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女子低頭沉思,方向正是朝著噬躲避的地方而來,已經來到了近前,甚至連小聲的嘟囔聲都可以輕易的聽聞到。

只是,讓古族女子想不到的是,就在距離她十幾米遠的大石後方,此刻正有兩人一惡狗偷偷注視著她。

「她過來了!」

紫衣皺眉,那女子很不凡,冥冥之中給人一種不好對付的感覺,紫衣心中有忌憚,也有些緊張,傳音給噬,想要知道他的想法。

「別動,又有人來了!」

噬微微皺眉,以現在噬的靈識強度,在秘境之中也完全可以覆蓋周圍數十里,而且靈覺敏銳,只要有一絲異樣傳出,就會在噬的靈識之下暴露無疑。

此刻,有三道身影,雖然已經極為的小心謹慎,但還是被噬給捕捉到了,噬的靈覺格外的隱蔽,即便這些人境界上比噬要強出很多,但依然不能發現噬的窺探。

很快,那三人好似最終鎖定了目標,突然加速朝著古族女子的方向而來。

「嗯?」

低頭沉思的古族女子臉上一抹煞氣一閃而逝,隨後無奈的搖了搖頭,身軀一閃,已經掠過了噬幾人,朝著前方而去,方向正好是不老神殿的區域,顯然到了一定的範圍內,也是已經發現撲來的幾人。


「天女,你不要再試圖逃跑了,你根本就跑不掉!」

後方三人發現了此刻正在快速逃跑的女子后,突然加速,高亢的聲音傳出數里。

此處荒無人煙,到不老神殿的區域起碼要數百里,即便是幾人實力再強,如此遠的距離也不是說到就能到的了,而幾人也不怕別人能夠聽到他們的對話,因此,一追一逃,迅速的遠去。

「怎麼辦?怎麼辦?我們要不要追上去?」

惡狗兩隻眼睛中發出賊光,雖然是在詢問,但是眼神已經徹底的出賣了它。

「廢話!」

噬狠狠的給惡狗腦袋上敲了一記狠的,疼的這廝直翻白眼,一副可憐兮兮的模樣看向紫衣,而紫衣知道這廝究竟是多麼的強悍,這種程度根本就傷不到它,此刻它只是在故意扮可憐而已。

「你這個小變態,老子受夠你了,你…」

只是,惡狗還沒有說完,噬又一下敲到了它的腦袋上,而後也等不及它回應什麼,已經當先一步竄了上去。

因為幾個呼吸的功夫,那幾人已經下去了十幾里,如果再等下去,恐怕黃花菜都涼了。

被成為『天女』的古族女子一臉沉凝的在前方逃竄,而身後三名同樣是古族的男子緊追不捨,只是,這兩方人馬做夢也想不到,會有第三方暗中跟隨而下,錐在後方緊緊的跟隨。

『嗖』

突然,一隻冷箭猝不及防之下自天女的前方激射而來,目標正是天女,這一變故的發生,讓天女瞳孔猛的一縮,而後她反應十分的快捷,身影突兀的往一旁避讓,那冷箭擦著天女的肩膀位置急速飛向後方。

「誰?」

天女眼中閃出怒火,竟然有人在前方偷襲,這可不是一個好兆頭。

「嘖嘖嘖,天鱗族的天女啊,就算是以我們人族的眼光來看,也絕對是天下一等一的美女啊,此番來到我人族領地上,必然我等要進一進地主之誼。」

前方樹叢中,一名男子,手搖摺扇,臉上帶著笑謔出現在身前,在他的身後,兩名散發著御天境氣息的中年人緊隨其後,再然後,又有數十名好似隨從護衛一樣的人群湧出,簇擁在當先手搖摺扇的青年男子跟前,將男子包圍,保護在中間。

「人族領地?嗤~想來你們已經忘了,當初,所謂的天下四大州都是我古族的天下,這裡乃是我們的族地,是你們所謂的人族以及其他種族侵略到了這裡,如今,在我等面前,爾等也敢稱主人?」

天女臉色陰沉,姣好的面容上,額間有一層細密的銀白色鱗片顯化而出,讓原本就十分性感嫵媚的天女,在這一刻,顯得更加的讓人著迷,帶有一種異域風情。

「哈哈哈哈,如今各族林立,成王敗寇而已,我人族更是執掌兩大州,妖族以及各族修士也執掌了一大州,你們所謂的古族如今只是棲居在通天州不敢出來,本少爺說這裡是我人族的地域,它就是我人族地域。」

年輕人臉上帶著嘲諷,眼中發出淫邪的目光閃爍著,不斷的掃視著身材修長前凸后翹的異族女子道。

「嘿?很快就不是了!」

女子沒有在意年輕人的目光,一絲莫名其妙的笑意散發開來,讓人心中十分的不舒服。

靠臉吃飯的我 哼,你這是什麼意思?」

年輕人突然將摺扇一收,往前跨了一步,目光緊緊地盯著古族女子說道。

「什麼意思?沒什麼意思?很快你就知道了!」

天女微微搖了搖頭,而後看向後方,經過這一耽擱,後方三道身影也是出現在原地。

「天女,我說過,你逃不掉的!」

三人都隱藏在寬大的黑色披風下,帶著氈帽,低垂著頭顱,其中一人微微向前走來,發出陰森的笑意說道。

「你們竟然與人族勾結對付我天鱗族?誰派你們來的?」

天女皺眉,聲音也是愈發的冷硬,手中出現一桿長槍,槍尖帶有螺旋狀的血色紋路,全身散發著恐怖的波動,比之許多御天境強者本身的氣息高出許多,在緊身武士服的襯托下,如同一個女戰神般。

那人族年輕人眼睛微眯,心中更是感嘆,這女子好生厲害,不愧為古王族的天女,若不是早有準備,只怕還真的對付不了她。

「天女,你錯了,我們只是互相利用而已,我們要帶你回去,而他們想要你身上的東西,各取所需,有何不可?」

之前一人再次開口,手中出現一件漆黑的彎刀,其身後兩人見狀,也是同樣的彎刀出現在手中。

「我十大王族到了如今還要自相殘殺么?重蹈上古時期的悲劇?而且還是跟人族勾結,如果傳出去,你們天血一族必將受到其餘各族的嚴懲!」

天女臉色不太好看,頗有些怒其不爭的意思,而且心中也不禁感嘆,古族有十大王族,古來王族之間便彼此征伐,但是到了如今這個時候,都已經被其餘種族逼迫到如今棲居一隅的地步了,竟然還在想著內鬥,還在想著壓蓋其餘九族,真不知道這些人要蠢到什麼程度。

「嘿?天女,你應該知道,我古族並不在乎什麼所謂的人族等,若是天下古族歸來,什麼人族妖族都得退避三舍,他們在上古時期只是我們的糧食而已,有何畏懼?」

被稱作天血一族的族人中有人開口,聲音帶著凄厲,讓人不寒而慄,所說讓身後那人族年輕人皺眉不已。

「一群蠻子,不怕你們翻了天去,什麼古族歸來,歸來又能怎樣?我人族超級勢力那麼多,還不是分分鐘鎮壓你們?」

年輕人緊皺著眉頭,心中卻是十分的不屑,想道。

「廢話少說,人你們可以帶走,但是東西必須得給我留下!」

年輕人輕捋了一下耳鬢的長發,而後看似無所謂的對著三名黑袍天血族的人說道。

「嗤~想要東西,你們可以自己拿,這不,天女閣下站在那麼,你們人族不是有句老話么,叫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看你的了,華少爺!」

黑袍人頗為不屑的笑了起來,語氣之中並無半分的恭敬,更像是在看笑話一樣,說道。

「怎麼?這還沒抓到人呢,你們就想要毀約了么?就知道你們這些所謂的古族沒什麼信用可講,只是一幫野蠻種族而已,跟蠻獸沒什麼區別。」

年輕人姓華,乃是神州華府的大少爺,本命,華天宇!此刻臉上帶著惱怒,看著對方三人說道。

「華天宇,你算是個什麼東西,敢這麼跟我們說話?就憑你方才的話,我等即便在此將你擊殺,你們華府也不敢多說什麼,我古王族可不是那些廢物能比的,哼!」

黑袍人之一,渾身都綻放出腥臭的血腥氣息,堪稱鋪天蓋地,讓華天宇身旁的兩名中年男子皺眉不已,一抹忌憚之色一閃而逝,其他人更是一個個抽出了手中兵器,斜著著前方,看樣子,有要一言不合就將開打的架勢。

而此刻距離幾幫人不遠,一顆巨大的古樹后,一男一女外加一隻狗崽子,此刻滿臉無語的看著那三方人馬。

「怎麼回事?感覺這麼亂呢?古族跟古族幹上了,古族又跟人族結盟,結盟的一方又要一言不合打起來,雙方都要抓的那名古族女子成了看熱鬧的,我勒個去。」

惡狗一副我很頭暈的樣子,努力的翻著白眼,讓噬跟紫衣看著想要發笑。

「華天宇?嘿嘿,人生何處不相逢啊,正想著找你小子麻煩呢,今天還就碰上了,跟古族結盟?與虎謀皮啊,還真像是傳聞中的那樣,這小子陰險至極,什麼陰招都敢使啊,一點高手的作風都沒有。」

噬對著紫衣跟惡狗傳音道。

「怎麼?你認識他?」

紫衣滿臉疑惑的樣子看向噬,眉頭也是微皺,聽語氣,噬好像跟這傢伙有什麼仇怨一樣,對方可是九大天府排第二的華府的公子,輕易不好得罪啊。

「嘿嘿,不認識,只是聽說過他,知道柳青雲吧,揍過這小子好幾次,最是喜歡陷害人,而且還欺負過李月落那個小丫頭,心眼壞的很,原本就想著找個機會教訓教訓他,誰想到,他竟然自己送上門來了。」

噬臉上帶著陰險的笑,如果熟悉他的人就會發現,這個傢伙此刻已經是在醞釀著怎麼陰人了。

惡狗再次一翻白眼,心中已經暗暗替那個叫什麼華天宇的默哀了,讓這個小魔王給惦記上,可當真不是什麼好事啊! 秘境中,按時節來區分,似乎已經到了冬季,微風吹來,帶著一絲蕭瑟,天空都帶著些陰沉,好像是要下雪的徵兆。

此刻,人煙稀少的地域里,有四方人馬聚集。

其中三方,彼此對峙,噬與紫衣也是摻雜其中,作為另外三方所不知道的第四方,一直在等待著,等著對方打起來,自己好渾水摸魚,做那幕後漁翁。

「好了,廢話少說,姓華的,你應該清楚,天女可不是那麼好對付的,若不是之前在不老神殿區域中闖蕩受了重傷,今天我們都得死在這,只是,老天既然給我們創造了一個這麼好的機會,如果不知道的把握,那才叫一個白痴呢。」

彼此對視了片刻,不約而同的,華天宇跟天血族兩方,同時調轉的刀兵,朝著那天鱗族天女而去,其中一名天血族的族人,更是語氣淡然的開著玩笑說道。


「是極是極,如此大好的機會,自然得把握住,我們雙方的盟約在出秘境之前依然有效,不如合力將其拿下,而後你要人,我要寶物,豈不更好?」

華天宇也是嘴角帶笑,滿臉的奸詐表情,讓暗中窺視的噬有些咬牙切齒,這個王八蛋,明明就是個混蛋,卻偏偏長了一個小白臉的樣子,那小子笑起來,還真是討厭啊,真的想狠狠的在他臉上踹上幾腳。

「天血族暗血,吾乃天鱗王族天女,你等膽敢在此阻攔我,做好戰死的準備了么?」

天女滿臉的沉凝,沒有說什麼狠話,而後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像是與死人道別般冷酷的說道。

「血紅已抱必死之志!」

「血煞已抱必死之志!」

「血玉已抱必死之志!」

三名天血族的族人終於將黑袍脫下,想著天女的方向做了一個古怪的古族禮節,聲音中帶著嗜血的氣息,讓人感到發自內心的冰寒。

「這幫怪物,一個個都是瘋子!」

華天宇此刻手心中都出汗了,他自然知道跟這些古族的瘋子聯合究竟帶著多大的風險,但是為了那樣東西,所有一切都在所不惜,他沒有選擇!


確實,此刻天血族的高手露出了真面目,不管是臉還是手上,都覆蓋這血紅色的鱗片。

眼睛看人的時候,就好似被毒蛇緊盯著,瞳孔都是血色的,一個個手中的彎刀發出嗜血的氣息,一看就知道每個人都沒少殺生,讓人忌憚不已。

「很好!想來應該是血神子派你們來的吧,這個傢伙,黑暗中蛆蟲,還真是會捕捉時機啊。」

天女此刻,全身的氣息都變了,變得有些虛無縹緲不可捉摸,臉上帶著不屑的說道。

「天女,你不用想著套我們的話,我們是不會告訴你派我們來的僱主是誰,你應該知道,我天血族暗血就是一個殺手組織,任何人只要付給我們需要的東西,我族血神子大人也並沒有對我們的直接管轄權。」

血煞開口,聲音依然帶著森寒,手中萬道發出道道血光,似乎已經頗為不耐了,想要出手,但是又似乎心中有所忌憚,因此帶著遲疑。

「怎麼?不敢動手?以為趁我重傷就能輕鬆的對付我?你們實在太天真了,哪怕我只剩下十分之一的實力,殺死你們也並不是難事。」

天女搖頭,只是也沒有妄動,她的傷勢在內腑,已經被秘寶以及神丹強行的壓制住了,真正能夠發揮出的實力也不過如同她自己所說的十分之一多點,若是只針對天血族的三人,就算是不能將其殺死,跑還是沒有問題的。

但關鍵是,那名華府的年輕高手,天女能夠感受到,這青年雖然看著不堪,但是本身實力還是極為強悍的,雖然不能跟自己全勝時期相比,但是也不比如今的自己弱了,真要是硬拼,以自己重傷之軀,或許還稍有不敵。

「哼,什麼古族天女,今天就讓本少爺領教一下所謂的一族高手究竟有什麼了不起的。」

華天宇心中凜然,這三名天血族的高手已經十分強大了,但是此刻卻像是受對方氣勢所激,陷入了一種微妙的氣氛之中,根本就不敢首先動作,因為他們知道,此刻一旦動作就會露出破綻,而一旦露出了破綻,就將迎來天女狂風暴雨般的打擊。


於是,華天宇手中摺扇突然發出幾道森寒的銀白亮光,這是暗器,每一根銀針都是用精金打造而成,上面帶有道的氣息,此刻射出,直奔天女臉頰而來。

華天宇雖然好色但更加的惜命,面對這讓三名天血族的高手都因為顧忌而不敢妄動的女子,華天宇一上來就使出了一種被人看做是卑劣的打法。

偷襲!是的,面對一名重傷的女子,這傢伙雖然說如今的實力並不下於對方,但是依然選擇了偷襲,搶先下手。

「卑鄙的人族!」

天女動了,此刻她沒辦法再躲閃,那銀白的細小光芒給她極大的威脅感,上面肯定是萃了劇毒的,而且是那種專門對付修士的劇毒,天女也不敢等閑視之。

手中長槍微微一轉,挽起一朵槍花,槍尖上一朵血色的花紋突然亮了起來,瞬間迎上了激射而來的幾枚毫針。

『叮叮叮』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