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家也都十分詫異,想不明白秦巖千里迢迢跑到這裏居然沒有強行攻擊天罡城,只是把天罡城圍了起來。

不過大家也都十分惜命,都覺得這面做非常好。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了,當半個月後,大家發現秦巖居然還沒有下令發動進攻,天天不是在帳篷裏練功,就是到處遊山玩水,根本不像是出來帶兵打仗的。

“奇怪,將軍這是怎麼搞的?爲什麼不帶我們進攻天罡城?”

“我也不知道啊!我最近發現將軍怪怪的,好像和以前不一樣了。”

“管他呢,只要將軍對我們好就行了,他怪怪的就怪怪的吧!”

與此同時,天罡城內姚將軍正臉色陰沉的坐在椅子上,他的謀士站在他的身邊戰戰兢兢的看着姚將軍。

“你說姬老賊爲什麼到現在還不對我們發起攻擊?”姚廣咬牙切齒的問。

“將軍,他這樣做會不會是爲了提升實力,因爲他身邊有婉君。”

聽到謀士的話,姚將軍恍然大悟,他覺得自己的謀士說的非常對,姬通這樣做一是可以自己提升實力,卻限制了他出去尋找機緣,此消彼長之下姬通的實力自然就更高一籌。

“該死的姬老賊,沒有想到他這麼陰險,我們有什麼辦法破解嗎?”姚廣滿眼期待的問。

他的謀士苦笑起來:“將軍,目前爲止我想不到任何辦法。”

聽到自己的謀士這樣說,姚將軍十分生氣,忍不住在心裏面破口大罵起來:真是一頭豬,連這麼點事情都想不出來,我要你還有什麼用。

不過姚將軍只是在心裏面這樣想,並沒有說出口。那樣的話就太傷和氣了。

他的謀士嘆了口氣,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他似乎也知道自己沒有給自己的上司出謀劃策,自己是不合格的。

“好了,今天就到這吧,你好好給我想想,有什麼辦法讓我儘快提升實力。否則用不了多長時間,姬通那個老賊就會超過我。”

“將軍,我知道了。那我走了。”姚廣的謀士轉過身走了。

不知不覺中兩個多月過去了,經過這兩個多月的修煉,秦巖的實力提高了不少,他估計再有三個月最長四個月他就可以晉升到天仙中期。

到時候他就可以十拿九穩的將天罡城攻下來了。

與此同時,婉君的實力也大幅提升,已經達到了天尊後期。

再有兩三個月也能進入天尊巔峯。

“巖哥,我真沒有想到我們的實力進步的這麼快。”婉君還以爲是自己的身體在起作用,其實她根本不知道如果不是秦巖的九陰九陽之體,她的實力不會提升的這麼快,因爲她只是一個爐鼎,可以幫助別人提升實力,卻不能幫助自己大幅提升實力。

當然這種事情秦巖不可能和她說。

就在這時,秦巖突然聽到軍帳外響起了驚天動地的喊殺聲。

秦巖眯起眼睛向遠處望去,詫異的在心中暗想:這是誰沒有我的命令突然向天罡城開戰了?

不過緊接着,秦巖就反應過來了,這應該不是有人向天罡城開戰,如果是向天罡城開戰,發出的聲音肯定是從天罡城那邊傳來的,不可能從軍帳外響起,莫非姚廣對我出手了?

不會吧?他難道不怕我在這裏殺了他嗎?

在秦巖看來,姚廣出城那簡直就是在找死。

姚廣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呆在城中。

原來姚廣等了兩個多月,有些等不及了,他覺得與其留在城中等死,還不如跑出城外偷襲秦巖,說不定還有一線生機。

“巖哥,不會是姚將軍打來了吧?”

“我們去看看!”秦巖拉起婉君的手,嗖的一聲躍入半空中,然後向軍帳外面望去。

他看到姚廣帶着天罡城的官兵居然真的正在攻打他們的軍帳。

最近這兩個多月來,因爲大家都覺得姚廣不敢出城,所以都放鬆了警惕,居然在軍帳上空沒有開啓防護罩,以至於姚廣帶着人輕而易舉的就闖進來了。

好在秦巖的手下衆志成城,雖然被姚廣打了一個措手不及,但是他們依舊在積極的抵抗,傷亡並不算大。

“姚廣,你這個王八蛋,居然敢跑到我的地盤上撒野,既然這樣那就給我留下吧!”秦巖一邊說一邊飛身而起就像閃電一樣,向姚廣衝去。

看到秦巖來了,護衛隊長等人激動無比,紛紛高聲吶喊起來。

與此同時,他們更加鬥志昂揚,因爲秦巖來了,他們有了主心骨。

看到秦巖,姚廣憤怒無比,他大喝一聲,飛身而起揮掌向秦巖拍去。

秦巖沒有和姚廣硬碰硬,他覺得現在不是硬碰硬的時候,現在是趕快將姚廣拿下,鼓舞大家士氣的時候。

所以秦巖直接抽出了他的千年桃木劍,帶着滔天的氣勢向姚廣一劍斬去。

看到秦巖直接出絕招,姚廣嚇得也趕快拿出了自己的法器。 姚廣原本就不是秦巖的對手,此刻更是倉促應戰,直接被秦巖打了措手不及。

他慘叫着向後倒飛出去,滿眼驚恐的看着秦巖。

護衛隊長看到秦巖一擊將姚廣擊敗,頓時高聲大喊起來:“將軍威武!”

衆多護衛們也跟着大聲吶喊起來:“將軍威武!”

這一刻秦巖的屬下們各個鬥志昂揚,而姚將軍的屬下看到姚將軍被擊敗的樣子,頓時就像被放了氣的氣球一樣,眨眼間就失去了和秦巖決鬥的決心。

“姚廣,受死吧!”秦巖不準備給姚廣喘息的機會,再次揮起千年桃木劍帶着滔天的氣勢,向姚廣一劍斬去。

姚廣大喝一聲,拿起自己的法器向秦巖丟去。

姚廣的法器特別詭異,居然是一把大鐵錘,大鐵錘上符光閃爍,佈滿了各種各樣的符文,一看就知道是一件非常好的法器,只可惜這件法器在姚廣的道術下根本無法發揮出最強悍的實力。

好的法器也需要強悍的高手,才能將其發揮出來,現在姚廣還不擁有這種實力,所以使出戰錘之後並沒有將戰錘的潛力激發出來。

而秦巖則不一樣,他手中的千年桃木劍雖然不如戰錘優秀,但是秦巖卻是一個高手,可以化腐朽爲神奇,將千年桃木劍最強悍的一面發揮了出來。

只聽見“砰”的聲,千年桃木劍斬在了戰錘之上。

戰錘之上爆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

戰錘被千年桃木劍劈的向地面下掉去。

而千年桃木劍則完好無損,並且在秦巖的操持下再次向姚廣斬去。

姚廣看到秦巖如此彪悍,他不敢再和秦巖鬥法,轉過身向天罡城逃去。

看到自己的將軍都逃了,他的屬下人心惶惶,立即也有一半向天罡城逃去。

其實姚廣的屬下和秦巖的屬下實力相當,只不過因爲姚廣提前逃走了,致使自己的大軍無心戀戰,給秦巖的屬下立下了巨大的攻擊空間。

在護衛隊長的帶領下,秦巖的人吶喊着向姚廣的屬下殺去。

姚廣的屬下立即潰不成軍,眨眼間就死傷過半。

看到自己的屬下被殺了這麼多,姚廣心痛無比,可是卻又無可奈何。

“姚廣,哪裏逃!”

就在這時,秦巖追上了姚廣。他揮起千年桃木劍,向姚廣當頭斬去。

千年桃木劍上綻放出道道金光,劍刃上更是飈射出一道劍氣,劍氣就像是利箭一樣“嗖”的一聲向姚廣斬去。

“轟”的一聲,劍氣劈在了姚廣的後背上。

姚廣疼的淒厲的慘叫起來,而秦巖則趁機追上,一劍刺在姚廣的後背上。

劍尖從姚廣的後背穿入,從姚廣的前胸穿出。

姚廣眨眼間就三魂俱滅,死在了秦巖的劍下。

其實姚廣如果和秦巖認真的大幹一場,秦巖也不可能這麼就殺了他。

主要是因爲姚廣失去了信心,不敢再和秦巖鬥法。

看見秦巖殺掉了姚廣,護衛隊長等人再次士氣大振,而姚廣的屬下則徹底偃旗息鼓,不再做任何的抵抗,全部瘋了一樣向四面八方逃去。

“殺!”護衛隊長大聲嘶吼起來,一馬當先的向姚廣的屬下殺去。

在護衛隊長的帶領下,秦巖的屬下各個鬥志昂揚,眨眼間又殺掉了很多姚廣的屬下。

原本護衛隊長還想再追那些逃走的傢伙,不過秦巖對他擺了擺手:“不要追了,做事不要趕盡殺絕,我們現在進天罡城。”

現在秦巖的目標不是那些逃走的小嘍囉,而是整個天罡城。

如果他佔領了天罡城,那就有實力和管轄他的侯爺叫板了。

秦巖、姚廣還有齊道都歸建安侯管,這個建安侯之前也是個將軍,正是他在王爺的支持下推翻了婉君的父親。

秦巖準備推翻建安侯,爲婉君報仇。

進了天罡城,很多天罡城的百姓都關上了門窗,生怕秦巖他們燒殺搶掠。

一般情況下,雙方打完仗後都會允許自己的士兵進程搶劫幾天,不過秦巖爲了穩定民心,他並沒有讓自己的屬下這麼做,他準備以後將天罡城也納入自己的統治,如果自己的屬下搶了天罡城裏面的百姓,那天罡城裏面的百姓肯定會對他怨聲載道。

“胡隊長,你吩咐下去,不允許任何人搶劫百姓的財務,否則格殺勿論。”

聽到秦巖的話,胡隊長有些詫異,不過他還是按照秦巖的吩咐去做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百姓們還以爲秦巖他們離開了,他們紛紛打開門窗走上了街道。

令他們沒有想到的是,秦巖他們根本沒有走。

秦巖的屬下正在街上巡邏。

“奇怪?他們爲什麼沒有搶劫我們?”

“不知道啊,按理說搶劫是他們的傳統,可是今天居然沒有這麼做,莫非我們遇到了一個好將軍?”

“你看他們軍容整齊,應該是一個好將軍吧!千萬不要再像姚將軍那樣,不停的搜刮我們了。”

之前他們在姚將軍的統治下,經常被變着法的搜刮財務,他們真是不堪重負。

他們現在特別期望有一個好將軍能帶給他們幸福和快樂。

“咦,你看,那邊在幹什麼?居然有那麼多人圍着?”

“走,我們去看看!”

這兩個城中的百姓一起來到了人們圍觀的地方。

原來這個地方張貼着佈告,上面說凡是城中的百姓都會免稅三年,讓大家好好的經營生產。

看到佈告後,百姓們都十分高興,他們萬萬沒有想到秦巖居然免收了他們的稅負,這在以前是絕對不敢想的。

“真是一個好將軍啊!我們以後一定要好好的維護他。”

“是啊,遇到這樣的將軍真是我們的幸事。”

在宮殿中護衛隊長恭敬無比的對秦巖鞠躬施禮:“將軍,您的舉措真是大快人心,現在街面上人們到處都在談論您的仁政。”

秦巖笑着說:“過幾天你到街上去招募一些士兵,我要擴充我的軍隊。”

聽到秦巖這樣說,護衛隊長睜大了眼睛,忍不住在心中大聲讚歎起來:真是妙啊! “好的,將軍,我明天就去徵兵,等我們徵完兵就繼續收他們的稅。”護衛隊長還以爲秦巖是在玩套路。

秦巖搖了搖頭:“不不不,我說的是真的,我是真的要免除他們三年的稅賦。”

秦巖免稅爲的就是能多招募一些士兵,畢竟施仁政要比暴政更能獲得百姓的擁護,這樣百姓們也願意爲統治者付出。

聽到秦巖這樣說,護衛隊長難以置信的睜大了眼睛,秦巖這樣做的話,那麼將軍府的稅賦在這三年內將沒有任何進項,只能通過他們把控的一些產業來維持將軍府的運作。

護衛隊長覺得秦巖這樣做有些對老百姓太好了,以前他在姬將軍手下當差的時候,姬將軍可是想法設法的提高稅賦。

“你是不是覺得我對老百姓太好了?”秦巖笑着說。

護衛隊長點了點頭:“將軍,何止是太好了,簡直是好到了一無是處。我想不明白你爲什麼要這麼做。”

“你以後就知道了,好了,你下去吧!”秦巖緊接着讓護衛隊長離開了。

要想和建安侯爭奪侯位,秦巖就只能依靠兩城的百姓了,因爲他在上面沒有人,所以他只能實行仁政,讓大家擁護他。

數天後,護衛隊長居然招募到了將近五千多精兵,這是護衛隊長萬萬沒有想到的,以前他們抓壯丁能抓到兩三千就不錯了,可是這次居然招募到了五千。

要知道這五千都是自己要來的,不過這也與秦巖許諾了很多好處有關,凡是有弟子加入軍隊,所在的家庭繼續免除兩年的賦稅,而且士兵本人也將獲得非常高昂的工資。

這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以前無論是姬將軍還是姚將軍,他們抓到士兵一分錢都不給,因爲他們覺得士兵給自己效勞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時間很快就過去了三個月,秦巖因爲和婉君雙修,實力已經晉升到了天仙中期,只不過秦巖發現後面再修煉效果就大打折扣,他想在短時間內晉升到天仙后期沒有三年至少也需要兩年。

好在秦巖現在的實力已經和建安侯一樣了,現在唯一缺的就是軍隊。

建安侯現在共有三四萬軍隊,而秦巖算上新招募的士兵也僅僅纔有兩萬三千士兵,而且建安侯還有另外一個將軍支持他,雖然算上那個將軍,建安侯軍隊的總數將達到四萬多人。

秦巖現在特別懷念小世界,那時候他統治了五個世界,要多少軍隊就有多少軍隊,根本不用發愁。

突然有一天秦巖正在花園中練功,護衛隊長火急火燎的跑來了:“將軍,不好了,我聽說建安侯好像對你十分不滿,想要對你下手。”

“哦,你聽誰說的?”

“道聽途說,不過所謂無風不起浪,我覺得建安侯是真的想對將軍下手,將軍想一想你現在收留了婉君,而婉君她爸又是建安侯的死對頭,其次將軍現在佔據着兩座城池,已經威脅到了建安侯的地位,他肯定要對將軍下手。”

秦巖點了點頭,對護衛隊長說:“你分析的非常有理,只可惜我們現在還不適合對建安侯交惡,這樣吧,你明天帶上一些禮品去拜訪建安侯,就說我對他忠心耿耿,並沒有二心。”

秦巖這樣做是爲了麻痹建安侯,至少讓他在短時間內不要對自己動手。

一旦自己積蓄了足夠的實力,不用建安侯動手,秦巖就會對他動手。

護衛隊長點了點頭:“好的,將軍,不過我拿什麼禮品去見他?”

護衛隊長有些捨不得那些寶貝。

秦巖笑着說:“把我們最好的東西都拿出來,全部送給建安侯。”

“啊?什麼?全部送給他?”護衛隊長有些不樂意,他別說是那些最好的東西,就是一般的寶貝也不願意送給建安侯。

“捨得,捨得,先舍纔有得,你現在不捨以後怎麼才能得。”秦巖笑着開導護衛隊長。

可是護衛隊長還是有些不樂意。

秦巖繼續說:“你應該這樣想,我們的東西只是暫時讓建安侯保管一段時間,等我們把建安侯拿下,那些寶貝還是屬於我們的。你明白了嗎?”

聽到秦巖的話,護衛隊長點了點頭,總算是解開了心結。

“那好,我明白就出發。”

秦巖點了點頭,表示沒有問題。

第二天一大早,護衛隊長就走了。

婉君站在窗前看着護衛隊長遠去的背影說:“巖哥,實在是對不起,讓你因爲我又要爲難了。”

婉君也知道建安侯這一次針對秦巖,其中就有她的原因。

秦巖笑着說:“婉君,這一次即便沒有你,建安侯也會向我動手在,這主要是因爲我威脅到了他的地位。”

其實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當一個人的地位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無論他想與不想,總有一些事情會推着他向前走。

婉君不是很明白秦巖的話,她畢竟年紀還小。

秦巖看到婉君一臉茫然的表情,說:“你以後就明白了。好了,你趕快去練功吧!爭取早日晉升到天尊巔峯。”

婉君乖巧的點了點頭,轉過身離開了。

秦巖剛剛坐下,門外就響起了一個護衛的聲音:“將軍,將軍,不好了,我們這裏出了一件惡性事件。希望您能出面解決!”

秦巖打開門走出去,好奇的問:“什麼惡性事件,居然需要我出面解決?”

“將軍,是這樣的,門外來了兩個外地人,他們指名道姓的要挑戰你,說你殺害了他們的朋友秦巖。”

聽到護衛的話,秦巖愣住了。

我在這裏還有朋友,我除了婉君就沒有朋友了,等一等,莫非是小世界的人來了?

想到這裏,秦岩心中激動無比,他萬萬沒有想到纔不到一年的時間,就有人晉升到天尊巔峯來到了大世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