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今陳立卻說要另立一脈,雖然沒有明文規定,但是從來沒人做過此事,這已經算是違背了祖訓。

陳立好似早已猜到眾人的反應,繼續道:「掌門,各位師叔師伯!你們難道沒有發現,我青雲門堂堂正道第一大派,卻從來沒有一個像樣的功法傳承之地嗎?」

此言一出,不僅各位首座長老,連道玄真人都愣住了!

是啊,青雲門身為正道第一大派,卻從來沒有一個傳承功法的地方,而各峰一直以來都是師徒口口相傳。

這麼做的好處是功法不容易流傳在外,但是弱點卻很大,就是一旦師父再沒有將功法傳承下去,就已經遭遇不測,那功法就可能會失傳。

陳立有些可惜的道:「想我青雲門創建至今,已經失傳了多少功法?就連四大真訣之一的天誅真訣都已經殘缺!」

眾人聞言,均是有些感嘆。

陳立繼續道:「而且一旦創立一個功法傳承之地,更會將所有功法記錄在冊,供所有弟子挑選研習,說不定還能從中有所收穫,創出更多的功法。」

道玄真人聞言,也點點頭,抬手示意陳立繼續說下去。

陳立見狀,道:「而且有些功法並不是適合每個人的,若是一直師徒間口口相傳,說不定某些弟子並不適合師父所傳授的功法,而一旦創立了傳承之地,弟子們也有了更多的選擇,而傳承之地一旦建立,只需要派人守護一二便可。」

聽到這裡,不少弟子都在低聲道:「有道理啊,我就說我法決怎麼進步緩慢,看來是不適合我啊!」

另外有一弟子接道:「是啊,是啊!明明大家資質都差不多,可就是有人修鍊法決時速度比我快,我還道是我不夠努力,原來是不適合我啊!」

長老們聞言均是點頭稱是,只是有一位長老忽然道:「這樣做好處是不少,但是如果都去傳承之地學習功法后,那師父還是師父嗎?」

此言一出,得到了不少長老的認可,紛紛望向了陳立,看他如何解釋。

陳立聞言,笑道:「這個問題其實很好解決,只要每次弟子入門后,先別分到各脈,都送到傳承之地先試試,看什麼法決適合,然後再被同樣法決,修鍊到深厚的長老們挑選收為弟子,因材施教。」

見眾人皆沉思,陳立繼續道:「而那些新入門還沒有被長老們收下的弟子,我稱之為外門弟子,外門弟子需在傳承之地呆滿三年,三年後自然能夠看出弟子的資質和法決相性,到時候各位長老都能夠收到自己滿意的徒弟。」

此話一出,不少長老都有些意動,對於各脈長老們而言,最怕的就是收到的徒弟,修鍊時卻進展緩慢。

誰不想找到一個好的接班人?只是資質好的弟子太少,簡直是可遇不可求,如今能有這麼一個地方供眾人挑選滿意的弟子,當然會贊成了。

陳立繼續道:「外門弟子入門后,每月需完成一定的任務,或是打掃各峰山門,或是做些簡單的小任務,用以磨練根骨心性。」

陳立說道這裡,頓了頓,又道:「而一旦被長老收下后,便為內門弟子,內門弟子就可以不用再完成任務,可自由的安排修鍊時間,而內門弟子中優異著還可晉陞為親傳弟子。」

「親傳弟子為門中精英弟子,各脈首座收下的弟子,皆為親傳弟子,到時各脈首座可以擇優選擇繼任者。其餘長老收下的弟子,一旦百歲之前進入玉清七層,自動晉陞為親傳弟子。」陳立道。

陳立一篇各種弟子挑選和晉陞的方法講完,各脈首座和長老們均是讚嘆不已。

不僅把弟子們的最佳挑選方法道出,更是改革了弟子的晉陞之法,更是讓弟子們都有了修鍊的動力。以後門內弟子為了晉陞,修鍊肯定會更加努力。

道玄真人聞言也是茅塞頓開,見各脈長老都點頭,沒人反對,道:「陳立師侄這個方法很好,那這件事就這麼定了,落霞峰首座之位由飛雲師弟繼任,陳立師侄另創一脈,為傳法峰,陳立為傳法峰首座!」

「是,掌門!」陳立和各脈長老聞言,均是行禮道。

陳立見眾人已經同意,沉吟了一下,又道:「掌門師伯,各位師叔師伯,陳立還有一事告知諸位!」

說完,不等眾人發問,便從陰陽乾坤戒中拿出一塊石碑。

只見那石碑上刻著:「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芻狗!」正是那有著天書總綱的石碑。

道玄真人見此,有些疑惑的問道:「陳立師侄,這是?」

陳立掃了眾人一眼,對著道玄真人道:「回稟掌門師伯,此乃天書第一卷,也就是總綱!」

眾人聞言,臉色大變,道玄真人連忙厲聲道:「天書!這不是魔門聖物嗎?你怎麼會擁有這魔門之物?」

陳立卻回道:「掌門師伯,這天書可不是魔門之物,魔門只是擁有了天書的第二卷而已。」

還沒等道玄真人再次發問,陳立繼續道:「天書一共分為五卷,是遠古之時天帝對於天地萬物的理解,而特意留給後人的,可不是魔門所有。而且……」

說道這裡,陳立頓了頓,給了眾人時間反應,才繼續道:「而且天書並不是只有魔門才擁有,魔門擁有的第二卷只記載著魔道心得。而據我所知,天音寺的無字玉璧便是天書第四卷,記載這佛道修行心得。最重要的是,其實我青雲門也擁有著一卷天書,就是第五卷,在幻月洞府中!」

「什麼?」

聽聞陳立之言,不僅道玄真人驚訝,連各脈長老都震驚了。

眾所周知,天書一直被魔門稱為聖典,所有人都以為天書只有一卷,為魔門所有。

現在從陳立口中得知,天書不但有多卷,而且連天音寺和青雲門都各自擁有一卷,不震驚才怪。

道玄真人許久才穩定住有些激蕩的心神,道:「陳立師侄,這些密聞,我們都不曾聽過,你又從何處得知呢?」

陳立道:「我曾經得到過遠古時候一宗門傳承,其中就記載了遠古天帝治世時候的一些事情,其中就要天書的由來!而且我曾參悟過這天書第一卷,對我修鍊起了很大的作用,因此才串聯起來。」

見眾人都沉吟的點點頭,串聯繼續道:「我傳承的宗門叫陰陽宗,修鍊的功法為太極陰陽經,但是我修鍊之後發現,此功法和我青雲門的太極玄清道幾乎一樣,而且更為高深,因此我猜測,當初祖師得到的無名古卷就是太極陰陽經,只是有所殘缺,祖師靠著天書第五卷將之補全了不少。」

說著,陳立又將一本冊子交給了道玄真人,上面只記載著太極陰陽經的修鍊方法,卻沒有將配套的法決交出。

道玄真人接過冊子,翻開仔細看了起來,只是神情越來越激動。

良久,看完整部太極陰陽經后,道玄真人終於輕輕的呼了一口氣,轉頭看向陳立道:「果然和本門的太極玄清道很像,而且更為完整高深,最重要的是,此功法能修鍊成仙!」 龍女終於來了。

她擋在葉無敵身前的那一瞬間,手掌就攔截住了宮本武藏的拳頭。

嘭!

一聲悶響。

宮本武藏往後退了兩步,趁此機會,龍女快速抓住葉無敵的肩膀,閃退出去,落在十幾米之外。

影子也迅速退回到了葉秋的身邊。

「你個臭娘們,怎麼才來?」葉無敵沖龍女吼道。

「不好意思,我接到消息的時候就出發了,還是晚了一會兒。無敵,你沒事吧?」龍女擔心地問道。

「你如果再不來,那我們就死了。」葉無敵依然很生氣。

龍女道:「放心吧,我既然來了,那就不會再讓你受傷。」

另一邊。

宮本武藏在看到龍女的時候,平靜的臉上終於出現了波動,臉色微微一沉,問道:「龍女,你不好好待在婆羅門,來這裏做什麼?」

龍女笑道:「我男人要殺你,我自然來助他一臂之力。」

「你男人?」宮本武藏指著葉秋問道:「這小子是你男人?」

龍女毫不留情地罵道:「你眼瞎啊,沒看到我扶著無敵?」

宮本武藏有些意外:「葉無敵是你的男人?」

「沒錯。」龍女道:「宮本武藏,你敢對我男人出手,膽子不小啊!」

宮本武藏冷聲道:「他是葉無雙的弟弟,我不僅要出手,今天我還要殺了他。」

龍女的眼中出現了殺意:「好大的口氣,既然想殺我男人,那我就先宰了你。」

宮本武藏渾然不懼,說道:「龍女,我勸你最好想清楚。」

「天照神社和婆羅門素來沒有恩怨,你現在退走,我可以做你沒來過。」

「你若一意孤行,那我就連你一塊幹掉。」

龍女不屑一笑,說道:「無敵,你們先療傷,我去宰了他。」

她正要上前,卻被葉無敵一把抓住了手腕。

「他很強,你小心點。」葉無敵提醒龍女,目光中充滿了濃濃的擔心。

龍女見葉無敵關心自己,心裏跟吃了蜜似的,沖葉無敵擠了擠眼睛,說道:「放心吧,我也很強的,你體會過難道忘了?」

頓時,葉無敵滿頭黑線。

這都什麼時候,還有心思開車?

就在這時,龍女一步一步地向宮本武藏走了過去。

葉秋注意到,龍女每邁出一步,身上的氣勢就會攀升一點。

三十步后。

龍女身上的氣勢攀升到了頂峰,恐怖的殺氣瀰漫四方,就連周圍的樹木都在瑟瑟發抖。

宮本武藏的臉上也沒有了輕視之心,單手握拳,同樣釋放出恐怖的殺意。

兩人互相盯着對方。

十秒之後。

「轟!」

兩人同時出手。

他們就像是兩道閃電似的,瞬間碰撞在一起,爆發出一聲巨響。

「好強!」

葉秋心中震驚。

他還是第一次見到神榜高手決鬥,不由睜大了眼睛。

很快,龍女就和宮本武藏戰作一團。

剛開始,葉秋還看得清兩人交手的軌跡,可是隨着時間的推移,龍女和宮本武藏交手越來越快,他就只能看到兩團模糊的影子在不停地碰撞。

葉無敵看了一會兒,心中擔心龍女的安危,問影子:「你能看清他們的出手招式嗎?」

影子說:「太快了,我看得不是很清楚,你不用擔心,龍女是神榜第四的高手,沒那麼容易敗。」

葉無敵還是很擔心,說道:「可是宮本武藏是神榜第三。」

影子瞟了一眼葉無敵:「還是頭一次見到你這麼擔心一個女人。」

葉無敵沒好氣的說道:「廢話,她可是我老婆。」

影子面無表情地說道:「老爺還沒承認,不算。」

葉無敵:「……」

葉秋對這一戰的結果很期待。

也不知道神榜第三的宮本武藏和神榜第四的龍女,究竟誰能更勝一籌?

雖說龍女在神榜上的排名低於宮本武藏,但排名這個東西有時候不是絕對的,就好像古龍的小說裏面,兵器譜排名第一的天機老人被排名第二的上官金虹幹掉了,而排名第二的上官金虹又被排名第三的小李飛刀李尋歡幹掉了。

所以說,排名這個東西,有時候不靠譜。

「希望龍女能夠重創宮本武藏,這樣的話,我們就不用拚命了。」

葉秋心裏暗暗祈禱的同時,抬頭看了一眼。

宮本武藏與龍女交手的速度更快了。

雖然葉秋看不清他們的出手軌跡,但是通過一聲接一聲的碰撞可以推測出,他們的戰鬥進入了白熱化。

葉秋有點好奇,兩位神榜高手到底使用的是什麼招式。

於是,他開啟了天眼。

視線一下子就變得清晰起來。

當葉秋看清楚宮本武藏和龍女的交手招式之後,吃了一驚。

這也可以?

宮本武藏和龍女根本沒有用什麼花哨的動作,兩個人你一拳打向我,我一拳打向你,兩隻拳頭不停地碰撞。

他們的速度很快,幾乎拳頭剛分開又碰撞到了一起。

一拳接一拳。

他們從地上一路打到了樹頂上,又從樹頂上打到了地上,誰也奈何不了誰。

葉秋修為不夠,天眼堅持不了多久,看了一會兒之後,就收起了天眼。

時間悄然流逝。

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轉眼間。

宮本武藏和龍女交手了十分鐘。

「龍女好強!」

影子滿臉震撼,他們三個人聯手,都擋不住宮本武藏,沒想到龍女一個人和宮本武藏能打這麼久。

「轟!」

突然,一聲驚天的爆響。

接着,就看到交戰中的兩人紛紛倒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