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和看向圖門,對圖門伸出手,

「圖門,你也要加油,希望你能弄清楚你想要的到底是自由,還是榮耀?」

圖門也伸出手,和大和握在一起,眼神堅定的看著大和說道:

「在這兩天的訓練中,我已經想清楚我想要的是什麼了。以前的我沉浸在虛假的勝利之中,現在的我腳踏實地。」

「我已經決定了,我想挑戰豐源聯盟。拿下八個道館的徽章,參加聯盟大會,檢驗自己的實力之後,如果我實力足夠的話,我就出海。」

「如果不夠,我就繼續去其他地區旅行,努力變強,然後擁有一條屬於自己的船出海。」

天天在海上跑的大和,真心不能理解為什麼圖門會想出海。

「你為什麼還想著出海?」

大和不吐不快。

「出海多好玩啊,可以前往各個地區,見識不同地區的風景。」

圖門臉上洋溢的笑容充滿了陽光。

「可是搭渡輪一樣可以做到這一點啊?」

大和說道。

「不一樣的,駕駛著屬於自己的船,想去哪就去哪,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

圖門的話讓大和感覺到了自由。

可惜還要靠著打工養活一家老小的大和不可能體會到這種感覺。

「好了,我走了,堅持自己的夢想,這樣很好。」

大和也有自己的夢想,那就是四天王。小時候,大和就像小智一樣,幻想著自己能夠遊歷各個地區,挑戰道館,參加聯盟大會,挑戰四天王。

嘗嘗樹果是什麼滋味,親手製作精靈食物,能量方塊。

……

回到咆哮虎號,大和很快就見到了樂呵呵的潮上海,大和立馬過去打招呼。

「海哥,這幾天過的怎麼樣?」

潮上海叉著腰哈哈大笑,拍著大和的肩膀說道:

「你看我的樣子像不好嗎?你呢?有沒有收服新的神奇寶貝?你不是不想巡邏,打算去守夜嗎?」

一連串的問題襲來,大和把肩膀從潮上海的手底下挪開,都快要被潮上海拍麻了。

果然老水手的臂力就是不一樣。

潮上海以前也是戰鬥序列的水手,不過因為結婚和主力神奇寶貝戰死。

老婆懷孕后,以不想孩子失去父親為由,潮上海就轉為後勤。

開始的時候,大和還真的以為潮上海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是一個天賦不行的普通海員。

大和像是獻寶一樣拿出精靈球,晃了晃,得意洋洋的說道:

「這次下船運氣很不錯,收服到了一隻墨海馬。」

聽到墨海馬,潮上海明顯愣了一下,臉上的笑容也收斂了。

「墨海馬啊,真懷念過去的日子啊!」

大和腦中靈光一閃,脫口而出:

「海哥你以前的主力難道是刺龍王!?」

潮上海自嘲的笑了笑,

「你高看我了,只是一隻海刺龍而已,想要進化成刺龍王可沒有你想的那麼容易。」

「哦?難道還有什麼條件嗎?」

大和這時還以為潮上海說的是龍鱗。

「當年我和海刺龍意氣風發,加上我意外得知海刺龍可以進化為刺龍王,只是需要一片龍鱗而已。」

大和突然想要進化還需要連接交換,心中對系統問道:

「系統,海刺龍需要連接交換才能進化,現在沒有怎麼辦?」

【連接交換並非必須條件,使用相應的道具在達到條件的情況下即可進化。】

「只是需要一片龍鱗而已!這句話騙了我好久……」

潮上海感慨的望著遠處的天際線。

「海哥,難道還有什麼條件嗎?」

結合系統精靈的話,這個世界神奇寶貝進化應該有什麼大和不清楚的秘密。

「海刺龍需要的不僅僅是一片龍鱗,還需要潛入深海吸收水之能量,只有在深海才能達到進化所需的條件。」

「就像是大岩蛇進化成大鋼蛇一樣,除了食用特殊的金屬礦石之外,大岩蛇還需要深入地心,利用地心的高熱高壓來錘鍊身體。」

大和適時表現自己的驚訝,

「大岩蛇可以進化?」

「當然可以,這可是我的獨家消息,只告訴了你一個人,你可別告訴其他人。」

潮上海附耳說道。

「真的?」

大和明顯不相信,真的是獨家消息他可不相信潮上海會這麼輕易說出來。

這是路過的三條鹿拆穿了潮上海,

「少來了,這些消息廣泛流傳在訓練家之間,不夠都是口口相傳,不敢肆意傳播,以免得罪聯盟。」

「可是這消息依舊是很寶貴的吧?」

大和問道。

「首先你要能弄到龍鱗,然後你的海刺龍要能在深海的高壓中存活,最後不是每一隻海刺龍都能成功進化。」

「我曾經遇到過另外一個海刺龍的訓練家,他有龍鱗,海刺龍也潛入了深海,可就是不能進化。」

大和開始思索其中的原因。

龍鱗代表著金錢,深海高壓代表著等級,那成功進化代表的就是資質? 紀舒嘴角一扯,眸中飽含危險:「……紀小念,你姐在你心目中就是這麼暴力殘忍的人?」

紀念眨了眨眼睛,屁股默默地從也沙發上挪起來,遠離這個暴力女。

「那啥,姐,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是什麼意思呢?」

紀念:……

「那啥,姐,我突然想起來我作業還沒寫,我做作業去了,晚飯也別叫我!」紀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際衝進房間,反手「碰——」的一聲甩上房門,反鎖。

動作一氣呵成,不帶一點停留。

綠球茫然地看着變故:「大小姐,主人他怎麼了?」

剛剛不還說得好好的嗎。

紀舒身體後仰,靠在沙發上:「哦,你主人他想起自己作業沒做,做作業去了。」

紀舒拿着扇子的手一動,「唰」的一下,原木色的精緻扇子瀟灑的打開,在空氣中劃出一道圓弧,扇體變成半圓形的形狀。

綠球聽言,開心:「主人很聰明,但是以前都不喜歡學習。現在主人喜歡學習了,以後一定能成為大學霸!」

「綠球說得對,小少爺一定跟我主人一樣的大學霸!」灰球符合同時,還不忘誇一把自己的主人。

是個人都喜歡吹彩虹屁。

紀舒愉悅地眯了眯眼,像是慵懶地貓咪:「不錯不錯,你們說得有道理。」

議論完,灰球和綠色又繼續看電視。

紀舒抬起左手,光腦環顯示時間是六點多。

剛剛若不是紀小弟提醒,她差點忘了陀介治療只需要幾個小時的,這會兒應該已經醒過來了吧?

趁著時間還早,紀舒決定打個電話過去問問,抬手將手裏的青木果核丟進自動降解垃圾桶里。

她從沙發上抽了張紙巾,把手上的果汁都擦掉,抬起手點了一下光腦環:「三十,轉變平板模式。」

紀舒指令下到后的一瞬間,光腦環自動脫落,轉變成平板模式,紀舒把平板放到桌子邊兒上。

「三十,給用戶陀介撥打視頻通話。」

【是,主人。命令正在執行中…視頻通訊接通完成。】

光腦上彈出光屏,是陀介。

紀舒見人醒了,眸子微動:「陀介,你醒了?感覺怎麼樣?」

紀舒脫了拖鞋,盤腿坐在沙發上,看着前面懸浮的光屏,陀介背後的畫面是一面白色的牆壁,看樣子應該還是在醫院。

小姑娘的笑容很治癒,陀介也忍不住跟着她勾起嘴角:「我還好,就是頭有一點暈。」

「那就好。」

「但是這次你不應該動手。」小姑娘數落:「萬一後果大了點,也實在不值得。你不幫我,我頂多也就挨下打。」

聽着耳邊看似抱怨實則關心的話語,少年眉眼間泛著輕鬆,唇角淺勾著:「阿舒喚我一聲哥哥,便是我妹妹,做哥哥的怎麼能夠袖手旁觀。」

「且你護我,我自然也會護你。」

付出都是相互的,陀介看着冷情,卻也不是無情之人。

少年的聲音很好聽。

紀舒覺得自己可能真不了解他,他對誰看似冰冰冷冷的,心裏頭都把事情都記着,雖然從來不會說,但是他會用行動去做。

這樣一想,似乎莫名有點可愛。

「那你也得量力而行,再者,或許我自己就能應付他們兩個呢?」

陀介眼尾微挑,彷彿在說,你確定?

紀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