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一轉身,陰沉着臉飛回自己的寢宮。 皇宮的上空,蘇齊看了看下邊。

怎麼感覺如此熟悉呢?

“咦!火靈,你這是往哪飛呢?我看着下面怎麼那麼熟悉呢?我們好像回到皓月國了?”

蘇齊看了看下邊,的確,這裏是皓月國的皇宮啊?

“齊兒,我也不知道,平常不也是這樣亂走的啊,這次怎麼飛回家了。”

火靈一向方向感差,可這次卻飛回皓月國來了,它也挺驚訝的。

“唉!看來這也是天意啊!既然回來了,那就下去吧,這黑燈瞎火的,可別嚇到百姓,皇宮離明月山莊也不遠,我們走回去也行。”

蘇齊皺了皺眉頭,難怪今晚他不想睡覺呢,原來是要回家了。

可是孃親和爹爹他們也不在家,回家也沒有多大意思。

“哦!”

火靈乖乖的落地。

蘇齊收起火靈,正想往明月山莊回去。

突然,看到連個黑影。

他大眼狡黠的快速轉了一圈。

閃身躲入就近的大樹後面。

並且迅速的收斂起自己的氣息。

“多謝神尊救命之恩。”

一個虛弱的聲音裏滿是恭敬。

神尊,是誰?

蘇齊想伸出頭去看,可感覺到對方修爲的強大,他硬是忍住了。

“那個女人的修爲已經到了玄魂階巔峯,你貿然闖入,那不是去送死嗎?”

暗啞的聲音裏充滿了怒氣。

“神尊,這次是屬下大意了,不過屬下得到一個重要的信息,那個女人喜歡沐雲軒。”

“幼稚。”

只聽那暗啞的聲音不僅沒有一點高興,而且還諷意十足。

“就那一點兒女情長,你以爲君臨天會在意嗎?現在的君臨天和以前的君臨天根本就不是一個人了,他有魔靈的前世,也會擁有魔靈的力量和智慧,只是沒有魔靈的記憶而已,就這點事去,還不足以挑起巫族和君臨天之間的矛盾,回去,繼續做一點有用的事情。”

“是,神尊。”

“把這個丹藥吃下去,你會好受一些。”

說完,那黑袍男子快速的飛離了原地。

只剩下那名女子。

蘇齊感應了一下,這名女子的修爲在玄魂階,可是她現在受傷了,他跟蹤她,不一定會被發現。

看着女子離開,蘇齊快速的跟了上去。

跟了一會,蘇齊才發現,這個女人居然往皇宮裏飛去了。

皇宮裏什麼時候有了這麼一個厲害的女人出現了。

這女人便是陶子絮,陶子絮回到華清宮以後,立刻招宮女擡來了沐浴的熱水。

剛剛坐到浴桶裏,庚桑瑤就帶着逐夢直接闖了進來。

陶子絮皺了皺眉頭,這女人還是懷疑她了。

庚桑瑤回去以後,立刻想到了陶子絮,她叫上逐夢就直奔清華宮。

一進清華宮的內室,燭光搖曳裏,一抹映在窗戶上的曲線玲瓏的窈窕身影,庚桑瑤一臉冷酷無情的笑意。

諷刺的看着坐在浴桶裏的陶子絮。

“絮貴妃,這個時候沐浴吾皇也不會過來了。”

“吾皇來不來這裏,不是妹妹說了算的,不過姐姐怎麼會在這個時候來妹妹的清華宮裏呢?”

陶子絮一臉笑意,燭光下,嫵媚至極! “這不是睡不着嗎?逛着逛着就來到這清華宮了,看見妹妹房裏的燭火還亮着,就進來看看了,沒想到妹妹這個時候居然在沐浴。”

說着,庚桑瑤走了過去,纖細的玉指輕輕撥弄這木桶裏的熱水。

而手掌下,一股玄氣悄然的試探着。

陶子絮明白庚桑瑤來的目的,不過剛纔的那一顆丹藥幫了她一個大忙,此刻,她身上沒有一絲受傷的痕跡。

沒有探測到陶子絮身上有傷。

庚桑瑤心裏失望,臉上卻不動聲色。

剛剛的那個女人到底是誰?

庚桑瑤低頭,對着陶子絮笑了笑,轉身便離開。

心裏卻心痛不已,後宮的女人就是如此悲哀,等着天子的寵幸,可還是有很多女人爲了榮華富貴而來。

陶子絮看着庚桑瑤的背影笑了笑,這女人也挺多疑的,看來她以後要小心一點了。

蘇齊趴在房頂上,一臉的冥思。

這個女人是君臨天的新寵嗎?

她剛纔叫那個男子神尊,神尊,怎麼那麼像天地神宮裏的稱呼呢?

天地神宮已經困擾着他一段時間了,不查出來,他這心裏怎麼都不舒坦。

蘇齊眯了眯大眼,看來從這個女人身上能找到有價值的線索了。

蘇齊看了看位置,清華宮,他記住了,從明天晚上開始過來守株待兔,他就不相信抓不住那個黑袍男子來。

蘇齊快速的飛離房頂,往明月山莊飛去。

第二天早上,蘇齊突然出現在大廳裏,見到蘇齊的君子兮差點老淚縱橫。

看着蘇齊一臉笑意絕絕的站在大廳裏。

左耳(終結版) 君子兮驚呆了,反應過來之後,快速的奔像蘇齊。

“哎喲!奶奶的小寶貝,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君子兮快速的抱起蘇齊。

沐珏楓在一邊看着笑意絕絕的。

“奶奶,齊兒昨夜回來得太晚了,就沒有吵醒大家。”

蘇齊在君子兮的臉上親了一口,作爲孩子,他知道怎麼做纔會讓大人更喜歡他。

“哎呦!奶奶都快想死你了,看到你平安回來,奶奶這心裏啊,總算平靜下來了。”

君子兮抱着蘇齊往膳廳走去。

膳廳裏,大家都在,看到蘇齊的瞬間,大家也非常的驚訝!

蘇齊笑着和大家一一打了招呼!

“齊兒,你怎麼就回來了呢?都找齊了?”

夜輕寒也很驚訝蘇齊的出現。

蘇齊搖了搖頭。

“夜叔叔,還沒有,不知道是怎麼回事?火靈居然把我帶回京城了。”

“怎麼會這樣?”

歡喜如初 謀愛成婚:總裁老公愛撒糖 夜輕寒眯了眯眼眸,難道生死魔圖的其他部分不在皓月國了。

“我向大家介紹一個人,以後她就住在明月山莊了。”

說完,蘇齊讓黎小暖和湘兒出來。

“咦!公子,我們怎麼回到明月山莊了?”

黎小暖滿屋看着熟悉的人。

“這也是本公子感到困惑的問題。”

“湘兒姐姐,這裏就是明月山莊,以後你就在這裏了。”

赫雲霆一看,微微震驚!

齊兒這出去一次帶一個人回來。

這明月山莊都快成了收容所了。

“湘兒這廂有禮了。”

湘兒一看就非常的喜歡這裏,這麼多人,氣氛卻非常的融洽。 “喲!原來是一個人可愛的小姑娘,來,到默奶奶這裏來。”

默娘一看就知道又是一個無父無母的孩子。

湘兒點了點頭,甜甜的笑了笑,快速的走到默孃的身邊。

“默奶奶,湘兒聽公子說過默奶奶,默奶奶收養了很多無父無母的孩子。”

“喲!齊兒,你倒是竟說奶奶的好了。”

默娘拉着湘兒坐下,目光慈祥的看向蘇齊。

“那是當然的,默奶奶做的事情都是值得說出來的。”蘇齊坐到桌子上。

膳廳的人看到他回來了,也快速的給他準備了他愛吃的雞腿和豬蹄。

“小暖,你也好默奶奶這裏來。”

默娘向着黎小暖招了招手。

“是,默奶奶。”

黎小暖快速的跑過去。

在明月山莊,沒有主僕之分,就連青蓮她們,基本上都是會跟蘇紫陌她們同桌吃飯。

“這小丫頭,一段時間沒見,長高了不少,而且越長越漂亮了。”

默娘欣喜的看着黎小暖。

這小丫頭長大必定是一個小美人胚子。

“默奶奶,小暖有好好吃飯和修煉的。”

黎小暖甜甜一笑,不在有剛來時候的自卑與牽強的笑了。

“這就好!將來啊!你一定會感激你現在的付出的。”

“是,默奶奶,小暖明白了。”

黎小暖笑得一臉溫馨,她甜甜的笑容,也感染了大家,也紛紛笑看着她們。

“齊兒,既然你回來了,那就留幾天在走,你孃親和爹爹今天就會從明月谷回來了。”

赫雲霆狹長帶笑的眼眸,雙目如星,既迷人又出塵。

“太好了,赫叔叔,齊兒也是這樣打算的。”

蘇齊原本就不打算在近期離開皓月國京城,他得查一查那個黑衣人的身份,看看到底是不是他要找的人。

很快,菜上齊了,大家便邊吃邊聊。

氣氛既融洽又溫馨。

吃過飯以後,赫雲霆,沐雲寒和夜輕寒按照昨天晚上的約定去了今天大張旗鼓免費享受的逍遙樓裏。

而蘇齊,瞞着衆人出了城。

他得出城去把跟蹤他的那四個人給解決了,留着她們,可是會扯他後腿的,更重要的回來了,他有機會跟蹤他們尋找天地神宮的位置。

到了城外,蘇齊找了一棵大樹躺下,手中拿着一個蘋果悠閒的吃着。

一個蘋果下肚,蘇齊要等的人也來了。

看着四個黑袍男子,在烈日下,蘇齊看着就好不舒服。

“呀!四位大哥,這一路跟過來,真是辛苦你們了。”

蘇齊笑眯眯的坐在樹幹上晃着自己的小短腿,一派悠閒自在。

他這一動作簡直把樹下的四人給氣炸了,他們一夜追過來,剛剛進城,哪知這臭小子又出城了,他們累得半死,而這個狡猾的臭小子還在他們面前還裝什麼可愛?

此刻,他們看向蘇齊的眼神突然變得兇狠起來,一抹殺氣自周身升起。

蘇齊雖然輕鬆,卻沒有忽略他們眼底的殺氣。

他蘇齊可不是白混的,儘管放馬過來,他蘇齊絕對奉陪到底,來一個殺一個,來一雙殺一雙。

“臭小子,你給老子下來。”

魅追的太累了,他現在只想親手手刃了蘇齊。 “你叫小爺下去小爺就下去,你以爲自己面子很大啊,追了小爺這麼長時間,你們也挺累的,不如先休息一會,等一下才有力氣戰鬥。”

蘇齊笑眯眯的,完全不將四人放在眼中。

魅一聽蘇齊的話,臉色變得蒼白如紙,這臭小子說話甚是氣人。

“你們是天地神宮的人吧?”

蘇齊出其不意的說了一句。

雖然他們的黑衣上都繡着一條蛇的標誌。

但蘇齊不會認爲他們是巫族的人,他和巫族的人交手過多次,他們不像巫族的人。

猛的,樹下的鬼、魅、魍、魎四人心裏驚訝無比。

他是怎麼看出來的。

這個臭小子果然不簡單,小小年紀,聰明機智。

“臭小子,你胡說八道什麼?什麼天地神宮,你打哪看來的?”

鬼不相信他會知道天地神宮的存在。

要是暴露了,回去他們依然是死。

“有些事情呢?你們越是想掩蓋,可是讓別人看得越清晰,小爺早就猜到你們的身份了。”

“你胡說,我們可是巫族的人。”

鬼激動的胸膛劇烈起伏,面如茄色,大吼道。

只是,他這樣的說法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蘇齊早已經洞察到了他們的身份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