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夜幽,你是真正的勇士。”

卡坤和索倫看着這幾個孩子,卡坤的身上已經滿是鮮血,這個驕傲的貴族可不是誇誇其談的,此時看着還能夠嬉戲的兒子他鬆了口氣。

“這幾個孩子成長的真是了得。”索倫說,他開始覺得自己是不是太過小心翼翼看護星雲了,當他們還是少年時也已經開始經歷各種危機了。

“嗯。”卡坤也點點頭,他摘下頭上的金箔走過去,戴在了撒隆的頭上。

撒隆看着父親的舉動,他想起那次比賽時他立下的豪言,眼淚嘩地一下流了出來,“父親。”撒隆摟住卡坤。

卡坤摸摸撒隆的頭,露出慈愛的笑容。

“撒隆,丟不丟人,這麼大了還哭鼻子。”星雲在一旁笑話他道。

夜幽、風嵐也跟着笑了起來。

三大貴族和木心院長此時也在旁邊看着他們,有什麼比看着一羣少年茁壯成長更令人期待的,就如同看着當年那個叫星索的平民孩子變成卓越不凡的劍神。

儘管他們及時打斷了法陣,但城內仍是有不少人生了病,這些人的臉上呈現出紫色,身體不住的發抖。爲了治療這些人,不得不讓騎士們花大量的氣去驅趕他們中下的魔法,再由醫生開藥對其進行調理。

“風嵐,獸人會不會再次使用天星陣?”索倫看着這片哀鴻的景象擔憂起來,不僅僅是平民,連士兵也不少人被感染。

“不會的。”

“不會的。”風嵐和夜幽異口同聲地說,他們護望了一眼,夜幽知道自己說錯了話,趕緊閉緊了嘴。

星雲看看夜幽,立刻打圓場說:“我也覺得不會,呵呵。”

這時風嵐傻笑了起來,他還以爲他們是在開玩笑,於是接着說道:“這種魔法在一個地方就能用一次。”

索倫點點頭,這才放下心來。


星雲笑眯眯的看看夜幽,夜幽也淡淡的笑了笑,他們一同看着天空,那裏的魔法元素已經被稀釋的差不多了,最起碼不足以再支撐一次那可怕的陣法。 庭院之中,安德大師摸了摸鬍子,眼珠轉了轉,這纔看向後山,一臉的清高之情。

“當真如此?”安德大師疑惑的問道。

“千真萬確!”杭胖點了點頭,一臉的笑意。

“這種事情我也就只能想想,沒想到這小兔崽做了老夫年輕時不敢做的事情!走走走,一起去看看!哈哈哈哈•••”安德大師說話說到一半猛然大笑,一臉的興奮之情。

“走走走,我來帶路!師尊啊,你年輕也幹這種事情啊!”杭胖已經笑得合不攏嘴了,連忙向白毅的庭院走去。


“滾!!”安德大師喝道,但是臉上依舊洋溢着笑意。

來到白毅庭院,看見白毅還未回到庭院之中,隨即便連忙走到後山,這一眼看去,依舊沒有發現白毅,可是這安德大師與杭胖都沒有一絲急切。

“嗷嗚•••”一聲長嘯在林中響起,杭胖與安德大師連忙看去,看見了一隻銀狼站在一塊大石之上,仰天長嘯,起身後跟隨着一羣狼羣。

“那是•••”安德大師雙眼一亮,隨即一臉的疑惑之情。

“哈哈哈,沒想到這白師弟居然變得如此邋遢了,這渾身上下沒有一處完好的衣衫!就連着頭髮也是蓬亂之極啊!”

“醉在其中,不知所已!這是一種境界啊!此子居然在與這後山羣獸一起修煉功法!不簡單啊!不過這功法修煉的也是太狼狽了!哈哈哈哈•••”安德大師緩緩而道,目中多了一股讚許之情,但是緊隨其後還是捧腹大笑了起來。

“什麼?醉在其中,不知所已?師尊你是說這白毅此刻正在修煉一種特殊的功法,纔會如此?”聽到這話,杭胖不禁一驚,再看白毅臉上更是多了一股敬佩之情。

“是啊!隨他去吧!待他將這門功法修煉成了,或許我們就知曉了!”安德大師點了點頭,斜嘴一笑,便離開了這後山,身邊的杭胖遲疑了一下,再次回頭看了一眼白毅,心中自有所想,也便離開了這後山。

“嗚嗚•••”白毅完全沒有在意這杭胖還有那安德師尊,他只知道現在的自己就是一頭狼,他也學着身邊的銀狼,仰天嘶叫了數聲,纔回到隊伍之中。

就如這般這種日子一過就是一個月,這一月之中,白毅的吃喝拉撒,完全都與這些野獸一樣,那斷裂的手臂也癒合了,但是此刻的白毅卻渾然不在意。

“嗚嗚•••”

“什麼,你說還要吃藥丸啊?”白毅怔楞了一下,看了看着眼前的小狼崽,這小狼崽點了點頭,在白毅身邊來回蹭了蹭。


“好吧,都是自己人,就給你一粒哈!”白毅笑了笑,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了一粒丹藥遞給了這小狼崽,這小狼崽立馬搖起來尾巴,一口吞下,異常興奮。


“嗚嗚•••”

“什麼,你說你最近看上了那西邊的一隻小母狼?那你就去追啊•••放心,就用丹藥來追她,必定能拿下!哈哈•••”

“你說什麼?你要便便?那你趕緊去呀,遠遠地,在遠遠地,別臭到我了!”白毅招了招手。

“郭師兄,你說你今日你去宗堂,爲什麼一定要繞到這後山來呢?”一個修士看向郭師兄,一臉的疑惑。

“你不知道啊,那安德大師的一個弟子白辰,現在可是一級煉丹師,就居住在這後山之地,要是我們能與他結識一番,必定可以再煉丹之上再次突破一個境界!”郭師兄充滿了信心。

“別跑啊,小崽子,奶奶的,搶了我的丹藥,還在我身上撒尿!我打不死你•••”就在這時,白辰猛然出在這兩個修士的面前。

“什麼?此人•••”

郭師兄一臉駭然,這一眼看去,就看見是一個修士居然半蹲在地上,雙手抓着泥土,在追趕一隻小狼崽,這小狼崽還是不斷的搖着尾巴,甚是開心,郭師兄再仔細一看,發現這人就是白毅,頓時腦海之中閃過一道晴天霹靂。

“郭•••郭師兄,你不會想要告訴我,這就是那一級煉丹師白辰吧?”

郭師兄猶豫了一下,嚥了一下口水,腦海之中一片空白,這白毅渾身上下髒兮兮的,哪還有一絲修士的模樣,完全就是瘋子。

“或許這白辰發生了什麼也不好說,我們還是離開這後山吧!”郭師兄猶豫了一下,心中拔涼拔涼的。

這件事不到一天的功夫居然傳遍了整個宗門,所有弟子全部紛紛來後山觀看白辰,這無數的弟子都是帶着一些丹藥而來,一邊挑逗着白毅,一邊不停的喂着兇獸丹藥。

“哈哈哈,沒想到這一級煉丹師白辰居然淪落到這等地步!居然與這後山的兇獸共生存!”

“這一級煉丹師的稱號放在他的身上簡直是浪費了!”

“笑死我了!他如此也就算了,那他師傅居然還能如此淡定,依舊在做自己的事情,隨便他去折騰,這下好了,這安德大師的名字算是徹底響亮了整個宗門!”

“白辰,你居然也有今天,哈哈哈!”趙超斜嘴一笑,他看見白毅這幅模樣,頓時斜嘴一笑。

“這•••這白辰在我印象之中絕不會如此,莫非是經歷了什麼?”嵐瀟兒沒有笑,反倒是一臉的疑惑之情。

這日子一久了,衆修士才慢慢的忘卻了這後山的白辰,直至今日,白毅在這後山已經待了半年之餘,這半年以來,每天都與兇獸爲伴,徹底的處在了自我之中。

“什麼?你說這後山居住着一隻源木麒麟?他是這後山之主?”白毅看着面前的一隻穿山甲,一臉的震驚之情,隨即心中燃起了一份熊熊烈焰。

摸清楚了這源木麒麟的住處之後,白毅便前往這後山的密道,原來這長滿了樹木的後山竟然還有密道,這種事情,白毅先前豈能知曉這等宗門隱祕。

這走了無數彎道,終於來到了這鮮爲人知的山洞,這山洞之中長滿了無數蛛網,地面更是陰溼之極,白毅看見一扇大門被封鎖了巨大的鎖鏈,其上還有無數陣法在其上,這略微一碰,就感到了強大的威壓與封印之力。

“吱吱吱•••”

“什麼?這麼多年以來,你們挖了一條暗道,要從地下走?好好好,你帶路,這個丹藥我賞給你了!”白毅低頭看向一隻小老鼠,立馬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了一粒丹藥餵給了這小老鼠,隨後便跟隨這小老鼠一同前往。

穿越了無數道坎坷,白毅終於來到這密室之中,這擡頭一看就發現一直源木麒麟躺在地上,渾身上下散發着一股巨大的能力,這每一步的靠近,白毅便能感應到這源木麒麟的生機是多麼的龐大。

但是這源木麒麟彷彿一直在沉睡,他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白毅一直走到他的身前,伸出了雙手,開始撫摸這源木麒麟。

就在這時,這源木麒麟居然呼吸了!這微微一吐氣,白毅只感到一股巨大的風暴,連忙忙後退了又退。

這源木麒麟緩緩睜開了雙眼,看了一眼白毅,隨即一臉的疑惑之情,隨即便皺起了雙眉,凝視着白毅。

白毅看見這源木麒麟渾身綁着無數道鐵鏈,一部分鐵鏈是實質,另一部分則是靈力構成的鐵鏈,白毅知曉這是爲了拴住這源木麒麟,但是白毅看見這靈力構成的鐵鏈也如吸血蟲一般,在不斷的吸收着源木麒麟體內的生機,但是這源木麒麟能自我產生不斷生機,因此也陷入了一種循環。

“聽他們說你是這後山之主!但我想做這後山之主,你有什麼意見麼?”白毅看向這源木麒麟大聲問道,一臉的自信。

“吼•••”這源木麒麟聽帶這話,頓時一愣,隨即低吼了一聲,便扭頭不在看向白毅。

“什麼?懶得理我?你•••我堂堂一級煉丹師,要做這後山之主,你居然還不願意?我會有辦法讓你同意的!哈哈哈•••”

白毅冷聲一笑,隨後便從儲物袋之中拿出了一個丹爐,和一些草藥,居然在這密室之中煉起了丹藥。

不到片刻之間,白毅便凝鍊了一爐丹藥,他講這些丹藥再次凝鍊,再次疊加,這普通兇獸吃着丹藥,會覺得剛剛好,但是對於這大傢伙而言,這量就會不夠了,白毅將所有的丹藥再次凝鍊成了一顆大藥丸,隨即便放在了這源木麒麟的身邊。

這源木麒麟再次睜開了一隻眼,聞到了這丹藥之香,猶豫了一下,並沒有吞食,繼續趴在地上睡覺。

“好!我倒要看看,是你能堅持,還是我能做這後山的主!明日我再來一趟!哈哈哈•••”白毅哈哈大笑,便揚長而去,原路返回到後山地面,在這後山之中開始採集了草藥,畢竟給這源木麒麟製作特製大藥丸,還是需要大量的草藥的,因此白毅不能全用自己儲物袋裏的草藥。

“從明日開始,我每天都給你製作一個大藥丸,就是要讓你吃上癮!只有這樣我才能成爲這後山之主!哈哈哈•••”白毅想到這,也立馬回到自己的庭院,將院子處理了一番,沖洗種植了一些草藥,再次看向這後山,則是一臉的自信。 “星雲,你們先回家休息,我還有很多事要處理。”索倫說。

“好的,索倫叔叔。”星雲點點頭,與撒隆他們一同向城裏走去。

“這把劍還真是不錯,早知道不讓給星雲了。”撒隆抱着飲血劍仔細觀摩着,後悔得腸子都青了。

風嵐也在旁邊應和着:“嗯嗯,確實是好劍。”兩人圍着劍愛不釋手你爭我奪。

星雲看着他們笑了起來,不知道是不是因爲飲血劍的關係,他們現在應該是疲倦萬分,可星雲卻感覺身上沒有絲毫的疲憊,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和眼前這些夥伴在一起的緣故。星雲扭頭看看夜幽,只見夜幽正低着頭一臉凝重,“怎麼了,夜幽?”星雲看着他這奇怪的表情問道。

夜幽仍是一臉沉思着:“我在想那些巫師的魔法。”

“他們的魔法怎麼了?”星雲雖然能感覺到魔法元素,但你要真是跟他說起那些魔法術式,他估計要一個頭兩個大了。所以,他還是喜歡簡簡單單的將雷元素凝聚在手中。

“像我們魔法師都是使用魔法元素作爲武器,可是你看那些巫師的魔法,完全不像魔法元素。”夜幽皺緊眉頭苦想着,他們使用的到底是什麼力量,難道世界上還存在魔法與氣另外的力量嘛。

被夜幽這麼一提醒,星雲也覺得異樣起來,他細細回想着說:“那時候我感覺天上的魔法元素很混亂,好像在不停顫抖,如同在哭泣哀鳴一樣。”

夜幽也點點頭,“嗯,就是這樣,我本以爲那是法陣所營造出來的效果,但當我見到那些巫師所施展的魔法,我才發現並不是這樣,他們手中結出的魔法跟天星陣的魔法是一樣的。”夜幽仔細回想着那些巫師手中的魔法元素帶來的感覺,“我感覺…他們的魔法中只有黑暗。”

“黑暗?”星雲重複了一句,“黑暗的魔法?”

夜幽猛然一驚,“我知道了。”他的臉上霎時綻出顏色,“他們是將所有的魔法元素融在一起使用的。”

“融在一起?”星雲思索着,他從未對自己的魔法進行過鍛鍊,但對於握住雷元素卻就如吃飯拿筷子一樣容易,因爲他身體內的也是雷元素,在這種相吸下元素很容易集結,但讓他去凝聚其它屬性,就實在太難了,更別說把這些元素一併融合。這些元素之間有互斥性,越是想要握緊他們就越是反彈,搞不好會弄傷自己。

“這些巫師將元素壓縮,所以他們的魔法力量會呈現出那種混亂的姿態,雷、冰、火、土、光五大元素被凝聚後就會呈現出黑色。”夜幽看看右手上的冥火戒,此刻他才明白這冥火戒裏的冥火其實就是這種類型的魔法,就如同那些巫師施展法術時感覺不到魔法波動一樣,這冥火則不可被熄滅,“我想…這就是魔法師們所說的暗元素吧。”所謂暗元素就是真正的黑魔法,儘管不少魔法師被稱爲黑魔法師,但並不代表他們就會使用黑魔法,他們之所以被稱爲黑魔法師是因爲犯了前朝奧菲國的律法,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爲研究黑魔法。

星雲似是明白的點點頭,“唉,別去管它了,現在最主要的是回家洗個澡。”說着星雲衝上前一把奪回飲血劍朝家裏跑去。

“星雲…”撒隆和風嵐急忙追過去。後面的夜幽看着他們也笑笑,有這些同伴實在是件溫暖的事,想到這裏他也跟着追了上去。


星雲跑了幾步回過頭來看着追趕他的夥伴們,心裏洋溢出陣陣溫暖:爸爸媽媽,看,我交到了很好的朋友。

儘管聖城的騎士們打斷了天星陣,但聖城之圍卻遠遠沒有解除,這已經是獸族圍困聖城的第七天了,如今的聖城不過是一座死城,被攻克似乎也只是時間的問題。獸族的大營裏波奇將軍坐在椅子上望着這白璧的城邦,臉上露出勢在必得的表情。

今天天氣出奇的晴朗,索倫正在巡視着城牆,看到眼前的三條火龍狀態良好,他欣慰地點點頭。這次戰鬥是人類首次使用龍作戰,沒想到竟有出奇意外的收穫。可以說只要掃清了空中,這三條龍就是改變戰局的究級武器。

他又望了望遠方的獸族大營,幾日來獸族大營裏熱火朝天,一輛接着一輛怪異的戰車被推了出來。索倫找來風嵐詢問過,他說那是獸族用來對付空中襲擊的弩車。

看來獸族也在忌憚這些龍的威力,索倫這樣想着。

“大人,快看那裏。”忽然又士兵對索倫喊道。

索倫順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只見南邊的天空之上一隻龐然大物正朝這邊飛來,這大物通體黝黑光亮尾巴分叉,飛到他們頭頂時巨大的翅膀一下子令天空暗淡下來。

“大暴龍。”索倫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的這隻黑龍有他們的龍一倍大,乃是前朝奧菲國王子幽冥間召喚出來的妖龍,龍都被他們騎士攻克時這條妖龍也被鎖了起來。

巨大的黑龍捲着旋風緩緩降到城牆上,塔臺被三條龍佔據着,它就直接降落到城牆,巨大的龍爪瞬間抓碎了石頭,磚牆不停向下碎落。黑龍收起翅膀,目光傲橫地看看左右兩邊的三隻火龍,然後仰頭朝着天上噴射出焚天的大火,龍吟之聲令對面的獸族都爲之一顫。

“好厲害的巨龍。”波奇將軍也在椅子上站起來望着聖城的城牆。

“這是什麼東西?”星雲、撒隆、夜幽和風嵐早已追着飛來的巨龍跑到城牆上,他們站在龍的身旁仰視着眼前這隻黑色的巨獸。

“這應該是野龍吧,聽說野龍比飼養的龍要大。”

“這隻龍比野龍都要大呢,而且它還有兩條尾巴。”

騎士們都七嘴八舌的討論起來,這時從龍背上跳下一個人,他身上穿着金色的戰甲,看上去雍容高貴,白色的斗篷隨風飄揚着,他走到索倫跟前摘下金黃色的鳥獸頭盔,“龍都御座聖射手參見索倫大人。”他對索倫只是輕輕一低頭,目光中卻充斥着一股傲慢。龍騎士都是從聖射手中選拔出來的,因爲空中作戰用弓箭最佳。 那三個修士在距離飛雪神人渡劫幾十里之外的地方停下,獸元尊者也接踵而至。

楊恆的五行符印還沒凝聚完的時候,空中再次傳來一陣雷聲,六道雷電在迅速的變大,已經比手臂還要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