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天痕,少羽,你們去把那個女孩帶回去,既然敢破壞莊主的名聲,一定要查到是誰指使的?”

“是,默娘。”

她就是默娘,這幾個月一直在外邊幫助馨兒尋找藥材。

“哎!你們是什麼人,想幹什麼?”小丫鬟看自己被兩個大男人強制拖走,害怕得大喊大叫。

“閉嘴,在不閉嘴我殺了你。”

少羽恐嚇道,小丫鬟立刻識相的閉了嘴。

在暗處的蘇紫雲不明所以,歡兒怎麼會被人抓了起來呢?

難道他們是明月山莊的人?

蘇紫雲心裏暗道一聲不好,要是明月山莊的人,蘇紫陌一定會知道是她指使丫鬟破壞她的名聲的。

蘇紫雲要出去,又有了顧慮,現在是大街上,她出去不就等於是不打自招嗎?

一個丫鬟而已,到時她死不承認,蘇紫陌也拿她沒辦法。

蘇紫雲若無其事的離開了原地,往三王府的方向走去,可惜她,計劃剛剛開始就胎死腹中了。

明月山莊的門口,默娘一行五人和慕容邵峯,朱巖正好碰到了一起。

“默娘,你們回來了?”

慕容邵峯和默娘本就認識,老遠就欣喜的喊道。

“喲!這不是慕容公子嗎?”

默娘身後的少羽,天痕,吳江,鴻翔向着慕容邵峯點了點頭。

“默娘,這次爲了馨兒的病,辛苦你們了。”

“慕容公子哪的話,爲了主子們盡心盡力是我們職責。”

默娘一臉謙和。

“這是怎麼回事?”慕容邵峯看着綠衣丫鬟問道。

“慕容公子,也不是什麼大事,這女人試圖在大街上毀莊主的名節,剛好被老奴聽到了,帶回明月嚴刑拷打之後,好查出幕後主使是誰?”

默娘在說那句嚴刑拷打的時候,狠狠的割了綠衣女子一眼。

綠衣女子已經害怕得瑟瑟發抖了,在加上默孃的恐嚇,眼淚大顆大顆的滾落



在加上有了少羽的警告,她根本就不敢哭出聲音。

“既然是這樣,我們先進去吧!”

慕容邵峯最恨嚼舌根之人。

“嗯!”

這時,蘇紫陌已經在廚房裏忙活着了。

把人帶到了大廳,意外的是,沐雲軒和沐雲寒還沒有走,蘇齊和蘇馨在陪在他們說話。

沐雲軒和沐雲寒看向門口,兄弟兩人快速的相視了一眼。

今天的明月山莊到是熱鬧。

看到默娘和慕容邵峯,兄妹兩人別提多開心。

“默奶奶。”

“默奶奶,你回來了?”

“回來了,回來了。”

默娘見到蘇齊和蘇馨,風韻猶存的臉上,很激動。

“少羽叔叔……月痕叔叔……。”

兄妹兩人也不忘叫少羽他們四人。

四人也是一臉笑意的看着他們。

兄妹兩人遂又看向慕容邵峯。

“慕容叔叔。”

“慕容叔叔。”

兄妹兩人都叫得歡。

“嗯!”

慕容邵峯高興的應道,看到沐雲軒和沐雲寒也在,皺了皺眉頭,他們怎麼會在這裏?

“哎呦!齊兒,馨兒,想死奶奶了。”

默娘抱起蘇馨,“馨兒,這段時間身體是否有好些?”

“默奶奶,馨兒好很多了。”

馨兒笑得一臉甜甜的,有很多人愛她,寵她,現在又見到了爹爹,她真的很開心。

“好了就好!”

默娘一臉笑容,在蘇馨額頭上親了一下。

慕容邵峯看着沐雲軒也,心裏有些不是滋味。

齊兒和馨兒和他都很親近,在看齊兒和沐雲軒的樣貌,讓他的心莫名的恐慌起來。

“聖主,二公子,沒想到你們也會在這裏?”

慕容邵峯走進幾步。

默娘一看,兩名男子一看就是不凡之人,被皓月國京城稱作聖主的,就沐雲軒一人,原來是沐家聖主和二公子。

“慕容叔叔,是齊兒留兩位叔叔吃晚膳的。”

蘇齊笑米米的,他今天白天可是央求了孃親一天的,孃親很勉強很勉強才答應的。

“咦!這是怎麼回事?”蘇齊看着被少羽他們抓着的丫頭歡兒。

“齊兒,這丫頭試圖毀莊主的名聲,被奶奶逮了個正着,帶她回來,關到蛇窩裏去,讓她說出幕後主使。”

-本章完結- “是蘇紫雲啊?”

蘇齊的眼眸骨碌的轉了一圈。

他奶奶的,他也還沒有騰出時間去收拾她呢?她到是先使幺蛾子了。

“默奶奶,讓她回去吧!這事不用告訴我孃親,我孃親每天忙得不可開交,這件事情自有齊兒去解決。”

蘇齊狡猾的眼眸眯成一條縫,瞭解蘇齊的人都知道,那個人要倒黴了。

“聽齊兒的。”

默娘自然知道蘇齊心裏的小九九,反正也不是多大的事情,齊兒有的是能力去解決。

“謝謝,謝謝!”歡兒沒想到她們這樣就放了自己。

轉身,快速的往外邊跑去,生怕蘇齊後悔。

“默娘。”

蘇紫陌驚喜交加的聲音傳來。

“莊主。”

“默娘,你可算回來了,想死陌陌了。”

蘇紫陌熱情洋溢的撲到默孃的懷裏。

“默娘,陌陌好想你哦!”

蘇紫陌不顧衆人在場,那撒嬌賣俏的模樣,就連慕容邵峯都少見。

“莊主,默娘也想你們吶!”

默娘憐愛的拍了拍蘇紫陌的背,這兩年來,她把蘇紫陌當做親生女兒看待,而陌陌對她,比對親生的孃親還好,讓她時常以爲自己是老來得子一樣。

沐雲軒笑看着蘇紫陌,這隻小野貓,要是也能在自己的懷裏撒嬌,那該是有多麼動人的一番場景呢?

蘇紫陌,你六年前就在我沐雲軒的心裏紮了根,無論如何?我都會讓你愛上我沐雲軒的。

“默娘,你回來的正好,陌陌今天親自下廚,做了很多好吃的,而且都是用最大號的燙碗和盤子裝的哦!”

蘇紫陌開始得瑟,說道吃的,那個是她最拿手的,前世的她是個吃貨,在吃的方面,一點都難不倒她。

“那默娘可是又口福了。”

默娘心裏很激動,這種有家人的感覺真的很好!

“嘻嘻!”蘇紫陌轉向慕容邵峯。

“邵峯,本來是請你吃晚膳的,不過現在多了幾個人,邵峯你不介意吧!”

說完,還不高興的看了看沐雲軒兄弟兩人。

沐雲軒那個卑鄙的傢伙,居然拉攏了齊兒,讓齊兒央求了她一下午,是在拗不過齊兒,在家馨兒也去說情的情況下,她勉強答應了。

可是某男冤枉啊!那些都是齊兒自個兒的注意,和某男沒有半毛錢的關係,只是某男還不知道,蘇紫陌又一次把他拉進了自己的黑名單裏去了。

看着那不高興的眼眸,沐雲軒挑了挑眉,這隻小野貓,看來,他得正一下夫綱了,在他面前對着別的男人獻殷勤,這個是要付出那麼一丁點代價的。

“陌陌,不介意,你不是說人多吃飯香嗎?”

慕容邵峯笑得有些勉強,他其實是想和她單獨一起共進晚膳的。

他喜歡她在他面前毫不做作又率直的樣子,看着她吃,是一種欣賞,她做的菜,吃了一次之後,更是讓人難以忘懷。

“那就請大家移步到膳廳,菜已經上好了?”

“嗯!”

慕容邵峯點了點頭,習慣性的想去抱蘇馨。

卻發現沐雲軒已經先他一步抱起了馨兒。

瞬間,兩雙深邃的眼眸在空氣中對碰,都凝聚出了不一樣的火藥味。

本來是可以成爲好朋友的兩人,也把對方視爲了情敵。

慕容邵峯轉身,眼裏的黯淡一掃而過。

只是到了膳廳門口,就能聞到菜香味,不由得都勾起了大家的食慾。

一進膳廳,一張能容得下十幾人的長桌上,擺滿了色香味俱全的各種特色菜。

衆人皆是目定口呆,當看菜色就知道很不錯了,在加上擺放的搭配,更加讓人感覺是一桌饕餮盛宴。

特別是沐雲軒,眼眸瞬間亮了起來,這些都是他娘子做的嗎?

沐雲寒嚥了一口口水,這些看起來很好吃的全都是大嫂做的嗎?

不過這些菜色都是他沒有見過的。

“陌陌,你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今天我一定好大快朵頤。”

慕容邵峯柔聲細語的,那溫文儒雅的模樣,讓人一不開眼,看着滿着佳餚,一向優雅的他都有些急着動手了。

這時,蘇櫟,蘇清絕,蘇紫念也過來了。

大家紛紛打了招呼。

蘇紫念自從見過君少辰以後,臉上總是帶着一點點的嬌羞,就好像情竇初開的小女孩一樣。

蘇紫陌看在眼中,卻沒有說什麼?說心裏話,她希望姐姐能找一戶尋常的人家平平靜靜的過日子,皇室裏,特別是後宮,自古紅顏多薄命,她並不想姐姐成爲深宮怨婦。

渣攻你這是喜脈啊 “大家開動吧!忙活了一天,我都有些餓了。”

蘇紫陌一聲令下,大家便開始開動。

特別是蘇齊,下手就朝着他喜歡的滷豬蹄夾去。

沐雲軒抱着蘇馨坐到了蘇紫陌旁邊的位置。

剛剛想要坐這個位置的慕容邵峯臉色瞬間變了變,這沐雲軒的表現似乎有點反常……,他對陌陌不會是……?

不,慕容邵峯心裏不想往那個方向去想,他該怎麼辦?跟陌陌坦白還是……?

“咦!慕容叔叔,快坐啊!我們可要開動了哦!”

蘇齊拉了那拉慕容邵峯的衣服,他就坐在慕容邵峯的旁邊。

“哦!好!”慕容邵峯柔光一笑,坐了下來。

看了看菜色,溫柔的看着蘇紫陌說道:“陌陌,辛苦你了,滿桌子都是我愛吃的菜。”

慕容邵峯的話讓剛剛夾菜的沐雲軒的手頓了頓。

什麼叫做他娘子做的菜都是他愛吃的菜,這麼多的菜,他慕容邵峯一個人吃得完嗎?

這麼多的菜,不把他撐死纔怪。

慕容邵峯看着沐雲軒的反應,嘴角不由自主的上揚,他只想讓沐雲軒知道他在陌陌心裏的地位。

“你可是我明月山莊今天的主客,主隨客變嗎?邵峯你今天可要賞臉,多吃點纔是。”

其實,蘇紫陌壓根就沒有往那方面去想,她只是單純的把慕容邵峯當成了朋友。

在古代,想她這樣未婚生子的女人,別人躲她都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想慕容邵峯對她有別的心思,在加上又知道了慕容邵峯的身份,就是有,蘇紫陌也會把他認爲是朋友之間的好!

蘇齊的眼眸在慕容邵峯和沐雲軒之間轉了轉。

他怎麼覺得慕容叔叔和爹爹之間有火藥味呢?

兩個男人之間輕微的轉變,沒有幾個人注意到,大家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一桌美食上。

“來者是客,大家多吃一點。”

在熟悉的人面前,蘇紫陌算是一個自來熟,在外人面前,蘇紫陌就是一個冷若冰霜,讓人難以捉摸不透的人。

“這是什麼做的?很香,很滑,很有彈性,而且口感極好!”

沐雲軒吃了一個後,讚口不絕。

這些菜都是他沒有吃過的,沒一樣菜都稱得上是色香味俱全。

“這是薺菜魚丸,做起了麻煩,吃起來很好吃的。”

看着自己做的菜被別人誇好吃,就算是對方是沐雲軒,蘇紫陌也會耐心的解釋,只有認真去品嚐別人做的菜,纔是對做菜人最大的尊重。

“這是藥膳雞,乾煸土豆絲,滷豬蹄,水煮草魚,涼拌野菜……。”

蘇紫陌不厭其煩的給他們介紹着。

各種各樣的菜式和名字讓人聽着看着都是賞心悅目的。

一頓晚膳,特別是沐雲軒,平常飯量本就不大的他,今晚卻吃了兩碗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