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你果然沒有讓我失望,現在你既然已經達到了王級,那麼有關靈魂方面的運用我也可以傳給你了,還有這裏有一枚魂果你也吸收了,等你穩定了境界我們就去給你報仇,了卻你的心願,哈哈。。。。。。”

接下來大喜之下的洛凡就把自己所知道的王級強者靈魂相關的運用技巧,通過傳音毫不保留的告訴給了隕一,其中包括了靈魂的恢復冥想術和壓縮攻擊之法,甚至把洛凡因最新學會的《水月身法》也傳授給了他.

畢竟他以後要以刺客隕的身份行走大陸了,以後的挑戰將會越來越多,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如果洛凡除去魂刃的存在,隕一在吸收完魂果並把這些技能熟悉以後,實力將會遠遠的超過他這個主人了!這個僕人將會成爲他目前最大的底牌,一想到影族王級強者恐怖的越級刺殺能力,洛凡現在可是期待非常了.

“那就是你出身的許家嗎?”

一個月後主僕二人又回到了紫耀城中,客棧中的洛凡指着不遠處一座面積不小的府邸隨口問道.

“是的主人!那裏就是我出生的地方同時也是我仇人居住的地方!”

隕一望着那座府邸緊握自己的拳頭,眼中閃着寒光回答道.

“你想怎麼報仇?或者說你的仇人是誰,你自己一個人能不能搞定?需不需要我幫忙?有話你就直說, 會有那麼一天 .”

不錯那座府邸上的門匾上就寫着兩個鎏金大字“李府”,並不是隕一原來的姓氏“許”,關於這點洛凡沒有多問,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祕密,在說隕一到底應該姓什麼又有什麼關係,自己是他的主人想讓他叫什麼就叫什麼,他纔沒有那個閒心去打探那些無關緊要的事情。 “主人,如果說仇人的話可以說整個李府都可以算得上我的仇人!我的孃親只是一個被李府主人強搶來的,沒多長時間就失寵了輪爲下人不如的存在,生下我後李家上上下下幾乎每個人都欺凌過我們母子,甚至還有幾個下人**過孃親!!一旦被他們的主子責罵就會拿我們出氣,不過李府坐落在紫耀城中,爲了安全起見還是殺主要的人員吧!”

隕一嘴上雖然是這樣回答的,但是現在如果不是洛凡就在身邊的話,他纔不管現在是不是在強者如林的紫耀城,先把李府血洗了在說,可是一想到洛凡的身份和安全,他不想給這個主人帶來麻煩和危險,要知道不是遇到洛凡的話他現在還在爲怎麼突破星將級而努力呢,也許孃親死後報仇失敗早已化作塵土也不一定,所以考慮到這點才這樣說的.

“那就這樣吧,這次我陪你一起去,主要的元兇你自己負責吧,其他的人看情況在決定,想你現在也一定等不及了,早點完事早點離開,今天晚上就開始!對了,李府中的實力具體如何你清楚嗎?”

洛凡怎麼會猜不到隕一的顧忌呢?!自從隕一突破王級以後他現在是越看他越順眼了,主動的提出了他最希望的報仇方式,雖然他從這座李府的規模上感覺應該不會有什麼太大的問題,但是爲了穩妥起見還是問了一下最關鍵的對手實力問題.

“這個主人放心吧,李府中人口百餘隻有李家主和其大長老兩名王級強者,最高也不過是星王中階而已,屬下以爲憑主人的實力就算不敵也不會出現任何危險的,只要屬下能先偷襲殺死一人那麼另一個就不足爲慮了.”

隕一現在突破王級後信心大漲,他這樣說只是不想讓洛凡這個實力沒有達到王級的主人難堪,而隱晦的說明就算洛凡打不過憑藉影族那恐怖的速度逃跑還是沒有問題的,其實也難怪了洛凡的底牌衆多,隕一又沒有見過幾個,唯知道的就其是速度快的變態而已,不過以自己王級的實力不僅在速度上,就算是其他方面也應該遠遠的超過他這個主人了.

就算是實力全面超過洛凡,隕一也沒有任何背叛或輕視的意思,一方面自然是因爲靈魂上的主僕契約,另一方面就是感恩和真心的欽佩,洛凡的年紀比他還小一歲,但是要不是洛凡所提供強大的修煉資源的話,他知道無論是在哪方面和這個主人比起來,也是天上地下的差距,主人是影族未來的族長,只要不夭折擁有全部傳承的洛凡,絕對會成爲大陸最爲巔峯的強者,王級對於神祕的主人來說根本不會是終點的,對於這一點他沒有任何的懷疑,所以現在就算是沒有契約的存在,隕一也會尊重他心目中最佩服的主人.

“呵呵,王級強者嗎?打不打的過到時你就會知道了,最後提醒你一點,不能引起太大的動靜,你現憑星王初階的實力加上影族的專屬功法可以說王級之中應該沒有危險,但是不要忘記這裏是紫耀城,是霸主百里世家的大本營,星尊強者的恐怖你就算沒見識過應該也聽說過,所以你要是搞出動靜的話,親手刃仇人的約定就只有作廢了,你明白了嗎?”

洛凡對於這個僕人拐彎抹角的懷疑自己這個主人的實力,並沒有過多的解釋,他也不屑去解釋什麼,雖然明知道隕一是好意的關心自己的安全,但是對於他這種懷疑心裏還是十分不爽的!所以他暗自的決定晚上的行動時要是有機會,一定要讓這個僕人知道王級強者對於自己這個星將級的主人來說照樣能秒殺!

李家在紫耀域是僅次於一流世家的存在,和田、未、丁三大世家比起來所欠缺的只是底蘊和人口上的不足而已,在高端武力上其實並不差多少,由於三大世家都有屬於自己的大城,真正在紫耀城中來說就相當於百里霸主之下的最強勢力之一,以隕一當初在李家甚至連庶出都算不上的身份而言,他的對李家的信息也幾乎就是表面上的罷了,對於這點隕一是因爲沒有機會知道,洛凡則因爲相信隕一情報,所以這次主僕二人的報仇行動註定會存在太多的變數。

正所謂月黑風高殺人夜,老天似乎也知道了今夜將不會是一個平靜的晚上,出現了一塊塊濃厚的烏雲把月亮的光輝完全的給遮擋住了,偶爾還傳來陣陣的雷聲,入夜十分客棧中的洛凡看着外面漸漸熄滅的萬家燈火,輕聲說了句:“開始吧!”隨即便和身邊的隕一消失在了原地,如鬼魅般忽隱忽現的向着李府的方向閃了過去。

“我說這是什麼鬼天氣呀,看樣子一會就要下雨了,怎麼這麼倒黴呀! 惹時生非:總裁爹地別搶我媽咪! ,孃的!早知道不和李二寶那貨換班了,我勒了個去!”

“算了吧你,白天和你那相好的翻雲覆雨時怎麼不說這話?這是老天爺看你辛苦了,下點雨好讓你有理由少幾圈巡邏休息休息,嘿嘿,多好呀,下的越大越好!你說是不是這個意思呀? 誰是誰的毒 。”

“咦?這老天還真是聽話,說下馬上就下了呀,不對,怎麼今天這雨是熱得呢?我嘞了個去!你啞巴了嗎?!我問你話你……”

走在前面的李家守衛走了幾步也沒有聽到後面人的回話,有些怒氣的一邊低聲罵着一邊轉過頭來,頓時就被眼前的情景給嚇在了原地,後面的話再也說不出來了,只見原本緊跟在身後的人躺在地上雙手捂着脖子,正在努力的想阻止從指縫間激噴的鮮血,雙目圓睜張着大嘴卻沒有任何的聲音發出!

“這!敵襲!”經過嚴格訓練的他瞬間就反應了過來,星將級的星力爆發張嘴就要出聲示警,突然一道輕風從他的身邊吹過,就感覺到自己的脖子間一涼,緊接着全身的力氣一下子就被抽空了,他知道那是自己的喉管被割斷了,睜大眼睛想在死前看清楚究竟是誰殺他,可是眼前除了一如既往的庭院根本就找不到絲毫的人影,緊接着就陷入了永久的黑暗。。。。。。


身後的洛凡輕輕的把這守衛如法炮製的放在了地上,隨即便又快速的向着下一個目標閃去.他雖然說報仇的事情由隕一說了算,但是聽到隕一說幾乎李家全是他的仇人時,心裏就暗自下了滅其全族的決定!他的既然把隕一當成自己人了,那麼以他的性格就是有仇必報,報就要報的徹底!刺客什麼最重要?那就是狠!弱肉強食纔是恆古不變的至理!

兩人一進李家府邸時,洛凡就傳音隕一去找主要的元兇自己在外面接應,其實就是想單獨行動滅殺其他人,以洛凡的速度和實力很快就接近了李府後面的內院,突然間兩道“轟轟”之聲響起,洛凡閃動的身型爲之一滯,但很快就加速的衝向了內院.

他聽的十分真切,第一道聲音是雷聲而第二道聲音卻是強者對攻的聲音,“隕一偷襲失敗?和仇人正面交手了?!”洛凡瞬間腦中就劃過了這個念頭。

他並不是擔心隕一有危險,憑影族的天賦技能和刺客的經驗,隕一就算不敵性命還是有保證的,他擔心的是搞的動靜大了會引來百里家尊級強者的注意,如果尊級強者插手那事情可就不是一般的麻煩了!他還沒有自大到可以不把尊級強者不放在眼裏的地步,心急之下全力的向着聲音的方向趕了過去.

卻說隕一進入李府之後就直奔向了大長老的院落,對於這個深深的刻在腦子中的仇恨之地,他可是不敢有一絲的忘卻,兩年多的時間府裏幾乎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輕車熟路的他來到靠近內院的長老樓摸到目標房間後,對於剛剛突破王級第一次面對同級對手時,興奮中多少都有點緊張,先是小心的在外面探查了一下,發現也許是因爲要下雨的原因,屋子的門窗緊閉根本就沒機會無聲的潛入.

無奈之下,他只有裝成家主突然有請大長老過去議事過來傳話的樣子,堂而皇之的大方的敲門,憑着對李家守衛的熟悉和於刺客出身的他來說,隨便模仿一下內院守衛的聲音對隕一來說那太小意思了,通報過後他就離來在內院門前埋伏了起來.

李家大長老當然不疑有他,匆匆的來到內院門口時就受到了隕一的偷襲,其結果自然就不用多說了,有心算無心加上影族的隱匿速度天賦,對於善於把握絲毫機會必殺一擊的刺客來說,直接就被隕一給秒殺了,擊殺了王級強才大長老隕一信心暴增,直接就衝着族長的屋子潛去,出於刺客的習慣他當然不會選擇正面擊殺了,正在小心的探查時,突然間就感覺到了三道毫不掩飾的王級強者氣勢向他圍了過來! “這!這是怎麼回事!李家不是一共就兩名王級強者嗎?爲什麼突然會出冒出這麼多的王級?”隕一還沒想明白怎麼回事,緊接着身前族長屋中就傳出一道令他終身難忘的聲音“發生了什麼事情!”李家族長被這三道明顯的氣勢驚醒後高聲的問道。

隕一雖然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暴露的,但他知道事情已不可爲了,也不在掩飾爆發出了星力全力就要向外面衝去,可是瞬間就感覺到了身邊傳來的恐怖壓力,星力共振!!他突破王級後洛凡曾和他詳細的解釋過王級強者的種種攻擊手段,所以他在馬上就想到發生了什麼,自己被發現了!

本來吸收過魂果的隕一靈魂強度足以抵消王級中階強者的星力共振,可是這是三位王級強者同時發動共振壓在他身上,就算都是王級初階的強者那壓力也不會輕到哪裏去,身體周圍的星力被三大王級高手引動,三重壓力加身使隕一瞬間就如陷泥沼般困在了原地,他的反應不可謂不快,迅速爆發自己的靈魂之力左抵消部分壓力恢復了行動力,可是就因爲這短短的停頓時間,三道身影已經把他圍在了族長屋外!


原來在大長老被秒殺的瞬間,李家的祠堂密室中看守家族重要成員魂牌的王級高手就發現了,這三個王級高手就是李家的底牌般存在,知道的也就只有大長老和李家族長,由於密室和大長老的房間都在內院邊上就是保護內院成員而安排的,所以三人在第一時間就趕到了族長屋前,一方面是爲了通知大長老被殺的事情,另一方面就是應急反應來保護族長。

隕一被三大王級的氣勢一逼,爆發星力的同時就被來到的三人給感應到了,馬上就對其發動了王級強者的遠程攻擊,星力共振!其實如果只是隕一人來報仇的話,他絕不會想到逃跑,一定會拼死也衝進族長屋中將這個仇人手刃,可是現在主人洛凡就在外面,如果一引起大的動靜,他怕主人會冒險衝進來救他,那樣將會把洛凡帶入險境,所以纔有點亂了方寸爲了快點離開這裏爆發出了星力被堵住.

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警覺過來的李家族長和三大隱祕王級強者在發現隕一身形後,經過瞬間的靈魂傳音就直接就發動了攻擊,剛纔那一聲巨大的聲響就是幾人攻擊隕一時打在建築物上發所引發出來的,隕一憑影族的天賦功法按理說應該速度上佔很大的便宜,無奈幾人同時的星力共振壓在他身上,使他的速度優勢蕩然無存,只能勉強的躲避幾人的攻擊而已.

隕一嘗試了幾次突圍未果,心中不由的焦急起來,本來以爲李家只有兩個王級強者的,現在看來世家的實力絕對不能光看表面的,怎麼辦?!罷了既然無法脫身,那就拼了!就算是死也要把那個人面獸心的李族長殺掉在說!一人做事一人當,雖然有愧於主人的培養,但是總比把主人牽扯進來好吧!

他心中有了決斷,眼中寒光一閃,壓抑多年的仇恨一朝爆發,殺氣猶如實質般的就從身上涌了出來,正打算不顧一切的衝向那個李家族長,突然腦中傳來了洛凡的傳音。

“隕一,事不疑遲你現在馬上向左邊移動!”

“主人你快走,都怪屬下情報有誤,李家真正的王級不是兩個而是五個!太危險了,不要管屬下了,主人的大恩隕一隻有來生在報了!”

隕一見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事情果真還是發生了,主人被這裏的動靜給引來了,心中懊悔的急忙回答道.

“別給我墨跡!這是命令!”

洛凡現在也有點急了,這裏的動靜搞的太大,雖然因爲天氣的原因可能還沒有人發覺,可是如果在來幾下那麼城中的強者想不發現都難了,所以他可沒時間在拖拉了,直接就啓動了靈魂契約主人對僕人的強制束縛力,控制隕一的身體向着不遠處自己的藏身之地閃了過來.

“決不能讓他跑了,不然後患無窮!”

李族長看到幾次的圍攻未果,一方面感嘆這個黑衣黑麪人的強大,更一方面心裏的忌憚之心更重了,現在家族的底牌盡出如果這次讓神祕敵人跑了的話,那下次他要是再來的話可不會再有這樣的機會了,那絕對會是李家無法承擔的後果,所以他也急了命令其他三人攻擊的同時首先就衝了過去.

隕一被動的讓洛凡控制着身體向着左側一個房間移動着,心裏那個急呀,暗想道“主人這是要做什麼?難道不知道面前的四人全是王級強者嗎?!左邊這裏明顯就是一條死路,退都無處可退,完了,這下徹底的把主人給連累了!唉!”

李族長爲王級中階實力看到黑衣人退卻的方向,反而不急了不停的驅動靈魂之力控制着隕一身邊的星力共振,慢慢的把他逼到死角想來個甕中捉鱉。

這些變化說起來很長其實瞬間就發生了,李家的另三名王級強者在收到家主的命令後,哪裏還會有留手全都撲向了隕一的方向,鼓動全身的星力就等一進入攻擊範圍就發動致命的一擊!在所有人看來只要這個神祕的黑衣闖入者不會飛,那他就死定了,居然敢隻身跑到李家來行兇,簡單是不知道死字怎麼寫了,李家衆人心裏不由的全都冷笑起來.

眼看就要進入對方的攻擊範圍了,隕一看着站在遠處壓陣對自己冷笑的李族長,感覺到身不由己無奈,睜大了充滿仇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對方,心裏有了死不瞑目的準備,突然他身上的壓力一鬆就恢復了對身體的控制權,還沒來得及高興一道勁風就擦身而過沖向了對面三人!

這道勁風當然就是洛凡的急速造成的了,他把隕一的身體控制到指定的位置後,三個李家的王級強者正好先一步進入他的攻擊範圍,精於刺殺之道的他馬上就抓住了這剎那間的機會,靈魂退出隕一的身體後,沒有一絲停留的就對靠近的三人連續的發動了靈魂攻擊!同時就從藏身之地爆射而出,慢放之境!速影星決!藏刀術!閃擊!閃擊!閃擊!

三道攻擊瞬間完成,三個王級強者的恐怖氣息也同時隨之消失,保持着前衝的姿勢“噗!”三道血箭便從他們各自的脖子激射而,出因爲間隔的時間過短,所以只發出了一聲輕響,此時反應過來的隕一和李家族長看着眼前的景象全都震驚在了當場!

秒殺!居然還是同時秒殺三個全力出手的王級強者!

看到這根本無法想象的突然變化,隕一傻了!李家族長更傻了!

“那個是特地留給你的,血仇還是親手來報纔好,嘿嘿。”

一道陰笑聲的聲音適時驚醒了還處在震驚中的兩人.

這時兩人才恍然發現院中角落多出的那個同樣黑衣黑麪的人影,隕一因爲洛凡的傳音對主人的出現到是早有準備,剛纔只是吃驚於三個王級高手同時被秒殺的震撼場面,而李族長髮現和先前這個被圍攻的黑衣人同樣裝束的洛凡後,瞬間就反應了過來,這兩個人明顯就是一夥的,剛纔就是這個後出手的黑衣人秒殺的三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李傢什麼時候招惹到了這麼恐怖的黑衣人了!有這樣的敵人存在,李家完了。。。。。。”李族長心裏想着。

他並沒有逃不是他不怕死,而是在看到剛纔三個家族王級強者同時被秒殺後,他知道這個說話的黑衣人是多麼強大的存在!身爲一大世家的族長審時度勢這點基本素質他還是有的,逃?先不說能不能逃過對方的追殺,就算逃了又能怎樣?!要知道這裏是李家,是他的大本營他所有的族人和家眷都在這裏,他跑了對方會放過衆人嗎?

剛纔的激戰雖然短暫,但發出那麼大的動靜近在咫尺的守衛和族人居然沒有一個人到來,唯一的解釋就是外面的人全被對方抹殺了,他們這是要血洗李家滅自己的全族!一旦失去李家這棵大對,一直以來暗地裏的競爭對手也不會放過自己的,其實最重要的就是洛凡剛纔的秒殺他根本就沒看清!就眨了下眼三個王級強者就被殺了,可想而知對方的速度是多麼的快了,他能跑的了就怪了!

“你們到底是誰?我知道今天我是活不了,死前能不能告訴我原因?”

李族長是直接對着洛凡問的,在他想來後面出手的這位纔是真正讓他連逃跑的勇氣都升不起來的強者,實力爲尊千古不變,所以自然洛凡就是主導者了,而聽到他的問話隕一當然不敢在主人面前私自做主,就也看向了洛凡。

“你死前會讓你知道的,畢竟仇只有當面報才完美,我同意了!”

洛凡並不是好心的同意這個李族長的要求,而是在看到隕一那希冀的目光時,本來不想墨跡的他,想到如果就這樣讓隕一的仇人不明不白的死去,那這仇報的也有點太無趣了,還有什麼大仇得報的快感呢!他這是考慮到隕一的感受才同意的. “不!不要殺我的夫君!嗚嗚.”

“父親!你快去百里家求救呀!我們還有希望百里家一定能夠救我們的,快逃呀!”

就在這時,內院的兩間屋子中走出了兩道身影,一個是風韻猶存的中年婦人,另一個是一表人才的翩翩公子.

當看到院中出現的兩人時,洛凡馬上便察覺到隕一身上的殺氣瞬間就暴漲了許多,心中暗想“隕一的殺機波動這麼大,看來這李族長的夫人和兒子平日裏也沒少欺凌隕一娘倆呀!嘿嘿,不過也好斬草當然要除根了!既然全在,那就省事多了.”

李族長在聽到這先後傳來的兩道聲音後,心中一嘆“求救?!兒子呀你太天真了!那可能嗎?你以爲對方大半夜又趁着雷雨天氣來家裏行兇是爲得什麼?!他們計劃的這麼周密,又怎麼會給自己求救的機會!再說就算是救下來李家沒了,以前我們得罪過那麼多的世家敵人,也絕對不會讓我們活着走出紫耀城的,到時還能求誰?”

“動手!”

洛凡最煩的就是墨跡,馬上對隕一傳音命令道.

看到先前的黑衣人消失在了原地,李族長就知道對方要動手了,本能的就想爆發星力反擊,可是突然眼前就是一黑,腦中一陣劇痛傳來,剛剛聚集起的星力頓時就散了,緊接着就感覺到心口一涼。

“這!這是難道就是剛纔三個族中強者被秒殺的原因,傳說中尊級強者的靈魂攻擊嗎?!!”

李族長眼前很快就恢復了清明,強忍着腦中那傳來的痛楚剎那間想道.看了眼脖間噴血的夫人和兒子,用手捂住心口那道致命傷勉強的讓自己沒有倒下,轉頭看向了手持短劍動手的黑衣人。

隕一知道李族長的意思,他在等自己的答案,因爲有了主人先前的特許,所以他也不在顧忌什麼,沒有說話,只是慢慢的把臉上那同樣被染成黑色的刺客面具摘了下來。。。。。。

“主人,現在屬下大仇得報,實力也達到了王級,不知主人當初說過的話還算不算數?!”

紫耀城一處偏僻的貧民區中隕一在祭拜完孃親後,跪在洛凡面前鄭重的問道。

“當然算了,既然你的心願已了,那從今以後你就是我的影子,隕一這個名字自然也配不上你新的身份了,那麼經後就稱你爲影吧!”

洛凡知道隕一想問的是什麼事情,他其實在對方突破到王級時就下了這樣的決定,隕一是自己的第一個靈魂契約僕人,對他也算是知根知底了,不過那時答應過他報仇的事情還沒有做到,所以現在隕一主動提出來後,正中下懷的洛凡馬上就把早以想好的想法說了出來.

“遵命主人,請您放心影必當做好影子的本份,從此後影只爲主人而活,雖然屬下的能力有限,但是如果有人想傷害您必當先踏過屬下的屍體!”

在經過剛纔李家的事情之後,隕一,不,現在應該說影,影對洛凡這個主人的恐怖有了更爲直觀的理解,星將級?別扯了!王級強者可以同時秒殺三個的存在還能叫星將級嗎?!他現在心裏可不敢在有絲毫的輕視洛凡實力的想法了,對於這次越級秒殺的事實,讓他明白到自己這個主人的實力根本就不是自己所能臆測的,所以他說自己能力有限可不是什麼謙虛,而是本身就這樣想的而已.

“好了,影我既然承認了你影子的地位,那你也不用這樣客氣了,以後就稱呼我爲公子吧!這是我給你的特權,不管以後我們的勢力發展的多大,這個稱呼只屬於你一個人,因爲我不會再把你當成屬下和僕人,而是將真正的把你當成我的影子不離不棄的存在!”

洛凡也一改往日平淡的表情,鄭重的對其說道.

洛凡這樣重視影這個人,一方面自然是因爲靈魂主僕契約的關係,他對其忠誠無比的放心,另一方面就是兩人的命運十分的相似,給他一種同命相連的感覺,忍不住的想親近,但最重要的還是對當初那個刺客山谷中的一號純粹的欣賞了,冷靜、刻苦、無情而又知進退,他相信只要給對方機會將來影一定能成爲真正的強者的,還有就是他希望在以後的成長中能多一個見證者,或者說多一個伴,潛意識裏他其實已經把影當成了自己將來唯一的朋友和兄弟來看待了!

“影謝謝公子!”

影聽到洛凡這樣說,內心中無法形容的感動,自從靈魂契約定下來後,他就知道這種主僕的關係的強制性,不用說背叛,他這個僕人就算是想自殺都要經過主人的允許才行,僕人都能知道的事情,洛凡這個做主人會不知道嗎?!所以洛凡根本就沒必要說這樣的話,他想當影子,主要是爲了報答主人的大恩,表明自己的想法而已,沒想到主人會這樣的鄭重其事的承認自己的地位,性格冷僻的他不知道怎樣去表達這份心情,深深的磕了一個頭只說出來這麼一句感謝的話.

嘩嘩。。。。。。

天空中醞釀好久的大雨終於下了起來,洛凡看着這夜雨中的紫耀城,想到了現在還身在祕境中的伊人素心,又想到了那五年之約,心裏感嘆道“這次真的要離開了,素心你放心吧,答應你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到的!保重!”

這陣雷雨持續的時間並不長,陽光初照時天邊就掛起了一道美麗的彩虹,而此時坐在家主位子上的百里祥逸卻沒有心情去欣賞了。

“隕殺,十八歲,星將初階實力,這就是你給我的解釋嗎?!嗯?”

這位紫耀域的絕對霸主對着下面恭敬的老頭咆哮着,如果洛凡要是在場的話,一定會認出這就是給自己登記賞金刺客的那個老頭,準確的說是紫耀域獵人公會的總負責人!

天還沒亮就收到了城中李家慘遭滅族的消息,李家作爲僅次於一流世家的勢力竟然除了一個開小差的守衛外,一夜間被殺了乾乾淨淨,五位王級強者全部的一擊斃命!聽到消息後他都被震驚的不輕,親自趕到李府看過之後,他就斷定這絕對是刺客的殺人手法,本來以爲是刺客公會的高手所爲,可是當他發現大堂中那個血書“隕”字後,便直接就把獵人公會的負責人給叫來了.

百里家作爲域主世家可不像幾大公會管理那麼複雜,對自己掌控的區域那絕對是瞭如指掌,浩雲城中洛凡搞出了那麼大的動靜,他怎麼能注意不到!開始因爲洛凡只是刺客星將級的目標,他還沒有多大重視只是給浩雲城未家施了施壓,可是後來治療師公會的週會長也被秒殺,要知道這可是名副其實的王級強者,感覺到事嚴重就立即派人調查了起來.

而因爲那時洛凡早與木水達成了利益聯盟,眼看就要調離紫耀域的木水會長自然不會把洛凡給交代出去了,再說他也沒法交待,唯一知道的就是洛凡年紀不大,實力強大的恐怖,想說也沒什麼可說的,所以百里家也沒有得到什麼有價值的信息,就這樣平靜了一個多月,沒想到這個沒有規矩實力未知的賞金刺客,現在居然敢跑到百里家的眼皮子底下做出了這麼大的血案,這分明就是太歲頭上動土挑釁他這霸主的威嚴!百里祥逸怎麼能不怒?!

“聖尊還請息怒!相信尊上也明白賞金刺客的自由性,對於這種人我們獵人公會根本沒有辦法掌控,實不相瞞這個叫隕殺的刺客還是我親自登記的,當時我就覺得這個年青人有種危險的感覺,在第一時間就對下面三個分會下達了關注命令,可是您也知道浩雲城的分會長木水是無爲域過來的,先不說他會不會陰奉陽違,就憑我對那個刺客的危險感覺,料想他也不可能知道什麼具體的信息,所以希望尊上能體諒獵人公會的難處。”


在面對於無論是實力還是勢力,都處在大陸金字塔最頂端人物之一的百里世家族長,獵人公會的紫耀域負責人也不得不恭敬的小心回答,面前這位盛怒中的封號強者就算直接殺了他,相信獵人總公會也不會爲他出頭,相反還會笑臉賠罪,對於這點他可是十分的明白的,以對方的身份會不明白獵人公會的運作嗎?自己只不過是拿來撒氣的出氣筒而已.

能爬到現在的地位他對強者爲尊理解的那是相當的透徹了,現在這個老頭心裏沒有一點責怪有點無理取鬧的百里祥逸,也沒有去怪那個代號隕殺的賞金刺客,而是心裏正在暗暗高興着,不錯,就是高興!


這個刺客是他親自吸收進公會的,秒殺王級強者這是什麼實力?!


一直以來獵人公會就在面對刺客公會的打壓,這幾年刺客公會涌現出的高手是越來越多,相反獵人公會在賞金刺客方面卻人才凋零,突然出現這麼強力的刺客,那總公會不重視纔怪了!

他高興的是早在來這裏之前,就已經把關於隕殺刺客的消息和自己的判斷上報給總公會了,所以說這個舉薦之功是跑不了的了,洛凡的實力越強,他的功勞就只會越大,對於賞金刺客身份的特殊性那和只發布任務收提成的公會有毛關係!他纔不怕隕殺把事情搞的大呢. 百里祥逸在發過火後一方面對李家滅族的慘案下了封口令,另一方面把這個突然冒出的賞金刺客記在了心裏,在自己的地盤出現了這麼一個不穩定的強者,他這個掌控者是絕對不會允許破壞規則的人存在的,命令家族的情報網着重的打探起這個“隕”字刺客的信息。

而此時洛凡和影兩人早已連夜出了紫耀城,正在一處不知名的荒山中吃着香噴噴的烤肉。

看着手中那多出的三枚存儲星戒,洛凡在清點了一下里面的東西后心情大好,這裏面雖然沒有星精,但是卻存有幾萬枚金星幣和大量雜七雜八不認識的東西,他知道李家的財富遠遠不止這些,可是能在星尊級強者的眼皮子底下能撈到這些,他也知足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