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墨凡塵看着蘇言玉匣中的人臉靈果,搖搖頭:“你拿着吧,這對她無用。”

聽着嘶啞聲音的墨凡塵終於說話了,蘇言暗舒一口氣,說話就好,這麼幾天不說話,我害怕你得抑鬱症啊,萬一哪根筋搭錯,大殺四方咋辦。

“其實復活靈嵐仙王也不是沒有辦法,只要有不老泉乳,將她放下去,過段時間鐵定復活,無生的妻子蝶舞,那都死了多少年了,只剩下一滴眼淚了,都能復活,更不用說身軀完整的她了。”蘇言的話剛說完,墨凡塵猛地轉過頭來,一把抓住蘇言的手。

“你剛纔說什麼?”

這一刻,甚至於閉目打坐的青雉也是睜開眼來,眼中爆發出精光:“對呀,我怎麼把這茬給忘了,這很有可能,不過想要復活一位仙王,需要的量一定要大,而且靈嵐本就是林木所化,生機對她而言,會有很大的加持!”

蘇言嚥了一口唾沫:“前輩,我之前給你講時,是不是忘記說了關於無生和他老婆的愛情故事了。”

墨凡塵點點頭:“從未聽過說過,快說。”

“好嘞,這話說來就話長了,那我就長話短說了,話說,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個很單純可愛的女子,來自羽族,有一天呢,她偷偷跑出去遊玩,然後碰見了……”

蘇言開始將了有關無生的故事,還有自己幫着他完成心願的事。

墨凡塵聽完後,原本絕望的心終於開始了重新燃燒,蘇言說的沒錯,這很有大機率是可以救活靈嵐的,他不是孤獨一人。

“話說的是沒錯,但是在星空中,不老泉乳的珍稀程度,你又不是不知道,有時候甚至一兩滴都難以找尋,那都是天價,更不用說大量的。

而有如此海量的,也只有咱們真界內,所謂的遠古戰場存在,還是回到了原點,復活靈嵐,還是要打開九黎真界的,但是真界內那神祕的東西還在,估計我們一進去就是被滅殺的份。”青雉道。

“那怎麼辦?”看的出來,墨凡塵此次彷彿莫塞頓開一般,對於眼前的生活有綻放了新的激情,畢竟,有機會復活靈嵐的。

青雉看着墨凡塵,搖搖頭:“單憑我們的力量,根本不行,所以,我打算先回龍域,然後再慢慢想辦法,如果你想要救她的話,不妨趁着這段時間,將你的八荒戟修理好,那個時候,你纔有話語權。”

青雉說完,看了一眼玄玉棺槨,而後繼續打坐,但嘴角卻露出了一絲微笑。

墨凡塵聽完青雉的話後,一伸手,損壞的八荒戟便是出現在掌心之中,然後看向蘇言:“謝謝你!”

“不用謝,都是自家……”蘇言的話還沒說完,人家就像是客氣了一下,而後坐在棺槨旁邊,雙手仙力涌動,不斷打入到戰戟之中。

“靠!”蘇言頓時一陣氣結,這所謂的戰神都是這麼高傲嗎,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蘇言有些委屈的往旁邊一坐,雙手抱胸,開始了生悶氣。

…………

新龍域很遠,位置很偏僻,畢竟當初九黎真界是最後一個融合進來的,星空中能瓜分的早就差不多了,要知道,光是第一個道晨真界,就要比九黎真界早早融合將近兩萬年。

星空很大,大的有些難以想象,星空土著古神以及古神獸們,在此地不知道生活了多久,可以說,這就是他們的家,可是對於這個家,也只是探查了連七成都不到。

而如今所有的真界加起來,加上搶奪過的地盤,在古神們這七成中,也只是佔據了一半而已,足可以想想,這星空到底有多龐大。

而且危險係數高的難以想象,這也是爲什麼這麼久以來,古神們躲進了星空深處,真界不敢進一步探查的原因,因爲稍不注意,就落了個全軍覆沒的下場,你還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目前敢於探查的區域就這麼大,蛋糕也只有這麼一塊,九黎真界爲了趕上其它真界的速度,也爲了新的資源,只好孤身往更深處去探索,去開闢,去駐守,這也使得,他們的損失是所有真界中最大的。

畢竟,九黎真界所要面對的,是更大的一個地方,就像一個圓,其它所有真界都待在圓圈內,去享受自己的成果,而九黎真界,則要面對圓圈外的世界,圈外,是無窮盡。 危險叢生,各種兇獸,古神獸都是活躍的,也使得九黎真界所開闢出來的七十二分部,東一塊,西一塊,就像無邊無際海洋中的零星島嶼,很難守望相互。

本來開闢這些殖民地,九黎真界天庭真仙,近乎有一半隕落在了開闢的途中,開闢成功後,還要面對其它真界乃至星空的危險,派了些許仙人駐守。

沒想到,最後一個出來的真界,被不知名力量淪陷時卻是第一個,快的簡直難以想象,許多仙人大驚,連忙返回,就此一去不復返。

這般在圓圈外的殖民地,沒了仙的守護,只有那些兵將,而且其他的又距離遠,一時援助不了,這等野生的美味食物,誰不喜歡,所以,他們以最快的速度將那些分部給吞噬佔據。

藉助這些圈外的殖民地,彷彿落腳點一樣,派自己的兵駐守,然後就可以探索更遠的地方,這五千多年下來,生生將其餘七個真界所在的圓圈直徑,擴大了一倍有餘。

而龍域,可以說是到如今爲止,九黎真界七十二分部所遺留的最後一個殖民地了,當然,這個遺留,並不是說還在九黎真界的掌控中,還有什麼駐守者和仙兵仙將守護着。

而是此分部距離那個圓圈太遠了,深入的星空也是最大的,跟個與世無爭的孤島一般,沒人去搶,那本就是當初九黎真界的前哨之地,地盤小,沒有什麼資源,也沒搶奪的必要,一旦發生什麼危險,別說救援了,信號一時都發不過來。

真界淪陷,其它分部被搶奪,遠在前沿的龍域駐守者本來就相比其它,少的可憐,如今,五千多年下來了,當年駐守的其它仙人,早就壽元枯竭而死,成爲孤身一人的駐守者龍王青雉,看着曾經的地盤,選擇了離開。

留着他一人給誰看,還不如去拼一次,這些年,他經歷了無數的危險,有星空的,古神的,其它真界的以及許多未知的。

可是,他沒找到其它還存在的夥伴,只遇見過一次行如死屍的戰神墨凡塵,也去了九黎真界的附近,感受着裏面讓人頭皮發麻的氣息,轉頭離開。

如果再找不到其他人,或者壽元即將告竭時,他就一頭扎進去,就算死,也是死在了故土中。

可是,不久後,就碰到了昊天真界的幾名仙王,用卑劣的手段將他困住,挖去了龍珠,剝了逆鱗,抽了龍骨,自身更是他們巴結那些高階妖靈師,成爲了一個不斷供血的器皿,簡直可悲至極。

這麼多年下來,遠在星空深處的龍域地界,反倒繁榮了起來,這裏聚集了各色各樣的人,像個黑市一樣,有化形的妖獸,有其它真界的仙,還有神祕的星空生物,被通緝的恐怖罪犯,星際海盜……

這裏沒有規則,卻有無形規則,這裏沒人統治,卻沒人敢來鬧事,這裏,是流亡之地,是交易之地,是打探消息之地,這裏的每個人,或許是無名小輩,或許是某一方的大佬。

而青雉之所以帶着蘇言來到這裏,是因爲這裏是危險的,但也是最安全的,然後慢慢打聽消息,再做對策。

畢竟,此地是他們龍族所開闢的地方,更是在九號真界留下了古道,當初的古道守護者敖月出現,所需要的最低要求是仙,因爲這裏的分部的前沿,不是仙,活不了太久。

所以,蘇言和熊大他們進不了,只好退而求其次,從泰山那邊踏上了古道。

泡泡作爲一名仙王的坐騎夥伴,又是星空古神獸,速度有多快不用說了,途中遇到一些古神獸或者其它真界的人,也是趕緊躲開,可以說,是一路綠燈的前往,可饒是這樣,光趕路就花費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

蘇言一路的枯燥沒的說,只好將之前金烏所抓捕,沒來得及提煉的一些古神獸取出來,進行煉化,效果是很好,總共只提煉出了六滴十代古神精血。

蘇言將它們全都撞在六個羊脂玉瓶中,而後一轉頭,就看到了青雉和墨凡塵正不斷盯着自己。

一時之間,空空氣安靜的可怕:“你們,來點?”

蘇言拿起兩個瓶子,有些不捨的遞給兩人。

兩人並沒有去接,而是看着蘇言,青雉更是嘖嘖稱奇:“原來你是妖靈師!”

蘇言一愣:“我以爲你知道,當初在盤龍島的時候,不是你把我弄上去的嗎?”

青雉有些尷尬:“當時我能積攢點龍元去感應你就不錯了,那還管你是男是女,還有其它身份的,話說,十代古神精血,提煉的這麼熟練和快,你是什麼品級的?”

蘇言見着兩人的好奇眼神,終於覺得不再苦悶了,兩手插腰,先是哈哈一笑:“晚輩不才,從走出古道到接觸妖靈師,用了兩個月,才勉強達到了頂級妖靈師,羞愧見人吶,給咱真界丟人了。”

蘇言雖這麼說着,但一雙眼卻是緊緊盯住兩人,等着他們的誇讚。

沒想到一向不喜歡多話的墨凡塵卻是直接起身,向着外面走去。

“怎麼了,我說錯什麼話了嗎?” 美漫裏的死靈法師 蘇言一愣,表示不解。

青雉看着蘇言,似乎想要重新認識一下他,也是再沒說什麼,向外走去。

“不是,你們這都啥表情,不應該是歡呼嗎,頂級妖靈師啊,還是我這麼年輕的,聽說這玩意連仙都巴結,對啊,你們就是仙,兩個沒見識的仙……”蘇言嘟囔着,和直播間內的人仔細分析了一下,這兩個仙王的性格。

只是一會兒的功夫,墨凡塵和青雉兩人,先後回來,每個人手裏頭提着一頭古神獸,品質非常的高,從大白噬心蠱激動就可以看出,似乎,一點不弱於當初提煉青雉的龍血。

這是兩頭可以提煉出四代古神精血的古神獸啊。

“提煉,我看看!”莫凡塵將古神獸放在了蘇言的面前。

“我也一樣!”青雉也是如此。

蘇言是激動的,這般品級高的神獸,你們說抓捕就抓捕啊,也是,人家是仙王的層次,如今更是已經深入了星空的腹地,連着其它真界前來探索的都沒有了,除了他們,誰還敢來。

“好!”是時候展現真正的技術了。

蘇言二話不說,先是直接收取了一頭,然後去提煉另一頭…… 此次的提煉,或許是在星空的原因,竟然只用了十天時間,就將這頭高等級的古神獸精血提煉了出來,而且疲憊感是有些,但沒有當初直接昏迷的。

精血剛一提煉出來,兩人就急忙接了過去。

“四代古神精血,還是品質極佳的,好,好,真是沒想到啊。”青雉看着精血,但對蘇言是嘖嘖稱奇。

“看來,我們有機會自己培養隊伍了,”墨凡塵也是眼睛發亮道

“自己培養?”蘇言有氣無力道。

青雉不着痕跡將那滴精血收了進去道:“對,淪陷的真界可不止我們九黎一個。”

蘇言纔不管他們的話,而是顫抖着手伸向青雉,討要那滴四代古神精血,這可是他耗費了極大代價才提煉出來的,短時間不可能在提煉了,自己的身體受不了,大白也受不了啊。

青雉直接選擇了無視蘇言,而是飛快的轉移了話題:“這麼長時間,終於是到了!”

說完後,一縷奇妙的氣息注入到了蘇言體內,而後和墨凡塵向外走去,蘇言感覺身體的疲憊少了一些,嘟囔了兩句,便是跟着出去,好在他留了一頭呢,等有機會提煉出來,如果是四代的話,突破到天尊境應該沒什麼問題。

本來因爲上一次,他便將境界留在了大圓滿和天尊境中間的地帶,而且四代精血,已經是頂級血液了,裏面所蘊含的龐大能量,足夠魂星暴漲。

當三人走出泡泡的體內,才發現,這裏的星空已經黑的非常的純粹,有時候只有零星一點光芒而過,周圍還有着看不見的窸窸窣窣聲音,以及隱隱約約傳來的獸吼聲,整個氛圍,讓人心悸。

而就在下一刻,突然在三人前面,出現樂一頭張着血盆大口的巨嘴,直接向着三人咬來,蘇言直接嚇住了,因爲他沒有一點防備,還在欣賞着星空,而且這頭不知名的兇獸,氣勢之強,和那日那頭神源山脈之下的不相上下。

也太恐怖了吧。

只是,那頭兇獸距離三人只有一米左右時,腦袋卻漸漸分成了兩半,慢悠悠的掉入了星空之下,蘇言嚥了一口唾沫,看着已經修復一半的八荒戟上面,那點點血跡。

他竟然沒看清楚,墨凡塵是怎麼出手的,一代戰神,在沉浸了數千年後,似乎更加的恐怖了。

“走吧!”青雉說完後,便踏空向面前的黑暗走去,蘇言召喚出天使之翼,緊跟而去,而泡泡,則再次消失在星空中,也不知道去了哪裏。

直至飛行了約莫有一個時辰後,在他們面前,出現了一個十字架形的石塊組合,靜靜的飄蕩在空中。

迴歸舊地,青雉閉上眼,緩緩深吸了一口氣,這裏,曾經是他的家,是整個九黎真界開闢殖民地的前哨,救助站,休憩戰,探索站,而如今,已然成了一個遺棄的大雜燴之地。

墨凡塵將手中的八荒戟背在了身後,至於那玄玉棺槨,不可能留給蘇言了,畢竟留着人家的道侶,也是不合時宜的。

兩人看着龍域的門戶,各自的內心也是感觸不已。

“走吧!”青雉在想明白了後,將一縷仙元打入到十字石架中後,十字架突然分散開來,慢慢形成了一個漩渦,蘇言好奇而又緊張的跟着走了進去。

彷彿在走傳送陣的感覺,周圍流光不斷往後急速撤退着,直至十幾息後,眼前出現了一個銀色的漩渦,三人走了出去。

出現在三人面前的,是一片紅色的峽谷,很大,最起碼有上百個盤龍島那麼大,交錯橫生,還有許多彷彿巨大骨架的倒山而立,連着天空都是紅色,反覆在燃燒一般,沒有陽光,所到之處,皆是紅色。

許多紅色的山中,峽谷中,有諸多洞府各自散開,甚至隨着三人進來,靠近的一些洞府內,很快就傳來了十幾道強悍的神識。

當察覺到了進來的三人其中兩道實力深不可測時,立馬膽顫的收回神識。

這裏,就是龍域嗎,簡直像另一個小世界一般,根據青雉所說,七十二部中,龍域的面積是最小的,真不知道大的有多大。

“去我們的洞府!”青雉聲音苦澀,這裏,本事九黎真界的地盤,如今自己人進來,還要接受他人,根本不認識的陌生人的踏查,不得不說,是一種悲哀。

“我們的?”蘇言疑惑:“前輩,你不是說你離開這個地方已經有數千年了,恐怕早就被其他人佔據了吧。”

聽到蘇言這般的問話後,青雉這才顯露出一點自豪感:“蘇言,你這就猜錯了,如今的龍域,的確已經不是咱們的地盤了,但是,卻有一股無形的規則讓其他人遵守着,畢竟,來此地,他們是沾了我們的光,該給此地主人最後一份的的榮譽和麪子還是要有的。

別說我離開,就是一輩子乃至數萬年不回來,哪怕其他人兩個人住一洞府,也不會碰我們的,這是一種禁忌,一種規則。

看見中間那座紅色高山了嗎,那就是我們的地盤,上面一共有九百九十九個高階洞府,是我們自己人居住之地,沒人會上去的,只有我們自己。

而這些洞府中,如今能居住的還有一百多吧,其餘,是他們的骨灰存放之地,是我一個個埋藏的,原本,跟着我埋他們骨灰的有十幾個,只是到了最後,就剩我一個了。”

青雉在說道此處時,眼睛有些泛紅,聲音嘶啞,連着墨凡塵也似乎想到了什麼,悲哀的低下頭。

蘇言不知道該如何安慰這兩個人,都怪自己嘴賤,只好道:“有地方住就好,我們快去吧,這一路來,一直沒好好休息過呢,早就累了,還被你們逼着提煉精血。”蘇言說完後,便揮舞着天使之翼,向着這片天地,最中間,也是最高的那座紅色高山而去。

兩人長舒一口氣後,也是跟了上去。

絕世醜妃 以前沒人,現在有人了,還是三個。

“怎麼回事?”當三人趕到山底下時,卻見到,整座高山被一層強悍的禁制光罩籠罩在內,外面還掛着十幾個人的屍體,旁邊還立着一座石碑,上面用猩紅的血跡寫着十個已經乾枯變黑的大字。

“犯我九黎真界之地者,殺!” 青雉看着石碑上面的字,全身顫抖,他可以確定的是,當年自己走的時候,並未寫下這樣的字眼,而且這些屍體有的是死去不久,有的只腐爛了一點,都表明了,他們是這半年多以來的。

還有這股護山大陣的禁制,平常人是根本啓動不了的,啓動他們的方法有兩條,缺一不可,第一,便是龍族之人,需要龍元做陣眼,第二,便是……九黎真界的人。

有九黎真界的仙人回山了?青雉激動的差點狂叫,因爲當整個龍域只剩下他一個人時,便毅然出去準備找尋的,可是,找尋了多少年,也只是碰見了毫無鬥志的墨凡塵,其它,一個人都沒有了。

他原本以爲,五千多年下來,九黎真界在外的仙人,就只剩下他們兩個人,可是,突然有一天發現,還有第三名仙人存在着。

青雉和墨凡塵相互對視一眼,其中的興奮簡直難以言表,是誰,到底是誰,故人還是陌生人?

兩人激動的擡起頭,眼淚頓時溼潤了,因爲在山頂位置,有一面大旗在迎風飄揚,十幾丈的大旗上,繪製着一副銀色的圖案,那是一對翅膀,中間貫穿着一把鋒利的長劍,周圍更是有九條雲紋在翱翔。

那是,九黎真界的旗幟!

青雉再也等不及了,嚥了一口唾沫,一手點在了那層禁制上,這層禁制,他可以解開,可當只是運轉了一下仙力時,突然,在山頂之上,一條龍吼聲突然響起,讓的山下以及周圍其他的所有人微微一變,皆是出去看。

八個月前,這裏來了一個不要命的兇人,還是九黎真界的,一來就樹立了威望,殺死了很多不開眼的人,只是不知道過了這麼久,又有誰去挑戰此地的主人了。

龍吼聲響起,在三人的目光下,一頭白色的龍俯衝而下,龐大的身軀瞬間就落在了禁制內的半空中,龍眼更是緊緊盯住三人。

“看來,你們還是不長記性啊!”巨大的龍嘴開始吐出人語,一股龐大的氣勢,也是飛速增加,時刻準備發動凌厲的攻擊。

這是一頭修爲已經達到了仙君初期層次的五爪真龍,和當時的妖月空一樣,距離仙王,只有一個階層。

看的出來,他並不認識青雉和墨凡塵,蘇言更是認不得了。

一同認不得的還有青雉和墨凡塵,不過,他們原本激動的心情卻是更加的多了,人,認不得,但是,那股屬於九黎真界,故人的氣息卻是濃的可怕,這頭白龍,是最近從九黎真界出來的。

只有蘇言,看着這頭白龍,還有這道聲音,很是熟悉,總覺得之前在哪裏聽到過。

面對這頭白龍的威脅,外面許多從洞府中走出來的形形色色的人在偷看,青雉沒想到,還真是自己龍族的人。

他和蘇言一樣,絕對是從古道出來的,因爲故鄉氣息太濃,還沒有徹底的消散,而能從真界走出,就只有古道了。

“你,你是誰?”青雉顫抖着聲音問道。

那頭白龍眼睛頓時冒出一股攝人的寒光,二話不說,全身的龍鱗急速震動,瞬間,在白龍的周身,形成了無數寒刃,連着這片天地的溫度,也是驟然降低了許多。

“滾,或者成爲他們的一員!”白龍冷冷道,蘇言看了一眼掛在外面的那些屍體,嚥了一口唾沫。

青雉卻是看着那些寒冰,倒是露出了興趣:“龍元功?修煉的還算不錯,可以召喚出千枚來自龍冢寒泉中的寒氣,也算是有小成了,那麼,你接下來應該施展的就是黑龍嘯天印和尖螺波了,它們是和龍元功最爲匹配的,加持力也是最高的,不夠,你施展不出來了,或許尖螺波可以,但是,黑龍嘯天印就有些困難了,因爲你受傷了,龍元更是虧損嚴重。”

禁制內上空中,原本準備發動攻擊的白龍臉色大駭,因爲面前這個人所說的一切,沒有絲毫差處,他不光認識自己族內的血脈功法,還一語道破了接下來的一切。

“你,你是誰?怎麼知道我龍族祕辛?”白龍這次是真的如臨大敵,對戰中,最害怕的就是知己知彼,人家對自己這般的清楚,他卻連對方認都不認識。

還有,他確實受傷了,受了很重的傷,如今只是表面逞強,否則,早就突破這層禁制出去了,這層禁制,是他們最後的保障,上面,還有一個人,無論如何也要保證,她不能出事。

“哈哈,小傢伙,連我你都不認識,你是哪裏冒……”

“喲,隔了兩個月,這小白龍的傷還沒好呢,這層大陣的能量,想必也快耗光了吧。”就在這時,一道打趣的聲音自三人身後響起,蘇言一回頭,便看到了一個光頭的男子走了過來,肩膀上扛着一個大環刀,長着綠色的眉毛和豎眼,整個腦袋紋着一條條噁心的大蛇。

這是神獸八岐大蛇的後裔,一隻不光化形,實力更是達到了仙君中期層次的妖獸。

看着禁制內的白龍,他舔了舔嘴脣,龍血,一定很好喝,更能讓他返祖血脈更近一步。

除了他,還跟着一個獨眼的老者,他拄着柺杖,頭髮稀疏,牙齒缺的只剩下幾顆了,嘿嘿笑着。

這竟然也是一位仙君層次的人,還是一位用毒高手,不知道是哪個真界通緝的罪犯。

在旁邊,還有一位瘦子,臉色蒼白,搖着摺扇,一副腎虛的樣子,但卻沒人感小瞧這位採花大盜,因爲他,也是一位仙君。

“小白龍,把那小娘們交給我,我立馬就退出,咋樣?”採花大盜眨着一對杏花眼輕笑着。

看着這三人,禁制內的白龍身形往後退了退,牙齒咬得嘎嘎響,反倒將周身的寒冰收了起來,他需要保存體力,在殺了衆多佔據龍域本身最後一份故土的人後,突然冒出來這三個,讓他受了很重的傷,不得已,才耗盡龍元,開啓了大陣,勉強度日。

如今他和那位已經被外界的許多人虎視眈眈,想要逃出去非常的不易,而這座大陣,最多再堅持兩個月的時間,就會消散了,到時候,又該何去何從啊。 “休想!”面對桃花眼的話,白龍直接啐了一口,那桃花眼倒是直接輕笑起來。

“好好好,反正我們也閒着,慢慢等着就是,不過話說回來,那姑娘的身材和容貌是真的沒法說,我白衣聖手走過的花叢這麼多年,感覺太過蒼白,那姑娘,簡直是尤物,那我能知道,她的芳名嗎?”名叫白衣聖手的桃花眼繼續不恥問道。

“她叫你媽!”白龍惡狠狠道。

而此刻那位光頭和弓着腰的老頭,倒是沒有理會這位採花大盜的話語,而是轉過頭看向站在禁制外的三人。

一個揹着一柄寒光的大戟,一個一身儒雅,都是中年人的樣子,修爲看不清楚,中間還有個年輕小夥子,可笑的只有第二步大聖境的修爲。

看來,他們應該是剛來的,怪不得之前感應到有新人來了,只是這一來,就來挑釁龍域的龍山,厲害。

那小屁孩就算了,這兩位應該可以聯手一下,共同破開這層禁制,到時候,那女孩歸那色鬼,龍血歸八岐大蛇,龍肉和龍珠嘛,可以留給我,其他的,你們分,龍骨龍筋都不要。

只可惜,如今的龍域也算居住了不下千人,可是再無人和他們聯手攻擊龍山,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這破地方,你們還念人家好,遵守什麼規則,真是笑話。

“兩位,要不聯手一下,這座龍山上,可不止這頭白龍,還有其它寶貝呢,”那位瞎着一隻眼的老者語氣說話像一隻被掐住喉嚨的鴨子,邀請青雉和墨凡塵。

白龍頓時連連後退,全身戒備,這下,麻煩大了。

“看來,這麼多年過去,終究有人忍不住,不遵守此地主人的規則了,也是,來這裏的,能有幾隻好鳥,”青雉搖頭苦笑道。

“要不,我們幫他們回憶一下?”墨凡塵手中的八荒戟出現在掌心中,是呀,怎麼多年過去了,大概很多人都忘記了八荒戰神的名號了。

此刻皺着眉的蘇言突然恍然大悟,猛地一個轉身,看向那頭白龍:“我想起來了,你是,你是第八座古道守護者——敖月!”蘇言興奮的直接尖叫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