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她青春美麗的外表沒有絲毫的改變,甚至因為這五年每天都很開心,反而顯得更加年輕了。

平添了幾分小女人的嫵媚,怎麼看怎麼漂亮。

這天早上,夏念念一如既往的去藝術中心上班。

「霍老師,你來了?」坐在隔壁辦公桌的老師熱情地招呼。

夏念念五年前就改名叫「霍雨」,所以這裡的人都稱呼她「霍老師」。

「早啊,陳老師。」夏念念笑著說。

「麻煩你幫我看一下,我先去外面吃個早點。」

「好的。」

「謝謝啦!」

陳老師隨手把今天的報紙放下,就出去了。

夏念念眼睛直瞥了一眼,突然整個人就愣住了!

報紙上的標題是「御尊集團創始人莫長強老先生與世長辭」。

在夏念念的這一生里,給予她溫暖的那麼幾個人裡面。

莫老爺子算得上一個。

雖然莫老爺子和莫晉北的關係一直不好,但是平心而論,莫老爺子對夏念念還是很好的。

沒想到這個讓她敬重的老人竟然就這麼離開了。

新聞上說莫老爺子在這天的清晨溘然長逝了。

被人們發現的時候,他躺在自己的床上,手邊捏著一張全家福的照片。

據說他常常跟別人感嘆,他唯一的遺憾就是乖巧的孫媳婦去世的太早。

或許是心裡帶著遺憾離開的,但是他的遺容上表情卻是平靜的。

對於這個老人來說,死亡並不可怕。

他一生經歷的大風大浪太多了,平靜沒有痛苦的離開是好事。

他創辦了御尊集團,而且他親眼見到御尊集團在子孫的手裡更上一層樓。

莫老爺子的葬禮在他死後的第三天舉行,報紙媒體紛紛刊登了訃告。

夏念念在看到消息之後,整個人都震驚不已。

她太恨莫晉北了,這是她心中跨不過去的那道坎。

她連那個疼愛她的莫老爺子都沒有去關注。

但是再大的仇恨,在死後也就煙消雲散了。

何況莫老爺子從未虧待過夏念念。

夏念念臉上表情空白了很久,半晌之後才顫抖的用力捂住了臉,哭了出來。

這五年的時間過去得很快。

她先是假死,被霍月沉救了出來。

然後她又休養了半年,身體才漸漸恢復。

之後又遇到白善柔的事情,她被送到了B市。

現在她完全安頓了下來,竟然五年就這麼過去了。

她想起第一次見到莫老爺子的時候,他那張向來嚴厲的臉上對著她卻露出慈祥的笑容。

她心裡忍不住開始自責起來,她竟然連老人的最後一面都沒有見到。

夏念念緊緊咬著嘴唇,無聲的流著眼淚。

無論她有多麼恨莫晉北,卻沒有辦法恨那個疼愛她的老人。

她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她要去參加莫老爺子的葬禮。

她把這個決定告訴了霍月沉。

霍月沉猶豫了一下。

顫慄高空 夏念念跟他說,畢竟時間過去五年了,莫家的人可能都忘記她了。

去參加葬禮的人那麼多,沒有人會注意到她。

她就只是去送老爺子最後一程,然後就會回來,不會被人發現的。

霍月沉最終還是答應了。

霍月沉知道她的心切,買好了機票,連夜安排她去了T市。

從機場出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了,霍月沉派了噹噹跟著夏念念。

全程都有霍月沉安排的人嚴密布控,夏念念回去T市的消息沒有人知道。

命運被偏移的軌道似乎就要歸位了……



「小少爺,今天必須要穿黑色的衣服。」

傭人拿來了一套黑色的小西裝,試圖勸說莫承佑穿上。

五歲的莫承佑臉上流露出天真可愛的表情。

「為什麼要穿黑色?你不知道我最討厭黑色了嗎?」

記憶中,他生日的那天,爸爸總是會穿上一身黑衣離開家去某個地方。

不肯帶他去,也從來都不陪他過生日。

這讓莫承佑很生氣。

所以他最最討厭黑色了!

傭人低聲道:「小少爺,你太公去世了,今天是他的葬禮。你聽話,別調皮了,把衣服穿上吧!」

「誰調皮了?」莫承佑稚嫩的臉上露出不屑的表情。

拜託!

不要把他當成小孩子好不好?

他早就不是三歲小孩了!

「莫承佑,你怎麼還沒準備好?」傳來一個低沉好聽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莫承佑原本不屑的小臉立刻變成了一張討好又狗腿的臉。

「爸爸,太公只是睡著了,他跟我說好了,叫我不能哭。」莫承佑嬉皮笑臉地說。

五年後的莫晉北整個人幾乎變了一個人,身上永遠都帶著冷冰冰的氣質。

昔日的花花公子,變成了禁慾總裁。

他俊美的面容並沒有太大的變化,不過他的心卻早就已經冷了死了。

看著兒子說著天真的話,他在心裡嘆息。

念念死了。

現在爺爺也死了。

他們都一個個的離他而去了。

如果死亡真的只是睡著了,那還會有醒來的一天嗎?

他沉聲道:「快把衣服穿好,今天不許嬉皮笑臉的!」

「是!」莫承佑倔強地吐了吐舌頭。



莫長強的葬禮在一座靈堂舉行。

整個靈堂都是一片莊重肅靜之色,到處都放置著鮮花。

有很多人來參加葬禮。

夏念念捧著一束白菊花放在門口,她不敢靠得太近,怕被認識她的莫家人發現。

而且,她也不想見到莫晉北和冷煙煙。

對於她來說,她失去的那個孩子是他們永遠都彌補不了的傷害。

突然,正在向賓客謝禮的莫晉北彷彿感受到了什麼。

他猛地抬頭。 ————————————

——————

————————————

就算自己多心了,那也不虧,赫王乃堂堂鎮北大將軍,常年邊疆,看對自己也算禮待,那自己做個逍遙王妃,相敬如賓也是極好了。

——

五月中旬,天氣已是燥熱了起來,今年夏日來的也算格外早了。

整整一月,清媱與流光若水便趕著喜帕,喜服,累的不可開交。

清媱側躺在軟榻上小憩,流光輕輕的給清媱捏著頸子,若水將香爐里熏上紫檀香,拿著蒲扇給清媱納涼。

夢中,又閃現了如銀絛漫漫的杏花,自己彈著最喜愛的曲調,這一切美好都被那突如其來的的白衣男子打破,不斷向自己靠近靠近,兩人彼此呼吸彷彿都交纏在一起……

猛然驚醒,側坐起來,額頭也已是密密汗絲。

「若水,你且去給我倒杯茶來。」清媱嗓音還帶著睡醒朦朧的沙啞,又接著吩咐道,

「流光,你去放水罷,準備沐浴。」

「小姐,你肯定也是餓了,今日晚飯也未曾多用,我去小廚房做點蓮子羹你墊墊肚子可好?」

若水將茶端給清媱,接著說道。

嗓子微潤,也不似剛才那般難受的緊,清媱便道:「也好。」

待二人退下后,清媱怔了半晌,

自己怎會做這樣的夢,自己已快要為人婦……多年教養讓清媱自責愧疚不已,看來最近還是閑的慌了,才有心思胡思亂想。對,就是這樣,這樣不知是自我安慰還是自我默許。

——

閑人的日子總是分外難熬,忙人卻只覺得日子不夠用。

看著只綉好的裡衣和中衣,最為重要的外衣還未開始,便覺得焦頭爛額了。流光心靈手巧,若水善庖廚,自己從小喜愛讀書,撫琴皆能凈心,唯獨不善女工,只是勉勉強強拿的出手罷了。

情思入骨君可知 又看了看放在一旁的香囊,愣了愣。母親說等過些日子,赫王便是要親自登門納徵(又稱過大禮.類似今天的訂婚),正式請期(擇吉日完婚)。按照習俗男方到時會贈禮女方,女子便回禮以表心意。也就相當於定情信物了。

自己這輩子的歸宿,便就定下了……

「定情信物」? 家養小王妃 ,想到這個詞清媱便覺著甚是可笑,從未有情,何來一定?

—–

等到納徵之日,已是五月中旬,侯府也是一早便忙的不可開交。

未到辰時,流光若水便將清媱叫起穿戴收拾。

清媱本就生的慵懶,素日里都是辰卯之交才懶懶收拾起身,所以整個人看著便是焉秋秋的,睡眼迷濛,毫無精神。卻更顯的這眼中如含一汪春水。

—–

今日清媱梳著京城未出閣少女標誌的垂鬟雙肖髻,只用一個碧玉芙蓉簪鎖著,身著一襲曳地望仙滾雪細紗裙,兩耳用青玉穆耳墜修飾,端莊而不失少女特有的俏皮。

———-

註:因為是古言,今後文文里肯定會出現不少表示時間的詞,所以附上對應時辰表,十三希望各位闊愛閱文愉快阿!當然,知道的寶寶就不用看啦!

十二時辰與24小時對照表:

子時:23時—1時

丑時:1時—3時

寅時:3時—5時

卯時:5時—7時

辰時:7時—9時

巳時:9時—11時

午時:11時—13時

未時:13時—15時

申時:15時—17時

酉時:17時—19時

戌時:19時—21時

亥時:21時—23 ——————————————————————————————

巳時剛過,便聽小廝傳到:「赫王殿下到!」

來人在一波侍從護衛下走來。

身姿高大挺拔,薄唇微抿,眸光凜冽,身著滾綉金絲鑲邊廣袖黑衣,倒是不失莊重,只是,未免有些沉悶肅殺了些。

依舊一副猙獰的面具覆著,讓人望而生畏。

適逢休沐,侯府也是一片熱鬧。二房,三房老爺均同侯爺,敬林氏一道,早早在前廳等候赫王。雖說是一場家宴,但也少不得幾分官場氣息。

「參見赫王殿下!」

赫王踏門而入之時,眾人異口同聲,齊齊行禮。

「免禮,侯爺、夫人,各位大人客氣了。」回答道。

「禮不可廢,禮不可廢啊!王爺,請上座」敬天揚盡顯侯府當家本色。

「聽聞大小姐善音律,本王偶然得獲一把烏木琴,願與佳人相配。」便有侍從手捧琴盒裝好的禮物呈到侯爺面前。

「赫王殿下真是有心了,妾身先替小女謝過殿下!」敬林氏滿帶笑意的回答。

「春蓉,你且去聽竹苑瞧瞧大小姐在做甚,就說赫王殿下贈予烏木琴,讓大小姐過來一趟親自答謝罷」。

春蓉是敬林氏身邊的一等丫鬟,等敬林氏說完,便利索前往聽竹苑了。

約莫一刻鐘,春蓉便同清媱一同過來了。

膚如凝脂,一彎新月眉,鼻頭小巧,唇不點而朱,雙手相握放在身前走來,配著今日的服飾,輕紗飄飄,裙擺如芙蓉花盛放,隨著碎步搖曳生姿。

一舉一動無不彰顯大家閨秀的端莊明麗,溫婉動人,美的,觸目驚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