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家:……

“怎麼能看不懂呢?”驢哥急了,“你在仔細看看。”

這時,一直在旁邊沉默着的王瀟南忽然插嘴,“我倒是看出問題了。”

“什麼問題?”黎曉曉問。

其他人也好奇的看着王瀟南。

王瀟南點了點圖紙,“我們要建造的東西是一個玩家基地,而你們跟設計公司的人說要建一個實驗室,然後又提出了許多違背常理的古怪要求……我想,你們再討論也是沒用的,不可能有普通人的設計公司能get到我們真正需要的東西,設計出最適合我們的基地。”

大家都沉默,黎曉曉開口,“那你的意思是,我們得找個玩家設計師來設計找個基地了?”

王瀟南點點頭,“這兩天我打聽了一下,玩家圈子裏還真有十來個專門爲公會設計督建基地的工作室,我把他們的資料都要來了,你看看吧!”

說着王瀟南用手機打開一個文檔遞給了黎曉曉。

畢竟開門做生意,這些玩家工作室對外的資料都很詳細,黎曉曉一頁一頁的仔細翻看對比着,最後他相中了一個名爲“慕夏”的工作室。

“就這個‘慕夏’吧!”黎曉曉說道。

王瀟南一聽笑了,“你倒是挺會挑的。”

黎曉曉好奇的擡眼,“怎麼,他們是最好的?”

王瀟南笑着搖搖頭,“是不是最好的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他們是最貴的。”

“一分價錢一分貨,貴肯定有貴的理由。”黎曉曉更加篤定,“就他們了!”

“那行,我聯繫一下。”

王瀟南的效率很高,大約半個小時,他就跟對方談攏了,並初步達成了一些口頭約定,之後他們會派人帶着擬定好的契約過來和黎曉曉簽約。

這種契約是從遊戲商店買的,就和黎曉曉與無面籤的那種差不多,所以不會有什麼違約扯皮的官司,誰違約了,自有系統收拾他!

“那他們的人什麼時候到?”

“最近的一個設計師現在人在風城,這單派給他了,他很快就會到,我讓他到了直接來貓吧。”王瀟南說着看向黎曉曉,“你晚上必須回家嗎?”

郝帥又噗嗤一下笑了,替黎曉曉回答,“當然得回,他要是敢放穆大小姐的鴿子,明天穆大小姐不得生撕了他!”

“就你話多!”黎曉曉憤怒的一菸灰缸砸了過去,然後說,“嗯,我十二點前得回家,要是到時候他還沒來,你們隨便誰簽了契約就行,如果之後要繼續討論圖紙的事情,你們把言千殤喊來吧,以他的意見爲主,你們這些外行就不要瞎提意見了。”

衆人:……

你這種圖紙都看不懂的人有什麼資格說別人是外行?!

……

黎曉曉他們喝酒聊天的時候,一輛普通的白色轎車行駛在風城到雲城的高速公路上,車裏坐着兩個黎曉曉的熟人:林直一和井月光。

“林直一!你現在可是被我僱傭期間,怎麼能接別的活兒?!”井月光不滿的瞪着林直一。

林直一苦笑,“大姐,我們事先說好的啊,其他的事情我可以全都推掉,但慕夏派下的活兒我必須接!我可是跟他簽了十年‘賣身契’的……”

井月光一撇嘴,“真煩,研究了這能力好幾天,準備今晚第一次嘗試的,結果就被那該死的慕夏給攪合了!”

“慕夏那個吸血鬼的確該死!”林直一使勁點頭,同意井月光的話,“他要是死了我就解脫了!”

“吸血鬼?”井月光好奇的問,“你說的是名詞還是形容詞?”

“都是。”林直一答。 林直一到的挺快,天剛擦黑,他就停在了貓吧門口。

兩人下車,好奇的看着貓吧門口那隻巨大的埃及貓雕塑。

“這個爪子好像是後來接上的。”井月光握着被黎曉曉掰斷過一次的貓爪子,輕輕的掰了一下。

吧嗒!

又斷了……

四個五大三粗的保安立刻從貓吧裏衝了出來,凶神惡煞的將林直一和井月光包圍住。

爲首的保安大吼,“說!爲什麼掰斷我們的貓爪子?!你們是不是對面派來找事的?!”

貓吧對面也有一家酒吧,和貓吧是赤果果的競爭關係,非常的不友好,故保安們有此一問。

“呃……”林直一大囧,“不是,我們是你們老闆的朋友,他約我們來這裏找他的,不信你們問問,就說慕夏的人來了……”

“慕夏?”另一個保安恍然大悟,說,“頭兒,他們說的是真的,剛剛老闆還交代我如果慕夏的人來找他,就直接領休息室去。”

“謝特!”領頭的保安悶悶的罵了一聲,然後不耐煩的揮揮手,“走吧走吧!”

林直一和井月光趕緊往貓吧裏面走去,這會兒正是酒吧人最多的時候,好多人看着這邊,實在是丟人!

“站住!”領頭的保安憤怒的瞪着井月光,大吼:“你還想把貓爪子帶走?!”

井月光窘的想捂臉,趕緊把貓爪子往保安手裏一塞,逃也似的跑進了貓吧。

經過這麼一鬧,休息室裏黎曉曉一羣人都知道慕夏的人已經到了,還把郝帥門口的貓爪子給掰掉了。

郝帥很生氣,對這個慕夏工作室的人印象極差,“瑪的,這些人怎麼跟你一樣無聊!”

黎曉曉斜着眼睛,“你說誰呢?”

郝帥一瞪眼,“說的就是你!怎麼,你掰我貓爪子還有理了?!”

黎曉曉:……

林直一和井月光進入休息室的時候,雙方全都愣住了。

“是你?!”

“是你們?!”

“呵呵呵……”

“呵呵呵呵……”

好在倆人雖然和黎曉曉見過兩回了,但他們之間並沒有發生什麼不愉快的事情,所以尬聊了幾句之後,大家很快進入正題。

林直一帶來了兩份契約,黎曉曉仔細看完第一份後便痛快的簽了,第二份要等圖紙出來之後再籤。

看了看時間,黎曉曉說,“我得回家了,今天就到這裏吧,明天你們和言千殤一起討論圖紙的事情,儘快出圖。”

“行,那我們也先回去休息了。”林直一和井月光笑着告辭。

“你們預訂酒店了嗎?要不要我幫你們訂?”黎曉曉禮貌的關心了一句。

林直一笑着搖搖頭,“不用了,月光的叔叔就在雲城,他這幾個月去國外出差了,家裏只有保姆在,我們就住那兒。”

“哦,那行,明天見!”

“再見!”

林直一和井月光開車離開,黎曉曉打了個的士回家。

然後,沒過多久,

兩輛車又在千湖名苑門口碰頭了,黎曉曉下車,看着正在小區閘口接受安檢的林直一和井月光,哭笑不得。

神特麼巧!

早知道就坐他們的便車了,還能省了打車的錢……

林直一和井月光也看到了黎曉曉,面色古怪,“黎曉曉,你住這裏啊?”

“是啊。”黎曉曉嘆氣,對保安大哥說,“這倆人我認識,沒問題的。”

“哦,那你們過去吧!”保安大哥很給黎曉曉面子,立刻升起閘門讓林直一的車過去。

“謝啦!”林直一衝黎曉曉揮揮手。

藥劑師的修仙生活 黎曉曉笑道,“這次真的明天見!”

“哈哈!”

分道揚鑣,各回各家。

黎曉曉滿腦子都是明天上班該怎麼辦,無心娛樂,早早的洗了澡就趴牀上睡着了。

而林直一和井月光倆人在洗去一身風塵僕僕後,坐在客房的沙發椅上準備嘗試一下井月光得到的能力。

這是一種很玄奧的感覺。

井月光知道自己獲得了一項特殊能力,也知道這項能力能讓她製造出一個類似裏世界的虛幻平行世界,只是與阿蕾莎不同,井月光無法在這個領域內控制自己的其他分身,比如赤血。她也無法像阿蕾莎本體一樣成爲這個領域的神。

“我能感覺到,製造出這個領域之後,我和赤血就會同時出現在這個領域內,只要殺死她,我就能一勞永逸的解決這件事!”井月光的眸子閃閃發亮。

顯然,她十分期待和赤血在一個不是她身體的戰場面對面廝殺,不管結果如何,這件事終將了結。

“你有信心打敗她嗎?”林直一問出了最核心的問題。

“不是還有你嗎?”井月光嫣然一笑。

“我?”林直一疑惑。

井月光解釋道,“領域被創造出來的時候,會將範圍內所有精神力達到製造者水準的人全部拉入領域內。而只有領域的創造者纔會將所有人格在領域中顯現,其他人不受影響。”

“你洗澡的時候我出去轉了一圈,這附近除了那個黎曉曉外沒有其他的玩家,而那個黎曉曉等級比我低的多,肯定不會受影響的。”井月光信誓旦旦道。

林直一點點頭,“既然這樣就開始吧,今晚解決了這件事,明天就是你獲得新生的日子!”

井月光笑的幸福,“嗯,明天就是新生的日子!”

月亮升起來了,滅了燈的房間,銀輝遍灑,絲毫不覺得黑暗。

井月光面色莊重,用白色的顏料仔細而嫺熟的畫出一個小小的魔法陣。

魔法陣的線條極爲簡單,但其中蘊含的規則卻玄奧無比,即使井月光這個畫陣的人也無法參透其中奧妙。

只能循規蹈矩的使用它。

魔法陣完成了,井月光端坐在魔法陣中央,喃喃念出晦澀難懂的咒語……

當咒語的最後一個音符落下,原本明亮的月光隱去了,屋子裏陷入了一片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

隨後,傳來了淅淅瀝瀝的雨聲。

一道閃電過後,轟隆雷響!窗外一棵大樹被雷電劈中,燃起熊熊烈火,將整個房間映成了紅色!

井月光也林直一發現,這件原本裝修豪華的臥室,已經變得破敗不堪,就好像有上百年沒人來過了一樣…… 轟隆!

睡得正香的黎曉曉猛地被雷聲驚醒!

聽見雨打玻璃發出的噼啪聲,黎曉曉打着哈欠坐起來,“臥槽,天氣預報不說這周都是晴天嗎?怎麼忽然下這麼大的雨?”

黎曉曉閉着眼睛迷迷糊糊摸向牀頭壁燈的開關,想要打開燈起來去把窗戶都關上。

可是開關沒摸着,手卻摸到了一個毛茸茸的東西!

重生之相守 “臥槽!”

黎曉曉嚇了一大跳,瞬間清醒,兩隻眼睛瞪得賊大。

然後,他清楚的看到,一隻老鼠從他的腐朽的木質牀頭飛快的逃竄離開,爬過髒的看不出本來顏色的地毯,從破爛不堪的窗簾下溜過,從窗戶上的一個破洞逃了出去,消失在大雨中。

????

黎曉曉懵了一瞬,然後又恍然大悟,“哦,我一定是在做夢!”

於是黎曉曉又閉上眼睛躺下了。

五分鐘後,黎曉曉又坐了起來,撓撓頭,“這夢怎麼醒不來呢?”

無奈,他索性下了地走出房門。

屋子的結構還是他熟悉的家,甚至傢俱都沒有變,只是全都破爛不堪,整個豪宅成了蛇蟲鼠蟻樂園。

黎曉曉特意走到主臥看了看,不出意外的空無一人,整個屋子只有他孤零零的一個人。

王爺有疾得寵著 電力斷了,所有的點燈都成了擺設,不過這對黎曉曉沒什麼影響。

開燈只是習慣使然,有沒有照明,他都能看的一樣清楚。

轉完整個宅子,黎曉曉從一樓玄關走出正門來到前院。

對比屋子裏的破敗,院子裏的植物倒是還鮮活,只是因爲長時間沒有人打理,所有植物都長成了原始野性的姿態,搞得這不像是花園庭院,倒像是植物園了……

走出院子後,黎曉曉終於發現了一些不同。

這裏原本是一個別墅區的,別墅與別墅之間雖然距離不近,但也沒有特別遠,一眼望過去還是可以看到左鄰右舍的。

可是這會兒,整個別墅區彷彿只剩下了兩棟房子,一棟是黎曉曉家,另一棟是距離比較遠的15號別墅。

嗯,真的挺遠的,如果不是15號別墅庭院裏那棵大樹燒的太耀眼、跟個大火炬似的,估計黎曉曉也很難發現那棟坐落在樹叢中的15號別墅。

黎曉曉又仔細的看了一圈,確定了一件事:這一大片依山傍水的風水寶地,真的真的只剩下兩棟別墅了,其他的房子不翼而飛,變成了野蠻生長的草地。

黎曉曉捏着下巴嘀咕起來,“這個夢還真是古怪呢……嘖,真實度有點高,真不像是在做夢……”

“難道……我加入穿越大軍了?!”

想到這個可能,黎曉曉驚的渾身一顫!難道他穿越到了幾百年後的地球?!OHNO——

黎曉曉瞬間慌了神,朝着15號別墅飛奔而去,他要找到一個活人,確認一下他到底是不是穿越了!

跑到距離15號別墅沒多遠的地方,黎曉曉停了下來,他看到前方百米左右有一個小女孩正打着一把大黑傘坐在一塊石頭上。

小女孩大約十來歲,穿着可愛的粉色蓬蓬裙,外面罩着一件雨衣,齊劉海、雙馬尾,粉雕玉琢的小臉蛋非常漂亮。

黎曉曉確認自己從未見過這個小女孩,但卻莫名感覺這個小女孩眉眼間有幾分熟悉。

黎曉曉走到小女孩旁邊,“小姑娘,你一個人在這兒做什麼?你爸爸媽媽呢?”

小女孩扭過頭看着黎曉曉,大眼睛眨巴眨巴,糯聲回答,“車子出了問題,爸爸去房子裏找工具了,讓我在這裏等他。”

這時候黎曉曉才注意到小女孩不遠處的灌木叢旁停着一輛摩托車,都怪這些植物長得太野蠻了,他剛纔都沒看到。

“哦。”黎曉曉點點頭,“小姑娘,你應該上過學吧!那我考考你,你知道現在是哪年哪月嗎?”

“知道啊,現在是2029年六月。”小女孩眨巴着眼睛說道。

重生之彪悍奶爸 黎曉曉眉頭皺了起來。

時間一樣?沒有穿越?那……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小姑娘,你爸爸帶你來這種地方做什麼?”黎曉曉又問。

“我們只是路過這裏。”小姑娘乖巧的回答,“我們要去風城,沒想到下了大雨,車子又壞了。”

“那你爸爸怎麼不帶你去那房子休息一晚避避雨再走?”

“爸爸說那房子起火了,不安全,他找到工具修好車子再帶我找地方避雨。”

“哦。”黎曉曉點點頭,指着自己房子的方向,“其實那邊還有一棟房子,我就住在那兒,你們可以去那兒休息一晚。”

黎曉曉覺得小女孩身上問不出更多的東西了,還是見見她爸爸比較好。

小女孩露出驚喜的表情,“真的嗎?那我要去告訴爸爸。”

“我陪你一起去吧!”黎曉曉很自然的一手抱起小女孩,一手接過小女孩手裏的大傘,撐在兩人頭上,往15號別墅過去。

……

林直一和井月光一起站了起來,井月光叮囑,“赤血一定就在附近,我們不要分開行動,小心點。”

兩人走出臥室,在二樓三樓搜索了一番,然後下到一樓,這時,他們聽到車庫方向傳來一些動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