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們是不是要陪客人!”葉安陽慢慢深入。

阿牛再次點了點頭。

“她們竟然要陪客人,那是不是要脫衣服啊,完事了,再穿衣服啊!”葉安陽淫淫的笑了起來。

“我們又不是客人,哪裏看的到啊!”阿牛問了一句。

“大哥,這你就外行了吧!每個房間都是有攝像頭的,我們可以坐到監控室去啊,那的老闆我認識,憑我和他的關係完全沒問題。”葉安陽越說越起勁。“大哥,想想看,十幾個電腦屏幕圍着你,屏幕上美女們都在脫着衣服,場面何等壯觀,爽不爽啊。而且,大哥,只要你有興趣,不單可以看美女脫衣服,還可以接着往下看哦!”

阿牛一顆騷心撲通撲通的亂跳。“現場秀!十幾個屏幕的現場秀!” “速度,開到一百二十!”張玲玲怕車子跑不快,特意叮囑了一句。她靠在車座上,眼眸微閉,連續打鬥讓她這樣的猛女也有點累了。今天她最初的計劃只是去抓一些搶劫的小毛賊,沒想到,卻碰上了那個流氓醫生,一路跟着他,竟然端掉了兩個地下窩點,這些都是一等一的大案。

張玲玲肩膀上的傷已經隱隱開始發疼了,醫生囑咐過她,在一個月內不能做劇烈的運動,否則,傷口會再次裂開。該死,她心裏暗暗的罵了一句,這傷口影響實力的發揮,要是以前,對付保安和農民工這樣的對手,絕對不會捱打。


“隊長,要不,你回家休息吧!”一個警員關心的說道。“告訴我們這人的樣子,我們去把他抓回來就可以了。”

“不行!”張玲玲搖了搖。“必須是我去抓他才行,而且,我也想看看那傢伙會不會去另外一個賭場。”

“呵呵!”警員們笑了起來。“張隊長,已經兩次了,他們或許產生了警惕,還會找下一家嗎!”

張玲玲笑了笑。“這些賭鬼,手要是癢了,什麼都不會顧忌,我們連續兩次攪了他們的局,他們一定沒玩夠,還會找下一家的,我們只需要偷偷跟着他們,可能還會有更多收穫。”張玲玲對賭徒的心理還是很瞭解的。

警車開足馬力,全力追趕。

過了半個小時後,葉安陽和阿牛達到目的地。這家休閒會所非常大,從外表看上是一家做正規生意的休閒場所,裏面的員工穿得規規矩矩,樣子也規規矩矩,連手臂都沒有露出來,非常正經。

葉安陽走過去和一個領隊說着什麼,領隊頻頻點頭,葉安流掏出幾百人民幣給他當小費後,領隊熱情的招呼着他和阿牛。

“裏邊請!裏邊請!”領隊恭敬的說着。在他的帶領下,阿牛和葉安陽左一個拐彎,右一個拐彎,一會兒坐電梯往上走,一會兒坐電梯又往下降,繞來繞去,整得跟迷宮似得。終於,在繞了十多分鐘後,阿牛和葉安陽來到了一個舞場。“請入座!”領對帶到這算是完成他的工作了。“表演馬上開始。”


“這是什麼地方!”阿牛問了一句。

“這裏叫別有洞天!”葉安陽湊到他耳邊解釋。“是顏色表演!這塊地方專門被開發出來用於從事色情,吸毒等行當。外面從事的都是正常業務,掩人耳目。休閒會所真正的核心業務其實就是這塊,利潤驚人。”

舞臺下已經坐了不少人,都在竊竊私語,時不時發出**的笑聲。

幾分鐘後,舞場的燈光突然暗淡了些,而舞臺上燈光閃耀,一羣穿着暴露的美女陸陸續續走着苗步出來了,她們搔首弄姿,性感妖嬈,將自己最有魅力的一面呈現出來,長腿,豐胸,翹臀,比比皆是,她們用身體取悅臺下的色鬼。

阿牛目不轉睛的盯着她們。

“怎麼樣,大哥,合你口味吧!”

“合,太合了!”阿牛心裏歡喜的很,她就喜歡看美女們這個樣子,身材好就是要亮出來嘛!胸*罩是世界上最偉大的發明,而衣服則是世界上最次等的遮羞布。

美女們開始跳舞,擺出各種性感撩人的姿勢,現場的氣氛被推向**,吆喝聲一浪大過一浪,幸好這裏的隔音效果很好,要不然,整個市區都能聽到這裏的尖叫聲。

“大哥,這些美女可以點的,就像點菜單一樣的享用這些美女。”葉安陽小聲的說着。“看到了沒有,她們每個人身上都有一個號碼,你要是看上哪個了直接報號碼給工作人員,他們就會在舞會結束時安排好接下來的服務。”

“不!”阿牛搖了搖頭,他的眼睛一直瞄着舞臺上胸部最大的那個美女,他心不在焉的回答。“她們都是些破罐子,看着養眼就行,要真什麼的還是算了吧。”

“矯情!”葉安陽憋了憋嘴。“出來玩,還考慮這麼多!”

“不是矯情!是原則,懂嗎!”阿牛回過頭看了葉安陽一眼,隨即又轉過頭去看着那個大胸部女人了。女人要是沒胸將是多麼可怕的一件事情啊。

在場的人開始陸陸續續報號,來這裏消費的人大多都會選擇繼續購買服務,或許,一開始只是想看看,但是,到了這種環境,看了這種表演,情緒高昂之下,很難剎住車的。

熱舞進行了二十多分鐘後結束了,衆人陸陸續續的進入到自己的房間開始享受美女的貼心服務。

“走吧!大哥!”葉安陽叫了一句。“他們都去房間了,我們可去監控室吧!繼續看他們的表演。”

“安陽!”阿牛有點猶豫了。“你說,我們這樣做會不會很變態啊!我從來就沒有偷窺過別人。”


“大哥,你這是怎麼回事!”葉安陽不高興了。“我們不是偷窺,我們是光明正大的看,每個休閒會所和酒店都有這樣的監控設備,你不看,別人也會看啊!”

“這樣啊!”阿牛稍微放鬆了一點。肥水不流外人田,反正都要被看,還不如自己去看呢。

“對呀!”葉安陽繼續說道:“大哥,你就當作是看一場豪華的大片唄。”

嘿,不錯,反正蒼老師的影片自己沒少看,有什麼好糾結的,這樣一想,阿牛安心多了。“走,安陽,十幾個電腦屏幕呢,咱們得抓緊點。”

“咦,大哥,你怎麼變得這麼快!”葉安陽賤賤的笑了笑。

阿牛和葉安陽來到監控室,裏面一個工作人員看着監控畫面,流着口水哈拉。“哼”葉安陽哼了一聲。工作人員回頭一看。“哎呀,葉總您來了,請,您慢慢看,我這就出去了。”葉安陽點了點頭,這小夥子機靈,於是給了他一百塊錢小費。

葉安陽一看屏幕,驚呆了。“靠,這位仁兄也太心急!這麼快就進入主題了!”屏幕上,一個美女趴在桌子上喘息着。

“什麼亂七八糟的,換臺!”阿牛不喜歡看這樣的場面。“我只喜歡看美女將衣服脫下或者被脫下的畫面,其他的一概不看。”

“不是吧!”葉安陽一臉委屈,他倒是想看。“大哥,你不是有病就是有潔癖!”

“潔癖!”阿牛聽到這兩個字,渾身一顫,不知道怎麼搞的,自然而然就想到了張玲玲這個女人。

靠!阿牛暗暗罵了自己一句,我來這地方,心裏頭還想着她幹什麼呀!阿牛不知道,此刻,張玲玲已經來到休閒會所的外面了。 “色情場所!”雖然一塊坨大的牌牌上寫着休閒皇宮,但張玲玲可不這麼認爲,她的臉色變得極爲難看起來。好你個流氓醫生,不單賭博,還喜歡嫖娼,真是五毒俱全,你這樣的臭蟲真應該用火燒死啊。

“張隊長,這好像是一家正規的休閒場所!”一個警員提醒道。

“絕對不是!”張玲玲查都不用查就已經可以確定,這裏面絕對隱藏着一個黑點。那個流氓進去的地方能幹淨到哪裏去呢!蒼蠅臭蟲總是喜歡往有屎的地方去啊,真是真理!

“你們十個人,把這家休閒會所裏裏外外,都包圍起來,不要讓一隻蚊子給逃掉了。”她發號施令。“其他人,跟我進去搜人,一定要找到這家休閒會所隱藏着的據點。”她心裏暗暗發狠,太可惡,竟然還嫖上了,等會抓到你,真的要閹了你!

張玲玲帶着人馬衝了進去。領隊看到了,對着身邊的一個跟班說道:“快向老闆彙報情況,就說這裏已經被警察包圍了。” “好!”跟班回答一句後,悄悄的走掉了。

領隊一臉笑容的走到張玲玲面前。“今天到底吹了什麼風,警官們竟然光臨本店,真是蓬蓽生輝啊,小星,快點安排房間,讓警察大大們都躺下洗洗腳,放鬆放鬆。您看,您們是洗那種呢!”領班一臉媚笑。“不管那種,八折優惠!”小星是會所的女服務員,聽到領隊喊話後,嘟嘟的跑過來。

“住嘴!”張玲玲不耐煩了,這個男人唧唧歪歪的一大堆,不就是想掩飾下去嗎,在老孃面前這招不起一點作用。

“這…這…”領隊尷尬的笑了笑。“警官,那您們自己點!小星,伺候着。”

“是!”小星恭敬的答着。

“你還挺會裝的!”張玲玲沒好氣的看了他一眼。“明說了吧,我們不是來洗腳按摩的!”

“那您們是來幹什麼的呢!”領隊笑眯眯的。

“你心知肚明!”張玲玲狠狠的瞪着他。“你現在坦白還來得急,待會要是搜出點什麼,你會受到牽連的,是要坐牢的。”張玲玲振振有詞,她這招嚇唬嚇唬那些心志不堅定的人還可以,要是碰上老油條或者是阿牛這樣的賤貨,那就沒戲了。

領隊笑了笑,整了整衣服,身體立得筆直,換了一種口吻說道:“對不起,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你請便!”之前稱張玲玲爲您,現在是你請便,之前是低聲下去,現在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前後變化那是相當的大啊。這領隊也是個人物,不受張玲玲的威脅。也對,那些老闆敢用這樣的人來打點生意,沒兩把刷子怎麼行呢!

張玲玲聽出他話裏的味道來了。“不見棺材不掉淚,你有種!”

領隊不以爲然。“如果警官是來消費的,我可以安排一個帥哥給你按摩按摩,如果警官是來雞蛋裏挑骨頭的,那對不起,這裏不歡迎你,送客!”

“滾!”張玲玲也不是好惹的。“來人,先把這個領隊扣上,在慢慢搜查!”

兩個警員走過去,很麻溜的將領隊雙手一絞。

“你想幹什麼!”領隊大鬧起來。“你有什麼權利可以這樣做!”

“我再問你一遍,你願不願合作!”張玲玲一臉笑容。

“呸!”領隊吐了口水在地上。“你是警察嗎,濫用私刑,你怎麼像個土匪!”

“用點力!”張玲玲朝着那兩個警察說道。

於是,兩個警察將領隊的手絞緊了點。

“啊”領隊疼痛得喊了出來,但他比較硬,一點都不怕。“這樣對你爺爺,你這個八婆,不得好死,你就是一絲不掛的躺在牀上爺也不會正眼瞧你,爺一定會把你一腳踹下牀,八婆,沒人要的八婆!”

“草你媽!”張玲玲聽到後當即大怒,一腳踢在他的肚子上,領隊疼痛難忍,自然而然整個人都彎曲了下來,一陣乾嘔。張玲玲的這一腳,非同尋常,就是那些經常打打殺殺的大漢捱上了,也得在地上打滾,要不是兩個警察夾着,估計他已經趴下了。下這麼重的腳,張玲玲真的是很生氣了。難怪她脾氣這麼暴躁,天天跟這些混混打交道,脾氣能好嗎!

“土匪啊!咳咳…”領隊哀嚎着。“小星!”他看了一眼旁邊的服務員。“快報警!”這一腳估計是把他的腦給整殘了,已經記不清他面前的是誰了。

“這…”服務員小星爲難了,她是個明白了,眼睛的不就是警察嗎,打電話報警有用嗎!

“擡起頭來,看着我!”張玲玲一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領隊擡起頭看着他,一臉衰樣,他已經後悔去惹惱這個女警察了,這回是他判斷失誤,他以爲作爲一個女人再怎麼兇也兇不到哪裏去,誰知道,她一上來就打人,而且出手還這麼重,他的半條小命都沒了。“咳咳…”

“你剛纔有沒有罵我是個沒人要的八婆!”張玲玲平淡無奇的問了一句。

話已經說出口,又不能收回去,領隊只好點了點頭。

“很好!”張玲玲也跟着點了點頭。“你知不知道,我最討厭的就是別人罵我八婆了,你不單罵了,還一連罵了好幾句,你真的很有種。”張玲玲心中已經怒火滔天了,但是她還是強行忍住。“你還記得你罵了我幾次嗎!”


領隊搖了搖頭。


“啪”的一聲,張玲玲重重的甩了他一個巴掌。領隊臉上立即印上了幾根紅槽。張玲玲這麼生猛,把旁邊的服務員小星嚇得直打哆嗦,她心裏暗暗想到:領隊說得一點都沒錯,這種女人就是脫光了也沒人敢要,領隊怎麼遇上這女人了,命好苦啊!

兩個夾着領隊的警察相互看了一眼,心裏頭都覺得張隊長下手太重了,但誰也沒有膽子說出來。心裏暗暗想到:張隊長這麼狠,誰敢要啊,當真是嫁不出去的主,除非遇到能降的住她的男人,可是,這樣的男人沒幾個啊。哎,估計她這輩子是嫁不出去了。

就在衆人思考的時候。“啪”的一下,清脆的巴掌聲將衆人拉了回來。不是吧,她還在扇巴掌。

領隊這貨的臉已經高高腫起,嘴角處流出血絲。我真不應該去惹這女人啊!他現在腸子都悔青了。

“我問你,你挨幾個巴掌!”張玲玲露出兇悍樣。

“兩…兩個…”領隊折磨得死的心都有了。

“不錯!”張玲玲點了點頭。“兩個,還差一個!”說着,拍的一下,一巴掌又狠狠的抽在了領隊的臉上。打完後,張玲玲笑着說道:“你剛纔說了我三句八婆,我就還你三個巴掌!你現在記不記罵了我幾次啊!”

“三…三次…”領隊有氣無力的說道。他轉頭對着女服務員,一臉哀求。“小星,你報警啊!”

“領隊!”小星可憐兮兮的。“她們就是警察,報警有什麼用啊?”

“小星!”領隊要哭了。“你怎麼還不明白,我就算蹲進警察局的監獄,也比在這裏受這八婆的氣強啊。”

這話一出,領隊立即後悔了,而張玲玲也不善的看了過來。

“不,不”領隊露出了驚恐的神情。“順口,不,口誤,我真不是有意要說你八婆的..”

呃,又說了一句!

“啪”

“啪”

天吶,有沒有組織能管一管這個瘋女人啊!捱了五個巴掌的領隊,臉比豬頭還難看,連他媽都認不出來了。 五個巴掌下去,張玲玲覺得自己的手都火辣辣的疼。她揪住了領班的耳朵,拉長,再拉長,再再拉長,於是,殺豬般的慘叫聲響起來了。“你現在知道我的脾氣了吧,我再問你一遍,窩點在哪裏!”

領隊猶豫了一下。

“說!”張玲玲大喝一聲,同時將她的巴掌高高舉起,做出扇下去的狠樣。

“我說,我說!”領隊崩潰了,急忙求饒。他哭喪着臉,雖然他這張臉此刻已經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樂。“不要打了,不要再打我了,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張玲玲鬆了口氣,這下終於可以直搗黃龍了。衆人也都鬆了一口氣,他們鬆口氣的原因顯然要比張玲玲多一層含義,那就是領隊這個倒黴蛋不用再該打了,小星包括警察在內的所有人都看不下去了。

於是,兩個警察攙扶着領隊,向着休閒會所深處的窩點走去。“往左拐!”領隊弱弱的指了一下。張玲玲帶着人馬立即往左拐。走到下一個十字走廊時,張玲玲看了領隊一眼,見他沒有反應踢了他一腳,領隊的臉腫得越來越大,都快將視線擋住了,他眯起眼睛,仔細的看了看周圍的環境。“再往左拐,應該就到了電梯口,坐電梯到10樓下。”

張玲玲按照領隊的線路繼續往前走,果然,走了一分鐘左右後到了電梯口。

“張隊長,我真是佩服你,要不是你制服了這傢伙,憑這迷宮一樣的設計,我們或許要找半天才能找到窩點!”一個警員稱讚道。

“呵呵”張玲玲笑了笑。“現在犯罪的人都是高智商,設計成這樣,把人繞暈好藏污納垢,我們警察在這方面會越來越落後於他們,所謂的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不是沒有道理的。”

“是啊!張隊長說得有理。”一個警員附和。“我們警察就這麼多人,可是,想犯罪的人卻越來越多,手段越來越高明,這該怎麼辦呢!”

“其實,要解決這個問題只有一個辦法!”張玲玲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就像這所房子一樣,不管裏面怎麼

彎彎曲曲,左拐右拐,只要鎖定裏面確實有污點,那就可以用暴力直接將整棟樓都掀翻,這樣,不也達到目的了嗎!”張玲玲頓了頓,繼續說道:“我們警察不用跟這些混蛋比腦子,只需要比他們更加暴力就行了!所有犯罪都是由人造成,抓住人性這條弱點可以解決一切,就像這次一樣,我知道這所房子裏面一定有色情服務,所有才會毫無顧忌的扇這領隊的巴掌。”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