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夜冰依把魔靈想象成一塊大肥肉,而她們幾人就是火,好像炒菜一樣,用火把它給慢慢的煎了,直接把它給煉化成渣渣!

果然,接下來,夜冰依就發現正如她所想,她們正在一點一點的煉化著魔靈。

而煉化出來的煙霧靈氣緩緩的吸收進她的身體里和慕容清清幾人的身體裡面。

夜冰依得意一笑,只要等靈力儲存夠了,她就可以晉陞到幻夢之境巔峰,甚至成為靈聖境界的高手。

可是她想象的還是太美好了,因為很快她發現事情並不像她想象的這麼簡單。

剛剛把這傢伙給煉化一點,它就開始反抗了主動對她們發出了攻擊。

「大家趕緊藏進依雲閣去,我快堅持不住了!」夜冰依急忙對幾人吩咐了一聲。

話落,她就直接將依雲閣拋在了半空當中。 幾人聽到他的呼喊,不假思索,立即縱身一躍,直接飛撲進了裡面。

看著幾人進去,夜冰依鬆了一口氣,自己也趕緊撒手。

大怪物蘇醒過來,看到眼前的人突然消失不見了,它發瘋似的在這片狹小的空間里發狂。

「嗷嗷嗷嗷嗷!」

依雲閣落在地上,掉在大怪物的身上,被它的用力的給掀翻了起來,不斷的亂撞。

夜冰依幾個人頭上磕了幾個包,苦不堪言。

但好歹比剛才那樣被魔靈盯著要強得多。

「嚶,都怪我,要不是我把那個球給撿回來,我們也不會落到這裡,和大家分開了。」顧惜惜抱著一根床腿,自責的哭了起來。

看著妹妹哭,顧詩詩也很內疚。

「惜惜,別哭了,你又不是故意的,大家都不會怪你的。」帝玄御對她笑了笑,輕聲安慰道。

「沒錯沒錯,這裡的東西,上面又沒有寫著壞字,我們怎麼知道它是好壞呀,不要再哭了呀。」玉寒夕也安慰道。

他也最見不得女孩子哭,尤其是他心底也跟著帝玄御一樣,把這兩個小姑娘當成了自己的妹妹,自然捨不得看她們哭。

「不要害怕,我們這不是沒事嘛,馬上我們就一定會打敗它的,遲早要煉干它!」慕容清清霸氣的說道。

夜冰依正在想著等會該怎麼辦?聽到他們幾個啰里八嗦的,她掏了掏耳朵煩躁道:「不要哭了,都靜一靜。

現在我們要想辦法煉化它才是最重要的。」

「可是那個東西這麼厲害,剛才我們幾個人合力都差點被它給反噬,我們怎麼才能夠煉化它呀?別偷雞不成蝕把米,最後再被它給反殺了。」

帝玄御抱著一張桌子腿兒,朝著窗外看過去。

這傢伙身體正在不斷的腐化,一會又收起來,它的身子如果完全的攤開,要是把洞口都給封死,他們豈不是出不去了?

而且這窗口不是封閉型的,如果把空氣都堵死了,都要把他們活活憋死啊。

「大家不要泄氣,打起精神來,剛才我們不是把它給煉化了么?我們要加把勁兒,相信一定可以煉化它!

現在大家開始休息,休息完畢之後再出去,重新煉化它!」夜冰依吩咐道。

眾人聽著她鼓舞的話,也紛紛打起了精神,開始好好休息。

過了一會兒之後,夜冰依睜開眼睛,對他們幾個人招了招手,「都過來。」

夜冰依走在窗口,直接對著魔靈拍出去了一巴掌,用自己的煉化之術去控制住它。

帝玄御幾人也立即上前牽著手,將靈力全部都輸進夜冰依的身體里。

經過剛才的戰鬥聯合之後,幾人都有了不小的默契,而且休息完了之後,再次湧出來的力氣,比剛才更加多了。

還因為之前她們煉化魔靈的靈力,所以加上她們全體實力都有提升,這一次比剛才煉化魔靈更多了一些。

夜冰依用煉化之術,把魔靈的大腦給弄的混亂,然後說道,「大家快點,趁此機會趕緊煉化它。」

幾人立即按照她說的做,挑了魔靈身體的一部分肉,直接煉化。 不知不覺的,天已經大亮了。

焦文龍感激的看着陳志凡,道:“兄弟,你如果不嫌棄的話,留下來吧!酒店的股份我們兩個一人一半!”

雖然依陳志凡的身家,就算買幾十個這樣的酒店,也是綽綽有餘。但還是感激的說道:“焦大哥,你誤會了,我幫助你,不是爲了錢,只要嫂子能好好的,我也算沒白費力氣!”

焦文龍說什麼也不行,必須要給陳志凡一半的酒店股份。

萬般無奈之下,陳志凡只好道:“焦大哥,既然你堅持這樣,也行。不過,我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股份你就先不轉給我了,你幫我打理,賺了錢之後我再來拿就是了!”

焦文龍聽陳志凡這樣說,纔不情願的點點頭道:“這樣也行,不過你可說好了,等你辦完自己的事後,一定要回來拿錢!”

“一定一定!”陳志凡如果不撒這麼一個慌,只怕一時半會還脫不開身。

酒店外陽光照到了房間裏,感覺格外溫暖。

雖然忙活了整整一晚上,但是不管是夥計,還是焦文龍,或者是陳志凡,都沒有一絲睡意。

夥計是因爲漲了工資開心,焦文龍是因爲臥牀多年的妻子醒了開心,所以他們都興奮的根本睡不着覺。

陳志凡昨晚上又是招魂,又是追尋陰氣的來源,所以耗費的精力有些多。但是他暫時還不能休息,因爲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他去做。

陳志凡對鬼撲滿道:“小鬼頭,你先去房間裏休息,我出去一趟!”

鬼撲滿道:“老大,你去哪裏?”

“我出去辦點事,你先去休息,回來我找你!”

鬼撲滿皺着眉頭道:“老大,你這是什麼意思?怎麼能把我一個人放着呢,你幹什麼去我必須跟着,別以爲我不知道你那小心思!嘿嘿!”

不是陳志凡不帶鬼撲滿,而是現在陽光這麼好,鬼撲滿雖然修成了肉身,可以在陽光下肆無忌憚的行走。但是他體內的修爲還是屬陰,如果在陽光下行動,極損修爲。所以陳志凡不帶鬼撲滿,也是爲了他好。

但是陳志凡卻不能明着說,要是讓焦文龍知道了陳志凡和鬼撲滿的身份,不嚇死纔怪。這個活寶,一個是妖怪,一個是鬼,不管哪一個的身份,都能把他活生生的嚇死。

陳志凡無奈的道;“既然你不累,那就跟着走吧!”

鬼撲滿這纔開心了,嬉笑着道:“這纔是我的好老大了嘛,以後可不許丟下我一個人!”說完跑到了陳志凡的身邊。

看着兩人胡鬧,焦文龍感覺兩人非常的合拍。焦文龍道:“兄弟,忙活了一晚上,你們都沒來得及吃點東西,我給後廚說一聲,給咱們做些好吃的,吃完你們再去!”

陳志凡道:“焦大哥,不用了,我們先去忙,你們自己吃吧!”

焦文龍堅持道:“你看你嫂子也醒過來了,我吩咐着做一桌菜,咱們也好慶祝慶祝,兄弟就不要推辭了!”

如果在以往,別人這麼堅持邀請,陳志凡自然就答應了。可現在他的腦海裏,心心念唸的就是昨晚那個陰氣的源泉。

陳志凡解釋道:“焦大哥,嫂子醒過來了我也非常高興,慶祝是必須的。但是,我現在是真有重要的事要去做,所以就不能吃飯了!”

焦文龍知道,陳志凡如果說有重要的事,那一定是重要到不能推辭了,也就不再堅持:“既然兄弟真有要事,我也就不在勉強了,辦完之後快點回來!”

“行!”陳志凡說了一聲,便帶着鬼撲滿,一起走到了陰山神木那片地方。

好在陰山神木的枝葉擋住了陽光,雖然外面陽光明媚,但陰山神木下面卻陰森森的,可以說對鬼撲滿起了相當大的保護作用。

鬼撲滿茫然的道:“老大,現在來這裏幹嘛啊?”

陳志凡道:“我昨晚上發現了那股陰氣的巢穴,所以今天趁着陽氣旺盛,來看看情況!”

“老大,以往你可不會這樣想問題啊!”鬼撲滿驚奇的說道。

“我以往是怎麼想問題的呢?”陳志凡故意問道。

“以往的時候,老大你只要想到一件事,就會立馬去做,纔不會管情況對自己是不是有利!現在怎麼了,是不是膽小了?”

陳志凡稍作思量,正色道:“我倒不是膽小了,是因爲,我肩上的擔子和以往不一樣了。咱們現在所做的事,不容有失。我如果再像以前那樣冒失,天下蒼生可就沒得救了!”

鬼撲滿似懂非懂的點點頭,不在說話了。

陳志凡走在前面,鬼撲滿跟在後面,兩人一同向着樹林深處走去。

到了昨晚上陳志凡標記過的地方,兩人停下了腳步。

鬼撲滿呆呆的問道:“老大,是這裏嗎?”

陳志凡做了個噤聲的手勢,仔細的感知起周圍的情況來。

不知道是因爲白天的緣故,還是因爲其他的什麼原因,這股淡淡的陰氣已經完全不見了。

陳志凡非常納悶,心道:昨晚上查的清清楚楚,陰氣的根源指定在這一塊區域,爲什麼自己一點都感觸不到了呢?

陳志凡對鬼撲滿道:“小鬼頭,你試着感知一下,看有沒有什麼發現。”

鬼撲滿滿身都是陰氣,自然對陰氣異常的敏銳。如果連鬼撲滿都不能發現的話,可能就需要想其他的辦法了。

鬼撲滿仔細的查探了一番,對着陳志凡搖搖頭道:“老大,你是不是記錯地方了。我只能感覺這裏曾經有陰氣經過或者停留過,但是現在沒有發現還有陰氣在這裏!”

陳志凡看着自己的標記,清晰的存在哪裏,所以記錯是根本不可能的。再說了,對於這些事,陳志凡處理的絕對會小心翼翼,怎麼又會出現類似記錯了這樣的錯誤呢。

陳志凡釋放修爲,開始查看起整個陰山神木周圍的情況來。

這次,陳志凡查看的非常仔細,沒有錯過一絲一毫可疑的地方。

這時,陳志凡驚訝的合不攏嘴。因爲,他發現了,這些陰山神木的佈局,隱隱暗合一個古陣的排列。 她們幾個人一起聯手煉化那一塊,速度自然很快。

隨即幾人就摸清了一個捷徑,那就是她們可以挑選魔靈一塊肉,幾個人一塊過來把它給煉化,這樣比一個人要快很多。

很快,魔靈就被她們給煉化了一個冰山一角,但是就這樣,這洞裡面的空氣便流暢了許多,幾人心中看到了希望,欣喜不已。

「哎喲,我去,我快要晉陞了嗎!」

玉寒夕突然驚叫了一聲。

接著眾人聽到了砰砰兩道聲響,回過頭,就看到玉寒夕身上煙霧散去。

他晉陞了,但只是神靈五階的實力。

慕容清清和帝玄御兩個人不屑的翻了個白眼,才神靈境界而已嘛,至於這麼高興么?

玉寒夕頓時睜大眼睛,一臉沒好氣道,「夠不夠哥們兒啊,一個兩個的,就不能給人家點鼓勵嘛?」

正在這時,顧惜惜也突然驚訝道:「啊,我好像也要晉陞了!」

接著砰砰!

她身上傳來一陣爆炸的聲音,然後煙霧散去,顧惜惜真的晉陞了,神靈境界六階,居然比玉寒夕還要高了一級。

玉寒夕的臉頓時就綠了。

「我去!這也太打擊人了吧!我們這些人當中,就我的實力最弱,我連一個小妹妹都比不過!啊啊啊!老子不活了!」

「哈哈哈哈哈!」

幾人看到他這一副受打擊的模樣,沒心沒肺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有了玉寒夕和顧惜惜兩個人的晉陞,這一次夜冰依幾人維持煉化的時間更長了。

她們也更有信心把這個怪東西給完全的煉化了。

如此只需要時間,她們早晚就可能衝出去。

這一輪的煉化結束后,夜冰依吩咐大家過來坐著休息。

「大家快過來休息休息,我們待會就幹掉它。」

夜冰依幾人剛縮回手,魔靈就又清醒過來,發瘋了似的怒吼,大聲咆哮。

但是它的實力比起剛才已經被消弱了大半,所以夜冰依幾人覺得完全不用怕它。

與此同時,一出禁地當中。

帝玄胤看到了之前進來的那個老頭和他的族人們。

這些人正在跟一隻龐大的魔獸不斷的打鬥。

老頭之前帶的那些人死了一些,再加上被帝玄胤和夜冰依兩人給殺了的那些,如今就剩下八個人了。

看到帝玄胤突然出現在他們的眼前,老頭這些人恨得咬牙切齒,同時眼中也閃過一抹幸災樂禍。

心中那是無比的痛快!

之前就是因為這個人,他們才落得如今這個田地,如今他自己也過來了,那就等死吧。

「年輕人,趕緊把地圖給我交出來!」老頭一邊和眼前的魔獸打鬥,一邊也不忘出聲厲喝,吩咐帝玄胤。

然而帝玄胤卻跟沒聽到似的,站定之後,他打量了一圈,發現根本沒有他要找的人,心中微鬆了一口氣。

他先過來這裡,就是害怕依依會和這些人撞在一起,如果落到這裡,這些人肯定會報復依依,那麼依依就危險了。

現在沒有看到夜冰依,帝玄胤鬆了口氣。

他寧願依依遇到的是這些魔獸,也不希望是這些陰險的小人。 望著老頭,帝玄胤淡淡的開口,「地圖給你們也沒有用,地圖只是帶你們來這裡,並沒有說讓你們如何降服這些魔獸。」

幾人齊齊給了他一個白眼,老頭更是差點氣得吐出一口老血!

他這說的不是廢話嗎?難道他們還不知道這個道理?

但是他們也沒說要教她們怎麼打拜魔獸,他們只是想出去呀。

這臭小子,什麼腦迴路!

「我警告你,就算我們出不去,你也別想出去!趕緊把地圖給我拿出來!」老頭一邊說著,一邊狠狠的向魔獸刺出了一劍,發泄著他心中的不快。

「你還是仔細對付著你眼前的魔獸,多活一會兒吧。」

帝玄胤淡淡的說道,靜靜的旁觀著一幕,並沒有打算出手。

而且每當魔獸要接近他時,他便使用瞬移大法,直接挪了出去。

但是,他也要儘快的清除這些魔獸才好去救他的女人,還有他的大哥,但是他卻不想便宜了老頭這幫人。

於是他便出招奇特,朝著魔獸砍過去一刀。

等魔獸跑過來殺他的時候,他就跑到老頭的跟前,然後再消失,拉著老頭當替罪羊。

「你這個該死的,我詛咒你不得好死!」見帝玄胤如此卑鄙,老頭快被他氣爆炸了。

他都甚至想放棄殺魔獸,先宰了這個小子再說!

可偏偏他發現了,這些人當中似乎就屬帝玄胤詭計多端,他的招數最高。

他連砍了魔獸好幾劍,都沒有受一點傷害。

可是老頭就沒有這麼舒服了,他被帝玄胤嫁禍的連連受傷,口中還噴出了一口血。

而且他的手下很快又死了兩個人,如今還剩下六個人跟在他的身邊。

萌妻乖乖吻上來 而帝玄胤還依舊不要臉繼續不斷的在能嫁禍他,不弄死他不罷休。

可是這些魔獸也是有靈性的,它看見都是帝玄胤這個人刺了自己很多次,但是卻嫁禍給別人。

對於老頭那些蠢貨,魔獸對他們也沒有興趣了,於是它便將目標對向帝玄胤。

老頭看到魔獸居然主動轉移了目標,不由得在一旁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來。

而且他還學著帝玄胤剛才那樣,先攻擊一下魔獸,然後再跑到帝玄胤的跟前,想要嫁禍給他。

他得意的哈哈大笑,忘記了傷口,結果扯動傷口,又痛得他五臟內腑劇痛,狠狠嘔出了一口老血。

而這個時候,帝玄胤淡淡的說道,「是時候該剷除這魔獸了。」

他直接拔劍,來到了魔獸的上方,隨即老頭臉上的笑容逐漸凝固。

在他驚詫的眼神下,帝玄胤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塊很神奇的玉。

然後帝玄胤將那個玉一翻轉,直接對著魔獸,瞬間一道聖光閃過,接下來便發生了奇怪的一幕。

只見那個魔獸咻的一下,直接被收了進去不見了。

那個比他們幾個人加起來都大的魔獸,居然被收進了帝玄胤那一塊還沒有巴掌大的玉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