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奇怪的是,平常的姐妹二人組,任鳳嬌去沒有來,是她一個人。

這女的每次來準沒好事兒,一直都看任雨柔一家人不順眼,但凡有高興的事情,她們準來攪和,而且還這麼熱情的喊三弟、三嫂,很明顯是黃鼠狼給雞拜年,肯定沒安好心!

“你來幹什麼?”

張春琴沒好氣的說了一句,任東國則趕緊過去,安撫的說道:“大姐,您吃飯了沒?要不……”

“不了,我吃過了。”

“今天來呢,主要是想要問問,雨柔,你這個新公司,成立得怎麼樣了?”

任鳳萍笑吟吟的看着任雨柔。

任雨柔臉色不好看,但也沒有過度發作,只是隨口道:“還在籌備當中,怎麼了?”

“哦,其實也沒有什麼,主要是吧,海龍灣的項目,你們做得不錯,現在,經過奶奶的批准,也同意給你撥款,開展新項目。而我們覺得,新事情,新氣象,你看你們有新公司了,那繼續住在這裏也不太合適,所以……”

“任鳳萍!”

張春琴不是傻子,馬上就明白,對方這是來下逐客令的。

她頓時勃然大怒,一拍桌子,說道:“你能不能要點臉,現在就來趕我們走,憑什麼?如果不是有我們家雨柔,你們這海龍灣,就是個爛尾樓,一個房子都賣不出去!現在來過河拆橋?想把我們一家攆走,我告訴你,門兒都沒有!”

…… 張春琴勃然大怒。

任東國也是臉色陰沉,雖然是自己的大姐,可是這麼多年來,她們何曾將自己看成一家人過。

每次的卑躬屈膝,換來的,卻是對方的變本加厲,說老實話,這樣的日子,他已經受夠了!

尤其是。現在有個很有本事的女婿撐腰,相比起以前,他要硬氣得多,立刻就陰沉着臉,說道:“大姐,咱們都是一家人。如果你是來吃飯,或者是聊家常的,那我們歡迎。可你要是來者不善,真的是來攆我們走的,那就請您離開。這個平房,是媽分配給我的,也就是我任東國的財產,你們沒有權利趕我們走,媽在哪裏?我要去找她……”

說着的時候,任東國的情緒也有些激動,居然衝過來,想要催促任鳳萍離開。

雖然對大姐她們很氣憤,可是現在氛圍劍拔弩張,也也擔心發生衝突,所以,現在的任東國,其實心思已經細膩了許多,知道孰輕孰重。

可是,他還沒有來得及有任何舉措。

這任鳳萍面對着一家人的不善,卻是很淡定的說道:“瞧你們這話說的,這怎麼能叫攆呢?我就是過來商量的。我知道,鳳嬌和你們的矛盾更大點,這不,今晚她就沒來麼?現在,既然你們有了公司,這以後賺錢那也是分分鐘的事情,你說,你們還是死乞白賴的留在任家幹什麼呢?而且,就這麼個小平房,你們住着方便麼?

你們還是走吧,出去隨便找個酒店先住着,再不濟,我這裏也有人介紹,給你們找個中介公司,到時候你們想怎麼住就怎麼住,也沒人找你們的麻煩,你們最好聽我的話,否則,簽署好的協議,可以撕毀,明白我的意思吧?”

“大姨,你們太過分了!”

任雨柔也聽不下去,當時陰沉着臉,爆喝一聲。

而葉天縱則是趕緊過去攔住,雖然這任家人的行事作風讓人很不齒,但是這似乎給自己的順理成章提供了契機,不在這小平房住了,那麼大別墅的事情,就自然而然了。

而且。

在葉天縱看來,事出反常必有妖。

這任鳳萍這麼着急要將這一家人給趕走,肯定有別的圖謀。

甚至是讓任鳳嬌迴避,而且還配上了個新公司,這背後,應該有某個祕密,但是,不着急,可以慢慢的來調查。畢竟是任東國的家人,任何的危險,都要扼殺在萌芽之中。

“老婆。”

“這正好,小平房咱不住了,要住,就住大別墅。”

葉天縱深吸了口氣,儘量壓低了嗓音的說道:“回頭,咱就和媽說,搬大別墅,也就十萬塊,媽能夠出得起。現在不是咱們走不走的問題,而是人家逼咱們走。以後,我們有自己的公司,有自己的房子住,這任家,咱們以後都不打交道了,這不是挺好的嗎?”

“自己走,跟別人趕走,那是兩碼事。”


任雨柔有自己的底線,雖然心不甘情不願,但是現在這也是沒有辦法的辦法,便是點頭的說道:“行,這次,我聽你的。只是,她們一直都希望我們走,可沒有這次的態度那麼強硬,一定有什麼問題。回頭我還得回來調查調查,爲什麼這麼着急趕我們走。我和媽是外人,可爸是任家的人,我不希望爸有吃虧的什麼地方。”

哦?

聽到任雨柔的話。

葉天縱頓時就高看了老婆一眼。

果然是英雄所見略同,任雨柔的擔心,同時也是葉天縱所考慮的。

只不過,她所提及的,母女倆是外人,而任東國是任家人,這麼着急忙慌的,背後肯定有什麼圖謀。

不過,一旦離開小平房,恐怕以後再回到任家都是難事。

回頭必須得找個任家信得過的人回來跟蹤調查,收集情報之後,才知道下一步應該怎麼做。

當然,這些事情都是葉天縱需要考慮的,跟任雨柔關係不大。

“不搬!”


“打死都不搬!”

“好歹我也張春琴也是你們任東國明媒正娶結婚娶回來的,現在住在這個平房已經夠卑微的了,現在還要趕我們走。我不走,憑什麼,你們……”

張春琴還在撒潑打諢。

她這輩子,最看重的有兩個東西,一個是女兒未來的幸福,一個,就是面子。

現在女兒嫁給一個傻子,這已經讓他憋屈的了,而現在還想一個喪家之犬一般的被人給趕走。

雖然美妝集團近在咫尺,而且女兒的火鍋店也即將開業,看起來順風順水,但還是讓別人看不起,這是最讓她難受的。

而聽見張春琴的話,那任鳳萍就要說話,任東國也在幫腔,在葉天縱的眼神慫恿之下,任雨柔最終便是鼓足勇氣,走過來,安撫的說道:“媽,別說了,咱們搬家。正好,我也不想在這裏呆了,咱們離開任家,以後過咱們自己的日子,這也挺好的。”

“什麼?!”

張春琴大吃一驚,就連任東國都感覺這不像是女兒所爲。

反而是任鳳萍自認爲抓到了任雨柔的軟肋,立刻就笑嘻嘻的說道:“這纔對嘛,雨柔,你知道,公司是集團給你的。什麼時候給你,什麼時候也能能收回來。最好是按照我們說的做,這樣,大家相安無事。當然了,我們也不是不近人情,你們這大晚上的,也沒個地方住,這樣,我們在七天連鎖酒店,給你們預訂了房間,明天,再讓中介公司……”


“不用了,我們自己有地方住。”

結果。

任雨柔,語出驚人,一句話,把任鳳萍說得愣住。

而張春琴則是頗爲氣惱,走過來,低喝道:“傻丫頭,你瘋了你。憑啥讓咱們搬家,不搬!而且,這大晚上,鬼才願意去住七天酒店,還找中介公司,我不找,我可不想住那些破房子……”

“媽,您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

任雨柔勉強一笑,深吸了口氣之後,還特地的看了葉天縱一眼,彷彿是擁有了什麼底氣一般,說道:“咱們離開任家,搬出這小平房,去住大別墅。我這邊,已經都談妥了,一年租金十萬,只要給錢,咱們今晚就能夠搬進去。”

在任雨柔的手裏,還握着剛剛葉天縱給的租賃協議,以及相關的別墅樣板圖。

“什麼?別墅?”

“雨柔,你跟我開玩笑吧?”

張春琴難以置信。

而任東國則是微微皺眉,若有所思的說道:“一年租金十萬,那是什麼房子?別墅,有這麼便宜的嗎?沒吃過豬肉,那也見過豬跑,據我所知,隨便一個別墅,哪怕是很小的那種,一年的租金,要是沒有個百八十萬的話,那就根本拿不下來,雨柔,反正咱們不搬家,你就別……”

“哈哈哈!”


此刻。

本來還以爲這任雨柔是乖乖聽話,識時務者爲俊傑。可沒想到,她居然大言不慚的說,已經安排好了別墅,一年租金十萬?怕是想住別墅想瘋了吧?

“雨柔啊雨柔,你就別想那些有的沒的,聽話。帶着你們家的人,搬走。東西,可以先留在這兒,然後連夜去我們安排好的七天連鎖酒店住着,等明天,我好人做到底,會讓人帶你們去中介公司看看,知道你們現在手頭上並不寬裕,所以,儘可能的給你們找個便宜點的地方住着,反正,等你以後的新公司起來之後,錢也能賺回來的,真要想住大別墅,自己掙啊。”

“這是租賃協議。”

“媽,您的美容院,最近應該也盈利了部分的錢,十萬塊,應該沒問題吧?我現在得給人家轉過去,對方收到錢,我們現在就可以搬過去的。”

任鳳萍在旁邊嘲諷,說着一些難聽的話,但是任雨柔卻是充耳不聞,將準備好的協議遞出來,見到協議,這才讓原本以爲女兒是爲了氣任鳳萍而誇誇其談的張春琴呆愣住,錯愕的愣了半晌之後,便是匆忙的接過協議,一旁的任東國也跟着的湊了過來。

等看到白紙黑字寫的內容之後,任雨柔還將拍攝的樣板照片遞過來,他們夫妻倆看了一眼,頓時喜不自勝的問道:“雨柔,這是真的嗎?這麼好的大別墅,一年的租金只要十萬塊?”


“雨柔,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你說清楚點?”

見到任東國故作深沉的發問,任雨柔很無奈,這不是你背地裏安排好的麼?

那鍾西樑幫你辦了這麼多的事情,你卻偷偷的瞞着,不去告訴媽,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想的。

不過,任雨柔也沒有想着揭穿,等見到了鍾西樑再說。

“嗯,租金,就是十萬塊。”

“這是我託朋友的關係租下來的,因爲,對方知道我的新公司即將成立,到時候,賺錢回來,那是遲早的事情。現在幫我忙,以後指望着讓我幫他的忙,互惠互利,這本來就是商人應該做的事情,是吧大姨?”

說着,任雨柔轉過頭來,看向任鳳萍。

而本來想要藉此羞辱對方一番,可沒想到,居然私底下租了這麼一套大別墅,看起來,對方這是早有準備。不過,這樣也好,也省去了自己這麼大的麻煩,便是撇嘴的說道:“那行,既然你們已經找到下家了,那就趁早,趕緊搬走吧。但是,雨柔啊,我還是得提醒你,這做人做事情,還是得光明磊落,雖然不在我們家了,但是好歹還頂着我們家的姓兒,別在外面給我丟人現眼,這什麼朋友,我看,分明就是哪個野漢子……”

“啪!”

任鳳萍還沒有來得及說完,直接被葉天縱一耳光給打了過去,與此同時,掐着她的脖子,逼到了牆角的位置,惡狠狠的說道:“再敢亂嚼舌根子,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把你舌頭給割下來?!”

“你!”

任鳳萍早就吃過葉天縱的虧,知道這傻子發起瘋來,什麼事情都可以做出來。

反正今天來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沒有必要和他一般見識,等他先橫着,等回頭,一大家子,全都死無葬身之地!

“天縱,你幹什麼。”

“快把大姨放開。”

雖然心中同樣對任鳳萍破有怨恨,但是這畢竟是在任家,任雨柔趕緊出聲阻止。

“記住了,這次要不是我老婆求情,我肯定弄死你!”

“以後,再敢這樣胡說八道,就等着讓你女兒給你收屍吧!”

“滾!”

說完。

葉天縱鬆開手,直接將任鳳萍推倒在地!

…… 任鳳萍已經被葉天縱嚇破了膽,匆匆撂下幾句狠話之後,便是離開了這裏。

“還是我女兒好,知道暗中準備,免得被人家攆走了,還不知道以後住哪兒。”

張春琴冷冷的說了一句,聽在任東國耳中,很不是滋味,他滿臉無奈的說道:“雖然都是一家人,但是就因爲我身子骨不行,而且我媽重女輕男,這些年來,我在家裏的日子,也不好過。不過,現在搬出去也好,至少,不用再看她們的臉色了,我也希望,以後我們一家人,可以好好的生活。”

“生活個屁!”

“這次,要不是我女兒,你……”

“好了媽,您別再說了,給錢吧。”

任雨柔打斷,深吸了口氣,說道:“十萬塊的租金,我這火鍋店還沒有撐起來,所以,我沒錢。而您的美妝集團雖然成立在即,但是兩個美容院這段時間應該盈利了不少,十萬,應該沒問題吧?”

“什麼玩意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