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起身離開了,還有後面的結案報告需要整理,她的事情還是很多的。

「以後還想做警察?」樂天看著顧小冷。

顧小冷想了想,沒有表態。

「想當警察……就需要有一副公事公辦的心態,優柔寡斷是絕對不行的,你信不信你蘇紫萱姐如果知道我殺了人,她也會毫不猶豫的抓我,可是你卻根本做不到!因為小冷你的心太軟了……」樂天慢慢的說道。

顧小冷看著樂天。

「你看到杜小晗那個丫頭身患重病,就想學醫來救她,你看到學習生物化學可以提高你對於醫藥的認識,你就去跟著李光明學化學,你看到法醫可以提高你的動手能力,你就去學法醫……來來回回都是因為你要救人罷了!」樂天繼續說道。

顧小冷低下頭,她其實自己都沒有想到這麼多,只是有些東西她下意識地就去做了。

「小冷,其實救人分很多種!樂包那小子為什麼會去學中醫?其實如果他執意不想學,我也不會勉強他,他的目的和你一樣……所以說,做醫生,做化學家,甚至做律師都是可以救人的!你自己再考慮一下。」樂天點點頭。

顧小冷看著樂天,她的大眼睛里只有樂天關心的笑意。

「樂天哥……無論我做什麼,你都支持我的嗎?」她小聲的問。

「唔……沒錯!除了離家出走以外。」樂天回答。

顧小冷笑了。

「那我就不做警察了,我還是要好好的學醫,順便學好經濟學、法醫學、生物化學,我還要選修法律!」她堅定地說道。

「佩服佩服……」樂天不說服字也不行,天才的大腦容量可怕。

「樂天哥……那我也走啦!」顧小冷沖樂天喊了一聲,自顧自的跑了。

樂天咂了咂嘴,總算是解決了一件麻煩。

他也離開了審訊室。

顧小冷在警局裡面到處溜達,她偷偷來到了拘留室裡面,因為吳華涉嫌到了殺人重罪,所以他的拘留室是單獨的。

「喂……」顧小冷喊了一聲。

那個吳華正蹲在牆角,看起來已經萬念俱灰了一樣。

「你……你來了。」吳華看到顧小冷,臉上露出了驚喜的神色。

「你都求我了,我能不來嗎?」顧小冷點點頭。

吳華急忙從地上爬起來,衝到了柵欄的面前,他看著這個小丫頭,心裡倒是感激得很。

「說吧,好在紫萱姐沒有看到你偷偷對我說話,樂天哥也懶得管這件事,快點說……我能幫就幫一把。」顧小冷四下看了看。

她有種做間諜一般的感覺,心裡撲騰撲騰直跳。

吳華點點頭。

「其實……我在殺了護士長之後,曾經找機會偷偷地去了院長室,我也找到了他的密室,在他的柜子里偷偷的拿了一筆錢……」他低聲說道。

顧小冷驚訝的瞪大眼睛,這個傢伙還不傻嘛。

「你想讓我把錢給你的女人?」她問。

吳華點點頭。

「如果你能幫我……我下輩子當牛做馬也要報答你。」他急聲說道。

顧小冷的臉上露出了思索的神色。

「你想好了嗎?你不一定會死……你雖然殺了人,但是情有可原,而且你殺的人也是罪有應得……法律會酌情輕判的!按照紫萱姐的意思……你應該不用十年就出來了。」她提醒道。

吳華驚訝的看著顧小冷。

「你……這是什麼意思?」

「我的意思就是……你外面的女人在這十年裡找到別的男人的幾率是非常大的!你就不怕你的錢養了別的小白臉?」顧小冷這話說的比較尖銳。

吳華低頭想了想。

「不會!別人我不敢肯定,但是她不會!」他肯定的說道。

顧小冷倒是意外的看著這個男人,以她的年紀已經有一些懂男女之間的情愛了。

「那好吧,你把放錢的地方告訴我,我將錢給你的女人。」她點點頭。

吳華壓低聲音說了一個地址,顧小冷記了下來。

「放心吧,我一會就去辦。」顧小冷說道。

「謝謝!」

吳華看著顧小冷,那些錢是自己最後能做的事情了,他看著面前的小丫頭,這個小丫頭不會騙自己吧?

顧小冷看到吳華的眼神,她微微一笑。

「你放心吧,就你拿的那點錢,我顧小冷真的沒看在眼裡,我爸爸可是顧建!」她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吳華愣愣的看著顧小冷。 小雪端過水,輕啜一小口:“我可以看看你們的房子嗎?”

我想了想,點頭答應,隨即指着小二住的房間:“這裏面有人在睡覺,如果你不介意的話可以進去。”

小雪眼底閃過一絲詫異,這一次,我確定自己不是幻覺,雖然她很快的調整過來。

小雪先參觀的是我的房間,她只是進去簡單掠過一眼便不再看,然後很準確的找到玲玲的房間,依然是簡單的看了幾眼,最後才小心的守在小二住的房間。

她想了想,敲了敲房門,不一會兒,房門被打開。

小二從屋裏走出,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你是誰?”

小雪整個人像是愣住了一樣,眼睛睜得大大的,好半天才反應過來:“我只是準備……我是玲玲她們的朋友……”她的回答有些驢頭不對馬嘴,我奇怪的皺眉。

小雪見我們沒有說話,尷尬的笑了笑,猛地轉身朝着我和玲玲說了一聲:“我忽然想起還有其他事情,就不在你們這裏多呆了,拜拜。”說完逃似的離開了屋子,像是怕着什麼東西。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她的這一突然的舉動,竟然讓我想起林晴。

玲玲也緊跟着她下樓,我送送你。

小二饒有興趣的倚靠在門邊,看着我舔了舔有些發乾的嘴脣:“你朋友?”

我簡單的嗯了一句,坐在沙發上,腦中一片嘈雜。忽然想起上一次趙陽光也是看到小二後,逃似的離開了這裏,而小二同樣也是這樣的舔脣。

她們爲什麼會這麼怕小二,到底是有什麼不可告人的事情她不知道?

小二看着我冷笑了一聲,轉身去了倒了杯熱水,坐在我的對面。

“是不是很奇怪,她一看到我就想要躲?”小二毫無坐像的雙腿盤在沙發上,睨了我一眼,看到我臉上的好奇後,輕輕的吹去杯子上的熱氣。

我強忍着想要問明白的衝動,隨便的拿起茶几上的蘋果,狠狠地啃了一口。

見我沒有想要問她的意思,小二無所謂的聳了聳肩,本來還打算要告訴你的,但是看你這樣應該是不想知道,那我還是回去吧。

說完端着杯子就要往自己的房間走。

等等。我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好奇心,“我想要知道,你會告訴我嗎?”

小二的身子一頓,嘴角一勾,慢悠悠的轉過身來,“不會。”

我臉色一變,狠狠地瞪了她一樣,跑回房間裏。

……

樓下。

夏雪臉上一片焦躁,玲玲拉着她到一個無人的角落,你怎麼了?

夏雪,哦不,應該說林晴小心的偷瞄了一下她曾住過的屋子,心有餘悸的說道:“我必須要迅速的離開北京了,有那個人在,我怕金寧會很快的找到我,我可能會出去多一段時間,你自己小心一點。”

說完不等玲玲有所回答,便急急地離開這裏,像是在躲瘟神一般。玲玲看着她遠去的背影,目光略微的一沉的看向自己的住處。

我回到牀上睡了一覺,整個人渾渾噩噩的。 顧建……

這個名字吳華他自然聽過,華夏十大富豪之一……那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這個小丫頭居然是顧建的女兒,可她為什麼還是個警察?

顧小冷想偷偷溜出了警局,可是剛剛轉過一個彎,她就看到樂天正似笑非笑的看著自己,顧小冷的小臉唰的一下就紅了。

「需要幫忙么?錢太多的話……你一個孩子可是拿不動的……」樂天說道。

「樂天哥……」顧小冷心虛的喊了一聲。

樂天笑呵呵的看著顧小冷,一直到顧小冷點了點頭。

兩個人坐著樂天的車離開了。

樂天看著面前的這一包錢,那個吳華的膽子還是太小,幾千萬的錢只拿了不足兩百萬,如果換做是自己,怎麼也得多拿一倍。

「樂天哥……走吧。」顧小冷說道。

樂天拎著錢,重新上了車,他跟著顧小冷的指引繼續開車。

「那個吳華也是奇怪,他居然肯相信你。」樂天一邊開車一邊說道。

「我也挺奇怪的。」顧小冷笑著說道。

「怎麼了?你現在在幫的可是一個殺人犯!」樂天瞥了顧小冷一眼。

「樂天哥,我們現在的法律是不是有些錯誤?吳華雖然殺了人不假,但是他殺的人根本就是一個該死的人……」顧小冷看著樂天。

「你想說替天行道不是錯?」樂天反問。

顧小冷點點頭。

「呵呵,回去還是讓你紫萱姐弄幾本法律的書你看看吧,在法律的大規則下,任何人也沒有權力去結束別人的生命,但是你可以利用法律來懲罰壞人!這就是人的一個行為準則,如果替天行道誰都能用,你殺我我殺你,那豈不是亂了套?」

樂天慢慢的說道。

顧小冷從來沒有接觸過法律方面的東西,不過樂天的話他還是能聽得懂。

來到了南城城郊的一個小鎮子上,然後又繼續往下走,一個不足百人的小村子裡面,樂天的車子才停了下來。

「阿姨您好,您知道這裡有一個叫花娘的人嗎?」顧小冷跑下車詢問。

「哦,花娘啊……知道知道,她就住在村子最後面的那個草房子里,你們是她的親戚?你們怎麼才來啊……」這個中年女人看著顧小冷,又看了看一旁樂天開的車子。

「啊?我們來晚了嗎?花娘是不是出什麼事了?」顧小冷嚇了一跳。

「哦,倒是沒出什麼事,只是這連一口吃的都沒有……人又不能出門……」中年女人猶豫著說道。

顧小冷一聽,急急忙忙的跑上了車。

「樂天哥……村子的最後面,有一棟草房子。」她說道。

樂天一腳油門下去,車子來到了村子的後面,這個小村子一共才六排房子而已。

一個孤零零的草房子出現在樂天的面前,這樣的房子連樂天都很少看到。

顧小冷下了車,她看了看面前的草房子,這不是一個牛棚嗎?這哪裡能住人?

樂天也下了車。

「有人嗎?有人嗎?」顧小冷站在門口大聲的喊。

草房子裡面沒有聲音。

「花娘你在不在裡面?」顧小冷繼續喊。

一隻手突然從草房子的一個縫隙伸了出來,手裡還拿了一隻碗。

「啊!」

顧小冷一個沒防備,被這隻手嚇了一跳。

「沒事,裡面有人……」

樂天拉住了顧小冷,他看了看伸出來的這隻手,手上依稀有一些燒傷的痕迹。

「進去看看。」樂天說道。

顧小冷點點頭。

剛剛那一幕嚇到她了,如果不是樂天在場,她還真的是不太敢自己走進來。

樂天推開了草屋的門,這其實就是一塊木板而已。

草屋裡面倒是和顧小冷想象的髒亂差完全不同,地上雖然有一些乾草,但是看起來還是蠻幹凈的。

「咦?你就是花娘嗎?」顧小冷看到了一個躲在角落背對著她的女人。

「你們是誰?」

這個女人說話了,她的聲音非常嘶啞,聽起來像是抽煙抽多了的那種。

樂天看了看這個女人,微微皺眉。

「我們是吳華的朋友,他讓我們過來……」

顧小冷說道一半,這個女人突然轉過了身,她恐怖的臉直接嚇到了顧小冷!

「吳華怎麼了?」女人急聲問道。

樂天上前一步,他倒是對這個女人的外表毫無驚訝的神色。

「吳華已經報了仇了,不過他短時間內不能回來了。」樂天說道。

「他殺了那個女人了?好……也好!這樣他就不會再痛苦了。」女人喃喃低語。

樂天看到她的手下意識地撫摸在自己的小腹部位。

「花娘……你,你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顧小冷終於平靜了下來,她低聲問道。

花娘猶豫了一下。

「我的樣子嚇到你了,所以我從來不出門……都是村裡人可憐我,偶爾送點吃的給我。」她嘆了口氣。

「你這是被火燒的吧?」樂天問。

花娘點了點頭。

「小時候母親點燃了房子,她想將父親燒死……父親被燒死了,我卻沒死……」她慢慢的說道。

顧小冷不由的退後了一步,她的世界里都是歡聲笑語,唯一最大的苦惱就是以前媽媽對自己的看管,像這樣悲慘的事情她是從來沒有經歷過的。

「能讓我看看你嗎?」樂天問。

花娘的一隻眼睛好像有問題,她歪著腦袋看著樂天,點了點頭。

樂天來到花娘的面前,他先是仔細地看了看花娘的眼睛。

「眼睛還能看到光亮嗎?」他問。

花娘點點頭。

「看不清,只能看到一個影子。」

樂天取出了一片柳葉,他將柳葉揉成汁,然後放在花娘的眼睛上慢慢的揉著。

「疼……」

花娘低聲喊道。

「忍一下,你這隻眼睛問題不是很大,這是被煙熏成這樣子的,我試試能不能讓你恢復。」樂天說道。

花娘一聽,就咬著牙忍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