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今可是打黑除惡最嚴厲的時候,楊宇的這種行爲可圈可點,往大了說涉黑性質也不爲過。

有關楊宇的資料,自己也調查過,並沒有什麼背景,如果這件事爆出去,那他想要全身而退顯然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

倒是他肯定會尋找幫忙的人,而許玉峯則可能會是他第一個要尋找的。

完整的看一遍楓子打過來的東西,然後陳明挑了一件事發給了那些經常合作的媒體。

至於後面的事情,陳明已經能夠想到大概的情況了。

很快,陳明就在網上看見了一些有關玉華地產的文章。

無一例外都是關於曝光玉華地產曾經在開發大蜀區的某個小區時做的醜事。

文章一出現,然後加上媒體的推動,很快就登上了廬州熱門。

一時間玉華地產也成了人們討論的熱點話題之一。

陳明看了一會網的情況後便沒有繼續關注玉華地產的事情了,而是收拾收拾東西,離開了明帆地產。

不久後大地集團中,陳明接上高茹和小陳譯便前往了南湖。

週末的兩天,並沒有什麼事情發生,陳明和高茹都是在南湖度過的。

週一回到廬州,陳明把高茹和小陳譯送到大地集團,然後陳獨自前往了明帆房產。

來到明帆房產,陳明坐到辦公桌後面點根菸,然後打來了面前的電腦。

經過週末兩天,網上有關玉華地產的事情熱度已經下降了不少,由此可見楊宇這是花了錢。

而且應該還花了不少,畢竟能夠把熱度降下去的這麼快,沒有大量的資金投入是很難做到的。

不過楊宇可以花錢把熱度降下去,那自己就可以花錢把事情再炒起來。

想要就這樣把事情糊弄過去?


門都沒有!

不管這次在監獄中的事情誰纔是真正的幕後主使,楊宇都脫不了干係!

就算是許玉峯要弄死自己,那楊宇既然參與了就要付出代價。

當初明馨投資的事情自己沒有把事情做絕,那是因爲有六子的關係。

看在他是六子的姐夫上,自己才只是打擊了一下環宇投資和玉華地產,並沒有太過於執着要報仇。

可這次不一樣了。

這一次楊宇是找人要弄死自己,情況能一樣嗎?

旋即陳明拿出手機給手下的公關公司打個電話,讓他們負責網上有關玉華地產的事情。

要始終讓玉華地產的事情出現在熱門上面。

雖然現在只是爆出了玉華地產的一件事,但如果持續在熱門上的話,也足以讓楊宇頭疼了。

另外自己手上還有其他的有關玉華地產的黑料呢,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再拋出去的話,絕對能讓玉華地產受到重創。

中午時分,事關玉華地產的事情也再一次被炒了起來,原本已經沒了熱度的話題,瞬間再次重回熱門榜。

看着這樣的情況,陳明臉上也露出了一抹邪魅的笑容。

跟自己作對?

還當自己是之前的那個窮光蛋嗎。

既然和自己作對,那就要隨時準備好被自己報復。

很快時間來到下午。

就在陳明收拾東西準備前往大地集團接高茹和小陳譯回家時,一陣手機鈴就再次響了起來。

這一次打電話過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遠在海外的陳雲。

看一眼手機,陳明連忙接通電話。

就聽見陳雲略帶喜悅的聲音響起在了電話之中。

陳父恢復好了!

聽到這一消息,陳明臉上頓時也露出了一抹笑容。

治療這麼久,終於見好了。

不管怎麼說,這也算是自己對陳母有個交代了。

雖說陳父的病情不能怪自己那時候因爲許詩雅所立下的誓言,但在自己的心裏始終有一個疙瘩。

現在好了,隨着陳父的恢復,陳明心裏的疙瘩也解開了。

隨後跟陳雲交流一番,掛上電話後陳明便直接定了一週後的機票,準備出國接陳父和陳雲回來。

剛好這一個星期,陳父也能在那邊繼續接受一下治療。

隨後陳明便收拾一下,前往了大地集團。

帶着高茹和小陳譯離開,路上又去了一趟超市。

回到金香園後,陳明走進廚房準備晚飯,而高茹則陪着小陳譯玩,一家三口的生活無比溫馨。

轉過天,陳明把高茹和小陳譯送去大地集團後,直接就前往了明帆房產。

看着網上有關玉華地產的事情熱度又下降不少,於是陳明想了想又把楓子發來的資料整理一下,找了一件類似的事情拋到網上。

這一次都不用怎麼炒作,事情一出現,熱度便開始直線上升,同時連帶着先前陳明所拋出去的問題,一併增加了不少熱度。

於此同時,在玉華地產中。

因爲醜事的曝光,楊宇非常關注這個事情。

而又看見有玉華地產醜事曝光出來,楊宇也意識到了怕是有人故意針對玉華地產。 不過當下網上出現的都是一些無足輕重的問題,炒作起來也只是對玉華地產的口碑產生一定的影響,並沒有能夠撼動根本利益的事情。

只是這樣一直下去也不是辦法,就算沒有什麼利益損失,那成天看着也心煩不是。

隨後楊宇便立馬讓人聯繫了一下公關公司,繼續加大力度,將所有有關玉華地產的事情壓下去。

目光回到明帆房產。

陳明再次拋出一件玉華地產的事情後,於是也就沒有繼續管了,而是打開股市,看了看股市的情況。

一晃就是一天過去。

第二天,陳明也沒去明帆房產,把高茹和小陳譯送到大地集團後,就留在大地集團中陪着小陳譯了。

至於玉華地產那邊的情況,陳明偶爾也會看一下。

熱度的增加和減少其實就是一個相互砸錢的過程。

不過這點錢對陳明來說根本就不叫事。

所以只要玉華地產的熱度這邊一下去,那邊陳明就會砸錢把熱度抄上去。

一週的時間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

玉華地產那邊,陳明也把手頭現有的黑料全部曝光了出去。

而這一個星期裏,玉華地產的知名度也再不斷的增加着。

只不過這種知名度的增加,並不是楊宇想要的。

國外。

陳明下了飛機後,便直接打車前往了陳父所在的治療的地方。

不久後陳明來到陳父接受治療的地方,當看見陳父能夠站起來自行行走的時候,陳明臉上頓時露出一抹由衷的笑容。

不過想着陳父剛恢復沒多久,然後陳明就連忙讓陳父坐下休息了。


轉過天,陳明沒有着急回國,而是特意買了一些禮物,送給林如煙同學。

畢竟陳雲和陳父在這裏的這段時間裏,林如煙的同學給予了很多的幫助,另外還幫着陳雲找了所大學當借讀生學習。

然後又在國外待一天,陳明這才帶着陳父和陳雲一起回國。

回到廬州,陳明先是帶着陳父和陳雲去看了看小陳譯,然後才帶着他們一起回陳家村。

當然,高茹和小陳譯也一起回了陳家村。


wωw.ttκд n.CΟ

晚上,一大家子六口人聚在一起,有說有笑的聊着天。


雖然高茹和陳父陳母沒有多少共同話題,但跟陳雲之間還是能說一些話的,其中大都是高茹詢問陳雲學習的情況還有所學的專業,然後給陳雲提了一些建議。

吃完飯已經是九點多鐘了,陳明看看高茹,然後便提出了留在家裏過夜的想法。

高茹也沒有拒絕,畢竟天色已經這麼晚了,再加上還要帶着小陳譯,路上也折騰。

不過轉過天一早,陳明就帶着高茹和小陳譯離開了。

畢竟不是週末,高茹還需要去大地集團處理手頭的工作,同樣自己也要去一趟明帆房產。

剛把高茹和小陳譯送到大地集團,正準備前往明帆房產呢,陳明口袋中的手機就突然響了起來。

看一眼來電號碼,然後迅速接通了電話。

電話中,楓子跟陳明說了一下調查的進展。

如今她已經掌握了楊宇犯罪的證據,只不過並不是所有的犯罪罪行,只是其中的幾件事情外,買兇殺人的證據還沒有找到。

掛上電話,陳明把車停在路邊,點根菸看了看楓子發過來的東西。

雖然是證據確鑿,但根據楓子發過來的這些東西,想要讓楊宇一輩子翻不了身顯然有些困難。

所以想要徹底整垮楊宇,還得需要更多的證據才行。

隨即陳明收起手機,打消了現在就將這些事情爆出去的想法。

到達明帆房產後,陳明先是把這幾天積累下來的工作處理一下,然後便打開電腦看了看網上的情況。

如今玉華地產已經從熱門上下去了,不過陳明也沒有着急找人把熱度炒起來。

就那幾件事情已經炒一個多星期了,人們也都視覺疲勞了,所以陳明再想是不是換個事情把玉華地產給推上熱門。

想了一會,於是陳明就做出了決定,而後拿出手機重新看一遍楓子傳過來的楊宇犯罪的那些證據,從其中挑選了一件不是那麼嚴重的事情,發給了媒體。

雖然事情不是特別惡劣,但要是判刑的話也不是問題。

但因爲事情比較久,再加上沒有人追責,所以楊宇要是找找關係,應該也能逃過一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