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墨雅年又沉默片刻才點了點頭:“行.我知道了.”

夏織秀這一次昏迷的時間並不算長.很快便清醒了過來.而且讓墨雅年稍稍放心的是.她並沒有用大喊大叫大哭大鬧的方式表達她的悲痛.只是躺在牀上無聲地流淚.不時輕輕地啜泣一下.

但是墨雅年很快就發現.這樣的方式更讓他無法接受.夏織秀每抽一下.他就覺得自己的心也跟着抽一下.好不難受.不由長長地嘆了口氣.

不過還不等他開口.夏織秀便竭力控制住了自己.擠出一絲笑容說道:“相公.我沒事.你不用替我擔心.我很快就會沒事的.”

見她如此懂事.墨雅年心中越發不是滋味.誠如劉氏所說.他雖然喜歡沾花惹草.但卻並不算是壞到腳底流膿的主兒.當日夏織秀一家逼婚他雖然十分不滿.但那也畢竟是因爲自己有錯在先.夏織秀其實是無辜的.

見他沉默不語.夏織秀更加不安.接着說道:“相公.我真的沒事.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孩子沒了就沒了吧.你也不要難過.等我養好身體.一定多給你生幾個大胖小子.”

墨雅年心中更加過意不去.不由輕輕握住了她的手.第一次流露出了一絲真情:“你都這個樣子了.還只記得安慰我.真是……你放心.大夫說你的身體很快就可以恢復.我們會很快有自己的孩子的.”

他這完全出自真心的話夏織秀自然可以感受到.嘴角終於露出了一絲欣慰的笑容.片刻之後突然問道:“對了.德妃娘娘怎樣了.她爲了照顧我.不小心撞到了肚子.她和她的孩子都沒事吧.”

墨雅年眼中閃過一絲含義複雜的光芒.卻微笑着搖了搖頭:“放心吧.娘娘沒事.孩子雖然提前出生.不過除了稍微有些虛弱並無大礙.休養一段時間就會好的.”

夏織秀聞言.這才鬆了口氣:“沒事就好.否則我一定無法原諒自己.對了.德妃娘娘生的是個兒子還是女兒.”

墨雅年微笑:“是個大胖小子.德妃娘娘終於爲皇上生了一個皇子.”

雖然也爲自己的孩子未能平安出世感到萬分痛苦.一聽這話夏織秀還是高興地笑了起來:“那就太好了.咱們玉麟國的江山終於有後了.只是有些可惜.旱災還未結束.”

墨雅年收起滿腹的複雜安慰了一句:“那可未必.如今皇子只是剛剛出生.說不定過幾天就會天降甘霖呢.”

夏織秀點點頭:“也是.那就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墨雅年沉默片刻.又安慰了一句:“好了.這些事你就不用管了.如今你唯一的任務就是好好休養.儘快把身體養好.好給我生個大胖兒子.”

夏織秀點了點頭.閉上了眼睛.雖然心中的痛苦半點不曾消減.但她卻不願再讓墨雅年爲她擔心.只好咬牙默默地忍受着.即便有淚也是往心裏流.

與此同時.德妃娘娘生下皇子的消息也以最快的速度傳入宮中.呈到了東凌孤雲面前.東凌孤雲自然驚喜萬分.立刻叮囑太醫好好照顧他們母子兩人.等過幾天情況穩定一些之後便將他們接入宮中.

太醫自是不敢怠慢.越發盡心盡力地照顧.三日之後.東凌孤雲便派人將德妃母子接了回來.並親自爲皇子賜名東陵瑞希.意爲希望他的到來能夠帶給玉麟國福音.

次日早朝.羣臣自是紛紛道賀.墨敬玄雖然滿臉笑容.眼底深處卻有一絲隱隱的擔憂.只是不曾流露半分罷了.

掃視一圈.東凌孤雲淡然開口:“如今德妃的孩子已經順利降生.不知衆位愛卿可還記得當日與皇后的約定.”

衆人聞言.不由彼此對視了一眼.紛紛點頭.東凌孤雲便接着說道:“當日丞相曾經說過.如果德妃誕下皇子之時.旱災仍然未能結束.便足以說明此事與皇后全無半分關係.如今可還有人對此持有異議嗎.”

當然沒有.活生生的事實就擺在眼前.若還要硬說旱災是天譴.是皇后娘娘的緣故.那就無異於自尋死路了.就算他不怕死.也不會有人再相信.

是以羣臣立刻齊齊躬身:“臣等不敢.臣等期盼皇后娘娘早日回宮.”

東凌孤雲淡然一笑:“皇后已經在歸來的途中.用不了多久便會回到宮中.從此之後朕不想再聽到任何與此有關的議論.若誰再敢說旱災是皇后招惹來.朕定斬不饒.”

羣臣不由齊齊打了個哆嗦:“臣等不敢.皇上英明.”

看着垂首肅立的羣臣.東凌孤雲終於長長地吐出一口氣.身心都從未有過的輕鬆.當然.如果旱災能夠快些結束.就更完美了.

只可惜.既然皇子的降生並未能讓旱災結束.那麼這場天災究竟要持續到什麼時候.難道上天對玉麟國的考驗還不夠多嗎.

正是因爲旱災未能因此而結束.便在無形中沖淡了衆人因爲看到玉麟國江山後繼有人而帶來的喜悅.話雖如此.太后閔心柔還是親自來到墨雅溪的寢宮.看望這個得來不易的孫兒.

見她到來.墨雅溪忙身體一動:“兒臣參見母后.”

“快別多禮.”閔心柔忙上前阻止.“好好躺着就是.哀家來看看孩子.”

說着她走到牀前將孩子抱了起來.仔細地左看右看.墨雅溪雖然面帶微笑.眼中卻有一絲隱隱的緊張.手也不自覺地抓緊了胸前的被子.

幸好就在此時.閔心柔已經把目光轉到了她的臉上.含笑說道:“德妃.辛苦你了.一定要好好休養.千萬不能落下病根知道嗎.”

墨雅溪暗中鬆了口氣.立刻乖巧地點頭:“是.兒臣知道了.多謝母后.可是旱災未能結束.兒臣心裏……”

閔心柔微笑搖頭:“此事並非你的責任.何必爲此而自責.一切自有定數.如果天不亡我玉麟國.旱災一定會結束的.”

又叮囑了幾句.閔心柔便起身離去.直到此時墨雅溪才長長地鬆了口氣.很好.看來沒有任何人起疑心.至少這一關是過去了.就是不知道皇后回宮之後會如何.

數日之後.端木幽凝一行人終於來到了京城外十里之處.眼見家門已經在望.不必再急着趕路.頗感勞累的衆人便暫時停了下來.下車活動一下筋骨.

儘管離開不過幾個月.此時歸來卻依然有一種恍如隔世之感.微微一嘆.端木幽凝不勝唏噓:“當初離開時.我還以爲不知要過多少年才能重新回來.想一不到只是隔了這麼短短數日就故地重遊了.”

獨孤冽不由笑了笑:“故地重遊.這個詞用得不太妥當吧.”

東陵英雅早已興奮得跟個孩子似的:“管他呢.只要回來了就好.現在我最盼的就是皇嫂趕緊回到宮中跟皇帝哥哥團聚.從此之後可再也沒有任何人能讓他們分開了.”

端木幽凝笑了笑.並不曾開口.但願如此吧.突然想起一事.她接着說道:“對了.一路走來聽到百姓在議論.說德妃已經順利誕下皇子……”

獨孤冽點點頭:“沒錯.的確如此.不過百姓們都在說.既然旱災並不曾因此而結束.可見並非你招來的天譴.都說先前冤枉你了.” 妖孽美男十二宮 東陵英雅忍不住哼了一聲:“現在說這些有什麼用.皇嫂該受的苦都受了.不該受的也受了.輕飄飄一句冤枉你了.就可以把這一切都抵消了嗎.”

獨孤冽瞅她一眼:“你要咬我啊.那些話又不是我說的.你衝我兇有什麼用.”

端木幽凝忍不住失笑:“算了.你也不用爲我打抱不平.畢竟旱災已經持續了那麼多年.餓死者不計其數.恐懼焦急之下難免會胡思亂想.也並非他們的錯.誰讓我偏偏一直無所出呢.”

沒錯.無論怎樣事情已經到了這個地步.好在不管過去發生了什麼.接下來再不會有人將這件事怪罪到端木幽凝頭上.他們終於可以夫妻團聚.不.應該說是一家團圓了.想到此.衆人又都高興起來.越發急切地盼望着趕快回到宮中.

“哇.那就是玉麟國的都城嗎.果然氣勢非凡.比咱們的京城不知好了多少倍.”初次來到玉麟國的索天沅興奮得更加無語言表.蹦蹦跳跳地指着前方的都城大發感慨.

索天漓瞅她一眼.上前幾步輕輕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後腦勺上:“亂說什麼.這種話若是被別人聽了去.會笑話你的.”

索天沅哎吆一聲大叫.不滿地瞪大了眼睛:“太子哥哥.你幹什麼呢.當着這麼多人.你給我留點面子好不好.”

索天漓哼了一聲:“總之.在玉麟國不比在咱們家.你一定要謹言慎行.千萬不可丟了天龍國的臉一知道嗎.”

索天沅撅着嘴.但還是乖乖點了點頭:“知道啦.放心吧.我不會的.”

衆人正在歇息.突然聽到一陣馬蹄聲響.擡頭看時.來人居然正是端木幽凝的侍女湘南.之前她雖然跟着端木幽凝一起離開皇宮去了絕殺門.但是後來.端木幽凝決定去天龍國走一趟的時候.卻覺得她不方便跟隨.便讓她暫時回宮等候.

奔馳到近前.湘南滾鞍下馬.撲通一聲跪在了端木幽凝面前.激動得臉蛋通紅:“皇后娘娘.您可回來了.奴婢可想死您了.”

端木幽凝含笑點頭.眼眸同樣有些溼潤:“快起來.本宮這個樣子不方便攙扶.不必多禮了.”

湘南立刻站起身上前扶住了她:“皇后娘娘.咱們快回去吧.皇上每天都比奴婢還要想您呢.天天唸叨着希望您快點回來.”

想到那個此生最愛的人.端木幽凝的脣角浮現出了一絲溫柔的笑意.片刻後重重地點了點頭:“好.咱們回去.回家.”

一聲令下.所有人都上車的上車.上馬的上馬.一切收拾齊整之後繼續前行.直到此時湘南激動的情緒才稍稍平復了些.開開心心地說道:“娘娘.皇上早已率領衆人在城門口等您了.他派奴婢來跟您說一聲.”

端木幽凝點頭:“天龍國又支援我們糧食的消息可曾告訴皇上.”

湘南點頭:“已經告訴皇上了.皇上說他會永遠記得天龍國的恩德.以後必定會加倍償還.”

十里的路程不算遠.不知不覺間已經來到了城門外.果然發現衆人正列隊等候.而當先一人王冠龍袍.玉樹臨風.氣勢逼人.不是玉麟國當今天子東凌孤雲是誰.

等車子停穩.端木幽凝在湘南的攙扶下下了馬車.上前幾步微笑着開口:“皇上.臣妾身子不便.請皇上恕臣妾不能行禮了.”

對東凌孤雲而言.他只覺得這一幕恍如夢中.細細算來.兩人分離的時間的確並不算長.滿打滿算也不足一年.對他而言卻宛如千百年那麼久.

若是情到深處.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兩人分別的這些時日.算起來該有多少年了.

強壓着心頭的激動.他一步跨到端木幽凝面前抓住她的雙手.幾乎發不出聲音:“幽凝.你、你終於回來了……”

站在他身後的衆人早已齊齊跪了下去.齊聲呼喊:“臣等恭迎皇后娘娘回宮.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

端木幽凝含笑點頭:“各位不必多禮.快快請起.”

然而羣臣卻跪着不動.端木幽凝奇怪地皺眉.剛要開口.丞相已經嘆了口氣.代表衆人說道:“臣等對皇后娘娘諸多誤會.自知罪孽深重.不敢起身.特向皇后娘娘請罪.”

端木幽凝這才瞭然.卻只是微微一笑:“各位大人不必如此.本宮知道你們並非有心.起來吧.”

羣臣依然沒有任何舉動.東凌孤雲便哼了一聲.淡淡地說道:“皇后娘娘既然並不怪罪.爾等起來吧.希望爾等以後記住這個教訓.不要再犯相同的錯誤就是.”

帝王既然開口.羣臣這才紛紛起身:“多謝皇后娘娘.”

直到此時.索天漓和東陵英雅才走上前來.含笑見禮:“參見皇帝哥哥.”

親人相見.再加上最重要的是愛人已經歸來.東凌孤雲的心情簡直興奮得無以言表.早已眉開眼笑連連點頭:“不必多禮.不必多禮.走.我們快回去.母后她們已經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你們和那兩個小傢伙了.對了.孩子呢.”

東陵英雅含笑回答:“這一路走來.可把他們累壞了.都在車裏睡着了.”

東凌孤雲點頭.索天漓又把索天沅拉過來.雙方寒暄幾句.決定先回宮再說.

當下東凌孤雲便安排隨行的侍衛上前接應天龍國的侍衛.合力將糧食運回城中.並早已安排了相關人等負責發放.幫助百姓再堅持一段時間.

上了馬車.東凌孤雲依然緊緊抓着端木幽凝的手.雙眼更是不看別處.一直盯在她的臉上.端木幽凝很快便被他看得苦笑起來:“皇上.你一直盯着臣妾看什麼.是不是覺得臣妾變醜了.冽說過.懷孕的女人都會變得很醜的……”

“不.恰恰相反.”東凌孤雲立刻搖了搖頭.“幽凝.你很美.簡直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美過.”

說着他把手放在了端木幽凝高高隆起的腹部.輕輕撫摩着:“真不敢相信.你終於懷了朕的骨肉.咱們終於要有自己的孩子了.朕要有孩子了.”

端木幽凝微笑:“皇上.話可不能這麼說.你不是已經有了一子一女了嗎.”

東凌孤雲立刻搖頭:“不.那不算.只有你給朕生的孩子.才真正是朕最喜歡的.”

端木幽凝一聽此言.反倒皺起了眉頭.滿臉嚴肅地說道:“皇上.您可不能這樣.不管是誰生的.都是您的骨肉.是皇家血脈.您可得一碗水端平.絕不能有偏有向.知道嗎.”

看到她的樣子.東凌孤雲忍不住笑了起來:“放心吧.朕會的.這話朕也當衆說過.怎麼會自己打自己的臉.朕只是想說.你懷了朕的骨肉.朕真的很高興.簡直沒有這樣高興過.更重要的是你終於重新回到了朕的身邊.你記住.從此之後.就算是天王老子也絕不能再將你趕走.朕要天天陪着你.一刻也不離開.”

端木幽凝滿心溫柔.卻故意調侃道:“那可不行.後宮可並不只臣妾一人.皇上可要雨露均沾纔是.”

東凌孤雲哼了一聲:“朕不管.從過去到現在到將來.朕想要的從來就只有你一個人.”

回到宮中.衆人來不及多說.便立刻先趕到太后的寢宮參拜.不只太后正在焦急地等待.東陵英雅的母親.貴太妃白蜻蜓更是急得滿地轉圈.簡直恨不得親自衝到城門外去迎接.

幸好就在此時.門口傳來內侍的通傳聲:“皇上駕到..”

兩人不由大喜:“來了.”

片刻後.東凌孤雲率領一干人等入內.哪裏還顧得上那些俗禮.白蜻蜓早已衝過去一把抓住了東陵英雅.連聲大叫:“英雅.英雅.你總算回來了.娘可想死你了.”

與此同時.太后更是跳起身衝到端木幽凝面前.抓着她不停地流淚:“幽凝.你沒事就好.沒事就好.哀家簡直沒有一天不想你……”

一時間.大叫聲.問候聲.參拜聲此起彼伏.好一陣忙亂之後.衆人激動的情緒才漸漸平復下去.並且各自落座.暫時喘口氣再說.

直到許久之後.衆人才各自平靜下來.不過重逢的喜悅仍然瀰漫在整個房中.人人都面帶笑容.眼含淚花.

平復了一下自己的情緒.閔心柔含笑問道:“幽凝.你腹中的孩子也差不多快要出生了吧.這幾日可千萬要小心.”

端木幽凝點了點頭:“是.多謝母后關心.算算時日.差不多還有一個月.”

閔心柔連連點頭:“那就好.那就好.如今你已快要誕下龍胎.母后這顆心也總算是徹底放下了.從此之後你和雲兒一定要相親相愛.再不要分開.不爲別的.母后實在不想看到雲兒爲了你長吁短嘆.要死要活的樣子了.真是受不了.”

端木幽凝忍不住失笑.轉頭看了東陵孤雲一眼.眼波溫柔得幾乎掐出水來:“是.兒臣知道.從此之後就算全天下的人都來趕兒臣.兒臣也不會離開了.”

“那就好.”閔心柔點了點頭.“總之如今你什麼都不必做.只需安心待產.好好把這對孩子生下來就是.”

端木幽凝答應一聲:“是.兒臣知道了.不過兒臣既然回來了.也該先去看看德妃和她的孩子.” 閔心柔點點頭:“也好.如今她的孩子已經平安降生.她總算是無話可說了.不過可惜.旱災並沒有因爲孩子的降生而結束.雖然可以證明你的清白.不過黎民百姓依然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母后這心裏終究不是個滋味.”

就算再不是滋味.這也並非人力可以改變.衆人一時都有些無語.眼見氣氛變得沉重.東陵孤雲忙含笑說道:“母后不必太過擔心.既然是天災.人力自然不可與之爭.何況幽凝快要生產.說不定只有她這正宮皇后誕下皇子.天災才能結束呢.”

閔心柔聞言不由苦笑了一聲:“雖然只是一句安慰.不過也總算能給母后一點兒希望.但願如此吧.”

那邊的白蜻蜓同樣拉着東陵英雅說個沒完.還忙裏偷閒地逗着兩個孩子.不過兩人對這個從未謀面的外婆有些陌生.一左一右地趴在東陵英雅的懷裏.滿臉警惕地看着她.

白蜻蜓也不以爲意.早已吩咐侍女拿了不少準備好的小玩意兒.樂此不疲地逗引着他們:“來.叫外婆.叫外婆好不好.叫外婆就給你們好玩的.”

兩個小傢伙畢竟是孩子.看到那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兒立刻興趣大增.雖然外婆還叫不出口.卻不自覺地離開了東陵英雅.慢慢向白蜻蜓靠了過去.白蜻蜓大爲開心.越發起勁地哄着他們.三人很快就玩到了一起.稚嫩的笑聲不時傳出.衆人都不由跟着笑了起來.

又交談便片刻.衆人便各自散去.各自拉着自己最親的人共敘別來之情.東陵孤雲也早已吩咐下去.給索天漓等人安排了住處.白蜻蜓正跟兩個娃娃玩到興頭上.當下也跟了過去.連連要求東陵英雅一家人在此多住一些時日.好讓她跟兩個外孫聯絡聯絡感情.

東陵英雅多年不見自己的母親.更是十分想念.早已決定在此長住個一年半載.橫豎索銘澤的身體硬朗得很.做皇帝做得有滋有味.索天漓這太子不必急着回去處理國事.若不趁着現在跟家人多多團聚.以後等他登基做了皇帝.就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

再說.玉麟國畢竟是她的孃家.這裏也有她最親的人.她十分希望能夠親眼看到旱災結束.百姓都重新過上好日子.到那時她纔可以無牽無掛地離開.

索天沅初來玉麟國.哪裏閒得住.早已纏着獨孤洌帶她出去.到處走走逛逛.見識一下這裏的風土人情.對這個歡蹦亂跳的徒弟.獨孤洌自是不會拒絕.知會了衆人一聲之後便帶着她出了宮.

端木幽凝則不顧長途跋涉的疲倦.依然決定先去看望德妃.東陵孤雲自然不放心.便陪她一起前往.

此時的墨雅溪雖然還不曾滿月.卻也不再整日臥牀休養.時不時下地活動活動.此刻她正在地上轉圈.便有侍女來報.說皇上和皇后娘娘馬上就要進門.她不由愣了一下.腳步也猛地頓住了:“什麼.他們來了.”

侍女點頭:“是.而且馬上就到了.”

一句話還未說完.便聽到一聲通傳:“皇上駕到.皇后娘娘駕到.”

墨雅溪心中驟然掠過一陣驚慌.險些一屁股跌坐在地.說實在的.她並不多麼害怕東陵孤雲.但是端木幽凝卻總是帶給她一種無與倫比的壓迫感.彷彿在她面前.一切謊言都會無所遁形.由不得她不怕.

看到她一個趔趄.侍女嚇了一跳.忙上前相扶:“娘娘.你沒事吧.”

墨雅溪立刻站直身體.拼命裝出了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本宮沒事.只是突然有些頭暈.別說了.快去迎接皇上和皇后娘娘.”

侍女答應一聲.扶着她來到了門口.便在此時.東陵孤雲已經扶着腹部高聳的端木幽凝走了進來.兩人立刻上前見禮:“參見皇上.皇后娘娘.”

豬顏改,情自來 說話的同時.墨雅溪的目光已經不自覺地從端木幽凝的腹部掠了過去.一抹濃烈的妒恨瞬間一閃而過.

因爲她始終低垂着頭.兩人並不曾注意到這些.端木幽凝已含笑招了招手:“快別多禮了.起來吧.本宮剛剛回來.心裏想着應該先來看看你和孩子.德妃.你和孩子都好吧.”

墨雅溪直起身.微笑點頭:“多謝皇后娘娘關心.臣妾和孩子都很好.”

端木幽凝點頭.邁步往牀前走了過去:“那就好.本宮看看孩子.想必可愛得很吧.”

孩子就放在牀前的搖籃內.看到端木幽凝靠了過去.墨雅溪又是一陣心慌.忙不迭地跟着上前:“孩子剛剛睡着.皇后娘娘莫把他吵醒了.否則必定會又哭又鬧.萬一驚擾了娘娘.就是臣妾的罪過了.”

端木幽凝瞭然地點頭.忙自覺地放輕了腳步.走到近前低頭一看.果然發現那小娃娃睡得正香.還不時咂咂粉紅的小嘴.十分惹人喜愛.她不由笑了起來:“好可愛呀.”

墨雅溪看似面無異常.其實一直偷偷注意着端木幽凝的反應.見她如此才稍稍鬆了口氣.忙謙遜地笑笑:“多謝皇后娘娘誇獎.其實也就是睡着之後纔看着可愛罷了.醒着的時候可淘呢.折磨得臣妾一刻都不得安寧.”

端木幽凝伸手輕輕撫摸着孩子嫩嫩的小臉.含笑說道:“做母親的不都是這樣嗎.不付出一些辛苦.將來怎能得到回報.不過你也別太勞累了.把他交給侍女照顧.你還是多休息爲好.”

墨雅溪忙點了點頭:“是.多謝皇后娘娘.”

又交談幾句.端木幽凝便起身離開.墨雅溪將她送到門口.看着兩人漸漸走遠.她這才真正鬆了口氣.很好.只要這次見面端木幽凝沒有起疑.以後就更加不會有任何問題.看來這步棋是徹底走對了.後半生也算有個依靠.就算皇上不肯立這個孩子爲太子.將來至少也會是個王爺.能夠如此.她也就別無所求了.

更何況.皇后懷的雖然是雙生子.誰又敢說一定是兩個皇子了.說不定她這輩子沒有生皇子的命呢.如果到最後皇上只有這一個兒子.那他不就是無可爭議的太子了嗎.

雖然如今這一切都不確定.但萬事皆有可能.自然不能太早放棄希望.

對端木幽凝來說.如今所有的事情都不重要.除了她腹中的兩個孩子.所以她再不理會其他.專心地等待着兩個孩子的降生.

黑色毒藥:獵愛神偷 不知不覺間.半個月的時間已經過去.若是按照正常的時間來算.端木幽凝腹中的雙生子還有半個月纔會出生.然而這日吃過晚飯.剛剛準備上牀歇息.她卻隱隱感到了腹痛.不由皺了皺眉頭:“壞了.”

湘南就在她的跟前伺候.一聽這兩個字頓時嚇了一跳:“娘娘.怎麼了.有什麼不對嗎.”

端木幽凝依然眉頭緊皺:“本宮突然覺得有些腹痛.會不會是孩子要出生了.”

湘南頓時吃了一驚.趕緊搶過來扶住了她:“不會吧.不是還有半個月嗎.”

“很難說.”端木幽凝搖了搖頭.跟着下意識地扶住了肚子.“不好.越來越痛了.看來情況不對.你趕快去通知太醫.”

湘南哪裏還來得及多說.立刻叫蘭馨和另一名侍女過來伺候端木幽凝到牀上躺下.緊跟着又吩咐其他人去通知皇上.自己則以最快的速度趕去請太醫.

躺到牀上的端木幽凝越發皺緊了眉頭.感到腹痛越來越厲害.而且漸漸變得有規律.足以說明孩子的確就要出生了.

當下她一邊強忍疼痛.一邊有條不紊地吩咐侍女準備熱水剪刀等物.侍女不敢怠慢.一一照做.

不多時.首先趕到的居然是獨孤洌.原本將端木幽凝平安送回宮中之後他就可以回絕殺門了.但是一方面他要留在這裏繼續教索天沅練武.另一方面他也不放心端木幽凝.畢竟她懷的是雙生子.一旦有什麼不對.他也可以就近照顧.因爲師出同門.他的醫術雖然比不上端木幽凝.比那些太醫還是要強得多.再加上算算日子.端木幽凝已經快要臨產.所以他便暫時留在了宮中.想等端木幽凝平安產下孩子之後再離開.

當初他做出這個決定.東陵孤雲和閔心柔等人自然是舉雙手雙腳贊成.畢竟如今端木幽凝腹中的孩子是最重要的.只要能夠保證她們的平安.無論做什麼他們都不會反對.

是以一接到消息.獨孤洌便立刻奔到了牀前.一邊替端木幽凝做檢查一邊含笑說道:“放心.有我在.絕對不會有任何問題.我會保你們母子三人都平平安安.”

端木幽凝雖然已經痛的額頭見汗.卻也保持着微笑:“小心牛皮吹大了.你都還不曾看看情況.怎麼敢胡亂保證.”

獨孤洌笑得越發輕鬆:“就憑我的本事.不看也知道我做得到.”

說着話.他已經替端木幽凝檢查完畢.衝着她一笑:“我沒說錯吧.你的狀況好得很.依我看.孩子很快就會降生的.如果痛你就叫出來.我不會笑話你.”

端木幽凝忍不住失笑:“放心.我會的.不過你要做好準備.小心不要被我震破了耳朵.” 二人正說着話的功夫.只聽房門砰砰砰地被人敲了幾下.接着是東陵孤雲的聲音響起:“幽凝.朕來了.母后也來了.天漓和英雅也來了.我們大家都在這裏.我們都在看着你.都在陪着你.不要怕知道嗎.”

端木幽凝滿心溫暖.頓時感到身上有用不完的力氣.居然高聲迴應:“是.皇上.臣妾聽到了.臣妾不會害怕的.臣妾一定會給你生下兩個健健康康的孩子.你只管放心地等着吧.”

“是的.朕在等着.一直在等着這一天.”東陵孤雲高聲說着.“朕會一直在這裏陪着你.直到孩子平安降生.所以你不會有事.朕不會讓你有事.知道嗎.”

端木幽凝忍不住嘆了口氣:“誰說過我會有事啊.你這是瞎擔心好不好!”

不過還不等她開口.一陣劇烈的腹痛涌了上來.她不得不咬緊牙關忍痛.暫時說不出話.

這時.其餘太醫也已經趕到.不過看到獨孤洌在前.他們便只在一旁幫忙.隨時等候吩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