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小姐!我帶人來了!”喬陽在院子外喊道。

封華剛剛清理完草坪,她早就看見了來人,不過她沒有前去迎接,而是靜靜地等着他們上門。

這就是那個未蒙面的蔡亞君?蔡元君的弟弟?長得倒是不錯,就是臉比較冷。整個人一看就不是個好說話的,跟這種人打交道,你要比他還冷,還不好說話才行。

人到了大門外,封華纔去開門。

“啊,方華!真的是你!”蔡元君看到封華,高興地叫道。只要真的見到了封華,說明人家就不是騙子!這就好!至於剛纔那個破房子,那是人家的一個聯絡點?或者是下人家?方華一個大少爺謹慎一些,不把家庭地址隨便告訴別人,也是對的。

蔡亞君卻眯着眼,仔細打量着封華,果然如姐姐姐夫所說,長得非常漂亮英俊,不過,漂亮是非常漂亮的,但是英俊?

更重要的是,他記得剛纔領路的少年喊的是大小姐!大小姐!

封華對兩人笑了一下:“請進。”

喬陽站在門外沒動,微微彎腰行禮跟封華告辭,他得回去看家了。

蔡亞君看了看離開的喬陽,又看了看封華,擡腳賣進了院子。

立刻就被這奇葩的裝點驚了一下,他從沒見過這麼大這麼多的雪人….

而且地上的雪已經被打掃得乾乾淨淨,露出裏面整齊乾枯的草坪,然而連枯草的根部,都不見一點雪星,真是有夠閒的…..

要知道這麼大的院子,想把地上的積雪打掃地這麼幹淨,是非常不容易的,那需要不停地掃不停地掃不停地掃!這方家財力如何他不知道,人力肯定很厲害,閒人多。 而且能把家交給兒子這麼禍禍的人,果然夠寵溺。在他看來,這麼多雪人擺在一起,還擺地這麼整齊,並沒美觀,反而有些驚悚…..

不過,兒子?看着封華的背影,一個疑惑一直在蔡亞君腦海裏盤旋。

封華帶人進了客廳,鑑於上次突然來人的提醒,封華之後準備了幾雙拖鞋,避免了雙方的尷尬。

屋裏的陳設又讓蔡元君和蔡亞君一驚。他倆說到底不是豪門出身,就是比普通家庭好一點的幹部家庭,還是清貧廉潔幹部家的那種。蔡元君稍微好一些,嫁給了沈鶴庭,家庭條件才真的開始不錯。

但是沈鶴庭家也不是豪門啊!

這麼奢華的陳設,一時竟然也讓兩人有些拘謹。


“請坐。”封華把兩人引到沙發上坐下:“不好意思,剛剛在勞動,我去換身衣服。”她之前穿的是很隨意,走在大街上,除了一張臉,哪都不出彩的那種。

封華回到樓上,換上了自己的毛呢小裙子~料子是她在京城買的,衣服是她自己做的,穿上又暖又萌又豪氣~

這料子,這樣式,就透着“私人高級定製”“有錢有地位”的味道,再配上她從王展鵬家的保險箱裏扒拉出來的鑽石胸針,滿身上下,都透着貴氣。

出來果然閃花了兩人的眼。

蔡元君愣了一下驚訝地瞪大了眼:“你,你!”你竟然是個女孩子!

封華也是沒辦法,他們不來也就算了,既然來了,就是滿滿的誠意,也就不可能只來一次。

這次來她裝男孩,下次來她裝男孩,等她十五六歲,十七八歲的時候人家再來,怎麼辦?前凸後翹的男孩嗎?那不是男孩,那是人妖。

早晚是要露底的,晚露不如早露,也顯出她的誠意。

“元君姐姐,你好啊。”封華對她笑了一下,俏皮可愛。

“你….”蔡元君還是有些緩不過神來。

“你看我這樣子,沒法出門是吧?”封華又笑了一下,坐到她身邊:“還是男裝出門方便,這樣子出門,太危險了。”

這倒是。就這一身精緻奢華地走出去,一定會被人搶光的。而且不但東西危險,人更危險!

封華裝男孩子的時候,臉是精心修飾過的,畫粗了眉毛,塗暗了臉色,現在洗去一切掩飾,露出瑩白如玉的皮膚和彎彎的蛾眉,配上她晶瑩璀璨的眼,真真是個小美人,人人見了都要心動。

這真是太危險了!

“你說你怎麼敢一個人出門呢?”蔡元君緩過神來立刻道:“還敢一個人去深山老林裏!你家人怎麼敢的呢?也太不負責任了!”

蔡元君一激動,什麼話都敢說,坐人家沙發上就批評起人家家長來。封華去找她父親的埋葬地,沒有找到,不過給她郵寄了幾個可能的埋骨地的照片。

那可真是山清水秀,深山老林。她一個女孩子,她怎麼就敢呢?蔡元君看着眼前美麗異常,軟萌可愛的小姑娘,實在想象不出如此純美無害的外表下,是一顆膽大包天的心。

蔡亞君一直靜靜地看着封華,沒有說話。這就對了,這不是個少爺,而是個大小姐。

“元君姐姐凍壞了吧?喝點什麼?”封華從茶几下拿出幾個瓶瓶罐罐,裏面是各種茶葉,紅茶綠茶和花茶、水果茶。

蔡元君一眼就相中了由各色果乾組成的果茶,她沒見過,不過聞到了各種好聞的味道。

“這是什麼?”蔡元君道沒有不懂裝懂,而是直接問道。

“我自己做的水果茶。”封華道。

“水果也能做茶?”她還是第一次聽說。

“沒事瞎研究的,味道還不錯,你嚐嚐。”封華又轉向蔡亞君:“…蔡二哥想喝什麼?”亞君哥哥什麼的,一邊去吧!她可叫不出口。

“一樣就好,不用麻煩。”蔡亞君道,聲音倒是比臉色溫和一些。既然見到了正主,發現很可能不是騙子,他的心情就放鬆了些。

他不管封華是男是女,他只關心他奶奶是否真的存在。


想到這裏,他也不再寒暄:“我奶奶還好嗎?現在在哪裏?”

“好着呢,等你們暖和了一會,我帶你們去。”封華有些無奈,她還想等着下次就帶蔡奶奶來住幾天呢,這樣他們萬一來了,也好含混過去,現在真是不巧,只好把他們帶到故家屯去了。

不過也無所謂,那樣更真實,也省得她跟蔡奶奶解釋這豪宅裏的一切。蔡奶奶雖然不知外面事,但是並不是個傻子,又可能是豪門出身,那這屋子裏的一切就不是一個謊言可以解決的了,那得是一系列謊言。

聽到她這麼說,蔡元君和蔡亞君是真放心了,臉上都帶了笑容。

封華的水果茶也泡好了,清新的果香一下子飄滿了屋子。

“真香啊,這是什麼水果?怎麼做的?”蔡元君問道,她回家也做做試試!

封華把果茶的罐子拿過來,一樣一樣指給她,綠色的是獼猴桃,紅色的是山楂,黃色的是菠蘿、芒果、白色的是蘋果等等等等。

蔡元君…..算了吧,她買不到這麼多品種的水果。

蔡亞君卻盯着裝果茶的罐子看,之前沒留意,現在怎麼覺得這罐子不一般呢?

他在部隊跟着的老首長是大家出身,本人也喜歡收藏這些瓶瓶罐罐的古玩,他們幾個被他青睞的下屬每次去他家裏拜訪,都要被他拉着科普一下這方面的知識,誰要是不喜歡聽,聽得不認真,問題提不到點子上,或者他講過的東西沒有回答對,那可是要跑操場的!

他就這麼被逼無奈地學習了一大堆沒用的知識,結果今天就用上了。

“這是…康熙粉彩?”蔡亞君問道。

封華有些意外:“眼光很準啊,打眼一瞅就能看出來。”她都沒看出來!不過底下確實落着康熙款。

蔡亞君也有些意外,雖然古董不值錢,但是這種精美的官窯,還是相對值錢的,他那老首長有一套類似的茶具,寶貝的跟什麼似的,從來不許別人碰,他自己也不用,就擺在那裏看着。

哪像方華這樣,隨便使隨便用,他剛纔聽她放到桌子上的聲音,那個脆!一點都沒有輕拿輕放,一看就是不在意。

真·豪門。 從茶葉罐,蔡亞君又看向了茶杯,果然如他所料,是一套。蔡亞君小心地端起來,用他學過的知識驗證了一遍,真品無疑。

嗯,看着比老首長那一套還精緻美觀,保存的也更完善。

蔡亞君嚐了一口果茶,清香滿口,酸酸甜甜,又混合着各種果香,比什麼紅茶綠茶好喝多了。

“你自己做的?”蔡亞君有些意外,一個大小姐,手藝竟然還不錯。

封華點點頭,又跟蔡元君聊起製作方法。

反正就是隨便瞎聊,不聊正題就是了。讓兩人沒機會問她家裏人都幹嘛去了?在哪裏工作?爲什麼沒人在家?等等等等。

現在能不撒謊,她就儘量不撒謊。但是隻要他們問了,那就必須要撒謊的,她總不能說她爸正在河邊釣魚,她媽正在家哄孩子。

三杯熱茶下肚,蔡元君和蔡亞君終於感覺暖和了過來,封華又起身去做午飯,這倆客人,她就必須要下廚了。

“別忙了,我們先去看我奶奶吧?”蔡亞君攔着道。同時掃視了一圈豪宅,關於豪宅裏只有封華一個人的疑問,他都要忍不住問出口了。

“遠着呢,100多裏地呢。” 逍遙派

蔡亞君顧不得問其他了,瞬間覺得渾身冰冷,如墜冰窟。這大冷天的,100多裏,要凍死人了!

“有車。”封華說道。她的小吉普車終於派上用場了,想到這裏,封華意念一動,吉普車已經出現在車庫裏。這蘇聯專家看樣是有車的,還專門修建了一個室內車庫。

聽說有車,蔡亞君的臉色纔好了很多。

午飯準備的很豐盛,各種雞鴨魚肉。

兩人無語地看着滿桌子的好飯好菜,他們已經好幾年沒有吃得這麼豐盛了。在這個時候能準備出這樣一桌食物的人,絕對不一般。這讓他們有種別樣的放心,這麼不一般的人,似乎沒什麼理由坑他們這些一般的人。

吃過飯,喝了幾杯果茶消食,封華就帶着兩人來到車庫。見到這輛“長江牌46”蔡亞君已經驚到麻木了。

如果封華有輛進口的老爺車,他都不會意外,那可能是歷史遺留的,有錢就能買到的,但是這個“長江牌46”可不一樣,現在全中國就幾百輛,稀缺的跟什麼似的。

他記得他的老首長去年爲了掙一輛長江牌46,差點沒跟另一個首長幹起來,最後雖然掙到了,但是寶貝地都不捨得開,就差拿個板子供起來僅供參觀了。

他自然是沒坐過的。

蔡亞君掃了一眼車牌,想看一下歸屬部隊,結果什麼都沒看到。封華早把車牌摘了。

遞給兩人兩個熱水袋,兩條厚厚的棉被,這車可沒空調,而且車棚是布的,比敞篷的也就好那麼一丟丟,一會開起來一樣冷。

“誰來開車?”在車庫裏也沒看見她家的下人、司機,蔡亞君實在忍不住問出口,說好的人力資源豐富呢?

“我開啊。”封華從大衣兜裏掏出她的駕駛證晃了晃,又揣回去。打開看是不行滴,只能給他看看封面。

“你多大了?”蔡亞君問道,他倒是聽說方華12,13了,但是性別都可能是假的,年齡也是吧?不過她看着也不大,最多十五六,就會開車了?


“13.”封華說道。

蔡亞君…..好吧。

幾人上車,封華一路往家開去,這條路她走過無數遍了,現在行人也少,車更少,她一路把車飆到了極限——60邁~一個多小時就到了故家屯外。

封華沒有走之前一直走的一條老路,那裏需要經過河邊,現在河邊可熱鬧着,全是釣魚的人,看見這麼稀奇的小車經過,可能連魚都不釣了,追着上來看。

封華繞到了另一頭,拐到了另一個村子,從他們村邊的一條小路上了河堤,直接把車開到了蔡奶奶家門口。

封大貴釣魚的地點離這裏比較遠,而村民們釣魚又聚集在封大貴周圍,所以她即便把車停在蔡家門口,應該也沒什麼人會發現。

蔡亞君和蔡元君下了車,有些無語地看着眼前孤零零的房子,他奶奶就住在這?

“奶奶,我回來啦!”封華在門外歡快地喊了一聲,接着自己推開了大門,請兩人進來。


院子裏乾乾淨淨,積雪一樣被打掃乾淨,在院子裏堆成了兩個雪人。

蔡亞君和蔡元君都無語了一下,這一看就是一家人,沒錯了。

院子很大,房子很破,跟之前的豪宅沒法相比,但是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院子的邊邊角角都被精心地收拾過,沒有隨便亂放的雜物。

院子中間種着幾顆果樹,樹下有一副桌椅,牆角處用磚壘砌的一個個小花壇,可以想見,到了夏天,那裏會開着主人精心種下的花草。

處處都透着生活的情趣,現在雖然冷落,但不淒涼。

而明亮的窗戶裏,是一盆盆正在盛開的鮮花,淡雅的蘭花,怒放的牡丹,一見就讓人心情愉快。

這房子內有乾坤啊,並不是他們想象中的那樣。

封華已經大步走到了屋門口,打開了房門,蔡亞君和蔡元君趕緊跟了過來,速度進屋。

車上確實是冷的,還是屋裏暖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