢……

不過老者為人性格向來沉穩,從來不會只聽別人說什麼,就妄下定論,他只會在開完石之後,才會斷定寶石的品質……

畢竟做開石這一行,經常會遇到奇迹的,就好像之前為墨九狸開石,便是一個奇迹……

在老者認真的打磨下,兩個西瓜大小的原石,一點點縮小,最後變成橄欖球的大小,當老者看到裡面淡淡的紫光時,雙手忍不住再次顫抖起來……

東方瀾,軒轅澈和林岩三人,也是屏息看著老者手裡的原石,三人也是激動不已……

許久,一道紫光,伴隨著老者放下手裡的打磨刀,綻放在眾人的眼前……

林岩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老者手裡,足有兩個拳頭大小的紫仙石,顫抖的說道:「這……這……怎麼可能?竟然……竟然又是絕品紫仙石……這……這怎麼可能啊?」

雖然這顆絕品紫仙石,沒有墨九狸手裡的那一刻品質純,但確實是絕品紫仙石沒錯!而且,也只有小靈兒能看出差別,別人看起來,都會覺得第二顆更好一些,畢竟第二顆比較大啊……

除了墨九狸以外,就連顧琰和沉香等人都是一愣,沉香不解的看著雪景,莫非雪景懂賭石? 相比舅舅還在心中思量,邊上鬼面就乾脆的多,直接衝上去提着赤霄砍在屍體的脖子上,頓時發出鐺的一聲,就像是兩件兵器交錯在一起時的樣子;屍體脖子處閃現出陣陣火花,火花散去之後冒出一陣青煙,鬼面只覺得虎口一麻,險些脫手。

舅舅不知道其中厲害,拿着幾張靈符就衝上來;鬼面看到連忙大喊一聲不要過去,可是已經晚了,舅舅已經上去,拿紙符猛地拍在屍體的額頭,可那紙符並沒有想象中的冒出火花,然後把死屍彈出去,而是上去之後直接變成灰燼,舅舅睜大眼睛還沒反應過來,那死屍原本僵硬的手臂突然就變得靈活起來,猛的擡起死死抓住了舅舅的脖子,而且不勢力到逐漸加大,而是抓住的那一刻就用盡了全力,舅舅只覺得眼前一黑,呼吸瞬間接不上,雙手下意識的扣住屍體的手往外拔,但是於事無補,根本用不上力。

邊上鬼面啊地叫了一聲然後再次咬破舌尖往赤霄身上噴了一口鮮血,再次揮劍猛的砍在死屍的手臂上面,這一次奏效了,屍體的雙臂一下子被閃着幽紅光芒的赤霄齊刷刷的斬斷,舅舅趁機丟掉住在脖子上的雙手,然後大口大口的呼吸,屍體被斬斷手臂之後發出嗚嗚嗚的慘叫聲,竟然沒有後退而是像殭屍一樣一蹦一蹦的靠了上來,靠近舅舅的時候身體猛的前傾,張着血盆大嘴就朝舅舅的脖子咬來,不過到底是沒有手臂,身體動作要僵硬許多,舅舅猛地一閃身躲過這一擊,然後從後面出腳踹在死屍的後背上,這一腳舅舅使出了全力本以爲能將其踹倒在地,實則不然,屍體晃了晃但是舅舅整條腿都麻了,身體也被彈倒在地。那死屍此刻像是活了一般朝着舅舅嘿嘿一笑,帶着小人得志般的笑容,再次撲了過來。

而鬼面此刻倒在地上,口中不斷的吐着鮮血,因爲他沒有來得及學習劍宗,剛剛動用自己的精血引發赤霄雖然成功,但赤霄只認識擁有劍宗蜜語的人,所以剛剛連着鬼面一起攻擊了,相比那殭屍,鬼面受到的傷害更重一些,因爲他收到劍身的威力之外,還有赤霄本身的反噬。

舅舅倒在地上,那殭屍過來之後身體再次變得靈活,竟然跪倒在地趴在舅舅身上,猛地咬住了她的胳膊,舅舅躲閃不及被咬住,然後用力一拉,雖然胳膊出來了,但上面有一大塊肉被殭屍要在嘴裏,此刻他的胳膊變的鮮血淋漓。殭屍似乎很喜歡人肉的味道,咯吱咯吱幾口吃掉口中的肉,再次咬了上來,要命的是咬的是脖子。

由於殭屍太重,舅舅身體被他壓在下面動彈不得,只得拼命的搖着自己的腦袋,但殭屍的腦袋此刻也變得靈活起來,隨着舅舅腦袋搖晃的頻率緊追不捨,慢慢的舅舅沒了力氣,脖子要的越來越慢,可是殭屍卻絲毫沒有減小速度,終於一口咬在舅舅的脖子上。

這次舅舅沒有在掙扎,而是在心中默唸起了咒語,請神咒語,因爲脖子和其它的地方不同,一旦掙扎勢必會再次被咬掉一塊肉,那樣一來的話如果劃破了大動脈,即便不被眼前這白毛要死,也會因爲失血過多而死,舅舅只能動用神力,希望能夠躲過此劫。

“天有三奇日月星通天透地鬼神驚若有凶神惡煞鬼來臨地頭凶神惡煞走不停天清清地靈靈弟子奉三茅祖師之號何神不討何鬼不驚急奉祖師茅山令掃除鬼邪萬妖精急奉太上老君令驅魔斬妖不留情吾奉三茅祖師急急如律令敕”隨着舅舅在心中念過着咒語並且咬破自己的舌尖,一口鮮血吐在白毛的腦袋上,舅舅身上頓時閃起一道金光,金光內隱約可以看到一道白影盤坐其間,先是衝着舅舅點頭笑了笑,而後臉色大變怒視着白毛死屍厲聲喝斥道:“孽障,人鬼殊途,你以身死爲何還不趕快去投胎,留在這人間作祟爲何?念汝輪迴苦楚,本尊暫且不收你,你且速速退去。”

然而那白毛似乎根本感覺不到上神的存在,被彈開之後嗚嗷叫了幾聲之後繼續齜牙咧嘴衝了上來,結果自然是被金光彈開,不過他沒有恐懼,被彈開之後依舊不停地往上衝,儘管內的白影也沒有動怒,而是看着白毛,似乎在等他力氣耗盡。

可是這傢伙似乎有了智慧一般,在多次攻擊無果之後竟然掉轉槍口,猛地跳到正躺在地上的鬼面身上,又是一口咬下去。鬼面身受重傷根本躲不及,閉上眼睛最後一刻想到自己的師傅,惠南法師。在一顆他在想如果自己當初沒有利慾薰心,去偷那師傅的東西,現在會怎麼樣?自己八成早就利用赤霄劍宗,將這東西拿下了吧?

上神在場,自然不會讓白毛這傢伙的程,在他即將要住的那一刻金光內白影猛地一揮手臂,一道金光迅速的飛過來護住了鬼面的脖子,緊接那白毛僵是便咬住在金光之上,然後咯嘣一聲聲響,白毛的牙齒就像是炒熟的豆子一般飛了出來,夾雜成凝固在體內的鮮血造成的血塊。牙齒碎了以後那傢伙終於感覺到了疼痛,原地起身不停的跳動,邊跳邊看着舅舅身體上空那團金光,表情流露出深深地恐懼。

“大膽孽障,竟敢在本尊面前撒野。正所謂自作孽,不可活。看招!”上神對着白毛無視自己感到非常憤怒,瞪着眼睛吹着鬍子咬着牙齒盯着他,喝完之後從懷中取出一件東西丟了出來,那東西出來之後迅速地旋轉,迅速的分裂,本來是一個圓盤狀物體,在接近白毛的時候已經分化爲81個八卦,緊緊地圍在他身旁。然後統一的散發出白光,白光出來以後紛紛的飛進白毛僵使體內。那東西感覺到了強大的壓力,身子猛地一用力直接蹦出三米多高,準備在空中逃之夭夭,然而上仙不會讓他得逞,在他飛上去的那一刻,原本在地上的81個八卦也迅速跟了上去,並且不間斷的閃出白光,那殭屍在三米高的天空出不動了,就像是被定身一般,雙腿還保持着向上是分裂的狀態,表情也是定格在那種恐懼之中。

過了一分鐘的時間,圍在白毛僵周圍的八卦消失,緊接着舅舅身上的上仙再次微笑的點點頭然後身子一閃,連着周圍的金光,一同消於無形。

上神走了之後,空中三米處的殭屍突然就動了,身體像篩糠般不住的抖了起來,舅舅剛鬆了口氣見狀又緊張了起來,以爲這傢伙還能動,其實舅舅的擔心是多餘的,殭屍都了是幾秒之後突然砰的一聲,整個身體發生爆炸,化作粉末;隨着風一吹迅速混合在空氣中,舅舅只覺得一陣死貓身上的惡臭傳來,風吹過後,一切平靜。

“師兄,咳··咳··你怎麼樣?”見殭屍已經被消滅,舅舅艱難的起身走到鬼面跟前,費力地問道。鬼面苦笑一聲說剛剛不得已動用拿赤霄,遭到的反噬太強烈了,受了點內傷。說完還伸手:“給我一根菸。”

“值得麼?你可以跑得。”舅舅坐在他身邊網他嘴裏塞上一根菸,自己也點了一根然後看着菸頭淡淡的問道,其實舅舅心裏已經被鬼面給感動了,鬼面既然知道劍宗這玩意兒的存在,又怎麼不知其中反噬的厲害?可是爲了自己他根本沒有猶豫直接啓動了赤霄,這份情,舅舅會記一輩子。

“你是我師弟,我能看着你死麼··能麼··”鬼面咳了一聲,輕輕地開口,眼前又出現師父的笑容,不自覺地擡起頭。 婚內尋歡·老公大人,誠實一點 從他漏在外面的那半張臉上,就就看到了一行清淚。

“師兄,你註定做不了壞人!”

面對舅舅由衷地慨嘆與評價,鬼面只是苦笑一下,抽完一根菸後勉強的站起來,自己喝了碗符水,看着舅舅極爲認真的開口:“師弟,剛剛那傢伙你怎麼看?”

“我覺得那玩意兒不過是個傀儡,一定是被別人操縱了。不過既然連個死屍都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變成傀儡,我想背後那傢伙一定更難對付,我想我們應該不是對手。”九九想了想,仔細的說道。

“恩,差不多;趕緊收拾東西,帶上孩子我們得趕緊走,那白毛僵完蛋了,後面那東西肯定會知道。”鬼面輕輕開口,其實心裏是十分不爽的,他鬼面自從十年前跟着惠南師父學了這茅山術,還從來都沒有退過步,也從來沒有爬過誰!在他的字典裏,鬼面可以被妖魔鬼怪打敗,但絕對不可以被嚇跑!可是看着眼前的師弟以及地上的孩子,櫃面知道自己不能再堅持自己了,沒有理由讓別人爲了自己的原則而冒險。

舅舅此刻還沒有意識到這一點,點點頭就拎起自己的黃布袋子,然後抱起來我跟着鬼面緩緩的往外走,由於下過雨不久地面上很是泥濘再加上抱着我,舅舅走起路來也是格外的小心。眼睛看着地下並沒有往前看,直到撞在前面鬼面的後背上,才擡起了頭。

“怎麼了?”見鬼面停下來,舅舅突然感覺到了一絲危險,可能是太過尊敬自己的師兄,原本舅舅獨立自主的性格此刻也消失了,竟然有那麼一絲一切聽師兄指揮的味道。

“走不出去了!”鬼面聲音幽幽的開口,其中還夾雜一絲無奈。說完以後身體往邊上垮了一步,把前面的情況展現在舅舅面前。

前面路中央,赫然放着在小廟消失的那口大棺材,此刻棺材沒有合蓋,上面的壽字更加的鮮紅,妖豔。尤其重要的是棺材兩邊各綁着一條白繩,就是類似現在我們那種帆布鞋子上面的那種寬鞋帶。然後每條百勝都特別的長,以棺材爲起點,逐漸蔓延到馬路邊上,白色繩子上面還寫有紅色的字體,那是用硃砂寫的。

“那是什麼?”即便知道上面寫的無非是咒語還有二人的生辰八字,舅舅還是抱有希望地問了一句。

“沒錯,這就是必死局。看來這傢伙一定是知道我們的八字!不能往前走了,再往前走我們就進了這棺材陣裏面!”鬼面說着往後退了幾步,然後指着前面的白勝說:“我想我已經知道這個人是誰了?”

“誰?”舅舅緊張地問了一句,她倒不是怕死主要是怕我出事。

“師父的仇人!” 第469章

沉香不解的看著雪景,莫非雪景懂賭石?

雪景眼觀鼻鼻觀心,這和他可沒有關係,他只是按照主人的吩咐,去拿了一顆石頭回來而已……

東方瀾,軒轅澈,林岩三人,直接石華了,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結果是這樣的……

墨九狸看了眼發獃的三人,直接轉身離去……

等到東方瀾幾人回神時,發現墨九狸等人已經走了,追出去也沒有看到墨九狸等人的身影……

「澈,你說那個夫人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東方瀾看著好友鬱悶的問道。

「我那知道,但是對方絕對不是普通人就是了!」軒轅澈看著好友,同情的說道。

同時心裡也對墨九狸幾人好奇不已,到底對方是什麼人,才會有如此眼力啊……

這時,林岩垂頭喪氣的走進來,看著東方瀾說道:「二公子,我不是一個合格的鑒寶師,竟然將珍珠蒙塵的事情,錯了一次又一次!所以,我決定離開京華樓,回去好好鑽研,還望二公子成全!」

「林先生,這錯不在你,畢竟包裹著毛坯,誰也無法看到裡面是什麼,此事跟你無關的,所以林先生不必自責!」東方瀾說道。

林岩也是在京華樓待了百年的老人了,他什麼樣子的為人,他們都很清楚!如果看出裡面是絕品紫仙石,根本不會將那兩顆原石,放置到三樓的……

「可是……」林岩還是十分無力的說道,如果只是開出一顆絕品紫仙石還好,可是竟然連著開出兩塊絕品紫仙石,這讓林岩受到了巨大的打擊。

狐狸來襲:小妞乖乖進圈套 「林先生,不要介懷,如果你真的介意,我會讓人喬裝將我們三樓的原石都買下!然後,我們自己都挨個打開看看,看看裡面的寶石,跟標價差了多少!如果都錯了,那麼我便放林先生離開可好?」看到林岩一副被打擊的樣子,東方瀾想了想問道。

其實,他自己也想看看,是不是這一次的原石有問題,讓林先生都鑒定不出來!聞言,林岩猶豫了下,他知道東方瀾是不想他離開,聽到東方瀾的建議,其實他也很想看看,到底是自己的鑒定能力除了問題,還是意外……

於是微微猶豫了下,點頭道:「好,那就聽二公子的!」

東方瀾見狀,看了眼自己的好友軒轅澈,軒轅澈有些無語的問道:「你該不會讓我去買吧?」

「不然讓誰去啊,自然是你這位財大氣粗的軒轅家族少主去最合適了!反正,今天你也在場啊!」東方瀾沒好氣的說道。

「好吧,服了你們了!」軒轅澈無語道,要不是看到好友今天被打擊了,他才懶得管他呢。

因此,不一會兒的時間,京華城就傳出了一則消息,說是因為神秘女子在京華樓賭石大會上,開出了絕品紫仙石,軒轅家族少主見狀,下午的時候,軒轅家族少主軒轅澈,一怒之下將京華樓三樓剩餘的原石都買了,當場開石,結果大失所望,差點賠了本錢…… “師父廣積善德,怎麼會有仇人?”跟在惠南身邊五年知道給他養老送終,都沒見她老人家跟誰有過糾紛,現在聽師兄說師父的仇人,舅舅着實很吃驚。

“沒錯,你應該知道他老人家對養鬼知道多麼的深惡痛絕;那你知道原因麼?”往後退了幾十米之後鬼面也不顧的髒,一屁股坐在地上,衝他說道。舅舅說養鬼有悖倫理,作爲道家正統,再加上師父的思想有些古板,反感養鬼也不足爲奇,說完也跟在坐在地上。鬼面說師弟啊你是隻知其一不知其二,養鬼雖違背天道,但那是養鬼之人作出的選擇,就像我養鬼就做好了被反噬致死的準備,若單是如此師父也不會太過反感,畢竟人各有志。

舅舅在旁聽着,沒有說話,鬼面接着說大概89年吧,學生運動那會兒,南方數省出現了好多妖孽,爲害百姓,師父便站出來振臂一呼,聯繫了國內陰陽行當所有的高手,相約一起除魔,因爲師父是發起人,家又在南方所以那些個高手全部聚集在師父的家中,這些人來自全國各地個大派系,有全真的,嶗山派,雲鶴派等等,當然大部分還是我們茅山派的,雖然大家不同派系,但降妖除魔的本質是一樣的;就當他們人到齊之後準備分工做法之時,有一個人找上門來說要加入他們,爲降妖除魔出一份力;雖然他沒有說明自己的身份,大家還是從他的行頭看出來他是養鬼道里面的人,大家都秉着敬而遠之的態度。

那時候師父一心除魔,倒也沒有派系之間的偏見,就力挽狂瀾的留下了他,並且給他安排了任務。

這養鬼之人也是很感激師父,表示養鬼同樣可以匡扶正義,不會讓師父失望。當晚所有人下榻在師父農舍裏,躺在牀上師父想起這最後來的養鬼之人住的地方太過簡陋,就讓自己妻子去給她送了一牀棉被,誰知道這一送送出了麻煩!

師孃幫那人鋪好之後就準備離開,卻發現他滿臉褻瀆之色,準備離開,不料那人色膽包天竟然直接抓住師孃的手,師孃當下甩給他兩個耳光然後起身離開。身後,那人臉上明顯的巴掌印下,掩飾不住的浮出淫笑。

回到房中師孃本想將事情告訴相公,後來一想明日就要開壇作法,千萬不能破壞大家的團結,就沒有說出來,並且想着那人應該只是一時衝動,自己打他兩下應該能讓他清醒,也沒往心裏去。卻沒想到後來卻發生那麼大的事情!

加上這養鬼之人和師父,一共有12個人,大家決定動用八卦伏魔陣。所謂八卦便是指:乾、坤、震、巽、離、坎、艮、兌。按照他們的計劃分出八個人各佔一點,維持陣法的法力不間斷,剩餘的四個人則以伏魔陣爲中心分別負責東南西北四個方向,將那些妖鬼之物引到陣中然後集中消滅,這個陣法看似簡單其實隱藏着巨大的危險,鎮內八個點只要有其中一個點上的人精力不足敗下陣來,整個陣法也就破了;而且在四個方向引鬼之人更不能鬆懈,如果其中一方的人玩忽職守,那麼其他三方的鬼怪便會逃竄到此,後果不堪設想。

鑑於養鬼這人不屬正統道教人士,對八卦陣不甚瞭解再加上他本身養鬼,師傅便將他安排在西方。

第二日凌晨一點,在師父家的正東方泛起一團金光,金光下分作八人,八人以師父爲準正式開啓了伏魔陣。與此同時東南北方向也不是的泛起金光,伴隨着不間斷的鬼哭狼嚎的聲音,大家知道他們開始招鬼引鬼入陣了。可是養鬼這人負責的西方,卻異常的安靜,但大家都集中精力的做法,誰也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而那人根本就沒有去招什麼鬼,往西走了一段路程之後回頭看看八卦伏魔陣,臉上露出一絲不屑,然後直接回到了師傅家中,當時師孃正在喂孩子吃飯,看着這人之後楞了一下,然後問他不去做法,怎麼回到了家中。

“呵呵,捉鬼什麼的讓他們去整吧,現在我要陪我的小美人兒··”那人滿臉的淫笑,賤賤的開口同時身子猛的撲了上去一把將小孩子打倒在地,然後壓住師孃;師孃自是拼命反抗,緊呀牙關沒讓他得逞,這時候師父的孩子拿起鐮刀從後面猛地一下砍在這人的後背上,雖然孩子力氣不大,也在他背上割開一道口子;那人惱羞成怒,死死卡住師孃的脖子,直到師孃眼睛開始翻白才罷手,接着又在她臉上抽了幾巴掌,最後竟然喪盡天良的起身奪過小孩手裏的鐮刀,直接砍在孩子臉上。身後師孃苦苦哀求,這人楞了一下,嘴角脫出一絲得逞的奸笑,沒有在折磨孩子,而是用鐮刀頂在他的脖子處,看着師孃冷冷開口:“孩子在我手裏,從我不從,你看着看···”

外面,東方那團金光依舊存在,衆人做法許久,卻沒有感受到一個鬼魂前來,衆人心裏都產生了疑惑,但誰都沒有說話,直到其他三方的高手返回之後,大家才知道問題出在西方,出在養鬼之人身上!

當即衆人便收了陣法,拿起各自的法器趕往西方,果然西方盤踞着無數的鬼魂與邪靈,大家邊罵那養鬼之人不靠譜,變竭力的驅趕那些鬼魂,這一忙就忙了一夜,第二天待衆人鳴金收兵,一同回到師父家中的時候,卻發現師孃衣衫不整的吊死在門前的樹上,邊上師父的孩子滿臉鮮血,正看着自己的孃親,目光呆滯,師父噗通一聲跪在地上,他狠狠的扇了自己幾個大嘴巴,悔恨自己爲什麼要相信歪門邪道的話,爲什麼要相信那個人!

安葬師孃之後,師父就不再說話,重新分配了任務,當晚大獲全勝,橫行江南的妖孽大部被剷除,極少部分逃脫在山林之間,倒也不足爲慮。目的已經達到,那些同門同行的人都要離開,可是看着師父的樣子,衆人都不知道該說什麼。

“我惠南對天發誓,若日後遇到養鬼之人,必殺之!”師父說完以後眼淚便不住的流了下來,正所謂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十幾個各地的高手,看着師父,相對無言。

“那後來呢,報仇了麼?”聽鬼面說完這一切,舅舅的指甲早已經嵌入肉中,手上的血滴答答的往下流,但舅舅卻感覺不到疼痛,腦子裏只有仇恨!一日爲師終身爲父,外公過世很早,舅舅潛意識裏已經把惠南當作父親般的存在,聽到他有如此血仇,舅舅怎能不怒?

“沒有!打那以後師父四處尋仇,但那人就像是人間蒸發一般,不得蹤跡!”

“師兄,你···”看着鬼面,舅舅心中突然出現一個想法。

“沒錯··”鬼麪點點頭,伸手摘下了自己的面具,露出了自己的左臉,上面赫然幾道深深地傷疤,“我就是那個孩子,師父就是我親生父親,所以當我學會了養鬼,纔會讓他如此動怒!”說着鬼面又流出了眼淚,被父親趕出家門這些年,自己走遍苗疆,除了降妖除魔外,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尋仇,可是大仇未報,父親就···

“哥··”雖然心中有了猜測,可聽到鬼面承認,並且露出左臉傷疤的那一刻,舅舅還是忍不住滴下眼淚,聲音哽咽的開口喊道。鬼面隨手把面具捏碎丟到一旁說自己戴了十幾年的面具,今天終於可以丟掉了,而後用拳頭錘了錘舅舅的胸口:“兄弟啊,你對家父的感情我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我纔會來找你;拿赤霄是一方面,讓你跟我一起給咱爹報仇,纔是根本!”

“謝謝!”舅舅心裏泛起陣陣暖意,也伸出拳頭頂在鬼面的額頭上,他只所以來找自己,不是給自己帶來負擔,而是帶來的一份信任,一份尊重。可是舅舅不解的是爲什麼他確定這陣法就是那養鬼之人設下的?

“直到那人從牀上站起,邊提褲子邊往前走的時候,我帶起自己最喜歡的鬼面具,看着他說等我拿到赤霄摘下面具之日,就是他的死期!”鬼面咬着牙說道,似乎又回到了15年前那個恐懼的場景之中。好一會兒回過神來,鬼面接着開口:“我找了5年,我他媽等這一刻等了15年!上個月終於讓我找到了這傢伙,他根本就沒有走遠,竟然留在了我家附近的山中。我去祭拜父親的時候看到他墳前有人,心生疑惑就在背地裏看了看,並且一眼就認出了他!”

舅舅點點頭,明白了前後一切,緩緩起身,然後拉起鬼面堅定的開口:“哥,今天咱就給咱爹媽報仇!”

“對,報仇!哈哈哈···”鬼面左手提着赤霄,右手握住舅舅的肩膀,狂笑起來,左臉看上去醜陋且猙獰,但舅舅看起來卻很心疼。

“今天就送你們兩個餘孽下地獄!”身後突然傳來一聲,讓了聽了極不舒服的聲音··· 第470章

墨九狸等人得知此事的時候,已經是第二天了!墨九狸只是微微笑了笑,沒有說什麼……

她倒是沒有想到會是東方瀾,要留住林岩所為的,她覺得可能是東方瀾,也擔心那些原石裡面,再有什麼紫仙石吧……

畢竟,被她一下子拿出兩塊,還都是標價一般的原石,開出的都是絕品紫仙石,換做是誰,都會對之前他們的鑒定結果,有所懷疑的……

因為距離傳送陣開啟,還有10天的時間,因此昨天參加完了賭石大會,墨九狸等人也順便逛了一下京華城,雖然京華城不小,但是繁華的地方,也就那麼幾條大街,墨九狸等人回到客棧已經是晚上了……

參加了賭石大會,也逛遍了整個京華城,今天墨九狸也沒有打算再出去了,準備就待在客棧裡面閉關好了……

此時,只有墨九狸和忘川,坐在大廳靠窗的位置喝茶!因為,沉香和顧琰帶著雪景三人,又出去溜達了……

說是為了讓雪景三人多熟悉些人類的世界,墨九狸也沒說什麼,由著他們去了!忘川則是不喜歡熱鬧,留下來陪著墨九狸……

「忘川,你和沉香不是浩天大陸的人吧!」墨九狸看著對面的忘川問道,雖然是問句,卻是肯定的語氣。

忘川聞言一愣道:「主子,你為何這麼說?」

「你們來過浩天大陸對嗎?確切的說,應該是你們曾經在浩天大陸的隠族生活過對嗎?」墨九狸沒有回答忘川的話,而是繼續問道。

「主子,你早就知道了?」忘川微微有些驚訝道。

他一直覺得自己和沉香兩人,沒有露出什麼馬腳才是,沒有想到墨九狸竟然知道……

「也不算知道,只是忽然想到你們兩個第一次見到寶寶爹爹時,眼神似乎不陌生罷了!」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她只是忽然想到了帝溟寒,又回神看到對面的忘川,猛然間腦海中劃過,沉香和忘川第一次見到帝溟寒時,那眼神似乎絲毫不陌生,而且,還帶著一絲熟悉……

「嗯,我和沉香是被人追殺時,跌入空間裂縫,剛好掉落在隠族……」忘川看著墨九狸說起他和沉香的事情。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