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家的反應早就在格格巫的預料之中,他也毫不在意。只是接著說道:「我想讓她們到我的商會打工。」

「誒?」獸人們根本不明白「打工」是什麼意思,她們懷疑自己是不是從別人的奴隸轉到成為了這名綠皮地精的奴隸。

奴隸的意思有很多種,當然也包括侍奉的服務。一想到要向這名猥瑣噁心的地精奉獻身體,那些兔耳少女們臉色都不好看。

看來很多人都誤會格格巫了,格格巫信奉的條旨是「與越是難以產下後代的種族交配,後代天才的概率越高。」

像露露族這種能與任何種族繁殖後代的生育機器,在格格巫眼裡就是最低級的交配對象,他是連一點點點點興趣都沒有,怎麼可能會讓她們侍奉自己呢?

格格巫之所以對兔耳少女感興趣,是想到了某位名字古怪的少女之前給他所描繪的一種衣服。

當初少女只是簡單畫了出來,然後半開玩笑地對格格巫說道,讓身材姣好的年輕女子穿上這種衣服去進行賭場和酒館工作,會有相當好的效果。當然,如果是有擁有一對兔耳的少女來穿這身效果就更好了。

格格巫當時對這件衣服留了心,他特別讓人打造一套這樣的衣服,然後讓女性試穿,但他總覺得缺少了點什麼,即使他還讓那些試穿者們帶上了假的兔耳。

今天看到露露族的少女們,格格巫又起了心思,他打算看看這種衣服的終極效果。

格格巫也不管眾人怎麼想,隨後很快他便讓女奴們將一套那名少女所設計的衣服給帶了上來,並向大家展示。

「我希望你們穿上這樣的衣服在我的商店和酒館里工作,放心吧,我不會強迫你們做你們不喜歡的事情。」綠皮地精是這麼對兔耳少女們說的。

看到這件衣服,傑奎琳滿臉通紅,掩面躲到一旁。

而其他幾名膽子還算大的人類少女臉色也不太好,在她們看來,讓人穿上如此露〇骨的衣服簡直就是對女性的最大侮辱。

這些人類少女們剛想要站出來為露露族們嚴詞拒絕格格巫,不料她們身後卻傳來了驚喜的尖叫聲。

那些尖叫聲是露露族發出來的,她們居然對這樣的衣服非常感興趣。

「哇,太好看了!」

「我好想穿穿看啊!」

「我們以後就要穿著這樣的衣服工作嗎?這不是做夢吧!?」

……

獸人民風開放,露露族們對衣服的暴露程度不以為然,甚至她們更驚嘆設計者的天才,她們完全可以想象出自己穿上這套衣服對求偶者來說是多大的魅力。

人類少女們有些無語了,她們尷尬地站著,那種想要說話卻只能硬生生憋著的感覺實在很難受——既然要穿者都那麼滿意了,她們為其強出頭還有什麼意義嗎?

露露族少女們終於受不了華服的誘〇惑,紛紛上前圍著那件兔女郎裝欣賞,不時觸碰併發出各種讚歎聲。

「好了,這位少女,你還是到一邊去吧,因為你不是我購買的。」格格巫看著那群兔耳少女一會兒,然後用手指指著娜可說道。

「誒?」娜可驚訝地看著格格巫,然後再向四周尋求大家的確認。

是的,娜可是唯一沒有被當成奴隸販賣的露露族,按理論上說,她屬於自由人。

「這樣不就好了嗎?」格格巫露出狡黠的笑容,「你陪著這些女孩子們去雨林,至於你的族人,由我來照顧。放心吧,我可不會虐待員工。一個成功的領導不是僅僅靠著皮鞭讓他的部下工作的。」

「對呀,娜可,去吧,我支持你。」

「嗯,一定要平安回來啊。」

……其他露露族看到格格巫為她們確定了嚮導的人選,不但沒有絲毫憤怒,反而是如釋重負地一致同意了這個決定。

其實那些露露族人早就看出來娜可對於傑奎琳等人的不舍,只是因為不放心她們才決定離開那些人類少女的,現在這個問題得到完美解決了,她們無不歡喜。

「啊……嗯!」看著族人們的祝福和支持,娜可漸漸露出了堅定的笑容,她幾步跑到那些人類少女的身邊,說道:「這次由我當你們的導遊,希望你們能接納我。」

「太好了!」傑奎琳激動萬分,一把抱住了娜可,說句老實話,接下來的行程中娜可的幫助對於她們來說是非常必須的,更何況她早已經將娜可當成了好朋友。

「主人,我希望求您一件事情。」這時候,一名露露族人對格格巫謹慎地說道。

「什麼事情?」

「我們希望您能將這套衣服送給娜可,代表我們的祝福。」

「准!」

「准你個妹妹啊!?」楚守聽到之後,差點將一口老血噴到格格巫的臉上,「這是去叢林,又不是去賭場之類的地方,穿這套衣服根本不合適啊!而且為什麼要用『准』字?難道這裡也受到某個需要互聯網適應的部門管制,要搞起辮子戲了嗎!?」(未完待續……) 楚守一路上的目光都被娜可吸引了,不,確切點說,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被這名兔耳娘給吸引了。

不得不說,兔女郎裝真不愧為地球上的天才設計。

兔女郎,英文原稱是bunnygirl。「兔女郎」的文化屬於歐美大眾文化中的激〇情文化,50多年來,「兔女郎」一直營造精英、新貴的激情空間,令情趣人士尊享獨特自我的情調生活。

準確來說,兔女郎是花花-公子公司從1960年到1988年在美國興建的一系列花花-公子夜〇會裡的女招待。但因為她們的制服(據說,這是唯一有著作權的工作制服)給人們的印象深刻,後來也常有人這個打扮照相。第一家花花-公子夜〇會開在芝加哥市中心,而花花-公子公司也是美國公司,所以兔女郎應該是說從美國興起的。

花花-公子兔女郎是花花-公子俱樂部的飲料女服務員。有幾種不同種類的兔女郎,包括door兔女郎、香煙兔女郎、floor兔女郎、兔女郎和jet兔女郎(花花-公子jet的女服務員)。要成為一名兔女郎,女性要通過聽力測試進行嚴格的挑選。接著,她們在成為一名正式的兔女郎之前,要進行一系列貫穿始終的嚴格訓練。兔女郎要求可以辨認出143種酒的品牌,而且還要知道如何裝飾20種不同的雞尾酒。兔女郎與顧客約會或是走到一起是被嚴格禁止的,顧客也不能觸摸兔女郎。如果一個兔女郎的表現不是嚴格通過組織的,那麼她就要被記過。

不像流言和很多人默認的那樣,花花-公子的兔女郎不是妓女。兔女郎不能透露自己的名字,更不要說和客人睡覺。

等等,這段怎麼這麼熟悉?作者。你又從百度百科那裡複製粘貼來這裡騙字數了吧!?

大,大家請繼續無視吐槽君,我們繼續我們的正緊話題。

而當娜可穿上這套衣服。楚守不禁發自內心的讚歎:原來兔女郎就是這樣啊!

娜可此時穿的是一套火紅的兔女郎裝,她雖然不會地球上那些兔女郎的專業技能。但她的身材和身體特徵卻是名副其實的符合了兔女郎的要求,更確切些來說,娜可無疑是一隻純天然的兔女郎,比人類裝扮的更有味道。

娜可有著凸凹有致的傲人身材,如果讓楚守以什麼來形容娜可的胸部的話,楚守首先所想到的詞語就是——炸彈!

是的,娜可的胸部是楚守所見過的女性中最具爆發力的,沒錯。就是爆發力,那種無論用什麼衣服都阻擋不了那種噴薄欲出的彈性,這樣的媚肉,即使用炸彈來形容也不足為過吧?

兔女郎裝在胸部的部分並不是最暴露的,它幾乎遮住了主人百分之九十的肌膚,但卻極好地勾勒出了身材的弧線曲線,能讓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其穿著者的青春活力。

試著想想,那兩團炸彈在這樣設計的衣服包裹下那種隨時可能因為晃動而爆炸的刺激,僅僅這樣就能讓看到的男士鼻血直流。

而兔耳女郎裝最刺激的部分在於雙腿之間的部位,那裡也是兔耳女郎裝的半終結地方。

為什麼說半終結呢?因為那是嚴實布料的盡頭。卻是網襪的開端。

男性用一句話來形容自己,那就是「賤人就是矯情」。對於女體,實打實的觀看會讓他們覺得興趣索然。反而是那種欲遮還羞的裝扮更能激起他們的獸性。

而兔女郎裝正是迎合了男性這一特點,在股溝和雙腿之間,就在那麼重要的部位,故意露出了幾乎一半的肌膚,但重點部位卻完全遮死。

這般的設計不但沒讓男性感覺失望,反而更勾起了男性的求知慾,使得他們更想要撕開那層阻礙,獲得他們想要看到的食物。但這份衝動卻因為道德和理性的阻止沒能付諸現實,使得男性在這種矛盾的刺激下得到m的快感。

當然。這套裝扮的必殺技不在於前邊,而是在其後方的陣地。

與胸部相比。娜可的後方彈性絲毫不在其下,而配合那欲遮還羞的衣服設計。讓旁人很擔心自己會一不小心就把持不住,不自由主地在那豐滿的肉塊上輕輕一拍,感受其活力和彈性了。

不過娜可最吸引人的地方不在那身後那團肉彈上,而是她那可愛的小尾巴。

那個迎風搖擺,還不時會自己晃動的短短的毛茸茸,就在紅色的布料上如同淘氣的孩子般迎著眾人招搖,不只是楚守,連那些少女都覺得其可愛無比,如果不是過於失禮,她們還真想去摸一摸這麼有趣的尾巴。

娜可的大腿包裹著網襪,這個異世界還沒發展處絲襪,但網襪卻還是能設計出來的,而兔女郎裝本身最初的搭配就是網襪,黑色的網襪讓娜可那久經鍛煉的結實長腿散發出特殊的魔力,足以讓男士為之瘋狂。

娜可腳下穿的是雙紅色的硬皮鞋子,女楚守當初考慮到萬一這東西流行起來,會反作用到自己身上,因此她設計這套衣服的時候,並沒有設計高跟鞋,只是稍微墊高了鞋後跟而已。

雖然這樣有些瑕疵,但女高跟鞋不但不方便,而且對於女性的足部來說,也是一種受罪。如果長期使用,還會讓女性的腳部畸形。

所以高跟雖美,但也很辛苦。女楚守對於自己外表並沒有什麼追求,她自然不會搞出這種可能會折騰到自己的東西。

即使沒有高跟鞋,不過娜可的雙腿修長,倒是彌補了這個瑕疵。

「所以了,我們要通過血色飼料的豬人族和狂風之烈的斑鬣族的地盤,他們十分兇殘,其中還有兩名弟子是南疆蟲獸師的直系弟子……」但是此時的娜可並沒有留意到眾人的目光,而是正在努力地盡量詳細給大家講訴前方所要遇到的困難,「這是我所知道的最快的捷徑了,如果覺得太困難的話,我們可以繞路走……」

「你們覺得呢?」娜可轉頭看向眾人,徵求大家的意見。

眾人看著那絨可愛的尾巴突然躲了起來,心中都不免有些可惜,但她們很快意識到自己的失禮,急忙看向娜可,有些不知所措。

「雨林是沿著哈茂河嗎?會經過『那個點』嗎?」只有科琳不為所動,一臉認真地看著娜可問道。

「這個我就不太清楚了,因為我不知道你們的夥伴的位置。」娜可有些歉意地回答道。

傑奎琳看著科琳,心中暗暗想道:「果然科琳姐姐還是很在意那件事情啊……」

這裡所說的「那件事情」,是指比伯廷在離開隊伍的時候,滿懷歉意地找到科琳,告訴她個發現——柯骨力所畫的其中一幅畫,他似曾相識,就是那條曲線,如果他沒認錯的話,那條曲線正是哈茂河的高空展望圖。(未完待續) 之後傑奎琳一伙人經過一番討論,決定從最短路線前去雨林帶。

因為根據娜可的推算,如果繞道遠行的話,她們將會多用五到十天的時間,而且因為遠道比較偏僻,這一路上的野獸和毒蟲也比近路要猖獗得多。

傑奎琳一伙人已經被那些可怕的蟲獸嚇破了膽,她們寧願冒險一些,在強大的敵人面前悄悄潛過,也不願意麵對那些無孔不入的危險生物。

其實,不只是傑奎琳等人,那些外來南疆大陸的人類也常常會這麼想。

當然,如果是熟悉地理風貌的獸人,他們絕對死也不會從豬頭人和斑鬣狗人的地盤上通過,因為那兩個種族實在是太臭名昭著了。

豬頭人好色成性,然而他們卻不愛好清潔,身體總是散發出極強的惡臭。更可怕的是,豬頭人們能力極強,遭到他們毒手的少女往往會被他們摧殘得不成人形。

而這些糟糕的生物有時候連男人都不放過。獸人們對這些傢伙的評價是「他們簡直就是天生打洞機,看到洞就想著鑽!」

當然,斑鬣狗族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斑鬣狗沒有豬頭人那麼好色,而且斑鬣狗只有唯一的女王,他們對女王保持著高度的忠誠。

但這些斑鬣狗人是南疆大陸最卑鄙的種族,只要看上的獵物,他們就會不擇手段地獲取,完全不顧及榮譽和臉面。

悶棍,下毒,群攻,夜襲,俘虜人質等等,他們簡直無所不用其極。就連南疆蟲獸師也對這個種族頗有怨言。

如此看來,近路的危險性要遠遠高出遠路,不過救人最重要的是時間。而對傑奎琳一伙人來說,時間對她們簡直是吝嗇到了極點。她們或者多延誤一天都可能會讓毛利櫻和優在危機四伏的雨林里遭到不測的概率增倍。

楚守聽完娜可的話,臉上也露出了一種很奇怪的表情——那個南疆蟲獸師的混蛋也太徹底了吧?作為一名反派,雖然不能要求徒弟們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也不能要求徒弟們只有搶小朋友棒棒糖的邪-惡程度,但不能奇葩到這個地步啊!?好歹也要注意河蟹聖獸的橫行吧?

「接下來的話你們要仔細聽好。」介紹了兩個種族的劣跡之後,娜可臉色更加凝重,似乎她將要說出最重點的內容,「我會詳細告訴你們我所知道的。這兩個種族的活動時間。」

「活動時間?」

「對,就是他們的作息時間,我們獸人與你們人類不同,有些獸人喜歡夜行,而有些獸人卻更愛夜間休息。」

聽到娜可這話,其他人立刻明白了她的想法。

看來豬頭人和斑鬣狗人作息的時間與人類有些區別,她們或許能利用這個時間間隙潛過對方的領地,如此一來她們的安全性會提高許多。

傑奎琳一伙人可沒自大到認為自己能夠和一個大族部落的獸人作對,偷偷溜過去不失為最好的辦法,因此娜可接下來的話的確非常關鍵。

「豬頭人很懶。只要太陽一下山他們就會睡覺,不過他們還是會留部分的巡邏兵,我們要特別注意這些巡邏兵就可以了。」娜可仔細整理了一下思路。說道,「但斑鬣狗人卻是沒有固定的作息,根據傳言,他們在太陽初現到完全出現的時間段是最懶惰的。」

「傳言?」聽到這話,艾特秀眉深凝,有些憂慮。

面對強大的敵人,消息越準確越能救命,而剛才娜可的話中,用上了「傳言」一詞。那將會讓這個情報的可靠度大打折扣。

「對不起,我們也沒辦法……」娜可明白艾特的憂慮。她吊搭著兔耳,很抱歉地對大家說道。

是的。這兩個部落臭名昭著,大家避之猶恐不及,怎麼可能能得到最準確的信息?要知道,準確的消息往往是最近距離接觸才會獲得。

「不要緊,我們盡量謹慎一些吧。」艾特理解地一搖手,說道,「我想,我們最好能準備黑衣服,這樣在經過豬頭人地盤的時候可以用到。」

「好主意!」大家很快一致同意了這個提議。黑色衣服無疑是在黑夜中最有隱蔽能力的裝備。

接下來少女們又討論了不少事情,包括在危險時間段的潛伏,以及各種危險的應對方法。

對於危險,艾特提出了一個幾乎讓每個人都無法接受的提案——那就是萬一她們中有人遭遇到不測,其他人不能救援,要麼逃跑,要麼更深地隱蔽自己。

「你開什麼玩笑,你這條黑色的毒蛇,你難道連一點同情心都沒有了嗎?看到同伴遇難,這種懦夫的行為簡直就是一種羞恥!」科琳聽到之後,首先站出來,憤怒地指責這名宿敵。

「我這條提案不止針對你們,也針對我自己,如果我遇到什麼萬一,我更希望你們能置我於不顧,選擇躲避。」艾特直視科琳,扶正眼鏡,嚴肅地說道。

「艾特,請不要那麼說……」傑奎琳也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她試著勸說艾特。

「你認為我們這些人能正面對抗整個獸人部落的敵人嗎?剛才娜可也說了,這兩個部落中任何一個都有上百名高級戰士水平的高手,而且還不包括大戰士。」艾特嘆了一口氣,無奈地說,「你說我怎麼不想救人?但這個舉措很可能讓我們全軍覆沒,被一網打盡,這樣真的好嗎?」

聽到艾特的話,眾人啞然,她們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辯駁。

艾特說的不錯,如果為了救一人,整個團隊都要暴露在敵人的眼皮之下,這樣非但救不了人,還反而葬送了自己和其他人的性命,這簡直就是……毫無意義!——雖然傑奎琳她們也不想承認這一點。

時間是很短暫的,傑奎琳等人一邊討論一邊趕路,很快,她們便遠遠看到了斑鬣狗人部落的大旗。

為了保證安全,少女們尋找到了安全的地方來隱蔽自己。

在一片濃密的小灌木叢中,科琳小心翼翼地布下了隱藏的魔法陣,大家便在其中稍作休息,順便等待最佳時機。

這段時間內,少女們平靜地進食乾糧和清水,她們心中情緒複雜,卻不能表現出來。

突然間,傑奎琳想到了什麼,她急忙從腰間拿出了一個小袋子。

「這是什麼?」在一邊的科琳看到傑奎琳此舉,感到有些奇怪。

「這三個小袋子是格格巫給我的,他說是亞歷山大小姐讓他轉交給我的東西,分別為金色袋子,銀色袋子和銅色袋子。」傑奎琳邊拆開錦囊邊解釋道,「格格巫說了,當我們看到狗頭人部落的時候,就讓我打開銅色袋子。」

科琳聽到這話,好奇心大起,她也不多說,靜靜看著傑奎琳將袋子打開,倒出兩個事物出來。

一個是小羊皮紙,一個是行動空間水晶。

傑奎琳因為好奇的緣故,先將水晶打開,取出了裡邊的東西。

「這,這是?」科琳一看到那東西,顯得很是吃驚。

「照相機?」傑奎琳記得這是那時候她們在冬葉原街上所看到的新奇事物,她們還照了相,因此影響非常深刻。

這個相機邊上插著一張照片,那正是傑奎琳等人在冬葉原所拍的合影,這圖簡直太逼真了,讓傑奎琳和科琳看得瞠目結舌。

「看看那紙條上寫著什麼?」艾特和其他人這時候也湊了過來。

傑奎琳聽到催促,也顧不得多想,她急忙打開紙條,仔細看著上邊所寫。

紙條第一段是詳細地介紹照相機的使用方法和注意事項,而第二段,這是告訴傑奎琳,她們接下來應該如何去做。

是的,那名金髮烏瞳的少女打算讓少女們以這個方法穿越那兩個獸人種族的地盤。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