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人保重!”未亡單膝跪下,恭敬的說完,飛身追尋着泣封的隊伍而去。

泣無淚飛向火神殿的方向,剛到火神殿,就見穿着一身素衣的火神漂浮在火神殿上空,好像是在等着泣無淚。

多少萬年來,自從上一代火神謝世之後,他幸運的得到了火系主神格的傳承,成爲了新的一代火神。

在修煉上,他是一個了不起的天才,千年的時間,就從一個小小的法聖成爲了偉大的主神,自從他成爲主神以來,爲人圓滑奸詐,從不輕易的得罪人。

可是,僅僅一步,他錯了,他招惹了泣無淚,直到他找光明神幫忙保住自己的時候,自己才發現自己已經成了形單影隻之人。

“魔君!你是個可怕之人,呵呵!本座輸了,輸得一塌糊塗!今日我自知不是您的對手,不過我有兩個小小的願望,只要您能答應我,我任您處置!”嘆了口氣,火神好似放鬆了許多,臉上掛着燦爛的微笑。

火神的行爲,讓泣無淚想起了昔日的炎鷹大帝,雖然自己當時放過了他的子女,但最終他的子女卻死在了呼延卓的手中。

“好吧!本君看在你不懼生死的份上,那麼本君就聽聽你的要求,只要沒超出我的底線,我都會答應你!”泣無淚從思緒中回過神來,看着微笑的火神道。

火神死死的盯着泣無淚良久,沒有從泣無淚的眼中看出任何的虛假與戲弄,火神道:“魔君,我的第一個要求便是,您能告訴我,您現在是什麼實力嗎?”

泣無淚想了一下,對於火神的好奇心,泣無淚還是決定滿足他,“我現在的實力在聖神中無敵手!”

“什麼?聖神!天哪!您說您是聖神?”火神鼓着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泣無淚。

火神知道聖神代表什麼,曾經那個強者如雲的年代裏。主神不算什麼,王級神多如狗的年代裏,聖神那也是非常稀少的,至於更強的尊神,那更是鳳毛麟角,帝神更是屈指可數。

在那個年代裏,一個聖神,可是受到萬千勢力青睞的存在,而在現在這個強者的荒年裏,聖神那就是主宰啊!

“呵呵!原來您的實力這麼強大啊!早知如此,我也不會得罪您了!”火神語氣中充滿了苦澀的味道。

“好了!這個問題過去了,現在說說你的第二個要求吧!”泣無淚搖搖頭,道。

“魔君,至於我的第二個請求,我有一個孩子,我已經廢去了他的修爲,我希望您能放過他!讓他無憂無慮的生活下去!”

火神的話,讓泣無淚想起了自己那死去的父母,嘆了口氣,泣無淚道:“可憐天下父母心啊!火神,其實說起來我們也沒什麼深仇大恨,你自廢修爲,帶着你的兒子離開火神界吧!”

泣無淚說完,火神感激的望着泣無淚,深深的彎下了腰,向泣無淚行禮,對於一個強大的主神來說,數千萬年身居高位,可以說讓一個主神死難,但要一個主神低頭,那更是難上加難。

而此時的火神彎腰行禮,讓泣無淚詫異的看着火神,火神直起腰來,道:“今日魔君您我身爲敵人,我本是砧上肉,但魔君還願意滿足我的請求,您的大度無人能及!這一禮,是我對您的謝意和敬佩!”

泣無淚轉身的那一刻,火神落在火神殿前取出了自己的主神格,打入了虛空中,一身修爲正在倒退。

泣無淚走後,火神失去了一身的力量,這時,火神殿裏跑出了一個小男孩,焦急的喊道:“父神,您沒事吧!”

“呵呵!翎兒,我沒事,好了,我們走吧!這裏不屬於我們了!”

火神拉着小男孩,深深的看了一眼火神殿,嘆息了一聲,拉着小男孩離開了火神殿。

一天後,火神界的人全部變成了殭屍,殭屍門佔領了火神界,當天,火神界改名爲殭屍門。

泣無淚隻身離開火神界後,立刻飛往光明神界,在出發的時候,一道命令傳給了毒獸門和魔獸門,讓他們前往光明神界。

火神帶着自己的兒子,捏碎了手中的玉牌,兩人消失在火神界中,剛到一處荒蕪之地。

小男孩天真的眼神看着火神,問道:“父神,我們以後都要住在這裏嗎?”

“翎兒,我們日後就住在這裏吧!還有以後不要叫我父神了,現在我已經不在是神了!”火神慈愛的摸着小男孩道。

“嘿嘿!火神閣下!你以爲會在這裏安度一生嗎?”一道清脆的女子聲音從火神父子身後傳來。

火神大驚,轉過頭時,一個笑得很甜的女孩站在他們父子的身後,微笑着看着火神。

“你是誰?”

“呵呵!火神閣下,你殺了我的靠山,現在你就去死吧!記得我叫‘熾耀星’!”

女孩消失之後,火神父子安詳的躺在原地,過一會兒,火神父子的身體碎裂成了一堆碎肉。 泣無淚來到光明神界的那一刻,取出了追魂刀,化身殭屍形態,煞氣沖天。

不管是光明法師和天使,泣無淚一刀之下,刀氣四溢,紛紛被分屍,沒人能擋住泣無淚殺戮的步伐。

“大人!不好啦!魔君殺來了!”光明神的大殿裏,一個十翼天使飛了經來,驚恐的喊道。

光明神不慌不忙的道:“你下去吧!本座已經知曉了!”

十翼天使走後,光明神低聲道:“火神居然投降,本來還想用你來試試這泣無淚的實力,沒想到你這麼沒用!”

“大人!不好了!魔君殺到轉生聖地,將轉生池吸光了!”

“大人!不好了!魔君幾乎屠殺了所有的天使戰隊!”

“不好了!大人!所有的魔法師和劍士、騎士幾乎全部喪生!”


“大人…。不好了!現在整個神界,只剩下光明城了!”

一份份的戰報,讓光明神的心沉到了谷底,“怎麼會這麼快,半個時辰不到,他居然殺了到了這裏,就算是最強的主神也做不到!看來他不是主神之列的,也可能他在古戰場得到了奇遇,成爲了王級神!”

這個想法,讓光明神大駭,心裏立刻升起了逃跑之意,心隨意動,意隨行動,光明神丟下了自己的手下,身形散去,消失在光明大殿中。

光明神剛剛飛出大殿,一股無形的罩子籠罩着整個光明大殿的周圍,光明神被彈了回去。

“光明神!你想往哪裏跑啊!”光明大殿上空,一襲白衣的泣無淚,邪邪的笑着,看着光明神。

“泣無淚,你什麼意思?本座和你並無深仇大恨,你爲何侵犯我神界,屠殺我的子民?”光明神逃跑失敗,驚駭的看着泣無淚,出言吼道。

泣無淚收起了笑容,眼神一冷,“我們沒仇沒恨嗎?看來你是忘記了,本君就幫你回憶回憶!”

“元素大陸上,光明教會三番兩次的想至本君於死地,淨化了我天魔帝都所有人的靈魂,這是其一。”

光明神辯解道:“那是下界光明教皇的意思,和本座沒有任何的關係,你怎麼可以算在我的頭上。”

泣無淚好似沒聽到一樣,繼續說道:“你知道本君是死神的繼承人之後,派下天使戰士,想殺本君。”

“哈哈!泣無淚啊!如果你是我,出現了一個會威脅到自己的存在,你一樣會出手擊殺,這算什麼。”

泣無淚再次說道:“本君得到了死神他老人家的傳承,本君答應了他,必定要殺了你爲他報仇。”

“這,這是我和黑暗之神共同所爲,這怎麼可以算在我一個人的頭上。並且這也不是我的本意,其中另有隱情!”光明神苦笑着道。

“好了,現在,你說說其中的隱情吧!本君也想知道當年你威脅黑暗之神,聯手暗算死神到底是爲了什麼?”泣無淚不耐煩的看着光明神,心底非常鄙視。

光明神滿口仁義道德,但面對即將到來的死亡時刻,卻不及火神的萬分之一。

光明神頓了頓,臉色蒼白,瞬間彷彿蒼老了許多,“呵呵,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訴那吧!當年…。”

原來,當年,死神帶着死神界突然出現在衆神的眼中,在死神出現沒過多久,光明神界來了一個更加強大的傢伙,暗中授意,讓光明神想辦法殺掉死神。

因爲死神的強大,當時那個神祕人給了光明神一個底牌,雖然可以直接出手殺掉死神,但是一向謹慎的光明神卻把主意打到了黑暗之神的身上。

利用黑暗之神和死神的關係,卑鄙的光明神得手了,成功的讓死神隕落,而那個神祕人卻再也沒有出現過。

泣無淚聽完光明神的話,微微的的笑着,在光明神驚駭的目光中舉起了刀,沒給光明神任何的機會,一刀便結束了光明神。

再次一刀,整個光明大殿轟然倒塌,留下滿地的殘骸。

“本君是不會留下你的,呵呵,只是那神祕人是誰,爲什麼要殺死神?”

泣無淚離開之後,除了光明神界的那些魔獸,沒有任何一個活物,沒過多久,魔獸門和毒獸門,浩浩蕩蕩的來到了光明神界,降服了原住魔獸,佔據整個光明神界。

強大的光明神界,在諸天萬界中從此消失,泣無淚的那一刀,連光明神的主神格都斬碎,至於以後會不會出現新的光明系主神,那就不得而知了。

無盡的虛空中,泣無淚想到下一站是龍島的時候,突然惋惜的道:“早知道就先要光明神的那個拉風的九龍車了!”

泣無淚想到九龍車,便想到了古戰場,隨之想起了被屠殺的殭屍戰士,泣無淚拿出休矣那裏得來的天界地圖,找到了龍族所在的地方,身形沒入虛空之中。

龍族所在的神界,是一個全是水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除了龍族,就是無窮無盡的水族。

說起龍族,不得不說起龍神,龍神這個傢伙的實力,在各大主神中,比雷神還要高出一線。

但龍神的巨龍之體,屬於獸類,戰鬥力可謂完爆雷神,在各大主神中,沒人願意去招惹龍族。

但曾經殺神封劍修卻是個奇人,居然以一舉之力,殺上龍島,並且重傷了龍神,這件事曾在主神中被傳得沸沸揚揚。

而泣無淚,因爲龍神給的那顆主神之怒,殺了殭屍門的所有殭屍戰士,已經記恨上了龍族,並且泣無淚知道,自己走後,龍族必定會找休矣和魔宗的麻煩。


以龍神的性格,必定會平了魔宗和靈魂神界,爲了不讓這種事情發生,泣無淚只好將一切不安的因素扼殺在搖籃中。

在虛空中飛行了三天,泣無淚在離龍神界不遠的虛空中停了下來,看着龍神界的輪廓,露出了微笑。

“我的九龍車,就讓龍族爲我製造吧!如果龍神不強硬反抗,本君也不好多造殺戮,何去何從,看你們的造化了!”

在龍神界上,四處都是大海,只有唯一的一座島嶼,在島嶼的一處海灣礁石上,坐着一位風燭殘年的老人。

老人撥開凌亂的白髮,看着虛空,眼裏閃出了駭人的精光,老人自言自語的道:“龍神界來客人了,唉!來龍神界的,都不是善茬,不知道是誰惹得禍,真不讓人省心啊!”

老人從礁石上站了起來,道:“看來來人沒有直接殺上龍神界的意圖,既然如此,我還是去問問是什麼事吧!龍神界經不起摧殘了!”

這看起來弱不經風老人,突然爆發出來強大的氣勢,一聲嘹亮的龍吟聲遠遠的劃破了虛空,老人的身形淡化下去。


他便是龍神界的至強之龍,也就是龍神,只從上次的事件,龍神界損失了太多的巨龍,龍神再也不想讓龍神界遭逢大難。

虛空中,龍神打量着白衣青年,笑道:“原來是鼎鼎大名的魔君,呵呵,您來我龍神界做客,真是讓我龍神界蓬蓽生輝啊!”

“這老貨,明明知道來着不善,卻要說成是來做客的!”泣無淚心底暗罵。

“呵呵,龍神都這番模樣了,還沒有死,還真是難得啊!”泣無淚微笑着,打量着風燭殘年的龍神道。

“哈哈!魔君真有趣啊!老龍還想多活幾年,所以上蒼垂憐!既然魔君來了,那就請魔君去我龍神島上喝幾杯!”龍神賠笑道。

龍神不問泣無淚來幹什麼,一味的微笑着,泣無淚無奈,只好道:“龍神,你的一顆主神之怒,可殺了我幾百萬殭屍戰士啊!現在,你是不是該給我個說法!”

“額!”對於泣無淚的直接,龍神愣了一下,立刻想到了發生了什麼事情,龍神笑呵呵的道:“魔君,我知道你和休矣那個老貨是兄弟,前不久我還送了他一個龍女暖牀來着,對於主神之怒的事情純屬是誤會!老龍毫不知情,對於您的戰士犧牲,老龍也感到痛心疾首,這件事情,老龍本來早就該來找魔君道歉的了,不過我一隻忙於思考給魔君的補償,所以耽誤了行程!”

“既然魔君來了,那我這老胳膊老腿的就不用跑了,我準備了龍神界一半的財富,還有我龍族的友誼,不知魔君可否滿意?”

龍神的消息靈通,早就知道泣無淚輕易的滅了火神界之事,所以不敢和泣無淚鬧翻,只求保住龍神界。

龍神自己也知道,能輕易的毀滅整個火神界,那麼泣無淚的實力肯定就能滅了龍神界,龍神可不敢得罪如此強者。

至於龍神說的那些話,純屬是臨時決定,全部是鬼扯蛋的情況,他根本不知道和魔宗魔君還有這麼一段事情。

既然龍神都這麼說了,泣無淚也就不在打算動手了,既然龍神希望和解,那麼泣無淚也不會就此走人,畢竟自己還牽掛自己那拉風的九龍拉車。

“嘿嘿!本君知道,龍神早就準備好了補償的事情,但是本君要附加一條,你知道光明神的九龍拉車吧!本君可是羨慕得緊啊!”泣無淚意味聲長的看着龍神道。

龍神心領神會的點點頭道:“早知到魔君喜歡九龍座駕,我早就準備了,隨我來!”

這貨太能扯了,唉! 來到龍神島上,龍神爲泣無淚奉上美酒,並暗中吩咐下去,讓手下趕製龍車。

龍神取了一枚銀色的空間指環遞給泣無淚道:“魔君,這裏面有我龍神界一半的財富,您清點一下。”

泣無淚直接收起指環,看都不看一眼,心裏在想:“這老貨,肯定不會給我龍神界一半的財富,不過有了這些財富,也能幫助魔宗做點事情!”

龍神遞給泣無淚一片金色的鱗片道:“魔君,這是我龍族的信物‘金鱗’,日後只要是手持金鱗的人找任何龍族幫忙,龍族都會義不容辭。”

毫不客氣的收下金鱗,泣無淚取出了在元素大陸上得來的龍蛋和雷神給的雷龍蛋,道:“龍神,你幫我將這些龍蛋孵化掉,我想用它們來拉我的戰車。”

龍神看了一眼龍蛋道:“除了這顆雷龍蛋,其他的龍蛋天賦不好,而且孵化出來的幼龍實力不高,豈不是有損魔君的身份。”

“這樣吧!我幫您孵化這顆雷龍蛋,讓它進入骨龍池,只要兩天,以這雷龍的天賦,肯定能成爲僞主神級別的巨龍,至於其他的巨龍,我就挑選我族中一些優秀的巨龍送個魔君拉車。”

“嘿嘿!那就多謝龍神了,其他的龍蛋就送給你吧!”泣無淚隨意的說道,四處打量着龍神金碧輝煌的宮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