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如果今日在這裏的是一位主宰五品讓他滾蛋,那他會毫不猶豫的滾蛋,畢竟對方比他強大很多!

但眼下讓他滾蛋的是一位,他完全可以將其碾壓的至尊境界的修者,這就是在瘋狂的打他的臉了。

這讓他覺得極其沒有面子,當着這麼多修者的面,還這樣的挑釁他,他若是不狠狠教訓這兩個螻蟻。

那以後他在天龍城還如何立足,還如何具有威信。

「好得很啊,原先本座並不想要多造殺孽,想要饒恕你們兩個,但現在看來……你們兩隻小螞蟻,當真是不知死活。」

「既然如此,那本座就沒必要跟你們兩個螻蟻客氣了!」

「你們給本座做好死亡的準備吧,哈哈,哈哈……」

火狐族強者狂笑着出聲,隨着他的狂笑,他主宰三品的氣息就如同是炸藥似得,瘋狂的爆炸開來。

在場的所有修者,感受着這位火狐族強者恐怖氣息,全都是面色劇變,紛紛後退出去。

主宰三品強者發怒!

他們完全就不敢正面承受,主宰三品強者的怒火!

那怕是戰鬥時候的一點餘波,都可能將他們震傷,甚至可能是重傷。

「火狐前輩發怒了,好可怕啊!」

「主宰三品啊,要知道天龍城的城主,現在也不過才兩品罷了!」

「是啊,城主也才兩品,三品主宰境界已經是天龍城的頂級強者了,而且是最頂級!」

「說的沒錯!」

眾修者紛紛驚呼著,他們也在不斷的後退,眨眼睛都已經是退出去幾百米的距離,沒有人敢近距離的靠近他。

在所有修者都後退出去之後,葉天傾也忽然後退出去。

但他後退的距離並不遠,也就十幾米罷了!

他退到一塊源石旁邊,輕輕的拍打着這塊有巨象般體積的源石,笑着說道:「前輩,我覺得這塊源石就不錯,你速戰速決,等你結束戰鬥后,咱們就將這塊切開看看!」

大戰在即!

葉天傾卻是將心思放在切割源石上,這般表現就是在明目張膽,肆無忌憚的表示出他沒有將火狐放在眼裏。

但凡他將對方放在眼裏。

但凡他有那麼點緊張之情,也不至於不將心思放在即將要面對的敵人身上,而是還只想着切割源石。

「啊……」

火狐強者口中發出一聲怒吼。

雙眸當中噴湧出怒火。

「小子,你區區不朽境界,也是如此的無視本座,當真是太讓本座氣惱了,今日本座便要將你們兩個螻蟻,全部都焚燒成渣渣,讓你們在無盡的疼苦當中死去!」

他徹底暴怒。

但這次吞天至尊沒有慣着他,就在他怒吼的時候,吞天至尊驟然釋放出自己的九條大道!

轟,轟,轟……

九條大道所散發出的恐怖氣息,直衝雲霄,其威勢彷彿要將這片天穹都捅破劈開一般。

而隨着九條大道施展出來!

全場所有修者,皆是臉色劇變。

「啊,九條大道,我沒看錯吧!」

「聖墟大陸四域當中,擁有九條大道的只有六位,其中五位都是九品主宰,剩下的一位便是吞天至尊,眼前這位難道就是吞天至尊嗎?」

「不會吧,這竟然是吞天至尊,我的天哪!」

「難怪敢如此狂妄,原來是吞天至尊降臨啊,吞天至尊的確有蔑視三品主宰的勢力。」

「真是沒想到,這竟然是吞天至尊,這位火狐族的強者要完了,吞天至尊可是有着斬殺五品主宰的恐怖實力啊。」

「說的沒錯,雖然吞天至尊並未達到主宰境界,但他領悟九條大道,實力恐怖的無法言述啊!」

全場都驚呼起來。

九條大道,實在是太亮眼了。

放眼整個四域,能夠領悟九條大道的強者,無非也就是區區六位罷了。

其中吞天至尊,便是這些強者當中唯一的至尊強者。

雖然是至尊!

但憑藉領悟的大道數量,便是使得他本身的實力強大的離譜,只要不遇到領悟六條達到的五品主宰強者!

那五品之下,包括五品主宰,在吞天至尊面前,都是必死無疑的結局。

這一刻!

全場都震驚了,也都沸騰了!

在看那位火狐族的強者,此刻他的臉色則是蒼白到極點,剛剛還無比猖狂的他,此刻卻是臉色煞白的已經是找不出丁點的血色了。

恐懼,順利的沾滿他的內心世界。

。 一切都已經準備好,這一哆嗦並不費力。

在靈氣濃郁的小院中,唐宇輕易的突破境界。

先天境中期。

別人十幾二十年才能做到的事情,他只用了短短的四個月。

雖然他佔據着丹藥、心法、修鍊環境等優勢,可也不能忽略他的修鍊資質。

再次吐納一番,將一些靈氣轉化為真氣后,他吐出一口濁氣,起身從石井中取靈水灌滿容器,又給種苗翻土澆水,這才進入陳博館。

通往二樓的樓梯上,薄如蟬翼的光幕依然存在。

還是上不了二樓,他就直奔一樓的金絲軟甲。

其他的物品他都看不上眼。

事實上他連這件上品防具法器也沒有看上,只不過是適合母親。

母親穿上金絲軟甲,就算有人避開暗中保護母親的人,也難以傷母親分毫。

哪怕就算是通玄境修者出手,想要破開金絲軟甲也沒那麼容易。

唐宇本以為自己的境界有所提升,轟擊氣罩的速度也會縮短,可第一拳轟下去,他就知道自己想多了……氣罩的強度,竟然隨着他的境界提升而增強。

過分!

他暗罵一聲后,調整情緒繼續轟擊氣罩。

將氣罩轟開,拿到金絲軟甲后,他按例留下一張借條。

呼呼大睡一覺后回到別墅,查看一下手機后,他又倒在床上補覺。

早上來到公司剛處理完工作,他正準備來個十連發時,手機卻先響了。

一看是黑金剛來電,他眉頭就不由得皺了皺。

通常黑金剛有什麼事情,都是發信息,除非是有急事才會打電話。

接通來電,聽黑金剛問道:「突破了嗎?」

「突破了。」唐宇一聽黑金剛的口氣,就判斷出是自己想多了,放鬆下來后淡淡的笑道:「先天境中期而已,對我沒有什麼難度。」

「先天境中期就膨脹了?」黑金剛呵了一聲,沒有多說廢話,直奔主題的說道:「找你有兩件事,一是信息部的部長蜂后投訴你了,等會你給她打個電話,說點好聽的話,讓她把投訴撤銷,不然這件事記在你的檔案上,對你沒有好處。」

那個小娘們投訴我?

唐宇臉色一黑,氣的咬牙切齒。

他不解釋也不爭辯,而是笑嘻嘻的說道:「隊長放心,我保證把蜂後部長哄開心,不僅讓她撤銷投訴,還會讓她給我個五星好評。」

「別皮,說正事呢。」黑金剛刻板嚴肅,沒有和唐宇多說廢話,「第二件事呢,是我已經將區域分隊長候選名單報給部長了,其中有你的名字,你入六扇門時間太短,接的任務太少,資歷不夠……」

沒等黑金剛說完,唐宇就開口了。

「隊長,你別太為難,把我的名字從名單上剔除吧。」

他對陞官沒有任何興趣。

況且只是個小隊長,還不是清閑的職位。

每天風裏來,雨里去的抓捕作姦犯科的江湖中人,身份早晚會曝光,真要遇到做人做事沒有底線的江湖敗類,調頭就對他母親下手,那時他該怎麼辦?

就算母親有金絲軟甲護身,也不代表真的安全。

再有就是陞官不發財呀,以他現在的身家和賺錢的速度,完全看不上小隊長的薪水,哪怕是黑金剛把位置讓給他,他都得猶豫一番。

黑金剛有些不悅,沉聲道:「日天宇,不要遇到事情就逃避,你還年輕,前途無量,我很看好你,將來我的位置一定會屬於你。」

唐宇聞言,嘴角就忍不住的抽了抽,心想你當我是沒腦子的武夫?隨後他就很嚴肅的說道:「隊長,你沒比我大多少歲,別說這麼喪氣的話,我不會搶你的位置。」

「……」黑金剛被噎到了。

唐宇嘆口氣,說道:「隊長,我那天之所以加入六扇門,完全是看在你的面子上幫個忙。不過你放心,我暫時沒有退出六扇門的想法,至於小隊長的事情……」

他想把話說明,拒絕黑金剛的一片好意。

可話到嘴邊,他卻有些遲疑。

畢竟他能擁有限量版錢夾子,離不開黑金剛的幫忙。

這是一個很大的人情。

可就在他遲疑的這個時候,黑金剛糾正道:「坐鎮一個區的不是小隊長,是分隊長。部里的職務名稱會有所改變,以後我是總隊長,依然負責執法隊。」

唐宇不由得撇了撇嘴。

換湯不換藥。

分隊長還是小隊長的意思。

深吸一口氣后,他狠下心來說道:「隊長,我覺得我無法勝任分隊長一職,你還是保舉個更有能力的捕快吧,我看皮皮狼就挺有能力。」

「皮皮狼暫時沒有候選的資格。」黑金剛緩聲道:「公司剛拿下個樓盤,準備分房子給部里的管理層做福利……」

利誘?

太小瞧人了吧。

唐宇再一次打斷黑金剛的話。

「隊長,我不差錢。」

這句話,底氣十足。

「我知道你不差錢,你在意的是家人的安全。」黑金剛笑呵呵的說道:「你要是能成為坐鎮一個大區的分隊長,公司就可以給你分一套別墅,最小也有三百多平,你家人搬過去后,安全就有所保障了,畢竟整個小區都是部里的管理層,安保級別自然不會低。」

唐宇頓時來了精神,追問道:「是別墅小區?在什麼位置?」

「當然是別墅小區,管理層分房子難道分公寓樓?咱們公司什麼時候差過錢呀。」黑金剛笑着說道:「你知道國杉墅吧,和分部就隔了一條街。」

「哎呀,隊長,你看你,這麼好的事情怎麼不早說呢。」

唐宇一拍大腿,頓時就換了個態度。

他太知道國杉墅了,鬧市區里的別墅區,逆天的房價,雙學區房,半徑三公里內有醫院有超市,之前他還準備搞幾套留着備用,沒想到整個樓盤都已經被分部拿下了。

當然,他看中的不是分房福利,而是母親的安全。

整個國杉墅的住戶都是分部的管理層,這不就相當于軍屬大院么,就算有江湖敗類活膩了,也不敢來這種地方鬧事吧。

黑金剛問道:「現在還想把名字從名單上剔除嗎?」

「隊長,你誤會了,我自始自終就沒有過這種想法。」唐宇騰地就站了起來,好像黑金剛在面前一般,朗聲道:「能力越大,責任越大,既然我是修者,而且還是六扇門的捕快,就不能坐視江湖敗類們作姦犯科。鏟奸除惡,乃是我輩中人不可推卻的責任。」

「很好,態度很好。」黑金剛笑着贊了一聲,可隨後話題就大跳躍,「鄭家村和付家村又起衝突了,你現在就過去解決一下。」

「whatareyou說啥呢?」唐宇有些懵逼。

黑金剛解釋道:「你資歷不夠,又不接任務,履歷實在是不好看。現在你要做的事情就是多接多做任務,讓總部的高層看到你的辦案能力。」

唐宇道:「隊長,你說的這些我懂,我多接任務就是了,可解決鄭家村和付家村的衝突是什麼鬼?而且還是又起衝突,這應該是地方小民警的活兒吧。」 「你們的生命結束了!」

天天冰冷的話語在空中響起,雖然聲音不大,但是卻能清晰地傳進每一個人的耳朵里,黃泉雙眼之中充滿血絲,開始用手術刀瘋狂切割起自己來,其餘的四個白衣人主動墊在黃泉下方。

「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