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們姐妹兩人的人生還有很長得路要走,慕容雪菡她們的傷又不是致命的傷,只不過是時間的問題。

時間長了三人自然而然的就好了,根本不需要他們姐妹的血液。

“木先生怎麼回事?她們兩人能救雪菡有什麼問題嗎?”李天霸不解的問道。

“她們姐妹的血液可以快速的修復她們三人的身體,……”

木景年還沒說完,所有的人都開心了起來。

“真的嗎?那太好了!雪菡馬上就可以正常的跟我們交流了,她失憶的樣子真的不好。”李天霸笑着說道。

“花草世界的仙花仙草功效就很多,真沒想到兩位姑娘的血液這麼厲害。”巫師看着兩人開心的笑了。

孟超此時也像發現新大陸一樣開心,畢竟以後自己有什麼事情兩人也能救他。

“你們怎麼這麼開心,我還沒有說完呢?”木景年皺着眉頭看着幾人。

“木先生不好意思,我們高興過頭了,請您繼續說!”李天霸忍着笑意說道。

“她們姐妹兩人估計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血液是有限的,流出來了是不會再產生的,放血非常影響她們身體,還會影響她們今後的修爲!”木景年把自己知道的說了出來,他第一次去花草世界就發現了這個祕密,只是他一直沒有說出來。

現在如果不是這樣的情況,他是不會說出來的,他的目的很簡單,就是不想花王受到一點的傷害。

雖然這樣的想法自私了一點,但是確確實實爲花王着想。

“木先生你說的是真的嗎?如果是這樣我們真的不能讓她們兩人冒險。”李天霸聽完木景年的話後,臉上的笑容立馬消失了。

其他人的神情也有些失望,花王跟花精相互看了一眼,“木先生真的不能再生長出來嗎?”

木景年點了點頭,花王皺着眉頭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就一次我覺得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我覺得我現在的法術在大世界生活夠用了,我自己來救她們吧。”

花王的意思是不想花精跟她一樣,她自己一個人犧牲就可以了。

木景年聽了花王的話整個人想暈過去,他沒想到花王會這麼認死理,他這一打斷不打緊,直接被花王把事情攬自己身上了。

“不行,姐姐,我在人類世界救過人,我的血液已經少了,還是我來吧,我已經影響自己的修爲了,我不想姐姐再受影響了。”花精看着花王說道。

“花精,你在人類世界救誰了?怎麼回事?”花王心疼的問道。

“是陳奕霖,你跟子涵從保市那天陳奕霖不是出車禍了嗎?你們當時差不多同時上的高速。”花精看着花王說道。

“我想起來了,我們當天回去的時候,我是看到過一場交通事故,原來是陳奕霖的車。”花王有些自責,她如果晚幾天回來就好了,那樣花精就不用給他喝自己的血了。

“是的,所以姐姐,你不要管了!我自己就可以了。”花精抱着花王說道。

“你們兩個都不能再放自己的血救人了,自己的安危最重要,我們不知道你們的血不可以再生同意你們也就算了,但是現在既然知道了,那我們肯定不會讓你們冒險了。”

李天霸知道兩人也是爲了大家好,但是現在這個時候兩人不適合放血了。 畢竟慕容雪菡她們沒有生命危險,只不過時日長一點傷才能好,這次就當給她們三人一個教訓吧,這就是不聽話的教訓。

“師父,我身體好的很,我又不喜歡修煉,我沒事的!”花精笑着說道。

“那也不能開玩笑,更何況她們的情況又不是非常危急威脅到生命了。”李天霸看着花精說道。

“李天霸說的很對,我也是這個意思,畢竟你們的損傷是無法彌補的,而她們的傷時間長了就會好!”木景年說道!

“兩位姑娘,還是聽木先生跟李大哥的吧!”孟超雖然有些小失望,他跟李天霸木景年肯定要站在一起!

此時如果他堅持讓兩人救慕容雪菡三人,其他人肯定會質疑他的人品!

花王跟花精非常的猶豫,她們一直受大家的關照,想着有一天她們可以幫助大家,這次事件就是個很好的辦法,只可惜大家都不同意!

“既然你們都這麼說,那我跟我妹妹就隨時待命吧!”花王知道她跟妹妹,是幫不了慕容雪菡等人了。

狐小仙醒來後,發現仙帝府內很多高手,她知道一定是有人來保護她們了,如果是想殺她們的人,她此時就不會睜開眼睛了。

慕容雪菡跟狐小仙陸續的醒來,狐小仙走到大殿後,“你們都來了!”

“小仙,你感覺怎麼樣了?”花王跟花精着急的問道。

“我現在挺好的,不用擔心我!我傷勢恢復的差不多了!”狐小仙此時臉色有些蒼白。

“那就好了,看到你沒事我們就放心了!”李天霸看着狐小仙說道。

“真是很抱歉沒有聽你們的話,讓你們擔心了!”狐小仙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們沒事就好了,下次一定要注意,千萬不能再做危險的事情了!”李天霸說道。

“我知道了,對了雪菡跟詩詩呢?她們怎麼樣了?”狐小仙覺得她此時出來了,她們兩人應該也該出來了。

“雪菡現在在房間內呢,只不過她現在不認識我們了!”李天霸有些沮喪的說道。

“怎麼會不認識我們了呢?她出什麼事情了?”狐小仙着急的問道。

“她應該是傷到了大腦,估計需要一段時間才能恢復記憶。”李天霸說道。

“她現在在哪裏,我去看看她。”狐小仙知道既然大家知道她失憶了,肯定是她率先醒過來了。

孟超今天來就是給大家報信的,王宮內七公主還在等着他呢,自從舒麗王后被擄走後,七公主就像變了一個人似的。

沒有他在身邊,她就會疑神疑鬼的非常害怕,她自己身邊的宮女雪凝她都不讓她靠近了,她怕雪凝也是大耗族變得。

“我先回王宮了,有事情咱們隨時溝通吧!”孟超對所有人說道。

“回去好好照顧七公主,讓她不要胡思亂想,舒麗王后的事情,我們會想辦法的。”巫師對孟超說道。

“我一定會轉告她的!”隨後孟超出門,守候在門外的小畢緊緊的跟在孟超的後面回王宮了。

小白到仙帝府後,一直坐在詩詩修煉的門口。

小白怕有人打擾到詩詩,他知道狐小仙跟慕容雪菡都醒了過來,詩詩很快也會醒過來的。

如果詩詩醒過來看到他在門口保護着她,一定會很感動的,有很大的可能會原諒他。

只是在慕容雪菡跟狐小仙兩人醒過來很長時間詩詩都沒有醒過來。

李天霸走到小白的身邊,“詩詩比她們兩人晚,所以不會跟她們一天醒過來的,你別在這裏坐着了,回房間休息吧!”

“我要等着詩詩醒過來,如果不是我犯渾,詩詩就不會變成這樣了。”小白此時非常的內疚。

他怕詩詩跟慕容雪菡一樣會失去記憶,他怕詩詩會不認識他了。

“你知道錯了,我想詩詩會原諒你的,以後記得不許再惹她生氣了,趕緊吃點東西回房間休息吧!”李天霸說道。

“李大哥,我就在這裏等她,你不用管我,我也不餓。”小白看着李天霸說道。

李天霸見小白這樣自己也不好說什麼了,“你願意在這裏就在這裏等着吧,我先走了!”

晚上花精跟花王在一個房間內休息,花精一直沒有回大世界的打算,突然回來她其實是很好奇的。

包括花精會救一個凡人,雖然是她的老闆,但是她也沒必要自損救她的老闆吧。

“花精你告訴我,你是不是跟那個陳奕霖有事情?”花王明顯能夠感覺到自己妹妹的變化。

“姐姐,我們能有什麼事情啊,我們要是有事情我會回到大世界陪你嗎?”花精微笑着說道。

“你要知道我們的血有多麼的珍貴,你竟然讓一個凡人喝了。你現在告訴我你跟他沒關係,你是不是糊弄你姐姐呢?”花王不滿的說道。

“姐,不是你想的這樣,其實我這次回來是有原因的。”花精不好意思的說道。

“什麼原因?”花王雖然沒談過戀愛,但是看得電視連續劇是非常多的。

女主跟男主耍小性子,她也見多了。

“不是,是子涵最近做了很多事情,我們兩人之間有了誤會!”花精不開心的說道。

花王知道子涵喜歡花精,她還以爲陳奕霖誤會兩人有事情呢。

“是不是陳奕霖誤會你跟子涵了?”花王問道。

“姐,是子涵陷害跟破壞我和陳奕霖的關係。”隨後花精把最近的事情全部告訴了花王。

“真沒有想到子涵會做這樣的事情,這件事情現在都有誰知道了?”花王是相信花精的,畢竟兩人是姐妹!

子涵跟她雖然住了一段時間,畢竟時間短,對子涵談不上了解!

她只知道子涵喜歡她的妹妹,子涵平時也沒有什麼不好的表現!

“我也沒有想到,我一直以爲他是個不錯的人,他在人類世界也找了個女朋友,本以爲他有了新的生活,就不會關注我的生活了,真沒有想到他會跟莫雨欣那個女人一起,對陳奕霖下手!”房間內只有姐妹兩人,花精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講給花王聽! “他在人類世界找女朋友了?那他到底想做什麼?你回人類世界了不能跟他住在一起了,你自己再租一套房子吧,或者拿一些仙花仙草籽給石哥,讓他給你錢你在人類世界買一套!”花王擔憂的說道!

她們花草世界唯一的財富就是這些仙花仙草了!可以說比黃金都要賺錢!

雖然花精名下有很多秦巖的資產,但是她不想花秦巖的錢!

“我知道了,我回去後就搬家,你不用擔心我,我有片酬的,夠我自己養活自己的!”花精笑着說道!

她明白她姐姐的意思,她跟秦巖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她姐姐都不花秦巖的,她更不會動一分一毫了!

“看樣子,你這是要原諒陳奕霖了!”花王本想問問妹妹的意思,沒想到妹妹自己把自己的打算說出來了!

“我想他這些日子也不好過,他肯定特別的後悔,他讓他哥哥給我他頭髮的時候,我就知道他是被冤枉的,他平時特別注意自己的形象,他能夠不顧形象的把自己的頭髮剪下來給我,他肯定是捨不得我的!”花精此時突然有些傷感了起來!

本來在人類世界還想故意氣一下陳奕霖的,此時卻變成了心疼!同時也特別的想念陳奕霖!

“看你這樣子,以後可別動不動鬧彆扭了,真能折騰死個人!”花王沒想到這個妹妹竟然自傷救陳奕霖,更沒想到她會喜歡上一個凡人!

眼下最要緊的事情是解決大世界的事情,如果任由大秏族在大世界爲所欲爲,那麼秦巖辛苦打下的大世界就會不保!

秦巖自從跟木景年說大世界有事情後,木景年就消失了,秦巖知道他肯定是去大世界了!

在四象現在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跟金家小姐的婚事!所有的人對金木兩家的婚事都特別的看好,唯有木景年因爲婚事不開心!

雖然木景年從來沒有說過他不喜歡金家小姐,但是從他的舉動中就能夠看出來!

今天,是木家向金家下聘禮的日子,但是主人公竟然不在家裏!

“沒有人知道木景年在哪裏嗎?”木王生氣的問道!

木景年宮裏的人全部整齊的站在院落中,低着頭不語!

木景年如果不出現,木家就徹底的讓金家沒有面子了!

“你們如果再不說,每人抽三十鞭子!”木王大怒的說道!

“木王饒命啊,奴才們真不知道三王子去哪裏了!”嚇的渾身哆嗦的下人們異口同聲的說道!

“木王,三王子失蹤的當天,藥材鋪的人來找過三王子,不知道跟三王子失蹤有沒有關係!”侍衛撞着膽子說道!

木王知道木景年把秦巖安排在藥材鋪了!

在木王看來,木景年這個時候肯定在大世界!

木王隨後向府外走去,木景年的母后此時也鬆了一口氣!

她平時很少見木王這麼生氣,她也害怕木王會處罰木景年!

以前她跟木景年說過跟金家結親,木景年直接敷衍她過去了,她知道自己的兒子不喜歡金家的女兒,但是在四象爲了能夠長期的發展,也爲了以後他自己的前途,他就算是不願意也要娶了金家的女兒!

木王到藥材鋪後,不知道該如何跟秦巖相見,秦巖雖然是未來的道皇,但是現在就是個普通人,以後能不能成還要看他自己的修爲!

情況雖然是這樣的情況,但是爲了不得罪秦巖,說話還是要客氣一些!

木王走進了藥材鋪,掌櫃的一看木王來了,趕緊帶着人下跪行禮!

只有秦巖站着盯着木王,掌櫃的見秦巖這麼無禮,“秦巖,見到木王還不趕快行禮!”

掌櫃同時又被秦巖的行爲嚇出了一身冷汗!

就連平時欺負秦巖的那個人,也被嚇的不知所措了,他沒想到平日裏像個軟柿子的秦巖這麼大膽!

木王面無表情的對秦巖說:“跟我出來一下!”同時心裏也是非常佩服秦巖的膽識,一點本事沒有,架子竟然還這麼大!

秦巖隨後跟着木王走出藥材鋪!

“老闆,秦巖就是個禍害,以後我們可不能讓他在這裏工作了,要不然我們的小命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丟了!”欺負秦巖的那個夥計生氣的說道!

“趕緊去做你的工,今天秦巖不在,他的活你做了!”掌櫃的說完回到櫃檯內,開始研究自己的藥材去了!

他哪裏敢把秦巖趕走啊,秦巖就是木王安排進來的!雖然不知道爲什麼會給他這裏放一個秦巖,但他知道是爲了隱人耳目,他們不想讓秦巖太過特殊了!

在他看來,秦巖就是木王在外的私生子,不敢帶回王宮不敢給秦巖身份,不敢給他府邸,爲了他能在四象生存偷偷的放在了他這裏!

“大世界出什麼事情了嗎?”木王開口問道!

“我也不知道出什麼事情了!”秦巖簡潔的回答道!

“真沒想到,你竟然有本事指使我兒子替你辦事!”

“不是木王的命令嗎?他去大世界把我帶過來,不都是木王的命令嗎?”秦巖此時可不敢說大話,畢竟在這裏他的法術還很低!

沒準自己哪句話說錯了就會給自己惹來殺身之禍!

“你還挺會說話,今天他跟金家的小姐訂婚下聘禮,他在大世界肯定是故意逃脫的,此時就算是去時間也趕不上了!”木王明白,此時的木景年並不是聽秦巖的吩咐,而是不想去金家下聘禮!

“我也很抱歉,我不能幫到您!”秦巖看着木王說道!

木王看着秦巖,突然笑了,是那種開心發自肺腑的笑意!

秦巖皺了下眉頭,心想:這個老傢伙怎麼笑的這麼開心,他想幹什麼?

秦巖此時想的木王全部知道,“老傢伙想帶着你去下聘禮!”

木王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秦巖整個人感覺有點暈,他沒想到木王竟然能夠有這麼高深的讀心術!

看來以後在四象可不能隨意的想東想西了!

“帶着我去?我法力這麼低能做什麼!”秦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木景年既然在大世界幫你做事情,他在四象的事情你應該幫他!”木王說道,互相幫忙是應該的,但是秦巖如果幫木景年把婚事訂了,木景年回來後真能過來掐死他!

“這個事情我幫不了他吧,他萬一不喜歡那個女的,我去幫他訂親,他回來饒不了我啊!”秦巖有什麼說什麼,幫他幹其他的事情可以,幫他訂婚那可不行!

“這件事情你幫也得幫,不幫也得幫!”木王說完手在秦巖的年前一晃,秦巖就暈倒了!

“帶回王宮,給他換上三王子的官服!”木王對身後的侍衛說道!

當秦巖醒過來的時候,下聘禮的一行人已經進入了金王的領地!

“我這是在哪裏?”秦巖看到身邊只有兩位漂亮的小姐姐,面無表情的看着他!

兩人是木景年的貼身女護衛,楊旭楊坤兩姐妹!

“三王子你醒了,我們馬上到金王宮了!”楊旭笑着說道!

“我不是三王子,我是秦巖!”秦巖此時想不管到哪裏了,他都不幫木景年做這件事情!

“慕容雪菡,狐小仙,詩詩擅自闖四象,她們三人的行爲觸犯了四象的死罪,如果你不想她們三人死,就老實的把這個親事辦了!”楊旭依舊笑容滿面的說道!

“你們不要動她們!她們要是出什麼事了我一定饒不了木王那個老傢伙!”秦巖生氣的說道!

“你自己都自身難保,還想着別人安危,真是可笑!”在楊旭楊坤兩姐妹看來,秦巖屬於最低等的人羣,她們搞不懂木王爲什麼讓他假冒三王子!

“好,我同意幫忙,我的人不能動!”秦巖無可奈何的說道!

他發誓遲早有一天他要把今日丟的面子找回來!

“早點想通,不就不用吃這點苦頭了嗎!千萬不要耍什麼花樣!”楊旭對秦巖說道!

“大膽,有你這麼給本王說話的嗎?”秦巖嚴肅的說道!

“三王子,我錯了,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小的計較!”楊旭隨後給秦巖揉肩膀!

幾人已經到了金家境地了,說話應該注意了,如果穿幫了,木家跟金家往後可就結下仇恨了!

“公主,聽說下聘的隊伍馬上要進宮了,大王子已經出門迎接了,聽說木家的三王子儀表堂堂,年少有爲!公主馬上就可以看到未來的夫婿了!”金家公主的大宮女童童高興的說道!

以後公主出嫁,她也會當陪嫁丫頭服侍她左右的!

“胡說什麼,本公主還沒答應嫁給他呢!”金家公主害羞的說道!其實心早已經飄到木景年身邊了!

他們小的時候曾見過一面,那時候她就特別的喜歡木景年,喜歡跟在他的身後,她一直希望自己長大後嫁給木景年,沒想到夢想成真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