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殺過人,而且,還殺過很多人!

在三界中,冥界是最為安逸的,但小九兒在仙界和修真界中干過不少殺孽,她專門挑那些販賣妖獸的人類修士來殺,每次都是開膛破肚的虐殺。

她要把她的痛苦,加倍的奉還給他們!

「收下,我的復仇。」

除了在拍賣會上把她從閻王殿里拉出來、並毫無目的,無條件給她溫暖的王辰,她不相信任何人類,包括修士和普通人。

「走吧九兒,和一個螻蟻爭吵你不覺得太掉價嗎?」王辰摟住小九兒的玉頸,繞過白染朝HH集團走去。

「嗯嗯!」小九兒秒變乖巧小貓咪,任由王辰摟著,「小辰,你會跳那什麼舞嗎?」

「額,不會。」王辰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他確實不會跳舞,「當然,如果九兒想看的話,我可以學一下。」

「嘻嘻,小辰你就算了吧,你的身體硬邦邦的,哪裡跳得動。」小九兒笑嘻嘻地揉王辰的頭,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她可不認為王成能跳得出舞來。

「哇擦,九兒你敢取笑我,就算你是妖皇我也能教訓你!」王辰大感不爽,居然被小九兒嘲笑了,使出一陽指直擊她的腋下。

「哎,我錯了,我知錯了,我再也不笑話你了,放了我,放了我吧……」小九兒一邊笑一邊往前跑,一人一妖就這麼打打鬧鬧的跑到了HH集團。

另一邊,呆愣在原地的白染回過神來,掏出一部手機,撥通了一個號碼:「喂,王爺,任務失敗了,那隻貓妖非常警惕,而且王少很護著她。」

電話里傳出一個低沉的聲音,聽不出情緒:「嗯,既然這樣,你可以再找機會,總之給我不計一切代價殺掉那個叫小九兒的貓妖,王家的一切勢力和人脈你都可以動用,只要別暴露我們就行了。」

「是,那麼……」白染恭恭敬敬地應了一聲,到後面欲言又止,臉有些紅了起來。

「放心吧,只要你殺了那隻貓妖,王辰自然可以安排給你,前提是你能打動他的心。」電話那頭似乎知道白染在想什麼,說完這句話直接掛了電話。

HH集團內,沈厲寒正在開會。

「寒總,我們的公司股票遭到國際第一和第二的集團聯手打壓,產品也被他們詆毀,在國外的銷售已經滯停。」一位公司高管說道。

總經理楊天辰皺眉道:「這樣下去HH集團遲早會倒閉,公司股價縮水了80%,已經岌岌可危。」

又有一位高管道:「不但如此,我們的核心配方也被人盜取,被國際第二的NB集團收走了。」

聽著這些壞消息,沈厲寒俊俏的臉上古井無波。

這些東西他根本就不關心,這個集團對他來說也只是一個工具而已,壞了就不要了。

他是龍族,對這些東西本就只是覺得好玩才試著做的,壞了大不了不要了,權力和財富對他來說沒有任何吸引力。

可是沈厲寒的HH集團還養了不少人啊,他雖然不在意這些人的死活,但畢竟是來他集團工作過的。

「寒總,您說句話啊。」一位高管看沈厲寒一言不發,催促道。

周圍幾個高管的嘴角往上勾了勾,但依舊面色著急地看著他。

這些人的醜惡嘴臉沈厲寒自然發現了,不過他也懶得管。

正當會議室的氣氛有點不對勁的時候,大門被人推開,一名員工進來報告:「寒總,外面有兩個人說要見你,那個男的說你不去的話,他一把火燒了HH集團。」 「劉倩倩?」大壯麵露好奇。

「既然你那麼想知道,那我就告訴你,不過你可能會覺得很荒唐,但是這就是事實。」程慕凡說完,大壯很是期待。

「其實郭茜茜和劉倩倩都是同一個人,只不過他們現在是前世和今生的關係,郭茜茜是劉倩倩的前世,劉倩倩是郭茜茜的今生,你認識的是郭茜茜,而之前你見到的是劉倩倩,現在你所處的位置是在劉倩倩的夢中,因為前世和今生的聯繫,所以她才頻繁的夢到你,因此就有了你的存在。」

聽程慕凡一說,大壯越來越疑惑,越來越搞不清楚他究竟是誰。

程慕凡接著說道:「你的每一次出現,都是因為劉倩倩在做同一個夢,夢裡或許就是她上一世所牽挂的人,而那個人就是你。

而你之所以會頻繁出現在這,也是因為你的執念和她的執念相互牽引。

感情是這個世界上最奇妙的東西,有時候兩個人之間的心靈感應會讓彼此產生一種聯繫,你和郭茜茜就是這樣。

但是遺憾的是,你現在只是一縷殘魂,或者就是一個執念,而劉倩倩早已經不記得你。」

「什麼?怎麼你越說我就越糊塗啊!」大壯很是不解。

「執念是這個世界上很難放下的東西,所以你現在不理解也很正常,不過該面對的早晚都要面對,既然你想不起來,那我就幫幫你,幫你回想起你究竟經歷了什麼?」

程慕凡說罷,就示意大壯坐下。

程慕凡隨即也盤腿而坐,他讓大壯盯著自己的眼睛,對大壯開啟了催眠模式。

只見大壯的困意來襲,眼睛慢慢的就合上了,程慕凡也閉上了眼睛進入了夢中夢。

此時大壯看到了他曾經的事迹。

那是一場充滿硝煙的戰爭,炮火連天,地上躺著的都是屍體。

大壯受了重傷回營,照顧他的是一個年輕的女志願者,她就是郭茜茜。

一朝一日,日升日落,郭茜茜和大壯之間產生了感情,可是在那個年代沒有那麼美好的戀愛,只有一起攜手奔赴戰場的命運。

但是他們的期待是最美好的,就是他日打贏勝仗,一同牽手回家。

可是天有不測風雲,生存在那個戰爭的年代,他們並不能如願以償。

一日,郭茜茜因為要去到另一個地點緊急支援,所以還沒來得及和大壯打招呼她就離開了。

大壯並不知道郭茜茜去了何處,他想找,奈何自己要事在身。

終於,大壯手持槍火,奮力的和敵人對抗,可是有戰爭就會有犧牲,大壯不幸,在那次戰爭中奉獻了。

而就在大壯要離開世界的那一刻,他的腦海中浮現的都是自己曾經和郭茜茜在一起的場景,是多麼的美好,多麼的甜蜜。

大壯此時唯一最期待的就是能夠再見到過茜茜一面,能夠牽牽他的手,摸摸她的臉頰,可是大壯還是帶著遺憾離開了。

忽然,大壯猛的驚醒過來,這時大壯前所未有的安靜,雖然表面如此,可是他的內心卻痛苦至極。

也就是現在他才想起,原來自己已經不存在了。

「原來,我早就已經不在了。」大壯垂頭喪氣。

「其實你不是不在了,只是當初的那個你為了國家奉獻了,現在的你只不過也是那個時候殘留的一縷執念,或許你的後世此時也正鬥志昂揚的活著。」程慕凡寬慰道。

大壯麵露笑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人希望:「或許是吧!」

程慕凡輕輕點了點頭。

「對了,之前你說是因為我,所以讓劉倩倩每日人都被夢境所困擾,我想在這裡跟她說聲對不起,麻煩你幫我轉告她,這段時間以來是我打擾了,只要她現在過得很好,那我也就放心了。」

「我一定會轉告她的,我想她也知道。」程慕凡點點頭。

程慕凡看著大壯漸漸的釋懷,漸漸的放下自己的執念,執念被放下,他自然也就不復存在了。

大壯在對程慕凡露出一個感謝的笑容之後便消失在他的面前。

程慕凡環顧一下四周,他知道關於夢境的事現在已經解決了,不過只是一個因執念所產生的誤會而已。

此時的他需要走出劉倩倩的夢境,他閉上眼睛,嘴裡面輕聲念著咒語,不一會兒,他就幻化成了一縷雲煙直接就消失在了劉倩倩的夢境中。

回歸到現實,程慕凡睜開眼睛,他看到劉倩倩的眼角滴落下了淚珠。

隨後劉倩倩也緩緩的睜開了眼睛,剛才所發生的一切,所說的每一句話,劉倩倩都一清二楚,她做的夢她再熟悉不過。

劉倩倩起身坐了起來。

「怎麼樣,感覺如何!」程慕凡也隨即起身看著劉倩倩問道。

「原來這件事情也不怪他,也是因為我自己的執念,所以導致他進入到了我的夢境中,我卻一次次的讓他失望,是我的錯。

不過此時我感覺到很幸福,也很幸運,原來上一輩子我們就遇見過。」劉倩倩欣慰的感嘆著。

「若無相欠,又怎會遇見!劉倩倩,從你的名字上就能夠猜想到你們之間還有著一定的緣分。」程慕凡也感到欣慰。

此時,劉倩倩臉色一怔:「對了,剛才在夢裡的時候你不是說他的後世還活在這個世界上,那有執念,他是不是也能感受到關於以前的那些事情,我可不可以去找他?」

程慕凡點了點頭:「執念這個東西所產生的力量不是用語言就能敘述的,我想他應該也能感受得到,而且,他或許也有過這樣的經歷。

如果你想去找他,那麼我支持你。而且從之前的卦象上看,你即將桃花降臨,我想你們上一輩子沒能走到一起,這一世應該能夠在一起了。」

程慕凡說完,劉倩倩一臉的欣喜,即是感動,又是開心。

「但是目前還不知道那個人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啊他住在哪裡,尋找起來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程慕凡的話讓劉倩倩頓顯失落。

「不過幸好你是位畫家。」

這一個反轉又讓劉倩倩頓時激動:「那你是不是還有其他的辦法。」

程慕凡得意一笑:「因為輪迴轉世的人面貌上面都會有很大的相似,所以劉倩倩只要畫出大壯的模樣,就能夠大概的判斷出他的後世是個什麼模樣,到時候我有辦法幫你找到他。」

「好,那我馬上就畫。」劉倩倩激動的起身就準備開始。

而此時讓氣氛尷尬的是,程慕凡的肚子竟然不爭氣的叫了。

兩人相視,尷尬的笑了起來,劉倩倩略表歉意的說道:「真不好意思啊,我光記著我的事了,都沒在意時間已經過去了那麼久,那程先生,我請你吃頓飯吧。」

飢餓的程慕凡也沒有拒絕,點了點頭,就隨同劉倩倩一同出了門,走進了一家看起來不錯的餐廳。

程慕凡和劉倩倩坐下,兩人對於剛才的事情聊得很有興趣。

這時一個女服務員走了過來,她看了看程慕凡輕聲道:「程慕凡,是你啊!」

程慕凡聞言轉頭一看,頓時也覺得巧了:「鍾慧,怎麼是你啊,你怎麼做起了服務員,怎麼,你沒上學了?」

程慕凡對於之前的事情已經看透了鍾慧,所以現在他見到鍾慧自然就沒有什麼好感,現在的嘲諷,也只是讓鍾慧嘗一嘗被瞧不起的滋味。

鍾慧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是把菜單遞到程慕凡的手中和劉倩倩的手中,順便瞟了一眼劉倩倩:「吃點什麼?」

程慕凡和劉倩倩點好了菜,把菜單送回鍾慧的手中,鍾慧接過菜單之後又再次瞟了劉倩倩一眼,露出嫌棄的神情:「呵!程慕凡,你現在的女朋友長得也一般嘛。」

鍾慧說完就準備離開,程慕凡厲聲道:「站住,你剛才說什麼?」

鍾慧則是一臉的不屑。

程慕凡站起身來,走到鍾慧的面前盯著她:「我告訴你,飯可以亂吃,但話絕對不能亂說,你是不是忘了之前給你的那些教訓了。還有,她不是我女朋友。

再說了,她很漂亮,心地也很善良,不像你,一副愛慕虛榮的模樣,我勸你服務態度好一點,不然的話我就投訴你。」

說完,程慕凡就回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鍾慧此時怒不敢言,瞪了程慕凡一眼,轉身就朝著廚房走去。

程慕凡幫劉倩倩倒了一杯水:「不好意思啊,她是我一個朋友,精神有點問題,你別介意她說的話。」

劉倩倩笑了笑:「你真以為我是小女孩啊,我想她是你的前女友吧,雖然分手了,你也不能那樣說人家,怪傷人家自尊心的。」

程慕凡淡然一笑,沒有在說什麼。

鍾慧之後也就沒有再露面,或許是因為沒有臉再見程慕凡,又或許是因為他還沒有那個能力和程慕凡較勁。

吃過飯,兩人人再次回到了劉倩倩的家中,程慕凡坐在一旁靜候著,劉倩倩則是認真的畫起了大壯的模樣。

兩個小時之後,大壯的模樣就被劉倩倩生動的複製在了紙張上。 「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