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天奇振振有詞的反駁道:「我也沒見過生命之淚啊,我怎麼知道之前存在於我體內的那塊晶體就是生命之淚?」

小夜心裡大罵:你這是成心要氣我……

小夜揮霍著拳頭,怒怒的對著天奇道:「不跟我抬杠會死啊?氣死我了」。

天奇頓時結舌,自己好像是在跟她講道理啊?至於發脾氣嗎?怪不得人們都說女孩子氣量小,特別是漂亮的女孩子,不過貌似漂亮的女孩子發起脾氣來也挺美的……

「咳咳,我說丫頭,剛才我是跟你講道理啊,你怎麼說我跟你抬杠呢?你是不是有點不講道理啊?」天奇鬱悶的道。

「講你個大頭鬼」,小夜氣惱的在天奇胸前『狠狠』的捶了幾拳,不疼,反而特別舒服。

「好了,我錯了行不?」在女孩子面前,天奇只能低頭認錯,不過心裡卻疑惑不已,我到底錯在哪裡了?

「這還差不多」,小夜見天奇認錯,得意的輕揚著嘴角,接著擺出一副審問的樣子道:「那我問你,你所說的晶體是什麼形狀的,什麼大小?」

「眼淚形狀,眼淚大小,」,天奇如實道。

小夜按照天奇說的比劃了一下,點了點頭道:「還真是有點像生命之淚呢」。

「什麼顏色的?」小夜不敢肯定,畢竟天奇說的很模糊。

「紅色的」,天奇不假思索。直接如實道。


「紅色的?」小夜一愣,頓時怒火中燒,大吼道:「天奇,你這個大白痴,你講過眼淚是紅色的嗎?明明是血滴形狀,血滴大小,血滴顏色,明明是精血,亂說成生命之淚乾什麼!」

天奇細心一想,那晶體還確實是更像血滴,應該是精血,而不是生命之淚。

天奇張口結舌,面紅耳赤的爭辯道:「要不是你剛才說什麼生命之淚,我怎麼會想成眼淚」?

「哼,你就是獃子,別狡辯」,小夜蠻不講理的給天奇戴了一頂上面寫著獃子二字的『帽子』。

「沒關係,如果我是獃子,你就是獃子的未來老婆,哈哈」,天奇也不反駁,嘿嘿一笑,湊到小夜身邊,厚著臉皮調侃道。

小夜頓時臉紅耳赤,啐了天奇一口,把頭扭到一邊,羞答答的罵道:「你亂說什麼呢」。

「我的小美人,你看我像是亂說的嗎?」天奇雙手一攬,抱著小夜的腰,故意亂摸了兩下,嬉皮笑臉的道。

「嗯啊」小夜全身顫動,嚶嚀一聲,羞得臉蛋兒像著火了一樣,又紅又熱。

還從未有過一個異性敢這樣調戲她,也沒有任何一個異性這麼大膽的碰過她,小夜本能的連忙推開天奇,如果是別人的話,小夜早就把那個人大卸八塊了。

「天奇,你……你正經點」,小夜還真怕天奇亂來,連忙正色制止。

天奇抱著後腦勺,淡然一笑道:「跟你開玩笑啦」。

小夜見天奇恢復常態,深呼出了一口氣,總算是放下心來了。


雖然彼此都喜歡著對方,但不代表著可以亂來,這一點天奇還是心知肚明的。

「不過你口中說的生命之淚到底是什麼東西啊?」天奇及時切入正題,緩解有點尷尬的氛圍道、

「生命之淚不是真的眼淚,而是丹藥」。小夜一語道破天驚,「是生命老祖用自己最後的生命精華煉製的丹藥」。

「生命老祖居然用自己的生命精華煉製的?那他不要命了?」天奇大驚,人的生命精華本就不多,哪裡能用來煉製丹藥啊!


「其實這裡還有一段刻骨銘心的故事」。

「你說來聽聽」,天奇好奇的道。

小夜沉思道:「傳聞生命老祖主修的是生命之力,他是歷史上活的最久的一個人,沒有人知道他具體活了多久,而且他容顏不老,不管過了多少年,他看起來一直都一個是俊美的少年」。

小夜頓了頓,見天奇認真聽,繼續道:「可是後來,他愛上了一位美麗的姑娘,他們從相識,相知,最後到相愛,他們過得非常的幸福,然而歲月催人老,年輕的姑娘漸漸變老,而生命老祖卻一直年輕,不過不管自己的妻子變得如何人老珠黃,可生命老祖卻始終恩愛著她,然而也正因為生命老祖不嫌棄她衰老的容顏,這位姑娘就越發覺得自己配不上生命老祖,於是這位姑娘背著生命老祖偷偷自殺了,免得讓自己成為生命老祖的一個負擔」。

「多麼感人的一個故事啊」,天奇心裡有些感嘆,實力誠可貴,愛情價更高。

「第二天,生命老祖發現了自己妻子居然為了不想成為他的負擔而自殺的事情,生命老祖抱著自己妻子的屍體,悲痛欲絕,一夜之間,年輕容貌的生命老祖居然青絲便白髮……」,小夜說著說著就哽咽了,「生命老祖發誓,不管有多艱難,一定要救活自己妻子,縱然他的妻子已經死亡!」

明知道自己妻子已經死亡,卻還如此執著,天奇自嘆自己不如生命老祖專情,也不夠他如此用情至深。

「最終,生命老祖閉關百年,最終想出了一個辦法,以自己的生命精華,煉製丹藥,一命換一命!」

「一命換一命!」天奇頓時肅然起敬,對生命老祖的敬仰之情提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一個如此熱愛生命,追求長壽的人,為了自己的愛人,居然願意拋棄自己的生命來換取愛人的生命延伸,這是何等的偉大啊!

可是天奇卻不知道此刻,他旁邊也有這麼一位如此偉大的人兒,願意為他,生死相依!

「可惜生命老祖的夙願並未完成」,小夜落淚道:「生命老祖後來得知,自己竟然閉關有百年之久!縱然妻子的肉身保存的很好,可也經歷不了時間的摧殘,依舊化為了一堆白骨,即使是想一命換一命也行不通了,此刻已經回天乏力。生命老祖悲憤欲絕,痛訴蒼天,最後在悲痛中投身丹爐內,用自己的肉身,煉製成了數枚淚滴狀的生命之淚,留與後人」。

訴說到最後,小夜忍不住躲在天奇懷裡,滔滔大哭,如果今生有這麼一個男孩像生命老祖待他妻子一樣待她,此生足矣,再無他求!

天奇不著痕迹的擦拭著眼角的薄霧,內心卻也如同小夜一般,久久不能平靜。 第二百七十六章感情問題

過了許久,小夜方才從悲傷中調整過來,不過眼角卻依舊掛著一絲淚珠。

「丫頭別哭了,再哭就不好看了」,天奇輕輕拍了拍小夜的後背,安撫道。

「天奇,你說生命老祖為什麼會選擇用自己的生命換取自己心愛的人的生命啊?這樣不是很傻嗎?」小夜躺在天奇懷裡,輕聲問道。

小夜想要弄明白,是什麼力量能夠驅使著人們為了一份真情而選擇犧牲,甚至包括犧牲自己的生命,因為這股力量還曾驅使過自己……

天奇愣住了,這個問題天奇不知道作答,甚至天奇還覺得生命老祖這樣做有些不值得。

「我不知道」,天奇如實回答。

小夜仰起頭,瞥見到天奇迷茫的眼神,有些失落,眼皮又垂了下來,接著問道:「如果我死了,你會願意用一命換一命的方法救我嗎?」

「呃……當然……」天奇想要立馬回答,當然願意,可是卻發現這樣的回答是如此的虛假,自己內心根本就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從未捫心自問過,連自己都不知道,又如何能回答這個問題呢?


脫口而出的願意是虛假的,沒有人真的會在自己生命面前表現的如此淡然,沒有人可以視自己生命如草芥,丟棄時,眼都不眨一下。

天奇久久沒有回答,因為他還沒看清自己的心。

小夜見天奇久久未動,彷彿知道了答案,直起身子,慘然一笑,道:「不用想了,我已經知道了,不過我還是要謝謝你,沒有對我撒謊」。

小夜站起身來,感覺有些涼風習習,蹣跚的走到一邊。

「小夜」,天奇牽著小夜的手,目視著她,眼神中充滿了複雜的情緒。

小夜心裡好想哭,感覺自己好孤獨,自嘲的笑了,天奇心裡還有一個戀兒呢,憑什麼他要為我一命換一命?

小夜卻知道此時的自己不能哭,因為如果自己傷心了,天奇會內疚。

小夜回頭道:「我理解你,你還有一個戀兒放不下呢」。

小夜心裡卻有些傷心的喃喃自語,「不過我願意為你一命換一命」。

小夜輕巧的擺脫了天奇的手,朝著稍稍靠外的洞道慢慢走去,一步一蹣跚。

然而就在小夜心裡在痛苦之時,背後卻傳來一個聲音。

「為了她,我願意從一個無名小卒,走上最強者之路;為了你,我也會願意付出一切,包括我的生命」!

天奇想通了,而且想的很清楚,這是他內心真實的想法,不含半點虛假。

生命老祖的事迹讓天奇明白了一個道理,有些人,我們不能失去,失去了,我們的生命就沒有意義了。

小夜玉佩里的畫面清晰的在映在天奇的腦海里,裡面一直等待的女孩便是前世的小夜,而裡面的男孩正是自己,從千萬年前走來,直到今日,女孩的對男孩的情從未間斷過,天奇之前不知道為何那女子如此執著,可是今日,天奇懂了,不是因為生命老祖的感人故事,不是因為前世的欠托,而是當天奇捫心自問,如果沒有了小夜,我將會怎樣?

可當這般反問自己之時,天奇忍不住落淚了,心裡頓時一片空白,在那一剎那間,體會到了什麼叫做悲痛欲絕,體會到了什麼叫做生無可戀,體會到了什麼自己內心想死的衝動。

當小夜聽到天奇的這番話時,身體明顯僵住了,接著淚水就忍不住嘩嘩的流下來,小夜明知道天奇可能說的是違心話,可是心裡卻好感動,好感動。

小夜感覺好開心,甚至覺得有些不真實,忍不住道:「你能在說一遍嗎?」

「為了你,我願意付出一切,包括生命」,天奇一字一頓的大聲念道。

「天奇」!

小夜忍不住撲入天奇的懷中,緊緊相擁,小夜覺得好幸福,幸福的快要死了,真想把畫面永遠定格在這一剎那。

「天奇,你真的願意為我付出一切嗎?」小夜還有些不敢相信的,感覺自己醉了,都迷迷糊糊了。

天奇輕吻了一下小夜的額頭,輕嗯了一聲。


「如果我讓你放棄修靈,不要走最強者之路,你會放棄嗎?」小夜故意道。

「啊?」天奇頓時迷茫了,為了戀兒,就必須走最強者之路,可是小夜卻提出了截然相反的要求,讓天奇不知該如何是好。

不答應也不是,答應也不是。

小夜見天奇如此為難,忍不住抿嘴一笑,輕拍著天奇的胸脯道:「放心好了,我只不過是跟你開一個玩笑而已,既然我和戀兒都喜歡你,又怎麼會提出讓你難以抉擇的難題呢?」

小夜雖然只是開了一個玩笑,可是卻讓天奇忍不住想起了戀兒。

「你說戀兒會不會怪我?」天奇輕嘆一聲,彷彿是在問自己,又彷彿是在問小夜。

「如果她愛你,那麼她頂多和你撒撒氣,不會真的怪你的」,小夜認真的道。

「你怎麼知道?」天奇聽了小夜的話,心裡雖然好受多了,可是天奇覺得這隻不過是小夜故意安慰他的話,畢竟她不是戀兒,她又怎麼知道戀兒的所想呢?

「雖然我沒有見過戀兒,可我是這麼感覺的,就像我不在乎你還想著戀兒一樣」,小夜眼角含笑道:「況且,男人三妻四妾,有什麼不正常呢?」

「你倒是看的開」,天奇瞟了一眼小夜,忍不住調侃道:「如此說來,我再納幾個妾,你也不會生氣?」

小夜聳了聳肩,眯眼成月牙兒,露出兩顆小虎牙,嘻嘻笑道:「我才不生氣呢,多了幾個好姐妹不是更好?就怕你過不了戀兒那一關,嘻嘻」。

「你這小丫頭,看我不招十七八個美女做你的姐妹!哼」,天奇故意道。

「好啊,最好把冰雪也一起招入囊中」,小夜不怒,反而笑著開始為天奇『招兵買馬』。

小夜的坦然,讓天奇頓感無語,對於這小丫頭,還真是拿她沒有一點辦法。

不過經過了這次事件,天奇也徹底的認清了自己和小夜之間的感情,之前,天奇還有些放不開,覺得如果真的接納了小夜的話,會對不起戀兒,可是此刻天奇明白了,如果不接納小夜的話,自己對不起的不只是一個了。

那樣的話,既對不起小夜,也對不起自己。

既然如此,何不撇開心懷,徹底的接納小夜?至於戀兒怎麼看待自己,只能是船到橋頭自然直,走一算一步。

小夜就這坐在天奇大腿上,躺在天奇懷裡,不停的嬉笑玩鬧著,許久,天奇感覺大腿都有些麻了,只能拍了拍懷裡的美人兒,道:「好了,小夜,你總躺在我懷裡,我沒法修鍊啊?」

「哦」,小夜知道天奇是個修鍊狂,一刻不修鍊就渾身發癢,不舒服,所以沒有阻止,很乖巧的起來了。

天奇伸了伸腿,活動了一下,道:「你也修鍊吧,我試試能不能試著開始修鍊《幽龍訣》」。

「你又要立馬修鍊《幽龍訣》?」小夜頓時不高興了,腳尖輕點,又移步坐在了天奇身上,道:「我不准你現在就修鍊《幽龍訣》」。

「丫頭,我們雖然說清了關係,可你也不能隨意的管理我的生活自由啊?」天奇立馬反駁,他可不想為此而處處被人安排。

「不行,你是屬於我的,得聽我的」,小夜又變得有些蠻不講理了。

「那我也說不行,你還是屬於我的呢,你得聽你男人的」,天奇立馬插嘴道。

「死天奇,又和我抬……」,小夜怒怒的捶著天奇的胸,想要罵天奇就知道欺負她,老是和她抬杠,和她作對,可是話說到一半,就被天奇搶了去。

天奇有板有眼的道:「先生說明一下,我不是故意和你作對,我這是和你講道理,如果你認為我說的沒有道理,你可以反駁我的觀點」。

小夜最恨道理了,好希望這世界沒有道理,天奇說的有板有眼,小夜沒有理由反駁。

「沉住氣」,小夜心裡默默念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