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去吧。”他並沒有阻止我。

他知道現在我的力量足以對付洛柔了,他也知道,如果我不親手殺了洛柔,心的那個復仇念頭永遠都不會消除,所以他並不阻止我。

我甩了甩左手,將左手的血甩去一些,我的左手,捏碎了洛柔的心臟。

“神劍,也不知道你有沒有終極形態。”我隨口對着神劍說了一句。

我真是隨便說的,卻沒想到神劍突然變形了!

神劍一下子變軟了,瞬間裹住我半邊身體,從神劍劍身伸出無數尖銳的鐵刺,我半邊身體變得跟刺蝟一樣,右手手掌再次出現神劍形狀,彷彿劍融在了我身體,與我的身體合成了一體。

冤魂繚繞,死黑的氣圍住了我整個半邊胳膊。

洛柔身在冒黑氣,我身也在冒。

“速戰速決,否則你會被怨靈吞蝕。”冷陌緊張的說。

我點頭,再看神劍:“神劍,你那麼會變,不如再來一對翅膀?” 神劍裏的冤魂眼睛對我詭異一笑,緊接着,神劍擴展,鐵刺的範圍撐到我雙肩,然後在雙劍的地方,真的長出了一對鐵刺形成的翅膀!

“真沒想到,這神劍能自己進化。”朱雀皺着眉說:“這神劍已經不算劍了,某種程度來說,它已經擁有了意識,999個冤魂組成的意識,這小姑娘使用神劍很危險,她的靈魂很容易被侵佔。”

侵佔靈魂麼?

我的靈魂也不止一次兩次被侵佔了,如果我還是以前那個隨時隨地被紅紅佔領意識身體的我,那現在,我也沒法去和洛柔戰鬥。

不再多言,劍隨心動,鐵刺翅膀帶着我從地面彈射向了洛柔。

“你這個該死的人類!我要殺了你!”洛柔瘋了一樣的迎着我過來。

強者對決,一招定勝負。

我想, 現在的我,應該也算是一個強者了吧。

神劍和我的最強形態對洛柔的最強形態,天地轟鳴,彷彿要被我們鑿出一個坑來。

雪霧漫天遍地。

“洛柔,你輸了。”雪舞之,我的聲音緩慢響起。

“不可能,不可能!怎麼可能!我的身體只要黑暗不滅我不會死的!我不會死的!你怎麼可能……”

霧氣緩緩散去,飛在空的我,神劍刺進洛柔身體,神劍裹着黑氣,裹着金光,裹着白光,刺穿洛柔之後,原本包裹在我身的鐵刺,也全部刺進了洛柔身體內。

“神劍本來被你們造成了一個強大的怨念體,裏面承載着999個少女無邊無盡的怨恨,你的終極形態確實是任何東西都殺不死,但是,一個很簡單的道理,怨念能給你提供能量,同樣,也能毀滅你。”

這大概是所謂的以毒攻毒了吧,我的身體,神劍,都有太多負面情緒,我和神劍是爲洛柔提供能量的最強大載體,也是唯一能殺死洛柔的載體。

靈魂被擊,這一次的洛柔,是真的要和我們說再見了。

洛柔的黑氣身體漸漸在空消散。

“母親。”下方的夜冥忽然喚她。

洛柔還沒從這份失敗緩和過來,目光呆滯的下意識看向他。

夜冥仰着腦袋:“你的死對我是最大的解脫,但我還是要說一句,謝謝你生我下來,不論你是出於何種目的,因爲出生,才能讓我交到那麼多值得用性命保護的朋友,魂飛魄散之後,你下輩子,下下輩子,下下下輩子,都不會再禍害任何人了。”

“不孝子!你們會得到報應的!你們很快會死的很慘的!”洛柔的吼聲,隨着她的身體,漸漸消失在了空。

期間,冷陌沒有多說半句話。

我們都不大度,都是小心眼的人,冷陌更是,不會因爲洛柔變態的愛戀,會在她死的間隙無端生出莫名憐憫,更不可能會對她說任何話了。

洛柔消失在了我的神劍之下,靈魂最後一片碎片,也隨風散去。

這個統治了冥界幾百年的殘暴君主,在今天,終於被我手刃,終於徹底消亡了。

那麼多人的大仇,算是報了。

我落回地面,踉蹌着往後退了兩步。

冷陌扶住我:“寒羽,綠龜,流月,給她治療。”

綠龜出現,寒羽和流月也跑過來。

我盤腿坐帶地。

神劍變回正常形態,安靜躺在我身側,我沒有再去碰它。

這次它倒是安分,沒有出什麼亂子。

洛柔的最強一擊不是那麼好擋的,我的內力也消耗了很多。

況且……我還懷孕了。

“唉。”他們給我治療的時候,我嘆了口氣。

“你唉個屁。”冷陌一巴掌呼我腦袋。

我捂腦袋:“冷陌你不能溫柔點嗎?!”

“對你不能溫柔!明明不想讓你去戰鬥的,但看你那眼神,要不讓你去打,你不得跟我鬧騰死!讓你打了,你現在又這德行,老子不心疼是不是?!”他吼我。

我一愣,旋即笑起來:“原來我家至尊王大人是在特別特別的擔心我吶。”

冷陌扔了一大個冷眼給我。

我還是笑,笑着對流月說:“流月啊,你說,懷孕是不是應該看點教育的書,注意言行舉止啊?聽說這個時候的小孩子在肚子裏會學習媽媽的一舉一動,媽媽的舉動會影響到以後孩子出生的性格,你說我現在這樣……以後孩子出生會是什麼性格啊?”

“不是殺人狂魔我跟你姓。”流月沒好氣的念我。

“是。”夜冥叉着腰站在後面看好戲的插嘴:“以後你孩子出生,絕對是個材,在媽媽肚子裏練一身本領了。”

“不過我擔心的是,孩子是否會受到怨靈影響。”宋子清皺着眉頭摸着下巴。

“還是宋子清對我最好了。”我頓時吸鼻子,冒星星眼的看宋子清。

冷陌氣的擡手又要揍我。

魑魅在我們所有人後面,騎在馬,眼睛很深很深的看着我後背,我能感受的到。

“休息一會兒沒問題了。”寒羽說:“只是內力消耗有些過度。”

“內力消耗過度?”流月皺眉:“童瞳現在的內力,加金絲軟甲的輔助,應該不會出現消耗過度這種情況了,怎麼會……”

“你把一部分內力拿來抵抗神劍冤魂了吧。”寒羽直截了當的說。

“啊?!抵抗冤魂?!”流月驚道、

使用內力抵抗自己身體的其他東西,是最爲艱難,也是最爲消耗內力的了。

我在所有人質疑的目光只好點了點頭,承認了:“之前良生統領有教過我靈魂駕馭的方法,其一個是分出內力來控制自己的精神世界,戰鬥的時候我想到了這一點,試着用內力在心臟周圍鑄了一層內力防護罩,這樣至少能夠在一段時間內不讓我被冤魂吞食。”

這個能力是滑頭鬼獨有的,自然包括冷陌在內,其他人都不會。

“你也是厲害,到處學別人的絕學。”冷陌沒好氣的說我。

我衝他做了個鬼臉。

在我們所有人都在短暫放鬆的時候,雪山再次傳來了動靜。

“真厲害,連冥王洛柔都手刃了。”

宋凌風出現了! 我們一齊看向他。

宋凌風站在雪山山腰的地方,雪沒入了他靴子幾寸,他面笑吟吟的,絲毫沒有因爲洛柔的死亡而驚慌。

“你可算出現了,我們還以爲你要當個膽小鬼。”夜冥說。

“這份我計劃了千年的陰謀終於要實現了,真是讓人興奮啊!”宋凌風笑的得意。

我一愣:“千年陰謀?”

千年陰謀難道不應該是那個陰謀人計劃的嗎?怎麼會是宋凌風……

冷陌他們同樣有這個疑問。

“我知道你們現在在想什麼,我喜歡你們這一臉想不明白乞求我爲你們解疑答惑的表情,哈哈哈。”宋凌風大笑着。

“變態。”流月低罵一句。

“現在讓你們看看千年計劃以來的成果。”宋凌風說着,打了個響指。

雪山發出巨大的轟鳴,山腰的地方被攔腰斬斷,雪山山頭朝着我們栽倒下來。

冷陌揮手打滅雪山山頭。

雪霧過後,天空漂浮着一道血紅翅膀的人影。

看到這人,我整個人都驚呆了:“這難道是……紅紅?!”

空的女孩身體雖然依舊是鮮紅色的,但她的五官明顯有了變化,變的更加像人了!不,確切的說,是簡直是個人了!

之前的紅紅五官一直都是模糊的,只能隱約看到一個輪廓,而現在的紅紅,五官已經非常明顯了!直接是已經有五官了!她的五官跟我一模一樣,看到她我相當於在照鏡子!只是鏡子裏的我,沒有她這麼邪惡,渾身都充斥滿了力量。

“童瞳,你看到了麼。”天空的紅紅開口了,聲音也跟我的聲音一模一樣,完全是我的翻版:“現在的我是不是更接近於人了呢?雖然免不了和你的長相一樣,但我無所謂,只要殺了你,我是你,這個世界只剩下獨一無二一個我了,你無法幫我變成人,但其他能幫我實現,現在的我,只要奪取你的力量,身體能完全成爲人,與人沒有什麼差別了!”

我神色複雜:“紅紅……”

她那麼渴望着成爲一個人嗎?

於她而言,人真的那麼好嗎?好到寧願拋棄一切,也要想方設法的變成人。

“知道護盾金牌是怎麼來的嗎?”宋凌風開口了。

旁邊宋子清皺眉:“宋家護盾金牌,是與冥界,鬼界,三方簽訂契約得到的強大防護盾牌,能夠讓人類擁有與鬼冥兩界談判的資本,是宋家的最強法寶,也是人類能夠成爲三界之一的資本。”

“小清不愧是我宋家最厲害的陰陽師,不過,你還說漏了一點。”宋凌風頓了頓,又接着說:“護盾金牌之所以會出現,根源是千年前的鬼神大戰。千年前鬼神發狂,差點毀滅天地,當時的冥界冥王,鬼界閻王,以及人類世界的第一個擁有異能的人,也是宋家的第一位異能人,參與進了鬼神戰鬥當,戰鬥勝利之後,因爲人類在這其立下大功,所以纔有了與鬼冥兩界談判的資本,製造出了護盾金牌,保護了人類世界千年之久,千年來,惡鬼冤魂在人類世界不敢掀起多大的波浪,人類相安無事了整整千年之久,甚至後來的人,都不知道這個世界還有鬼界和冥界的存在了。”

“這些事情我們都知道,你到底想表達什麼?”宋子清說。

宋凌風看着我們所有人,一字一句的從嘴裏吐出一個驚天大祕密!

他說:“我是千年前那位異能人。”

……

“你說什麼?!”我懷疑我耳朵壞了。

宋凌風勾脣:“我說,我是千年前人類出現的第一位異能人,也是創建宋家的第一個陰陽師,更是參與在鬼神戰鬥的那個人類,與鬼冥兩界談判得到護盾金牌的人,也是我。”

“哈?這是笑話嗎?”夜冥嗤笑出聲:“你是千年前那個第一位異能人?你搞笑都不分場合的嗎?你當你是鬼界人還是冥界人?人類的壽命頂多一百多年,你還想活千年?哈哈,你怎麼不說你是萬年前的蚩尤呢?”

“是誰規定的,只有冥界人和鬼界人,才能擁有幾百年的生命?你們這些自以爲是的冥界人真的瞭解人類麼?你們又知道冥界是如何出現的麼?”

宋凌風的反問噎住了我們所有人。

我接觸了冥界人那麼長時間,可是說真的,我還真不知道他們是怎麼出現。

“是由人類演變的。”冷陌開口了。

“由人演變?”我看向冷陌。

“對。”冷陌望着宋凌風方向:“不過也是傳說了,傳說很古老的時候,天地剛裂開分成兩個部分,首先出現的是猿猴,緊接着是類人猿,之後人類出現了,人類是種情緒很複雜的動物,有善類,也有惡類,邪惡的人用盡方法想要稱王稱霸,爲了研究統治世界的方法,爲了躲避善人組成的聯盟軍,他們轉移到地下,漸漸習慣在地下生活,開闢出另外一個世界,他們掉進那個世界無法出來,慢慢的,變成了冥界人的祖先。”

沒想到冥界人是這麼來的……

“千年一戰之後,我潛心研究長命百歲的方法。”宋凌風說道:“皇天不負有心人,總算讓我找到了不死的法術,只不過這法術,需要的代價有些多罷了。”

“需要什麼代價?”我問。

宋凌風朝我歪歪腦袋:“萬人血池浸泡我的身體,靈魂被怨念侵蝕,也被怨念保護,只要信念足夠強大,不會被怨念吞蝕,我能將我的靈魂移截到另外的軀體當,再接着那具軀體的壽命繼續活着。而最容易,也是最好的軀體,莫過於血脈至親了。”

血脈至親……

我的眉心突然跳的停不下來,我按住額頭,心臟不知爲何,一陣壓抑。

“我與第一任宋家夫人生下兒子,再把自己的軀體轉移到兒子身體,讓外人以爲我是自然死亡,再用新的身體生下新的宋家血脈,不斷這樣下去,我也不知道手殺了多少人,沾了多少血,有多少怨念纏繞在我靈魂周圍了,總之,我成功的從千年前,活到了現在。” 從千年前活到現在的方法,是用一萬個人來浸泡自己的身體,自己的靈魂,然後殺死自己的親生兒子,寄居進親生兒子的身體,繼續活着。

這種方法,思及恐懼,並且殘忍,我都起雞皮疙瘩了。

“這麼說來,我們的父親……”宋子清捏緊雙拳。

“哦,你們的父親啊,那是個意外。”宋凌風語氣特別平淡的說:“你們的父親是史最傑出,身體條件最好的陰陽師,我本以爲找到了一具極好的身體,終於可以復仇了,然而,你們的父親實在太聰明,撞破了我的陰謀,這麼幾百年來我的能力也削弱了很多,打不過他,只能在他最愛的兒子身體下了毒,威脅了他,他迫於此,放鬆了防禦,被我刺到心臟,一招斃命。”

最愛兒子的身體……

我看向宋子清。

宋子清的肩膀在狠狠顫抖着:“七歲那年我發了一場舊消不退的高燒,高燒過後的第二天父親突然暴斃,你對我說是因爲我被邪惡的妖鬼看重,父親與他們搏鬥,大意輕敵死去了,自那以後我發誓要殺盡世界所有的鬼怪,殺盡冥界人,爲父親報仇!可是沒想到,這一切原來是你,原來都是你搞的鬼!”

最後一句,宋子清是吼出來的。

初識宋子清的時候,他對鬼和冥界人異常仇視,算有些鬼是好鬼不害人的,他也恨不能一掌劈死他們,更別說冷陌和夜冥了,剛開始的時候,宋子清和他們打了多少次都數不清了。我一直以爲他是有顆俠肝義膽的心,沒想到……這一切的背後,竟然是這樣的因由。

“再後來,你的母親在陰邪年生下陰邪嬰兒,這嬰兒天生怨氣積身,我便知道我復仇的機會來了,專門給她偷來鬼眼,增強她的怨念,將護盾金牌打進她身體,讓她成爲冥界至尊王的契約者。”宋凌風又說。

看樣子宋凌風還不知道,這雙鬼眼是背後那個陰謀人早爲他準備好的,他也是其他人一顆棋子。

“我殺了你們的母親,以這嬰兒太邪爲緣由,將她扔到其他人家,爲的是把冥界至尊王吸引而來,你們大概是不知道的,契約者和渡劫人之間本來有某種說不清楚的感情,如果是異性的話,彼此能夠吸引彼此,讓至尊王戀小小契約者是我做的最成功的劇本,哈哈哈哈!”宋凌風仰天大笑:“再之後那些事你們都知道了,從頭到尾都是我設計的局,你們這些人全是劇本的人,你們全被我玩弄在了股掌之間,包括冥王洛柔!”

宋子清死死咬着牙,死死捏着拳。

“冥王洛柔那蠢貨,還真以爲我會幫她奪得天下?要不是看重她能幫我收集萬人血池,我怎麼會屑於與她這樣的小人物合作?千年前那個冥王她都不知道強多少倍去了!她算幾根蔥?自以爲是狂妄自大,死了也是活該,反正我的目的也已經達到了,哈哈哈!”

宋凌風還在大笑,癲狂了似的大笑。

所有人的面色都很凝重。

沉默幾秒,我慢慢從地爬起來,拍了拍褲子,繼而看向宋凌風:“你說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這千年來你活着到底在策劃什麼?統一世界麼?”

“統一世界?哈哈哈!”彷彿聽到天大笑話一樣,宋凌風仰頭大笑:“天下於我而言,要想得到我千年前得到了,何必苦苦策劃千年等到今天?洛柔喜歡當人人做個統治者讓人人臣服於她,是因爲她心理變態,得不到滿足,只能以殺戮和征服來填補心的空洞,我不是她,如果可以,我倒並不想活那麼久。”

這確實,宋凌風的性格並不像洛柔,但我,我們,都實在不明白,那麼大的陰謀,那麼苦心經營的計劃,到底是爲了什麼?

宋凌風笑夠了,倏地收起笑容,眼神開始變得兇狠:“我要爲了報仇!”

“爲了報仇?”旁邊寒羽一大聲疑惑:“爲誰報仇?報誰的仇?你要殺了誰?”

“我要殺了鬼神!殺了那個該死的男人!”宋凌風的表情變得前所未有的猙獰:“千年前我殺不了他,千年後我毀滅這個世界!祭奠那個人的在天之靈!”

宋凌風竟然要殺了鬼神!

策劃千年,他竟然不是爲了自己的私人目的,而是爲了殺一個已經死了千年不再存在的人?!

“你要祭奠誰?”冷陌開口。

宋凌風狠狠看向冷陌,眼睛已經變得猩紅,他向來是冷靜笑笑的樣子,這副模樣,倒是第一次見。

“千年前鬼神之所以會形成,是因爲他不小心殺了他最好的兄弟,他陷入狂暴,那個人爲了救他,隻身犯險,堅信自己在鬼神心足夠重要,重要到能夠影響到他的心神。呵,重要?真是個笑話。”宋凌風冷笑:“事實證明,那個人在鬼神心根本無關重要!他們在鬼神王殿爭吵,鬼神竟然將她推入了封印臺,讓她成爲製造神劍的祭品!讓她成爲了祭品!她死之前還在念着鬼神的名字!她死之前還可笑的愛着那個殺死她的人!”

她?神劍祭品?

之前斷斷續續的我有聽洛柔對慕修說過,好像是哪個女人成爲了神劍的祭品,現在宋凌風也這樣說,那女人……愛着慕修?

那宋凌風呢?他對那女人又……

“我要復仇!我要讓所有人付出代價!我要讓鬼神去死!我要讓全世界,整個地球都爲她陪葬!”

看着變得癲狂的宋凌風,誰都能猜到他對那女人的感情了。

要有多深愛,纔會愛到瘋狂如此,苟活千年,殺妻弒兒,手染無數鮮血,精心策劃,活着的唯一目的是爲了毀滅世界,毀滅這個殺死了她深愛之人的世界。

宋凌風……

說那麼多,說洛柔爲了愛情可悲可憐,說我和冷陌的愛情都是他的劇本,說愛情可笑愚蠢,可到最後,也是一個爲愛所困的人。

但這些,都與我無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